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1)


天命十一年、天啟六年正月十四,努爾哈赤趁冬日河面冰結,親率諸位貝勒統領八旗,向明朝再次發動大規模的進功。

十六日,大軍抵至東昌堡,次日開始橫渡遼河。

當時駐守右屯衛、錦州、松山、大小凌河、杏山、連山、塔山這些城池的明軍,遵循遼東經略高第的保守指令,事先焚房燒谷,全數撤入山海關內。以致金兵所至,如入無人之境,輕易占據。

唯有山海關督師袁崇煥緊急招集本部人馬全部撤入甯遠城內,甯遠城外堅壁清野,所剩屋舍與積蓄付之一炬,全都焚毀,致使金軍二十三日抵達時一無所得。

“袁崇煥真是文官出身麼?”皇太極興味正濃的看著紙上的墨字。

“嗯。”我憂心忡忡的隨口應道,“聽說是萬曆四十七年的進士,還做過知縣……”他哈哈大笑:“詩倒是做得極好,你聽聽——五載離家別路悠,送君寒浸寶刀頭。欲知肺腑同生死,何用安危問去留!策杖只因圖雪恥,橫戈原不為封侯。故園親侶如相問,愧我邊塵尚未收……”“咝……”一個沒留神,削蘋果的尖刀割到了手指,我痛得縮手,血滴子甩到了地上。

“悠然!”皇太極從水貂褥椅上彈跳而起,心疼的拉過我的左手,“怎麼也不小心些?”瞥眼瞅了瞅那刀子,“以後這種事不用你做……”我蹙著眉,心亂如麻。

“怎麼了?這一路上你都悶悶不樂,有心事?還是掛念蘭豁爾和敖漢?”我搖頭。

總不能告訴他,袁崇煥此人雖是文官出身,卻比大明任何武將都要出色,因為……他將會在這次的甯遠之戰中,擊敗努爾哈赤,給予一輩子未曾嘗到敗績的大金國汗一記最慘痛的重擊。

甯遠之戰——金軍必敗!

我早已料到這個結局,卻無法說出口……

即日努爾哈赤向城內投書招降,誘以高官厚祿,被袁崇煥嚴詞拒絕。

二十四日,努爾哈赤下令發動全面攻勢,先以全軍主力搶攻甯遠城西南角。而明軍防守的重點是城東南角,此側正當著通向山海關的大道。

金兵繞開對方主力,以明軍防守的薄弱部分城西南角作為攻擊點,試圖由此處攻入,同時亦能阻擊從山海關調來的明援兵。

大金汗橫刀躍馬,親自指揮攻城。一時間旌旗飛舞,劍戟如林,金兵十三萬大軍如潮水般湧向城下。忽聽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城上點燃西洋大炮,竟是一炮轟向西北方的大金後營。

硝煙滾滾,炮火就落在我身前二十米開外,十數名金兵被炸得血肉橫飛,我身上的白色甲胄瞬間濺上點點紅斑,一如雪地里盛開的紅梅。

後軍大營亂了套,因顧忌到在明軍炮火射程范圍之內,趕緊拔營移至西側。我呆呆的望著滿身血汙,心有余悸。

轉眼金兵推至城下,陣前推以楯車——這種楯車車前擋以五六寸厚的木板,再裹上生牛皮,車裝雙輪,可以前後轉動——大金專以此車對付明兵火器。楯車後緊跟一排弓箭手,後頭排以一隊裝載泥土的小車,負責填塞溝塹,布在陣最後的才是八旗鐵騎,人馬皆穿重鎧,號稱“鐵頭子”。

楯車一路推進,大金步兵騎兵施放弓箭,萬矢齊發,箭若飛蝗,烏壓壓的罩向城堞懸牌。明軍在城頭上擺開十一門大炮,周而複始的轟擊,火力極猛。金兵的楯車抵擋不住威力巨大的西洋大炮,只消被炮彈擊中,立即被炸得粉碎。

然而八旗士卒勇猛難擋,竟是不顧死傷累累,踩踏層層尸體拼命向城下推進,前赴後繼,毫不氣餒。如此全力施為下,一些楯車終于直抵城牆腳下,猛烈撞擊城牆。隱藏在車後的金兵隨即手持斧鑊奮力鑿城,頃刻間便有三四處高約二丈余的城牆被鑿成大窟窿。

