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死生(3)


“忘了我吧……”我幽聲籲歎,眼淚滾滾落下。

“你答應過要陪我一生一世……”他咬牙,聲音里逼出一絲嘶啞。

“你也答應過我很多!”這句話才逸出唇瓣,就見他面上血色盡失,唇上微一哆嗦。我懊悔不已,明白這話太重太直,已然傷了他。眼前一陣眩暈,金星亂撞,我抓緊他的衣袖,忙閉了閉眼定神。

“我原以為……你該明白我……”他痛苦的低語響徹我耳邊。

我淚流不止,睜開眼,眼前的那張面容有些模糊不清,我微微喘氣,難過得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我原以為……即便這世上所有人都誤會我,你總是最了解我的那一個!”他有些絕望,悲涼地歎息。

我身子發顫,就快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放聲大哭起來,然而想到他的將來,我與他再無交集,不由得狠下心腸來,吸氣,“你把我想得太好了!其實,我不過是個普通女子,會妒會恨……你其實也並非當真是愛我,不過就是念著從小在一塊的情分,如孩童依戀母親般……”

“你明知道不是!”他突然爆出一聲怒吼,眼神凌厲,寒芒畢露地瞪視我,“你到底想說什麼?你到赫圖阿拉來,為的又是什麼?”

我勉強扯出一絲笑來,輕聲說:“我要嫁人了!這次是真的……不用再被當做一枚棋子送來送去,這一次……我可以真真正正地成為新娘!”

他不說話,眼里有怒、有恨、有驚、有顫……那樣的眼神極端癲狂恐怖!我幾乎就要在這種眼光的扼殺下窒息而亡!

“要嫁人?”

“是……”無法呼吸,眩暈感越來越強烈。

“你心甘情願?”

“是。”

“你……”他突然掐住我的脖子,然而手才觸及我的肌膚,那看似強硬霸道的力道卻轉瞬消失,化做溫柔的撫觸,“你就這麼絕情絕義地拋下了我!那我這麼些年,委曲求全做的這一切,又都為了什麼?被你簡簡單單幾句話就完全抹殺掉了麼?你怎麼可以……如此狠心絕情?”他喃喃,聲音戰栗,“這不是你!這不是那個我認識的你……你在騙我!”

我猛然心凜,身子往後仰倒,從他懷里掙脫開去,“皇太極!忘了我……你會有更好的……你,你……”凝噎哽住,千言萬語湧上心頭,卻無法一一盡訴,只得顫抖著說,“你會得到你最想要的!”

他淒涼諷刺地望著我,冷笑,“我最想要的?我最想要的……”

他的表情太過于刺痛我的心,我不忍再看,怕自己克制不住情緒,強撐的堅強會在下一秒鍾在他面前全盤崩潰。于是我狠下心將頭擰過,大聲叫道:“停車!”

馬車在顛簸中終于停下,我掀開竹簾,不敢回頭,生怕自己沖動反悔。牙關緊咬至發麻,我越過車夫,縱身跳下車架。

雨下得極大,氣勢磅礴,雨點子砸在我臉上,疼得鑽心。我任由雨水沖刷盡我的淚痕,昂起胸背離馬車大步朝前走。

約走了百余步,忽聽遠遠地傳來嗬的一聲,車轆隆隆之聲透過嘩嘩的雨聲沉悶地傳至耳邊。我心里一涼,猛地轉身,只見茫茫天地間,那輛灰色的馬車在雨里漸行漸遠,最終化做了一個小點。

我頹然跌倒,摔坐在了泥水里,感覺一顆心被人用刀子活生生地剜去了,鮮血淋漓……

“咳!咳咳……咳咳咳咳……”一陣劇烈的悶咳,幾乎耗盡我所有殘存的氣力。我疲憊地趴在泥濘的地上,只覺得天旋地轉,沙啞疼痛的嗓子里突然有種腥甜的氣味直往上沖。我才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便聽自己“咳——”的一聲,竟是噴出一口鮮紅的東西。

