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3)


崇德元年四月十二,皇太極稱帝的第二日,追尊始祖為澤王,高祖為慶王,曾祖為昌王,祖為福王。尊努爾哈赤諡號武皇帝,廟號太祖,陵曰福陵;尊孟古姐姐諡號武皇後。追封族祖禮敦巴圖魯為武功郡王,追封功臣費英東為直義公,額亦都為弘毅公。

四月十五,遣返朝鮮使臣羅德憲、李廓二人,勒令朝鮮國王交出人質,否則兵臨朝鮮。

四月廿三,論功封王,敕封大貝勒代善為和碩兄禮親王,濟爾哈朗為和碩鄭親王,多爾袞為和碩睿親王,多鐸為和碩豫親王,豪格為和碩肅親王,岳托為和碩成親王,阿濟格為多羅武英郡王,杜度為多羅安平貝勒,阿巴泰為多羅饒餘貝勒。

蒙古貝勒當中,科爾沁巴達禮為和碩土謝圖親王,吳克善為和碩卓禮克圖親王,額哲為和碩親王,布塔齊為多羅劄薩克圖郡王,曼珠習禮為多羅巴圖魯郡王,袞出斯巴圖魯為多羅達爾漢郡王,孫杜棱為多羅杜棱郡王,班第為多羅郡王,孔果爾為冰圖王,東為多羅達爾漢戴青,俄木布為多羅達爾漢卓禮克圖,古魯思轄布為多羅杜棱,單把為達爾漢,耿格爾為多羅貝勒。

除此之外,還破格封賞三位漢姓親王,封孔有德為恭順王,耿仲明為懷順王,尚可喜為智順王。

聯想到這三個漢姓番王在康熙年間的遭遇,我唯有歎息,曆史的齒輪一點點照著它原有的軌道和痕跡滑過。我這粒無意之中遺落在逆轉時空中的矽砂,早已無心去過問那許許多多的前因後果,我唯一企盼的只是與皇太極相愛白首,厮守終身。

五月初八,久病不愈的薩哈廉淒然病故,皇太極似乎頗受感觸,竟因此輟朝三日。

這日待他出門去薩哈廉府邸後,我在屋里悶得難受,便取了長刀徑直出門。

我嫌後宮庭院那巴掌大的地方太沒遮攔,若是在這演練,只怕會立即招來一堆女人的側目與口舌。當下憑腰牌順暢的出了翔鳳樓,在皇宮內找了處僻靜的所在專心練刀。

業精于勤荒于戲,這句話果然說的精辟。這幾年不握刀柄,身法使將起來竟是僵硬不少,我苦笑連連,難道是我年紀大了,行動不夠靈活了?

天哪,我也不過才二十八歲而已啊!

“噯!”一個轉身,竟是不小心閃到了腰,我痛呼連連。

未央嚇白的臉,一個勁的勸我:“主子,您歇歇吧!天熱當心暑氣過重!”我連連擺手:“口渴啦,你回去給我弄些水來吧!”她猶豫的左右掃視,我知她心事,忙道,“皇宮重地,哪會有什麼閑人騷擾不成?更何況……”我將刀刃虛劈,“哪個不要命的敢來惹我?”未央噗哧一笑,釋然道:“那主子也歇歇,別累著,奴婢去去便回。”我笑吟吟的看她離開,待她身影最終消失在樹叢之後,猛地轉過頭來,戲謔的道:“鄭親王也該瞧夠笑話了吧?”回廊那頭悶笑一聲,身長挺拔的濟尓哈朗慢悠悠的踱了出來,我瞧他氣色紅潤,顯得精神頗佳,不禁大感欣慰。