城頭大炮不能直射城下,因而失去作用,城上的箭矢、檑石卻奈何不了楯車上的擋板,眼看甯遠城即將告破,忽而從破口處湧出大批明兵,士氣如虹,絲毫不畏懼金兵血刃。

缺口很快被明軍填土堵上,城上士兵竟是將棉被稻草之類的物什點燃往下投擲,這些東西里挾藏了火藥,一經燃起,頓時便將城下楯車付之一炬。

攻城之戰慘烈異常,金兵冒死不退,戰至天黑,城上燃火,將火把、火球之物紛紛擲下,頃刻間城上城下亮如白晝,紅彤彤的火光灼痛人雙眼。

金兵傷亡慘重,尸橫遍地,激戰拖延至二更時分,努爾哈赤終于下令停止攻城,全軍撤回營地。

三更過後,皇太極滿身血汙的回來了,我打老遠見他雪白的鎧甲上染得通紅一片,險些暈厥過去。沒等開口,他卻已是一把抓住我,急問:“怎麼身上有血?你受傷了?”熱淚盈眶,我哆哆嗦嗦的摸著他疲憊的臉龐,啞聲道:“不要再打了……甯遠有袁崇煥一日,便永遠打不下來。”皇太極悶哼一聲,眼眸中閃過狠戾:“袁崇煥不過仗著那十一門西洋火器……”“不是的,火器再利,也不及民心所向……你、你何時見漢人如此不畏生死,軍民團結一心的?這,才是袁崇煥真正厲害之處啊!”皇太極眉頭緊皺,臉上表情猶如暴風狂襲,過得片刻,他終于按捺下煩躁心緒,長長的籲了口氣:“也許你說的很對,但是……以十三萬的兵力若是拿不下甯遠區區兩萬人,只怕真要被人當作一場笑話了。袁崇煥再厲害,能力也是有限,我不信他明日還能再撐得下去。”聽他如此一說,我便知多說亦是無益,只得哀怨惋惜的住了口。

翌日繼續攻城,淒厲的厮殺聲,隆隆的炮火聲以及呼呼的北風交織在一起,到得下午申時許,金兵士卒受挫,竟無一人敢再靠近城下,八旗將領只得揮刀在後面驅逐士兵前進,然而那些士兵稍一靠近,便被明軍炮火擊中,非死即傷。

西門外的瓦窯成了金兵尸首的焚化場,民舍門窗被拆卸下充當燃火的材料,濃煙飄揚,燒焦的刺鼻味彌漫在甯遠城四周。

攻擊又持續了一夜,仍是一無進展。

第三日,金兵圍困城下,明兵不斷拿火炮轟擊,努爾哈赤氣得發狂,無計可施下遂命轉攻遼東灣上的覺華島。

覺華島乃明軍屯糧所在,適逢嚴冬時節,風雪交加,海灣上凝結了一層厚厚的冰層,無論走人行車均可來去自如。八旗兵踩著冰面殺入了覺華島,島上七千明兵全部陣亡。努爾哈赤盛怒之下,將島上所居商民男婦一律屠戮乾淨,掠奪盡所屯糧料八萬二千余石後,將島內屋舍設施一俱焚毀。

努爾哈赤久攻甯遠不下,八旗將士損失慘重,而攻奪下覺華島總算聊以慰藉。二十七日,努爾哈赤心有不甘的率領大軍撤離甯遠,自興水縣白塔峪灰山箐處東歸,大軍路經右屯衛,于二月初九返回至沈陽。

努爾哈赤自二十五歲起兵以來,未嘗一敗,甯遠不克對于他的打擊可想而知。他年已老邁,心結難舒下身體一日不如一日,然而對于汗王繼承人他卻始終閉口不提,仍是主張國政由八貝勒共同執行。

七月廿三,飽受毒疽之苦的努爾哈赤決定前往清河湯泉療養。八月初七,忽有汗諭傳至沈陽都城,命大妃烏拉那拉氏隨行清河。

沈陽城內頓時自發的陷入緊迫狀態,阿巴亥帶領隨從前腳剛出城,皇太極已由潛至清河的密探得回確切消息:大金汗王病危。

時局緊張,頗有種弓已滿而箭未發之勢。皇太極既然能探得密報,相信其他和碩貝勒應該也不例外。如今各家互相觀望卻又互相牽制,雖說努爾哈赤已定下八和碩貝勒共治制度,然而國不可一日無主,無論如何總得在其中挑一個人選出來繼承汗位。