那抹觸目驚心的血色隨即被雨水沖刷殆盡,只在眨眼的瞬間。若非此刻我的舌尖仍殘留那股腥澀,定會以為方才一幕不過是自己的幻覺罷了。

心突突狂跳,我又驚又懼,撫著疼痛的胸口愣愣無語。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聽馬車隆隆之聲飛速傳來,視線朦朧間看見方才乘坐的那輛馬車竟又返轉,轉眼奔到我面前。

車夫從架子上跳下,奔走間高聲問道:“姑娘!你沒事吧?”我驚疑不定,無法說清此刻的心情,懵懵懂懂地任由他攙我起身,“我家主子方才半道冒雨下了車……吩咐我來,先送姑娘去尼雅滿山岡……”

心……痛如刀絞!

皇太極!皇太極……我終于再難自制,趴在車架上放聲慟哭。

六月,布揚古將我許婚于蒙古喀爾喀紮魯特部貝勒吉賽,明撫順游擊李永芳以為不妥,認為既是努爾哈赤已聘之女,再許另嫁可能會再次引起與建州的沖突。然而布揚古為了拉攏吉賽,學建州那般實行滿蒙聯姻政策,故而任意為之。

七月,在布爾杭古護送下,我換上一身簇新的大紅嫁衣,坐上了去往喀爾喀草原的送嫁車輦。然而車隊方行數里,便受阻停歇,據前方探哨回報,竟是發現建州努爾哈赤率兵三千人,屯駐南關舊地,阻擋住了去路,蓄勢待發。

布爾杭古惶然失色,帶著送親隊伍倉惶逃回葉赫西城。李永芳見形勢危急,為防止建州吞下葉赫,勢力做大,便多方調兵,同時出面進行調解。

七月中,努爾哈赤為形勢所迫,只得暫時息兵,退回建州。送親隊伍最後在明軍的庇護下順利成行。

在離紮魯特尚有半日的行程時,車隊停了下來,整裝休息。我揣測這多半是在等迎親隊伍,果不其然,沒過半個時辰,便聽馬蹄陣陣,吆喝歡呼聲響徹一片。

我坐在車內捏緊了帕子,緊張得滿手冷汗,身子僵硬得無法動彈。沒過多久,便聽一個粗獷的嗓音高聲唱了起來:

“黃金杯里斟滿了清涼的奶酒,捧在潔白的哈達上敬獻給你。

遵照兄輩商定的婚事,你把寵愛的妹子許給了我——

白銀碗里盛滿了聖潔的奶酒,放在長壽哈達上敬獻給你。

遵照先前預定的婚約,你把美麗的姑娘許給了我——

騎上雪白的駿馬並肩馳騁,親愛的姑娘喲請體察我內心的隱情,

踐守前約咱倆同返故鄉吧,願我們同甘共苦永遠和睦——

騎上黃駱駝相依而行,親愛的姑娘喲請接受我熾烈的愛情,

遵照前約咱倆回轉家鄉吧,願我們白頭到老永不分離——

歌聲嘹亮,我咬著唇忐忑難安,車簾子嗦嗦打起,陪嫁嬤嬤的聲音靠了過來:“格格!一會兒就到了,您可還有什麼要吩咐的?”

我黯然搖頭,紅色蓋頭隨之輕擺。這時車外忽然馬蹄陣陣,像是有人騎馬圍著車輦繞圈子,我下意識地絞緊了手帕。

“格格莫擔心,只是額駙騎馬繞車兜了三圈!”陪嫁嬤嬤心細,一邊撫慰我,一邊輕笑,“這是蒙古人迎親的習俗……格格要沒什麼吩咐,那奴才就先退下了!”

我點了下頭,簾子重新嘩啦響了一聲。沒過多久,車輪再次滾動起來,我郁悶難當地吐了口氣,伸展開已經發麻的四肢。

就要到了!已經無法……再回頭了!

