第15章 蘭德妃


甜心焦急的等待著,門口剛出現那抹墨綠色身影,急忙迎了上去:“怎麼樣?有消息沒有?”

坐下來,喝了口茶,放下茶杯,搖搖頭道:“我問過了,沒有擅自闖入的人。”不知道她跑哪躲起來了。

“怎麼會這樣呢?嗚……我的夢夢……該不會是……不會是……”始終不敢講出自己的想法。嗚……她怎麼可以這樣?都怪自己,居然睡著了,沒顧上去叫她一起逃走,才害她落得這個下場,越想越傷心,居然真的掉出了眼淚……

南宮憬揉了揉甜心的頭發,柔聲道:“沒事的,說不定躲哪里玩呢,我都問過了,沒有出現身份不明的女子,她肯定沒被發現,就你們兩這腦袋聰明的……誰能抓得住哦!”

擦干了眼淚,還是疑惑的問道:“真的?她真的沒事?”

南宮憬擺了擺手,“當然了,要是出了事,宮里恐怕早就傳開了,我什麼也沒打聽到,肯定沒事!”一臉的肯定,不過這小丫頭,到底跑哪去了?

甜心終于換一臉笑容:“那就好了,唉……”伸伸懶腰,繼續說道:“這兩天可悶壞我了,我們出去玩玩吧?真是的,擔心的皺紋都快出來了!”

這……?這是剛才那個一臉淚痕的人麼?怎麼反複無常的,一會笑,一會哭,一點都猜不透。心里那樣想,嘴上卻還是說道:“我這幾天,剛好有事要去江南辦!你跟我一起?”

江南??乖乖,好地方唉,不去白不去,何況有大款在,什麼都不怕。賊笑著點了點頭,“嘿嘿……”

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看著怪笑的甜心,心里毛毛的……

站在禦書房門前,不停的打著呵欠,那個怪皇帝,領著李公公就去上朝去了,一句話,就把我們丟這等著。不能放我們回去睡覺嗎?傻站在這干嘛啊?這古代人真是有毛病,那臭南宮翼就是毛病最大的一個,心里恨恨的罵著,伸伸懶腰……困啊,老天……現在出現一張床,立馬能睡著!

瑤兒忙走過來打掉我伸的老高的的手:“姑姑,你這樣子被別人看到了,又要說閑話了!”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姑姑這個稱號是改不了了,不過這瑤兒,年紀不大,怎麼說起話來這麼……像老婦人,汗顏……

“這嘴長在別人身上,要說隨便說,我才不在意呢!”無所謂的聳聳肩,我才不怕別人說呢,被人說說又不會少塊肉,還能免費出名呢,說不定經過早上那混蛋那麼一鬧,我早就“聞名四海”了……

想起早上那一幕,心里還是忍不住狂跳,悲哀……這下徹底的被他耍了一回,不服,不服吖,找個機會,一定要討回來,死流氓,姑奶奶的便宜都敢占!

“蘭德妃到!”隨著一聲細長的叫聲,一蘭色衣服的女子慢慢走了過來,眉開眼笑的,雖說相貌不怎麼樣,眉眼間卻透著英氣,淡淡的笑著,讓人感覺很親切。這應該就是文將軍的女兒了吧?文將軍是本朝的老將軍,曾立下戰功無數。在朝里也是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聽說連皇上都十分尊敬他,所以當他的女兒執意要進宮時,皇帝也欣然答應……

哼……怕人家老爸,就娶人家女兒,沒骨氣……心里這樣想著,面上淡淡笑著,微微福身到:“見過蘭德妃!”

“皇上還沒下朝嗎?真是的……”一腳踏進禦書房,嘴里問著。

“回德妃話,皇上還未下朝,德妃請稍等片刻。”恭敬的回答著,看著宮女端上茶水。感覺到蘭德妃的眼光在我身上來回掃射,真不自在吶,干什麼都得低著頭,低聲下氣的,狂郁悶,我忍我忍……

“倒也沒什麼事,就是隨便過來看看。”笑著說到,聽不出有什麼問題,看不出有敵意,應該是我多想了吧!既然是大將之女,又怎麼會是陰險小人呢。

“謝娘娘誇獎!奴婢受寵若驚。”微微福身,德妃卻忙上前扶著我,“何必那麼客氣呢?叫夢兒是吧?”

輕輕點了點頭,還挺親切的,看來跟那宛妃不是同一國的。

蘭德妃笑道:“以後要夢兒幫忙的地方還多著呢,千萬不要太見外了啊!”看著蘭貴人的笑,沒有一絲雜質,忙說道:“娘娘有什麼事盡管吩咐就是了,奴婢一定會盡力而為的。”

滿意的點了點頭,看看四周,目的達到:“既然聖上還未回來,那我也先走了。”說罷就跨出門去,忙福身道:“奴婢恭送娘娘!”

剛送走蘭德妃,瑤兒湊過來悄聲說:“聽說德妃可是宮里最好的娘娘了!”我無奈,聽到姑姑這個詞就頭大,笑著搖了搖頭。

“娘娘,你干嘛對她那麼客氣啊?”剛走出不遠,蘭德妃的丫鬟翠萍就開始抱怨了。

蘭德妃淺淺一笑:“看她樣子很可愛啊,呵呵……難怪聖上最特別照顧呢!”一句話說的翠萍一頭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