這個人人覬覦的位置,到底最終會落到誰頭上?我雖明知最後勝出之人當是皇太極無疑,然而就目前形勢看來,皇太極實在沒有占據多大的優勢。

對于今後勢態發展的走向,連我這個未來人也已失去絕對的信心和把握。

“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在家憋了三日,我終于按捺不住焦急,追問皇太極,“你心里是否已有把握?”他老神在在的樣子看起來似乎很有信心,可我總覺得他的鎮定自若不過是虛演給外人看的假象。

果然,皇太極沉默稍許後緩緩開口道:“我這幾天都在找機會潛出城去,事實上其他人都在動這腦子,眼下誰都巴望著能趕到清河……”我自然明白他意為何指,這當口不管努爾哈赤有沒有最終立詔,只要能見上一面,哪怕是用逼的,他們一個個也都想從重病纏身的努爾哈赤口中挖出個傳位口諭來,必要時甚至不惜動用武力。

眼看一場爭斗在即,局外人茫然無知,局內卻已是風云詭譎,波濤暗湧。

皇太極是出不去了!代善、阿敏、莽古爾泰……他們彼此監視,誰都甭想離開沈陽半步。

我反複的咬著嘴唇,直到紅腫的唇瓣再也不堪牙齒的堅硬,破皮出血。舔舐到嘴里那股淡淡的血腥味後,我終于下定決心,倏地抬頭:“我去!”皇太極猛然旋身,震駭的瞪視我。

“我去清河……”“不行!”他想也不想,一口拒絕,俊朗的臉孔血色盡褪,“我絕不容許你去冒這個險!”“這個時候,還用再在乎些什麼?”我自嘲的撇嘴,眼睫微微顫動,“你要的便是我要的,不管用什麼手段我總會想辦法給你弄來!”皇太極哀傷的看著我,驚疑不定:“不……”“就這麼說定了!”我甩了下頭,“我馬上就動身……”“悠然!”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臉色峻寒,僵硬的五指緩緩收攏,如鋼鐵般箍緊我的手腕。

我抽手,沒能擺脫,再一下……

“我決心已定!”我厲聲,用盡全力甩開他的束縛,以致使力過猛,磨破了腕骨上的一層皮。

他抓了空,右手虛懸,呆呆的望著我。

“我……要你成為大汗!皇太極——你會是大金的大汗!你會是大清的皇帝!”一扭身,我再不理會他是何表情,毅然沖出書房。

八月十一,努爾哈赤一行乘船順太子河而下,轉入渾河。我騎著小白趕了一夜的路,終于在中午時分趕到叆雞堡那段渾河流域,迎面撞上金國大汗的船隊。

旌旗飄揚,黃蓋儀仗,浩浩蕩蕩的船隊順水直下,最大的一艘龍船上,侍衛林立,守衛煞是森嚴。沿岸遍布兩黃旗的士兵,隨船騎馬跟行,井然有序。

我琢磨著阿巴亥應該已經與努爾哈赤會合,說不定此刻就在那艘龍船上。努爾哈赤若是神智還算清醒,能支撐到沈陽也就罷了,若是不能,那阿巴亥作為大汗最後召見的妃子,只怕以後難免她矯旨亂語——她若是假借大汗遺詔,胡亂指個人出來繼承汗位,那可不亂了套?

可她最有可能會抬舉誰?

自己的兒子嗎?

多爾袞和多鐸年幼,毫無軍功可言,不足以服眾,她舉了也是白舉;阿濟格雖然不錯,可是以他的手腕恐怕鎮壓不住其他和碩貝勒——努爾哈赤推行的八和碩貝勒共治制一日不曾垮台,這個汗位以阿濟格的能力只怕坐上了,將來也是不得善終。

以阿巴亥的聰慧機敏,不可能看不清現在這個殘酷局面,汗位必定只能在四大貝勒中推出來!

關鍵是……這四個人,她最有可能選誰?

