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初進長安


吃完飯早早的便睡去了,實在是太累了。想著明天就要去長安了,那個激動啊!

一大早,就被甜心那丫頭拖起來,說是要准備准備去長安了,看那激動樣,就像是長安城里都是大美男一樣。

老奶奶把我跟甜心的頭發,仔細的紮了兩條麻花辮,還給硬給帶上了頭巾,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多俊俏的兩個姑娘啊!”

瞧瞧我們這身打扮,儼然兩個小村姑,但是……天生麗質難自棄嘛,美女嘛,就是穿啥都漂亮……自戀ing……

老奶奶把去長安的路給我們說了好幾遍,就怕我們記錯了,臨走的時候還硬是塞給了我們一些銅板,老奶奶握著我們的手,小眼睛里淚花閃耀:“一路小心啊,老婦也沒什麼給你們的。這些拿著當盤纏用吧!”那架勢,就跟嫁女兒一樣,我跟甜心也感動得眼眶紅紅,這畢竟是遇到的第一個人啊,還對我們那麼好。

依依不舍的別了老奶奶,我兩朝著老奶奶指給我們的路,走了一段,我回過頭來,看見那棟快成黑點的茅草屋,心里有些不舍,甜心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好了,走吧!等我們混好了就把老奶奶一起接去享福!”我看著她堅定的眼睛,點點頭,便踏上了去長安的路。

一路走走停停,路上也有了行人,往前方一看,“啊,那不是城牆嘛?我們到了,甜心,到了哈哈……”我激動的拉著甜心的手,跳來跳去。旁邊的路人一臉鄙夷的看著我們。哪來的兩個瘋子?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吖?再看本小姐挖了你們眼睛!”甜心惡狠狠的沖那些人吼到,路人忙四下散開,低著頭,走自己的路。

“哈哈,過火了吧?!別嚇著人家!”我摟著甜心的肩膀,還不忘笑話她一下!

“讓開!前面的人都讓開!”後面傳來了馬蹄聲,一回頭,三個男人,騎著馬朝這邊沖了過來,甜心忙一把拉著我閃向路邊,駿馬飛馳而過,留下漫天的灰塵,我跟甜心見人已走,跺著腳大聲罵道:“喂,騎馬了不起啊?橫沖直撞的。撞到了姑奶奶你們負得起責嘛?”

本想他們肯定不會聽到,可誰知中間那穿藍白相間衣服的男子突然轉過頭來,微微一笑,便奔馳而去。

我跟甜心愣了愣,好帥的一張臉,細長的眼睛,柔和的臉部線條,是笑非笑的神態!我激動的拉著甜心:“好帥啊!難道古代的男人都長得這麼養眼嗎?”

跟我一樣好色的甜心也愣愣的說:“是啊,長這麼帥,要是這古代男都長這樣,那可得好好釣幾個,這種貨色,現在哪還去找啊!?”

“哈哈,走吧,別發花癡啦!前面就是長安了!”

到了,我們終于到了,我親愛的長安城,我親愛的帥哥們,我們來啦!!!

長安城跟想象中一樣熱鬧繁榮,雖然經常在電視上看,但是親身經曆了,感覺就是不一樣。我跟甜心看到什麼都覺的希奇,左逛逛,右瞧瞧。

唯一失望的一點就是,並不是所有男人都長的跟那帥哥一個樣,街上走動的,基本都是一抓一把的普通類型,實在是沒有能讓人看第二眼的貨色呢。失望……

兩人正逛的開心,只見一肥胖的身子直直走了過來,甜心躲閃不及,兩人撞了個滿懷,可憐身子弱小的甜心,結結實實的摔在了地上。

“哪里來的鄉下野婦,走路都不長眼睛了吖!”一個尖利的聲音響起。

扶起甜心,鄉下野婦?好個不要命的肥婆,既然送上門來了……也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心里想著,話早已說出口:“喲,我還當是什麼呢?原來是個腦滿腸肥的肥豬吖?這誰家畜生呢?不好好管管,放出來亂撞人!”這時路邊已經集聚了好多看熱鬧的人。

肥婆肯定想不到我會說這種話,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剛要開口,被我身旁拍著衣服的甜心打斷:“喲,夢夢你看錯了,這哪是豬啊?明明是個肥婆嘛?唉……”說完看了看我,我馬上接到:“是吖,瞧我這眼睛,硬把人給看成豬了,唉……這能怪誰啊?長得丑不是錯,但是出來嚇人就是你的不對了!”看熱鬧的人,已經越來越多了,還發出陣陣笑聲。

“你們……”肥婆面子上掛不住,揚起“豬蹄”就要打過來卻被甜心硬生生的擋住,我拿起旁邊的菜籃子就朝她頭上扣去。

肥婆沒料掉我們有如此一招,沒站住腳,穩穩的摔在了地上,地震啊。我跟甜心一人一只腳搭在她旁邊的石階上,甜心雙手做叉腰狀,眯著眼睛警告道:“惹火了姑奶奶,有你好瞧的,哼……”

我馬上厲聲道:“下次再讓姑奶奶見到你,小心我扯爛你的嘴,再剃光你的頭發!哼……”說完還不忘在她眼前捏了一下拳頭。肥婆哪見過這種陣仗?連連擺手:“不敢了不敢了,兩位姑娘饒命吖!”

滿意的拍拍手,轉身准備走人,還不忘對著肥婆扭兩下PP,那是我們表示勝利的方法。然後我們互相摟著對方的肩,努力的把我們的腰擺動到最誇張的地步,我扭,我扭,我扭扭扭!!!!!

“搖啊搖,搖啊搖,搖到外婆橋,外婆誇我好寶寶……”路人紛紛讓出一條路來,怕一不小心,惹到這兩個瘋子。

而在一邊酒樓二樓的窗邊,一雙似笑非笑的眼睛,正看著兩人誇張的走路姿勢,消失在轉角處……

“爺,兩個瘋女子有什麼好看的啊!”坐在對面的大漢不明白,他的爺干嘛盯著那兩個瘋女人看?

轉過頭來,喝了杯酒:“沒什麼,快點吃吧,吃完了好去辦事!”心里又不免浮起剛才那一幕,淺藍色衣服的女子,一雙靈氣逼人的大眼,雖是裝得凶巴巴的,卻是掩不住眼底的調皮的笑意。

而粉紅色衣服的女子,長的甜美動人,應該是屬于大家閨秀型的,但那雙故意眯起來的眼,老是閃著古靈精怪的光,雖然看起來是很凶,但是卻因為長相,卻怎麼看也不像是那種潑婦。

今天自己是怎麼了?怎麼會留意兩個女子呢?搖搖頭,把腦子里的影象全都甩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