“今兒怎麼有空來宮里?”我斜眼瞧他。

他雙手環抱,懶洋洋的靠在廊柱上,不答反問:“你的刀法生疏了許多,看樣子這兩年皇上待你甚好……”我將鋼刀歸鞘,走近他。

濟尓哈朗從不多說廢話,他既然這麼說,必然還有下文。

“側妃……”“叫我阿步!”我惡狠狠的打斷他。

他聳了聳肩膀,無所謂的答:“叫什麼不還都是你?”我有些發怔,失去了烏塔娜的濟尓哈朗,總覺得把某些東西也一並丟失了。

“好吧,長話短說。”他從廊柱上離開,筆挺的站直身子,神情有些肅然,仿佛又回到那個向我宣讀軍令狀時凜然氣勢的鑲藍旗旗主。

而今……他已是和碩鄭親王。

“你是想繼續長年留在宮中老老實實的當你的側妃,還是……”我心中一動,已然搶先回答:“皇上去哪,我便去哪!”濟尓哈朗贊許的點頭,目光下垂,落在我手里的長刀上,揶揄的撇嘴:“就憑這樣的刀法?”我面上一紅,訕訕的說:“我加緊些練習就是,出征朝鮮雖然勢在必行,但以皇上之意,是打算先派人去打亂明朝的注意……所以,應該還有些時間的。”“有時間的人是你,不是皇上。難不成你要日理萬機的皇上陪你練刀?”我嘻嘻一笑:“皇上沒空,鄭親王必然是有空的。”他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正欲回答,忽然那頭腳步聲響起,他迅速後退,隱沒在長廊後的樹蔭中。

“喂,你還沒答應我呢!”我壓低聲音叫喚。

未央的腳步聲越來越接近,知了聲聲下掩蓋住濟尓哈朗飄渺的聲音:“……遵命。”“主子!奴婢給您拿了些冰鎮的酸梅汁……”吱——吱——蟬聲喧鬧,未央粉嫩的臉頰上紅撲撲的滲著晶瑩的汗水,我看著她,忽然咧嘴一笑,心情大好。

五月十八,皇太極下旨追封薩哈廉為和碩穎親王。到了月底三十日,果然命武英郡王阿濟格、貝勒阿巴泰、楊古利等人率師征明,取道內蒙古進關。

我見時間緊迫,每日里更加不敢偷懶放水。

因鄭親王府邸有蘇泰在,我自是不願去的,便去了濟尓哈朗在城郊的一間別院。除了刀法外,濟尓哈朗又專門請了人來替我惡補騎射。他偶爾空了便被我捉來練刀,不過這種機會並不太多。

請來教習的人雖然不清楚我的身份,但見我是女的,又是鄭親王的客人,下手時自然懂得避重就輕。這種情況下,和這些人對練刀法往往沒多大實效,很不過癮。

而另一頭,皇太極則對我連日來的頻繁出宮視若無睹,似乎很放心我做什麼。他不問,我也就沒多解釋,自問自己與濟尓哈朗之間行事坦然,問心無愧。

如此過了一個多月,一夏天跑來跑去的代價是,我整個人被曬黑了一大圈。

“唉。”我對鏡歎息,看來做多少牛奶蜂蜜面膜也已無濟于事。這個月唯一的收獲是讓肌肉緊繃了些,有效減肥,令我足足縮水了七八斤的贅肉。

肩上突然被輕輕拍了一下,我下意識的一縮,險些揮拳朝後搗出。好在我反應夠快,沒讓自己潛意識的行為釀成大禍,可即使如此,身後的皇太極還是現出一臉詫異之色,神情古怪的看著我。

“咳。”我尷尬的笑,隨手取了把梳子胡亂的梳理一頭亂發。

“我來。”他順勢從我手里抽走梳子,輕輕的替我梳理頭發。

我魂游天外,迷迷糊糊的想著,如果這個時候開口求他帶我去朝鮮,不知道他肯不肯爽快答應?

唉,畢竟他已是一個皇帝,而我是他名正言順娶回來的妃子,皇帝出征帶個妃子同行,只怕不大好處理吧?

我不想教他為難,可是又不想一個人被扔在狹隘的宮闈之中,整天面對那些女人之間的爭風吃醋,乏味且無聊。

發絲撩開一旁,耳後輕輕落下濕潤的吻印,皇太極的聲音極具蠱惑力:“真的不稀罕麼?做母儀天下的皇後居然讓你如此不屑?”我吃吃的笑起,明白他這是在替自己抱屈。

以前我想做他的大福晉,可他卻是無能為力,如今他已有能力主宰天下,我卻又不稀罕這個虛名了。

仰起頭來,我在他左側臉頰上親了一口,笑道:“做皇後要統管後宮,勞心勞力不說,往往還是吃力不討好……我對打理那些妃子們的吃穿住行沒興趣,所以容我偷個懶,我不要做你的皇後,我只做你的妻子便可。”“我的妻子?”他暗啞的反複咀嚼著這四個字。

