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傷情(9)


再次合眼,昏昏睡去。

渾渾噩噩間,意識陡然間被一個怒氣沖天的聲音吼醒:“她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你們統統陪葬!”

好霸道的聲音!

好霸道的男人!

我暗自冷笑,他這是在威脅別人呢,還是又想以別人的性命來威脅我?

這個念頭一閃而逝,我又沉沉睡去。

再次睜開眼時,總算見到了滿室光亮。我輕輕噓了口氣,真是一夜亂夢,好在天已大亮,我也總算從夢魘中醒來。

正想挺身起床,忽聽床邊有人緊張地說:“別動。要什麼我拿給你,是不是要水?”

我眼珠轉了兩下,眼前突兀地現出一張憔悴的臉孔,滿臉須楂,神情委頓,眼眸中滿是疲憊……

這是誰?這是我認識的努爾哈赤嗎?

“爺怎麼……在這兒?”我的聲音居然出奇的沙啞。

他怔怔地瞅著我,像是在看一件失而複得的奇珍異寶,眼底是赤裸裸的喜悅,“五天了……你終于醒了。”

“五天?”

“你發高燒。”他簡略地說了這四個字,扶起我喂我喝水。

我困惑不已,難道我不是在做夢?我發高燒足足昏迷了五天?他之所以會這麼憔悴不堪,是因為擔心我?

“你十歲那年也是這般的發高燒,醒來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他小心地扶我重新躺下,用寬大的手包裹住我的雙手,擱在他唇邊輕輕摩挲,“我還真怕你這次又會和那時一樣呢。”

我不由得輕笑,笑聲扯動身上的肌肉,全身像是散了架般的酸痛。

“我若能再次失去所有記憶,豈非更好?”

他的瞳孔驟縮,神情冷峻,“若是想趁機忘了我,那永遠也不可能!”

“忘了你的我,也許才有可能喜歡上你,否則……”

他忽然用唇堵住我的嘴,但隨即松開,喘著氣決然地說:“沒有否則!”

他很霸道!

我模模糊糊地想,也許褚英就是這點很像他——同樣的蠻不講理!

“對了,爺的婚禮……”我依稀記得這幾日柵內正在籌辦他和阿巴亥的婚禮。

“婚禮延期。”他啞著聲說,“布占泰那小子,一聽說你病了,本來還想賴著不走,被我一腳踢回烏拉去了。你瞧瞧,你的魅力有多大。”

我有些許吃驚,但面上卻絲毫未露,只是抿嘴淺笑,“那是,誰讓我是女真第一美女呢。爺不也正是看中我這一點麼?”

他仔仔細細地看了我一眼,“果然是第一美女!”說完,沉下臉站起身,在房間內背著手轉了一圈,忽道,“褚英和代善為了你,大打出手!你是何想法?”

我心里一痛,臉上的笑容卻絲毫未變,“沒什麼想法。”

“是麼?”他冷冷一笑,重新坐到床沿,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很詭異的笑容,“褚英有些脾氣像我,諸事爭強好勝,想要的東西必定會不擇手段地弄到手;代善則不然,他性子像極了他的額娘,溫文爾雅,善解人意,生性淡泊,在我看來他似乎並不適合出生在愛新覺羅家族……”

我凝起眉,捉摸不透他到底想說些什麼。

“只有勇士巴圖魯才配馳騁在這白山黑水之間,做這片天地的英雄和主人!代善不行!他太軟弱!我一向是這麼認為的!可是你知不知道,兩年前我忽然發覺原來我一直錯看了這個兒子,代善帶兵攻打哈達的那股狠勁,絕對是我前所未見的,他有勇有謀,竟是比褚英更得將士們的信任與擁戴……”

我瞪圓了眼睛,漸漸有點領悟到他的意圖,不禁感到一陣心寒無力。

“我竟不知道,我一直忽略掉的這個老二,武功謀略,竟是無所不能。常人馬上開弓,能射幾何?他卻能三箭齊發,百發百中。嘖嘖……我真是看走了眼。”他連連搖頭,“建州正是創業之期,我求才若渴,為何放著大好的可用臂膀而棄之不用?可那孩子死心眼,打從哈達回來後,又在人前裝出一副懦懦無為的蠢樣來!我知道,要讓他真心實意地站出來,再次燃起斗志,需得給他下一劑猛藥!”

我牙齒咯咯打戰。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我猜想的那樣!這個世界,不會如此陰暗殘酷!絕對,不是我所想的那樣!

“而你……就是那劑猛藥!”

轟的一聲,我的頭腦一陣天旋地轉!

原來當真是這樣!當真是……

“你以為你和代善每日里偷偷摸摸的行徑我會一無所知?這建州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我的,在我的土地上發生的哪一件事又是我所不知道的?”他倏地捏住我的下巴,冷笑著湊近我,那雙冰冷的眼眸閃著可怕得令人望而生畏的光芒,“東哥!你自負聰明,其實還是很天真……你再如何折騰,也休想逃出我的手掌。我說過的,這個世上,除了我沒人能要得起你!”

我澀啞地開口,聲音抖得不像是自己的:“你要……如何對付代善?他……可是你的兒子……”

“怕了?當真喜歡上那小子了?”寒意更濃,“你放心,如你所說,他畢竟是我的兒子,我以後還要重用他呢。而且我會如他所願,等我百年之後,將我所有的妻妾全部交由他來收養……但是,這並不包括你在內!”他咬牙切齒地望著我,“這輩子我若是得不到你,即便是死,我也要拉你陪葬!”

我兩眼一陣發黑,一股腥甜的氣息從喉嚨口直沖而上,咯的一聲,我咳出一口痰來,還沒等視力恢複,便覺努爾哈赤已慌亂地抓住我的胳膊,怒吼:“來人——”

金星亂舞,我模糊地看著他的臉,蔑然冷笑:“我……現在……就死給你看……”

“你敢!你敢死!你若敢死我立即殺了代善!”他抱緊我,我能感覺出顫抖的不只是他的聲音,還有他的身體。

他在害怕什麼?

他不是無所不能的努爾哈赤嗎?

努爾哈赤也會有害怕的時候嗎?

意識逐漸消沉,靈魂卻像是被某種東西禁錮住,我使勁掙紮,卻始終掙脫不開。

我甯願去死,也不要再看見你!

既然已經無法選擇生的方式,我至少還有選擇死的權力!

我要死!

我現在……就死給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