最會……選的人……

只怕是——他!

我的心漸漸往下沉,仿若一直沉到了陰暗的渾河水底。

是的,阿巴亥最會選的除卻自己的兒子外,就只有代善!而且無論她會選誰,都絕無可能會站到皇太極這邊!

皇太極不是她的利益保障!

“嗬!”我一夾馬肚,揮鞭沖向鑾駕,這一刻腦海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一個信念。

見努爾哈赤!

不管他是死是活,總之不能由著阿巴亥胡來!

小白興奮得嘶聲長叫,鐵蹄踐踏著沿河泥濘的土地,迎頭沖進隨行的鑲黃旗士兵的列陣中。

“什麼人?”“有刺客——”喝斥叫嚷聲響作一團,隨著鏘鏘的鐵器鋃鐺聲交錯,我手中的腰刀猶如電光石火般疾速出鞘,指闊的刀背輕挑,架開刺來的三柄長矛,跟著手腕加勁一帶,鋒利的刀刃將矛尖全部削落。

“住手!”我勒馬,厲聲大喝,“我乃大汗養女孫帶格格!奉諭見駕!哪個敢擋我?”孫帶格格早年嫁去蒙古喀爾喀巴約特部,後因丈夫恩格德爾投靠努爾哈赤,兩年前舉家一同遷入沈陽都城。她在宮內待到二十八歲才嫁,已成繼東哥之後的又一老女傳奇,名字早為八旗將士熟知。

這時聽我報出名號,圍攻我的士兵頓時嚇得縮手縮腳,趕忙停止了攻擊,只是團團將我圍住。

我深吸一口氣,傲然坐在馬上。

少頃,鑲黃旗的一名牛錄額真騎馬越眾而出,盯著我謹慎的掃了兩眼,高聲問道:“你真是孫帶格格?”我假裝發怒,揮鞭抽他:“你個瞎了眼的狗奴才!”他面色一慌,忙低頭:“奴才知罪!請格格稍等,奴才這就去通稟大汗!”說完,命手下親兵揮動手旗。

龍船上亦有人揮旗示意,等了十多分鍾,忽然遠遠的看到一道亮紅色的窈窕影子一晃,俏生生的立于船頭。

雖然隔得遠了完全瞧不清長相,我卻心里透亮,此女正是阿巴亥,她出來只怕是想對我驗明正身。

“格格!您請……”那牛錄額真態度忽然轉了一百八十度,我明白阿巴亥已“確認”完畢,我這個“孫帶格格”安全過關,可以離岸登船了,不禁內心一陣緊張,手指微微打顫。

一時舟停靠岸,我踩著搭起的舢板晃晃悠悠的上了甲板。晌午的日頭甚毒,我雖穿得單薄,可汗濕得早將衣料子浸透,緊緊的黏在了身上,更顯悶熱。

小太監恭身領我進入船艙,才過了珠簾子,便覺撲面一片涼爽。

原來這艙內竟是擱了冰塊,透過輕紗面子的楠木屏風細看,兩小宮女拿了扇子對著裝冰塊的金盆輕輕扇風,邊上軟榻上一抹明黃色的身影隱約可辨,正靜靜的側臥其上。

“你怎麼來了?你好大的膽子,大汗並未召見,你居然也敢……”阿巴亥立在屏風的這一面,背對著我忿忿而言。

她身子慢悠悠的轉了過來,目光冷清清的觸及我時,驀然一愣,瞳孔驟縮,張口結舌的說了一個字:“你……”我不等她再把話說下去,身子微微弓起,左手拇指推彈刀柄,右手一抽,刀身跳出刀鞘。我腰背發力,一鼓作氣沖到阿巴亥身前,左臂一勾,已飛快的將她的脖子納入我臂彎之間。

“咯。”她養尊處優慣了,嬌弱的身子哪經得起這般折騰,登時嚇得面色雪白,一雙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驚恐萬狀的看著我。

艙內環侍的宮女太監早嚇得抱頭尖叫,跪縮在地上瑟瑟發抖。

我時刻留意屏風後的動靜,早在我刀剛剛出鞘之時,榻上的人影已翻身躍起,喝道:“什麼人?!”聲若洪鍾,努爾哈赤巍然站立在榻前。

我一陣眩暈。

哪個說他病得快要死了?就他現在這生龍活虎的氣勢,一點生病的跡象都瞧不出來,更遑論病危?

