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死生(1)


我緩緩抬起手來,攏在寬大袖袍內的右手食指輕輕地鉤起他的食指。指尖的溫度仍是比常人要低,在夏季里格外的沁涼。

我微微一笑,注視著他錯愕得完全驚呆的臉,輕聲說道:“我回來了!”

代善吃驚地上下打量我,過了許久,忽然“啊”地低呼一聲,一把把我摟進懷里,“我不是在做夢吧?真的是你嗎?東哥……真的……”

我悶悶地輕笑,甩掉心底悲傷的陰影,只是笑說:“不是我還會是誰呢?”

“你怎麼回來的?阿瑪……不,沒人跟我說,你會回來!”

“噓!”我食指放在唇上,“我偷著來的,等天黑就回去……”

“回去?”他不解。

“是啊,回葉赫——”我淡淡地笑,盡量裝出輕描淡寫的樣子,“我下個月成親,嫁去喀爾喀!”

“什麼?!”他驚呼,抓著我肩膀的手一抖,不敢置信地望著我。

我無法向代善解釋更多,我之所以要到建州,只是想跟他道個別!從哪里開始就從哪里結束吧!他和褚英是我到古代最早認識的人,所以,就由他開始……

“東哥!到底是怎麼回事?”

“沒什麼……”我神思恍惚地看著他,遙想當年最初見到他時,他還是個稚嫩純潔的孩子,如今竟已長得這麼大了……果真是滄海桑田,風云瞬息,年華易過!我情不自禁地抬手摸了摸他的臉,那樣熟悉而又略顯陌生的五官輪廓。我一時感慨萬千,險些墜淚,忙撤手別開頭,悶聲道:“啊……我想見見褚英……”

“大哥他……”代善的神情驀然變得異常尷尬。

我愕然震撼,兄弟骨肉,難道當真淡漠得一絲親情也沒有了嗎?我不願承認代善也會變成那種冷血之人,甯可固執地相信他仍是我記憶中那個溫潤善良的少年,于是低聲說道:“我知道他被拘了,若是能輕易得見,我也不來求你了。”

他猶疑不決,我靜靜地等待著他的答複。過了好一會兒代善才啟口說道:“大哥隸屬正白旗,負責看管他的全都是正白旗的人……如今正白旗歸老八管,若是沒有阿瑪的手諭,想進入地牢探視大哥,首先得過老八那一關!”

我心里一顫,揪緊了。何時起,記憶中的代善已然不複存在?是什麼東西改變了他?令他竟然也變得和一般俗人那樣世故圓滑?!身為正紅、鑲紅兩旗的旗主,在大阿哥被廢之後,已然成為最有希望繼承儲位的古英巴圖魯,竟然沒法進入一個小小的地牢?他這托詞找得實在不怎麼漂亮!

我冷笑,方才湧起的一絲溫情已然從心中徹底抹去,“你應該比我更清楚,皇太極受命外出,此時並不在赫圖阿拉!”

我語氣加重,言辭間明顯夾雜了沉痛的怒氣,他不會聽不出來。只是他掩飾得極好,臉上掛著淡淡的無奈的微笑,若非我已心中有底,竟是一點也不會懷疑他的誠意。

我退後兩步,漠然地看了他兩眼,忽然扭身便走。他在我身後大叫,沖過來一把抓住我的手,“東哥!你……要去哪兒?”

“去求淑勒貝勒爺!換取他的手諭!”

“東哥!”他顫聲,“不可沖動……”

“拿我一條命去換,總應該換得回來吧?”我吸氣,冷笑,“我就不信我要見一個朋友,竟會有如此之難!”

“東哥!”他拖我回來,緊緊地抱住我,“我想辦法……我帶你去見大哥……”

我的臉壓在他的胸口,但怒氣未平,進而脫口譏誚地說:“不怕會連累到你了麼?二爺!”

