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回到未來


底比斯的民眾在今夜格外興奮,家家戶戶都點著歡慶的火把,若是能高空俯瞰,底比斯此時儼然已變成了一片由火光交織的海洋,洋溢著歡歌笑語。這不僅是為了慶祝尼羅河泛濫依舊,更是為了塞提一世禦駕親征他們若干年來的宿敵赫梯帝國獲得的全勝。更有傳聞赫梯國最珍貴的第十七公主也落入了塞提一世的手中,即將成為法老之子的偏妃。

不光是因為民間流傳著第十七公主有如何的美貌,稍微有些思想的人更意識到將她納為皇子偏妃一舉,在對敵國的氣勢上也是一種無疑的勝利。因此,民眾們更是雀躍地希望看到這一幕的出現,那種近似瘋狂的歡騰氣氛即是來自于艾薇曾經在論文中提到的支撐社會的精神動力,所謂盲目君主崇拜吧。這種力量與宗教相當,鞏固了君主不可侵犯的神聖權利。

然而此時,在底比斯豪華皇宮的慶典大廳里,那些被崇拜的君主們卻並沒有像民眾一樣帶著瘋狂的欣喜,反倒是一種奇妙的氣氛游離在空氣之中。

塞提一世宣布馬特浩倪潔茹已經成為比非圖的偏妃之後,埃及的眾臣們臉上都不由掛上了得意的笑容。他們爭先恐後地想奉上祝福之詞,爛熟于心的大話套話都已經到了嘴邊,卻對上了比非圖冷若冰霜的臉,所以只好一口氣硬生生地給吞回了肚子里,全都張大眼睛屏息觀看事態會往哪個方向發展。

比非圖不發一語,沒有立刻聽從父王的指示。

各國的使者全都收起了討論的聲音,全神貫注地等著看埃及王室的笑話。塞提一世轉向他,一絲不解中帶有幾分惱怒。

比非圖究竟在猶豫什麼呢?艾薇在人群中看著他。從之前的對話中,她已經聽明白了埃及和赫梯之間的利害關系。雖然塞提確實沒有什麼外交頭腦,但是對于敵國的公主以這種方式處理,也是比較聰明的做法。不僅可以殺掉敵人的銳氣,還可以……如果那位美麗的公主愛上了比非圖,那麼還可以得到更多關于赫梯的情報,如果他們有了子嗣,那麼就可以給赫梯王國以更大的羞辱。

比非圖,你在猶豫什麼呢……在她正在考慮的時候,突然發覺比非圖的視線再一次掃向她這里。在那英氣四溢的眼眸中,她看到了一絲轉瞬即逝的悲傷。他在想什麼呢?能夠迎娶這樣美麗的公主,應該很快就會忘記以前對自己的迷戀和強求吧。那種扭曲時空的接觸,本來就是錯誤的阿。忽略掉心中莫名的空虛感,艾薇輕輕地撫著袋子里的手鐲。

這次來到古埃及真的是很有收獲,終于可以親眼目睹了自己作夢都想不到的光景。奴隸社會、君主崇拜、宗教還有古建築,回去可以給弦哥哥講一講了,他一定會大跌眼鏡的,連下一篇論文寫什麼都想好了……她笑了一下,但是心中卻始終無法雀躍起來。

她看回了年輕的法老之子。

那英俊的臉上又看不到一絲表情了。她已經知道答案會是什麼了。對于一個古代的帝王來說,婚姻只是一種工具,如果一次婚姻能帶來領地、權力、金錢或者氣勢,那麼這次婚姻就是成功的,就是值得的,就是正確的!