努爾哈赤行動如風,迅速取了掛在床頭的弓箭,彎弓搭箭,動作流暢,一氣呵成。

我心里冰涼,只覺這一腳踩得實在冤枉,活生生的把自己送進了一個精心設計好的陷阱。

“你是什麼人?居然膽敢冒充孫帶,信不信我一箭射穿你的腦袋!”我與他之間僅隔了一面紗質屏風,艙內逼仄,遠不過兩丈,這點距離實在不夠容我轉身逃離。

相信以努爾哈赤的箭術之精准,我只消有半點異動,便會立即被他箭斃當場。我握緊刀柄,手心滿是黏黏的汗水,全身的肌肉因為繃得太緊而感覺絲絲抽痛。

“貝勒爺……”莫名的,我突然笑了起來,許是已怕到了極至,心里竟空了,“爺取了江山,可還會記得我這個故人麼?”努爾哈赤擎箭把弓的手微微一顫,箭鏃稍許下垂,我趁這罅隙抬腳用力踢在屏風木架上。

轟然一聲巨響,屏風向努爾哈赤站立的位置猛地砸倒,我乘他跳後閃避之際,推開阿巴亥轉身往艙門口撲去。

“東哥——”一聲沙啞的厲喝猶如雷霆電殛般在我身後炸響,“是你——我知道是你——”我一只左手才剛觸及艙門,身後破空之聲尖銳的呼嘯追至,“吋”地聲一枝箭羽擦著我的耳廓,釘在了我左手上方一寸處。箭身顫抖不止,嗡嗡的發出震耳聲響。

“東哥——”身後的腳步聲急促而凌亂的踩踏,“不許走!不許走——”只差一步,僅僅只差一步……

眼看門外河水滾滾,船身悠蕩,已然離岸駛向江心。我從頭冷到腳,絕望的慢慢滑倒身子。

一只顫巍巍的手重重搭上我的肩膀:“不要走……”音調陡然從高處跌落,余下的唯有顫慄的低喃私語,“不管你是人是鬼……都請你不要走……”肩上的手勁加強,我被動的被他扳過身子。

在與我目光相觸的一刹那,他雙肩明顯一震。

啊……我悲涼的低歎一聲。

最後一次如此近的瞧他,已是十六年前的事……那年見他發際已是間雜銀絲,可如今一瞧,竟是蒼老如斯,滿目白發。

“東哥……”他顫抖著雙手捧上我的雙頰,細細的摩挲,“真的是你麼?真的……”“大汗!她不是東哥!她不是——”阿巴亥尖叫著撲了過來,一把拖住努爾哈赤的胳膊,“她是刺客!你清醒一點啊……來人!來人!來人哪——”隨著她歇斯底里的叫嚷,艙門外湧進一群披甲侍衛。努爾哈赤陡然怒吼:“我還沒死呢,輪不到你來指手劃腳!”一把搡開阿巴亥,朝那群侍衛揮手,“滾出去!沒我的命令,一個都不許進來!滾——”侍衛們一個個嚇得噤若寒蟬,連帶艙內的那些宮女太監也全被努爾哈赤瘋狂的趕了出去。阿巴亥面無血色,慘然的站在角落里,雙手抵著艙壁,勉強支撐著發顫的身體。

“東哥……東哥……”他呢喃自語,眼眸綻放異彩,如癡如狂,“你是來接我的麼?好……好……”我突然察覺這時的努爾哈赤不太一樣,他的唇色灰白,雙靨顴骨處透出一抹潮紅……

阿巴亥終于掙紮著站直身,指著我叫道:“你究竟是何人?膽敢在大汗面前裝神弄鬼,大汗病得糊塗了,我卻還分得清黑白真假——你究竟是受何人指派……”我驚訝的睇了眼努爾哈赤,果然見他神情有些頹敗恍惚。難道說……努爾哈赤當真是病了?而且,病勢不輕?!