我微微一笑,轉身摟住他的脖子,主動湊上紅唇:“你在哪,我在哪……生死相隨!我只做你的妻子,只是你的妻子!”“悠然,我的妻……”

六月底整個皇宮開始大肆粉修,聽說皇太極和范文程等人商量,要仿北京紫禁城的樣式把各個殿閣都定下名稱來,到時候各殿門頭上都需掛置滿漢文字的額匾。

我這段時間正為了習武的事情忙得不亦樂乎,加上我早已表明不願做後宮之主,是以這種裝修整頓的事,樂得全權丟給哲哲去傷腦筋。

哲哲得了便宜,自然也就對我宮里宮外進進出出的行為,睜一眼閉一眼的不加干涉過問,大家彼此相安無事,各取所需,其樂融融。

這日午睡起身,懶洋洋的歪在榻上,擦拭著佩刀。未央進屋替我整理房間,忽然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主子明天打算穿哪件衣裳?我瞧著前幾日新做的顏色都太素了些……”“什麼?”我沒聽明白。

未央奇怪的看著我,過了會兒,慢慢張大了嘴:“難道……主子您居然不知道?”“我應該知道什麼?”“明兒個是大妃的封後典禮!”“哦。”我淡淡的應了聲,隔了三四秒,猛地想到濟尓哈朗昨天分手時曾說,打明兒起我就該忙得抽不開身了。

難道指的就是這個?

“既是封後大典,必然得穿禮服去。”“不是的,主子。”未央耐心的解釋,“明兒封後大典,這一應的妃子禮服都需新制的,原先舊的,都不能再穿了。”我茫然的點點頭,最近忙得有點暈頭轉向,壓根兒就顧不上過問宮里頭的這些瑣碎事情。皇太極也是,怎麼就沒提前和我透露些內幕呢?萬一明早我要傻傻的仍是出了宮去,那該如何是好?

于是想著等晚上皇太極回來好好“興師問罪”一番,可沒想他竟是一宿留在翔鳳樓的書房未歸。

第二日七月初十是吉日,大清早我便被未央喊了起來,梳洗妥貼,隨意挑了件半新不舊的大紅鸞鳳袷袍,才穿上身還沒顧得上照鏡子,門外便響起娜木鍾的笑聲。

“喲,這副打扮真俊哪,都快賽過新娘子了!”她裝束也是簡單,身上是件淡藍色的長袍,外頭套了件寶藍色鑲邊坎肩。她膚色原本偏暗,可是這會子和她一比,我就好像是剛從赤道跑回來的一樣。

這個樣子如果也算俊的話,那我可實在找不出丑的來了。

少時與娜木鍾一同出門,只見院子里已經站了好些妃子,我素來與她們交往不深,這些人里頭只能報得出名字,卻不熟識其稟性。

布木布泰一身桃紅色袷衣,衣襟上繡著金絲彩鳳,十分搶眼,愈發襯托得她膚色細膩,滑若凝脂。

“西側妃的這身行頭怕是頗費手藝啊!”娜木鍾嘖嘖稱贊。

布木布泰笑而不答。

顏紮氏在一旁笑道:“那是她丫頭手巧,宮里頭論起針黹來,怕沒一個能及得上蘇茉兒的……”我走上兩步,顏紮氏住了嘴,目光掠過我,掩唇輕笑,“啊,東側妃屋里的未央也是不錯的。”我無所謂的扯了個笑容:“既然蘇茉兒有這個能耐,倒不如讓她費心替咱們裁制新禮服!”“奴婢不敢放肆!奴婢雕蟲小技,讓東側妃見笑了。”清越的聲音,如同山中的泉水濺落,叮咚有聲。

“沒有敢與不敢的……”我知道蘇茉兒素來聰慧,心靈手巧不說,在待人接物上頭也是落落大方,一點沒有尋常宮女的那種阿諛奉承,扭捏作態。

我對這丫頭還是存有幾分好感的,只可惜她是布木布泰的陪嫁丫頭,也算是布木布泰的心腹。

哲哲這會子人已不在後宮,這群嘰嘰喳喳的女人里頭,論起身份尊卑,以我這個東宮側妃為大,緊接著便是西宮側妃布木布泰。

當下在禮官的帶領下,我們這一干人分撥站了兩排,由我和布木布泰領頭,浩浩蕩蕩的往金鑾殿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