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迷失(5)


我一愣,抬頭驚愕地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竟走到了新房門口,那窗戶紙上正映出紅彤彤的搖影。我心一痛,正要調頭回去,忽聽里面傳來一片驚呼,丫鬟們亂糟糟地喊:

“主子!”

“福晉……”

大門嘎吱拉開,一身大紅喜服,頂著大紅喜帕的新娘子突然出現在門後。

“格格……”葛戴緩緩軟下身子,雙膝著地,跪在了門檻內。

“你,你這是在做什麼?”我大吃一驚,趕忙沖過去扶她。

“格格!格格……”葛戴的面容被喜帕完全遮住,瞧不出喜怒哀樂,然而她的聲音卻出奇的顫抖。我拉她起來,她死活不肯,爭執間我手背上一涼,凝目一看,喜帕後竟滴下一串淚珠來。

我心里著了慌,忙叫道:“你們都出去!我和側福晉有話說。”

丫鬟們先是一愣,而後表情困惑地慢慢退到門外。大門緩緩關上,我費力地將葛戴從地上拖起來,將她拉到新房里。

“格格……格格……”她啜泣,反反複複地念叨著這兩個字,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傷心欲絕。

“你哭什麼?”我徹底沒了主張,腦子里閃過一個古怪的念頭,脫口道,“難道……你不願意嫁給皇太極?”

她抽了口氣,搖頭,喜帕上的流蘇隨著她的動作急遽晃動,“不是。”

“那你哭什麼?”

“格格!奴婢該死……奴婢本不配擁有這一切。這一切……這一切……原該是格格的!原該是格格你的啊!”她身子一矮,又在我面前跪了,泣不成聲。

我心神恍惚,勉強扯出一絲微笑,“葛戴你胡說什麼呀?”

“奴婢沒有胡說!”她突然一把扯下喜帕蓋頭。

我嚇了一跳,她臉上化好的濃妝竟然全給眼淚沖花了,不由得一陣心疼,憐惜地說:“葛戴!別使小性,打小看你長大,你的心思我還猜得幾分,你對八阿哥有情!”

葛戴咬著唇,神情閃爍,一抹羞澀逼上臉頰,望著她澀然帶羞的模樣,我心里又是一抽。

“格格!奴婢不否認對八爺有情……但是,格格……這麼些年跟著格格,奴婢看得很真,八爺心里從頭至尾都只有格格你一個……”

“胡……胡說……”我結結巴巴,心亂如麻,雙手抓住她的肩膀晃動,“這種話可不能亂說!”

“奴婢曉得分寸!奴婢不會在外人面前提半個字。奴婢……”

“葛戴,沒有的事,皇太極他……我和他……”一句原本簡單明了的話卻被我講得支離破碎,別說葛戴聽得糊塗,就連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說些什麼了。

正僵持著,忽聽門外喜娘大聲嚷嚷:“八爺大喜!奴婢給爺道喜!”

我心里一凜,恍然明白過來自己如今身在何處,忙慌慌張張地將葛戴拉到喜床上坐好,替她蓋上帕子。

“格格……”葛戴突然拖著我的手,小手冰涼。

“不要鬧了,他來了……”

“對不起。”她掩在喜帕之後,低聲說了這三個字,然後松開手,端端正正地在床沿上坐直了身子。

門嘎吱一聲被推開,隨著腳步聲緩緩接近,我的心跳越來越快。身後的腳步聲突然斷了,我遽然回頭,卻發現皇太極正雙靨通紅地瞪著我。

他喝酒了!

是的,他喝酒了!而且肯定喝了不少!只是不知道此刻他還保持著幾分清醒。

“我……回去了。”慌亂地低下頭,我從他身邊匆匆而過。沒走幾步,忽然手腕上一緊,被他攥住,稍稍一用力,我便踉蹌著跌入他懷里。

他身上散發出一股濃烈的酒香,聞者欲醉,我有那麼一刻的失神,但在目光瞥及葛戴時,打了個激靈,清醒過來。我蹙著眉頭想把手抽回來,眼光惡狠狠地瞪他。

他眼波清澈明亮,雖然喝了酒,可眼睛瞧人時卻一點都不含糊,仍像是會放電一般,三兩下就把我觸得麻麻的。

他抓著我的手不放,“回去?今晚你那一屋子人全在我這兒喝酒,你回去一人待著?”

“啊?!”

他俯下頭,嘴唇貼在我的耳邊,吹氣,“今晚睡我那……”

我臉上一紅,心跳快得難以呼吸,不由得瞋視了他一眼。他在胡說些什麼呀,今晚乃是他的新婚大喜,洞房花燭,居然說這種輕佻話調戲我這個不相干的人,他到底把葛戴當成什麼呀?

我惱恨地抬腳踩他的腳背,那厚厚的花盆底繡花鞋,若是被一腳踩實了,可有他受的。可是,我的動作卻遠不及他快,他往後一縮腳,順勢帶著我往門外走去。

“葛……”

他一把捂住我的嘴,回頭冷聲吩咐:“今兒個你也累了,先歇了吧,不必等我!”

過了半晌,葛戴細弱的聲音透過喜帕傳了出來:“是。”

皇太極一手握著我,一手拉門,我低呼:“外頭有人……”

“沒人!”他淡淡地說,“我讓他們退離新房三十丈,不許靠近,違者重罰!”

拉開門,屋外果然寂靜無聲,月光清冷地照在門前的石磚上。我回頭又瞅了一眼房內,忽然覺得對葛戴滿心愧疚,可還沒等那愧疚感在心里蔓延,忽然身子一輕,我居然被皇太極騰空抱了起來。

“做什麼?”我壓低聲音,拿手捶他的肩,“快放我下來!”