比非圖慢慢地站起身來。

她仰天歎了一口氣,將手鐲從袋子里拿出來。

比非圖伸出雙手示意在場的眾人安靜就坐。

艾薇慢慢地將左手伸出來,將黃金鐲往上戴。

比非圖終于開口說到,“馬特浩倪潔茹,赫梯國第十七公主,從今以後你便是我的偏妃,如果你做出對我埃及不敬的事情,我定讓你萬劫不複。”

在場的大臣們一陣雀躍似地歡呼起來。比非圖霸氣的宣稱,直接昭告了埃及的強大。在場猶豫的使者們不由得也被這樣的話語震住了,他們決定支持埃及一方的心情不由得堅定了許多。

相反,馬特浩倪潔茹幾乎已經昏倒在地上,被奉命上殿來的幾個埃及侍女半強行地攙扶了下去。塞提一世滿意地點點頭,抬抬手,“將余下赫梯俘虜全數關入地牢,明日處死。各位,慶典繼續!”

大廳的氣氛一下熱絡了起來,剛才尷尬的沉默就好像從來不曾存在。使者、大臣們紛紛互相敬酒。混亂中,艾薇將手鐲帶到了左手上,靜靜地等待光芒將她吞噬。然而……

過了半晌,什麼都沒有發生!一絲惶恐終于攫住了她的心。當時她的心中全部都只能集中在一個念頭上:回不去了!

此時在王座邊上的比非圖,正無聊地接受眾臣的祝酒。心中總有一絲不安,不知為什麼。他下意識地掃視混亂的人群,剛才好像感到奈菲爾塔利在看自己,但是她又怎麼會在這里。思考之中,他的視線停在了被頭巾、面紗裹得嚴嚴實實的艾薇身上。

整個廳里都充斥著歡笑,大家都在互相交談、敬酒,那個人為什麼獨自站在那里?比非圖不由得更注意地看著她。那一刻,艾薇也正無助地抬起頭看向他。這一次,比非圖看到了,那雙獨特的水藍色眼眸。

“糟糕!他發現了!”艾薇心中大叫不好,一時慌亂壓過了理智,她當下轉身往廳外跑去。

“該死!她怎麼會在這里!”比非圖暗自咒罵了一句,把酒杯扔給身後的孟圖斯,快速起身追了過去。

艾薇沒命地跑著,離開了大廳,跑到了人煙稀少祭祀台。過長的裙子,讓她難以完全放開步伐,而她能感到身後的比非圖正越追越近,怒氣也好像正在隨之逼近。他為什麼生氣啊!艾薇帶著不解,本能地更努力地跑起來。突然,腳下被長長的裙擺絆了一下,她不能控制地往前倒了下去。

“啊!”她閉上眼睛尖叫了起來。這個時候必然是要摔倒了吧,別太疼就好噢。

可是一秒鍾之後,身體並沒有如她所想的一樣接觸冰冷堅硬的地面,反而是落入了一雙溫暖有力的手臂當中,緊接著一聲激烈的怒吼讓她幾乎聾掉:“奈菲爾塔利!!!!!!”

啊啊,被抓住了。她的臉因緊張而皺成一團,等了好一會才敢慢慢地將眼睛睜開,卻望進了比非圖充滿怒氣的棕色雙眼中。

“奈菲爾塔利!為什麼沒有老實地呆在寢宮里!”

艾薇慢吞吞地小聲地說:“不是你非讓我跟著來看祭典的嗎……”

比非圖一時語塞,好像確實是他非拉著她上祭台的……“不、不管這些!祭典以後你為什麼沒有回寢宮呆著反而亂跑!!”

“你也沒說我一定不能來啊……”聲音更小了。

“你為什麼要喬裝打扮過來又不讓我知道呢!!”

“我要是不打扮,以我的長相肯定引起騷動了……衛兵還有塞提一世也不會讓我看這個熱鬧了阿……”

聲音雖小,但是卻字字入耳……她說得沒錯,做得也沒有半分不妥,為什麼自己會雷霆大怒呢!難道是……因為,不想讓她知道自己納娶了偏妃,不想讓她難過,不想讓她因此離開他……

“所以……你都看到了。”他試探地說。

“啊,看到了,赫梯的公主真的好漂亮噢。恭喜你了。”艾薇輕輕地笑笑。

“你沒有……一絲絲難過?”

“沒有啊。”

“沒有一點……不希望我娶她?”