車輦最終停下,車簾子完全掀起,我感覺有涼風呼呼地灌進車內,陪嫁嬤嬤在我耳邊小心叮囑:“格格,額駙家的四位福晉過來敬酒,您小心接著,別灑了……”嬉笑聲中,我接過酒盅,卻不敢真喝,將酒水含在嘴里,趁人不備,用寬袖掩著,盡數嘔在了帕子上。

“格格!該下車了!奴才扶您……”

我心里一顫,身子緊繃著從車里慢慢騰挪出來,腳下完全沒有著地的實在感,感覺像是踩在云端里,輕飄飄軟綿綿的。

一會兒進了一團香氣撲鼻的地方,臉上蓋頭突然毫沒預兆地被揭了去,我吃了一驚,只見滿眼亮堂,刺得我眼眸一時難以視物。

面前站了個年紀五六十歲的老嬤嬤,慈眉善目,穿了身鮮亮的蒙古長袍,正笑吟吟地望著我。

我驚魂未定,那邊陪嫁嬤嬤已小聲地對我說:“格格!這位是您的分頭嬤嬤,以後您也該管她叫‘額吉’……”蒙古人管母親叫額吉,這我事前已聽說過,但卻不知這位分頭嬤嬤又是個什麼樣的身份。

正遲疑間,分頭嬤嬤已然笑道:“新娘子!讓額吉給你綰頭!”說著將我的把子頭拆下,熟練地梳成蒙古婦人的發髻,然後在我臉上罩了層半透明的鮮紅頭紗。一會兒上來兩個嬤嬤,替我更衣,脫去我鮮紅的女真嫁衣,換上件桃紅色的蒙古袍,腰紮寬闊的綠綢帶,腳上的寸子繡鞋也被除去,改蹬長筒馬靴。

我被動地任由她們擺弄妥當,末了分頭嬤嬤繞到我面前站定,打量了半天,滿意地笑了,“我的閨女當真美若天仙!可以了——”

我正不明所以,門外忽然傳來一陣哄笑聲,吉賽那獨特的嗓音又開始在門口唱道:“成吉思汗傳下來的婚禮,是我們最快樂的時候,讓我們在遼闊的草原上,縱情歌唱,幸福萬年長——”

此刻我最怕的就是見到他,一聽他的聲音下意識地便往後退。分頭嬤嬤笑嘻嘻地挽住了我的胳膊,將我拖到氈包門口。這時我才發現偌大的氈包內竟是擠了十七八個蒙古女子,正堵在門口笑得分外暢甜。

門外的歌聲方歇,門內的姑娘們已然歡笑接口:“什麼象征著潔白無瑕?什麼標志著幸福榮華?這樣的禮物是什麼?你可把它帶到姑娘的家?”

我心煩意亂,分頭嬤嬤的手勁卻是大得驚人,攥著我胳膊不放,笑說:“別害羞,我的閨女,聽聽新郎官怎麼應付!”

“清晨是純潔白淨的鮮奶,正午釀得更加甘甜,晚上變成醇香的酥油,這珍貴的禮品全都帶來。”

姑娘們又是肆意地一陣大笑,接著唱:“千里草原上遠近馳名,奔騰飛躍神速如鷹,為接娶美麗的姑娘,你們可曾帶它來臨?”

“成吉思汗聖主的馬群里,挑選的白玉色寶馬駒,馳騁藍天云間的千里馬,現已牽引到這里來——”

歌聲方畢,分頭嬤嬤已然笑出眼淚,“行了,姑娘們!讓新人進來吧!”于是嬌笑聲中,女子們散開,由兩名小丫鬟將氈包的門簾高高撩起,一道紅色健碩的人影朗笑著跨門而入。

我直覺便要低頭閃避,然而卻在吉賽興奮的笑聲中,被他圈住腰身舉了起來。我嚇得險些失聲尖叫,他托著我的腰將我擎得老高,歡天喜地地大聲嚷嚷:“我的新娘子喲!我最美麗的新娘子……哈哈……”

他紅緞結冠,身著長袍,腰紮金黃寬帶,垂掛一柄金色彎刀,腳蹬長靴,腰間松垮垮地系了一根白色的哈達。

吉賽黑亮的面龐微微透出赤紅朱色,眼眸炯炯有神,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他這種赤裸裸的挑逗目光,我心寒得竟如同墮入了萬丈冰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