“不放!”他固執地抱著我穿過走廊,往他臥室的方向走去,“抱著你,我才能感覺出你是真實的。”

我眨了眨眼,今晚喝酒後的皇太極與平時有些不一樣,我抿著唇偷笑,“醉了?”

他不吭聲,徑直帶我回房,直到輕輕地將我放到床沿上坐下,他才正經八百地說了兩個字:“沒醉!”

“嘁!”我揶揄大笑,他明明已有醉意,偏還死撐。

笑聲中,皇太極忽然蹲下身,將我的鞋子脫下,拿在手里,我正覺得奇怪,他忽然揚手將鞋子丟出老遠:“不是討厭穿這種鞋子麼?”

“是啊。可是……”

他除去我的筒襪,盯著我的腳看了又看。我窘迫地抽動雙腳,“做什麼呢?”

“別動,我看看。”他抓住我的腳,手指輕輕撫上腳背。

“咝……”我倒吸一口涼氣,心里跟貓抓似的直癢癢,忍不住笑趴在床上,“別鬧了,好癢。”

“腳上的這些疤……”

“哦,前年年底被拜音達禮逼著趕路,腳長時間捂在雪地里凍爛了,幸虧遇到烏……”他忽然站起撲了過來,將我壓在身底,手撐在我的頭側,眸光熠熠地望著我。烏黑的眸瞳深邃,望不到底,那里面像是個旋渦,一股巨大的吸引力要把我生生地拉進去。

“東哥……”他吻上我的額頭,吻上我的眼睛,吻上我的鼻尖,最後吻上我的唇。淺淺的,卻充滿柔情蜜意的一吻。

我羞澀地一笑,真要命啊!在他面前,我這個大人反像個青澀的小孩子!

“不許再離開我!”

為什麼他老會擔心我離開他呢?他每天看得我那麼嚴密,我連打個盹、走個神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可是為什麼他老擔心我會離開?

“皇太極。”

“嗯。”

“你……喜歡我嗎?”

他愣了愣,看著我不吱聲。我萬萬沒想到他竟會是這種冷淡的反應,反倒擔心起來,急道:“你那天……那天明明說愛我的!”

“知道你還問!”他白了我一眼,將我的衣襟扣子慢慢解開。

我全身火辣辣地燒了起來,低呼一聲,下意識地想去制止他,可他只是掀起眼瞼很不滿地瞪了我一眼,我啞然縮手。

暗罵自己一聲沒出息,為什麼見他發狠,就沒轍了呢?難道當真從小到大注定一輩子被他吃得死死的?那隨著他年歲逐年增長,我以後還有可能再扳回敗局麼?

“皇太極……”趁著他解衣的間隙,我紅著臉微微喘息,“你到底喜歡我什麼?”

一床大棉被兜頭罩下,我痛呼一聲,被壓了個徹底。他利落地鑽入了被子,光潔的肌膚敏感地觸到了他的,我吸了口氣,全身都在發燙。

軟被內,他攬臂抱住我,心滿意足似的歎了口氣,閉了閉眼,“喜歡你就是喜歡你,哪來的為什麼?”

“是不是因為我的容貌?又或者……”我咬咬牙,索性拋開顧慮,死活也得求個明白,要不然我心中難安,“皇太極,你看中我什麼,我大你那麼多,我現在可是別人眼中的老女……”他忽然收臂用力一勒,我頓時透不過氣,痛得低呼一聲。

“胡說八道些什麼!”他不滿地斥責,低下頭,嘴唇開始不規矩地在我胸前探索。

我身體一下繃緊起來,喔的一聲低叫,戰栗不止,“你……你還沒回答我!”

“真是……笨女人!”他的呼吸已經開始漸漸變得粗重,可每一字每一句回答卻顯得那般擲地有聲,“你就是你!喜歡你跟你長得美丑沒關系!我就喜歡你,你這個麻煩的笨女人!”

“哦……”他充滿激情地撫觸加上方才那些感人肺腑的話,竟讓我內心狂顫,眼淚抑制不住地流了下來。

我開始眩暈,開始迷失,開始語無倫次:“皇……太極!喊我的名字,你喊我的……”

“東哥!”

“不是……不是……”我呻吟,呢喃,“叫我悠然……悠然……你記住,我叫步悠然——”

“悠然!悠然!悠然……”他瘋狂地低呼。

他多半已不知自己到底在喊些什麼,但是那一聲聲真實而又熟悉的呼聲,卻讓我渾身戰栗,淚如泉湧。內心既有酸楚亦有甜蜜,悸動得我直想放聲尖叫出來。

我是步悠然!

皇太極!你能記住麼?

此刻和你在一起的,是我步悠然!不是東哥!

你記住……

請你……

記住我……

努爾哈赤果然說到做到,沒過幾月,便將額亦都的女兒鈕祜祿氏指給了皇太極。原是打算將此女立作正室,然而皇太極未曾表態,于是最終鈕祜祿氏仍以側福晉的身份被迎進府邸。

新婚之夜,我守著葛戴,原是想安撫她的,可沒想到最後因為郁悶而難以抒解,差點發狂的那個人居然是我。隔了老遠都能清楚聽到新屋那頭吹吹打打的,好不熱鬧,我心頭無名火起,便喚底下丫鬟取了酒來,先是一盅一盅地喝,末了,也不知從何時起,竟由酒盅換成了大碗。

葛戴未曾見我喝酒的樣子,先還陪著我喝,可是我越喝話越多,眼淚開始抑制不住地拼命往外湧,她這才嚇壞了。

我和她為了一只酒壇子,你爭我奪,結果竟然一起滾到了桌子底下。我哈哈一笑,又哭又鬧地指著她質問:“干嗎不讓我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