“你納她為偏妃對國家很有好處,這樣做很對阿。”

“你難道沒有一點在乎我嗎!”比非圖終于抑制不住心中的惱怒,大吼了起來,將艾薇的臉攫住,強迫她看他。

艾薇看著他,一字一句地說,“我不可能對你有那種你期望的感情,我來自你們不可能想象的地方,我們本不該有任何交集,況且我心中……”

“夠了夠了!閉嘴!閉嘴!我不懂你說什麼!!!”比非圖終于失去了日常的冷靜,狂亂地搖著她的身體。那種無情的可怕的話語簡直要把他的心撕碎了。“奈菲爾塔利,你為什麼這麼殘忍!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所有的一切!你能不能不要對我這樣殘忍!”

難道這個時候,他能想到的就是物質上的滿足嗎。艾薇輕輕地歎著氣。不能否認,有一刹,她以為自己對他動了心。但是,三千年的時空所造成觀念上的差異就好像鴻溝一樣將兩人劃開。在慶典上,她已經充分認識了這一點。從戴上手鐲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決定將心,對這個人永遠封閉起來,將這段荒謬的邂逅永遠埋葬在記憶當中。

“我……”

“什麼?”比非圖仿佛溺水的人得到了一株救命稻草,緊緊地抱住艾薇,雙眼緊張地盯著她。“你要說什麼,奈菲爾塔利!你想要什麼,奈菲爾塔利!!”

然而接下來的話,讓他幾乎掉入絕望的深淵。

“我……想回家。”

“你……還是那麼想離開我?因為什麼?因為那個馬特浩倪潔茹嗎?她只是政治婚姻啊,我可以把她打入冷宮,永遠不見她!奈菲爾塔利,我只在乎你,你留在我身旁吧。”年輕的王子慌亂了起來。雖然奈菲爾塔利就在懷里,但是總覺得她好像隨時都會消失一樣,不安慢慢侵蝕了他的心,他不由得由加大了雙手的力道。一向冷靜的他,在這一刻也難以控制那恐懼的心情。只要她能留在他身邊……那麼,怎麼樣的承諾都是可以的!

艾薇搖了搖頭。為了國家著想,以後他必然還會迎娶第二個馬特浩倪潔茹,第三個馬特浩倪潔茹,難道全部打入冷宮?如果是為了鞏固國家政權而迎娶的呢?況且,驕傲的她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不會淪為某一個男人眾多妃後中的一名的。即使那個人是弦哥哥,如果他結婚了……那麼她一樣,只能含淚忘記他。

她的自尊決不允許,何況她對眼前這個男人的感情還不及對弦哥哥的萬分之一。

“奈菲爾塔利?”比非圖聲音不再那樣中氣十足。他從來沒有這樣懼怕過,因為某種未知的情感而懼怕。

艾薇撫了撫左手的手鐲,輕輕歎了口氣……雖然如此,但是她又怎樣才能回到現代呢。

突然,黃金蛇的紅寶石眼開始閃起了奇異的光芒。

艾薇怔怔地盯著它。那種熟悉的光芒,難道……?

比非圖突然覺得自己手臂中的奈菲爾塔利變得輕盈起來,或者說,好像變得空氣一般。他注意到了她左手正在發亮的鐲子,本能告訴他,那個鐲會帶走艾奈菲爾塔利!他連忙伸手過去,想扯掉那個他送她的鐲子。但是明明看到自己抓到了手鐲,卻如同摸到空氣一樣撲了一個空。

“奈菲爾塔利?!”

光芒逐漸強大,溫柔地包住了艾薇的身體。那光芒刺得比非圖睜不開眼睛,只能驚慌失措地大叫:“奈菲爾塔利!這是這麼回事?!不許你消失!奈菲爾塔利!!!”

而此時,艾薇感到自己被一種溫暖的液體圍住,心情格外地平靜和放松。比非圖的呼喚聲逐漸遠去,視線也變得模糊……

若一切都如作夢一般,醒來也未必會有所感覺。

最後一個念頭在心中閃過,艾薇失去了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