“東哥!”他慘然驚呼,身子急遽顫抖,用盡全身力氣抱緊我,“不要這樣說……我錯了……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一疊聲的“對不起”將我硬起的心腸漸漸軟化。也許……不能完全怪他,沒人比我更清楚,要在努爾哈赤眼皮底下,爭得一席之位有多難!鉤心斗角,力爭上位卻又不能太過招搖,恐遭人嫉恨,代善他……其實撐得也很苦吧?

我心軟了,噓歎著回應他,給予一個大大的擁抱,手拍著他的背,哀憐地說:“代善,你無須向我道歉,或許全天下的人都能責怪你,但我卻是最沒立場的一個!我沒資格怪你……所以,不必對我說這三個字!”

代善身子微微戰栗,這一刻我所擁抱著的他,仿佛仍是當年那個溫潤如玉、與世無爭的少年……

對不起……代善!這三個字應該由我對你說!

請你忘了我!以後……請按你自己的意願生活吧!

甬道內有些昏暗,腳下雖然踩著實地,可總覺得有點飄飄忽忽的不踏實,代善送我至獄門便不再前進,不知道他是想守在門外觀測動靜呢,還是不敢面對牢獄之中的親哥哥。

老獄卒引著蠟燭在前邊帶路,邊走邊絮絮叨叨地抱怨著,說什麼囚犯最近脾氣愈發捉摸不定,難以伺候……正說著,忽聽甬道盡頭,傳來一聲厲吼,我猝不及防,竟被嚇得打了個哆嗦。

那老獄卒卻是見怪不怪,顯然已是習以為常,哈著腰笑道:“姑娘莫怕,犯人拿鐵鏈鎖著呢!”

我身上一陣陣發寒,強打著精神走到底。一道鐵門將內外阻隔,門上僅留了上下兩個小孔,上面的案板上擱了一只飯盆子,里頭是一些剩菜殘羹,老獄卒順手將盆收走,然後在底下開口處踢了踢,喝問:“屎尿盆子呢?敢情你只吃不拉?還是把屎尿拉褲襠里了?”

我雙手發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了呆才啞聲說:“開門!”

“啊?什麼?”老獄卒困惑地回頭瞥我一眼。

“我說——開門!”

“那不行!”他斷然否決,“他是重犯……”

“開門!”我不待他說完,左手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右手舉著剛從發髻上拔下的簪子,頂住他的咽喉,“我說……開門,你聾了嗎?”手抖得太厲害,竟當真在他脖子上劃出一道血痕。我卻什麼都顧不得了,發瘋般厲聲尖叱,“你不是說他被鐵鏈鎖著麼?你怕什麼,一個鐵索披頸的犯人,你還怕他跑了不成!開門——我要進去!”

老獄卒嚇得雙腿發軟,哆哆嗦嗦地求饒:“姑娘息怒……小人尚有家室,死在姑娘手里不打緊,若是讓犯人逃了,小人一家都會遭殃!姑娘……”

我呼呼地喘氣,當啷一聲,發簪落地!

瘋了!我真是……

“姑娘……多謝姑娘……”

“開開門……求你……”我黯然神傷,“我只是想見見他,跟他說幾句話而已……”

“姑娘……你,不會是他家內眷吧?唉……”他忽然壓下聲,憐憫似的說,“也罷,我成全你這一回。只是你出去可千萬莫對人講,就是帶你來的那個……”

“我知道,我不會跟任何人提!出了這里,我便忘了這里發生的一切!”