“我沒糊塗……”努爾哈赤扶住我的胳膊,將我從地板上拖了起來,語氣肯定而執著,“她是東哥!我不至于老糊塗得連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都認錯!她——是東哥沒錯!”“大汗你……”阿巴亥氣得臉色鐵青,“你這輩子最愛的女人?”她咬牙,忽而仰天大笑,“是啊!是啊!我陪了你一輩子,守了你一輩子,結果……你卻對我說,東哥是你這輩子最愛的女人……那我呢,我算什麼?我算什麼?”努爾哈赤冷冷的橫了她一眼,默不作聲。

阿巴亥劇顫,痛呼:“我就是那女人的替代品!我知道……我就知道是這樣!我從一開始就知道是因為這個……我得你榮寵眷愛,一切不過是因為一個東哥!大汗——”她眼角滾落淚水,歲月在她臉上刻畫下的痕跡,讓我不禁替她感慨,心生憐憫,記憶中如花般的少女,轉眼已成三十六歲的婦人。

“大汗……你待我果然不薄!只是……我好不甘心!我不甘心吶——為什麼我樣樣都不如她?為什麼你們每個人都對她念念不忘,為什麼……”我明白她這句話不單單指努爾哈赤,更是指代善而言,心下黯然,越發覺得她可憐可悲。正欲對她說上兩句,突然面前的努爾哈赤一陣抽搐,雙眼一翻,居然咕咚一頭栽倒在地。

“大汗!”阿巴亥慘然大叫,撲過來緊緊抱住努爾哈赤嚎啕慟哭,“大汗!你不能有事……你不能撇下我不管不顧啊……”我驚駭無比,一時沒能醒過味來。

阿巴亥淒淒慘慘的哭了一會,努爾哈赤才低低的呻吟一聲,勉強支撐著掀起了眼瞼。他眼珠亂轉,似在茫然搜索著什麼,過得片刻,眼眸焦灼的轉向我,視線牢牢的定在我身上。

“真好……你還在……”他啞然歎息。

我心里一陣抽痛。眼前這個垂死老邁的努爾哈赤,給人一種強烈的英雄垂暮,無奈而淒涼的滄桑感。

這個男人啊——他可是努爾哈赤!馳騁于白山黑水,打下江山,叱詫風云的大金國汗啊!

他重重吸了口氣,我見他臉色漸漸回複平靜,眼波清澈,那種睥睨天下的傲氣似乎有一點點的回到了他身體里。

“過來!”他擲地有聲,字字清晰,“我要你一句話,如果你真是東哥,我要問你一句話……”我想著這興許能從他嘴里討到立儲口諭,便大著膽子跨前一步:“你說!”阿巴亥驚疑不定的打量我。

努爾哈赤目光如電:“你愛不愛我?這一生,你究竟有沒有愛過我?”我愣住,想了想,最後仍是老老實實的答道:“我不愛你……從來都沒有愛過你!”阿巴亥僵呆。

“哈哈……哈哈……”努爾哈赤驀地仰天大笑,狀若瘋狂,“果然是東哥!果然不愧是東哥——”頓了頓,目光狠戾冷厲的瞪向我,“你應該記得我曾說過,我這輩子若是得不到你,即便是死也定要拉你陪葬!”他抬手筆直的指向我,鋒芒萬丈,我渾身發顫。

“宣大金國汗諭旨——”腳下一軟,我撲嗵跌倒在地,努爾哈赤的話語因此而停頓住。

我駭然的呆望他,他靜靜的與我對視。波光溢轉,狠戾的神色漸漸從他眼中淡去,化作一縷似有似無的癡戀之情。

他嘴角勾起一道弧線,灰白色的嘴唇繼續緩緩開啟……

我的思緒呈現一團空白,茫然無措間忽見努爾哈赤神情遽變,五官痛苦的扭曲成一團,身軀震顫著,嘴里竟是一口鮮血狂噴而出,濺了阿巴亥滿頭滿臉。

“大汗!”胳膊頹然垂落,他靜靜的躺在阿巴亥的臂彎間,無聲的凝望著我。

我驚懼的看著他的瞳孔一點點擴大、渙散……最終帶著一縷難言的複雜情愫,沉痛而不甘的闔上了眼瞼。

“大汗……”阿巴亥呆了兩三秒鍾後才恍然省悟,抱住努爾哈赤,將他緊緊擁進自己懷里,顫聲慟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