老獄卒唉唉地連歎兩聲,從腰間摸索出銅匙,邊對鎖孔邊悄聲說:“姑娘,你自個兒把握機會吧……我悄悄跟你說,這個人活不長了……聽說上頭已有密令,早晚拖不過年去……不過,他即使不被殺頭,恐怕也活不久了,像他這麼作賤自己的,我還是……”

“嘎——”鐵門緩緩拉開一道縫。

我還沒從剛才那番驚駭的言論里回過神,便聽老獄卒歎道:“去吧!只略略說上幾句貼己話就好……”

一間不到十平方米的逼仄牢房,黑咕隆咚的,我茫然地走了進去,牢門在我身後飛快地關上。

房間里彌漫著一股難聞的刺鼻味道,牆角蹲著一團黑糊糊的影子,見我靠近,忽然扯著鏈子跳了起來,“滾——滾出去——不用假惺惺地月月來問我,我就只那句話,我沒錯!我沒做錯——”

我捂著嘴,喉嚨里堵得慌,胸口像是壓了塊千斤巨石,怎麼都透不過氣來。眼前的褚英衣衫襤褸,披著一頭散亂的長發,五官隱在黑色的陰影下,無法瞧得更為清晰,然而那樣瘦骨嶙峋的感覺卻著實讓我震撼了。

當啷……

鐵鏈微微一響,巨大的抽氣聲響起,他忽然疾速轉身,對著牆壁猛地捶了一拳。

“褚英……”我哽咽,“是我……”

“出去!出去——”他嘶吼,搖頭喘息,“我不認得你……不認得……你……”

“褚英——”我飛撲過去,張開雙臂從身後抱住他,臂彎間那種嶙嶙骨感差點逼瘋了我,眼淚再也止不住地滾滾落下。

他在我懷里瑟地一抖,便要掙脫開去,我固執地用力抱緊,臉貼著他骨瘦的脊背,細細啜泣。

就這麼僵持了許久許久……褚英忽然從身前顫抖著握住我的手,冰冷的手心覆在我的手背上,喑啞哽咽:“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是……是我。”我流淚,為他的不幸,為他的可憐,為他短暫的未來……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他?怎麼可以……

“你在為我流淚嗎?”他慢慢轉過身來,粗糙的指腹劃過我的面頰,將淚痕一一抹去。昏暗中瞧不清他的神情,然而那雙熠熠生輝的眼眸卻像是黑暗中的一團火焰,炙熱地點燃了我,“何其幸也,東哥……”他稍稍一帶,我已投入他的懷里,他抱著我滿足地歎了口氣。

“褚英!對不起……對不起……”是我欠他的,注定這輩子欠他的!他欠我的,已用救命之恩來還,可是我欠他的呢?我欠他的一條性命,又該用什麼來贖還?

“不需要……不需要說對不起!”呼出的熱氣噴在我臉上,他用額頭抵住我的前額,“無論為你做什麼……我都無悔!”

“褚英!”我再也壓抑不住,哇地一下放聲號啕。

“不要哭……不要哭!”他開始有些著慌,手忙腳亂地替我擦拭眼淚,故意假裝輕松地笑說,“沒什麼的……不過就是一條命而已。”

“什麼叫不過就是一條命!”我氣他自暴自棄,抬手在他肩膀上捶了一記,卻不敢使太大力,他身板單薄得好像一陣風就能吹散了。

褚英順勢抓住我的手,緊緊地包在掌心里,過了會兒,才執起我的手在他生滿胡楂的臉上摩挲,喃喃低語:“這條命早在二十三年前就交給你了,從那一刻起就已經不是我的了……”

我心里一顫,痛苦地閉上了眼。

何苦……褚英!這是何苦……

靜靜地靠在他懷里,默默地數著滴答的秒數,心境竟慢慢地恢複了平靜祥和。牢門這個時候響了一聲,老獄卒的聲音低低喚起:“姑娘……”

身前的褚英明顯一僵,作勢欲起時,我急忙按住了他,緩緩搖頭。他焦急地看著我,雙手緊緊地攥緊了我的胳膊。我安撫地輕輕拍了拍他的手背:“沒事,我跟他交代幾句。”

褚英遲疑地放開我,我走到老獄卒跟前,低聲吩咐幾句,他先是搖頭,我摘下腕上的一只翡翠鐲子,塞到他手里,他這才猶猶豫豫地點了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