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傷情(5)


那名小厮就像頭待宰的牛羊般號叫著被拖走,我心里一顫,本能地便要站起來,可是肩上一股大力壓了下來。

努爾哈赤站在我身後,他的手仍搭在我肩上,冷峻的臉上毫無表情。

“你……”我肩膀一動,他俯下身子,漫不經心地在我耳邊低聲吐出兩個字:“求我!”

我一怔。他什麼意思?

“我知道你不會忍心眼睜睜看著那狗奴才死……想我饒他,你便求我!”他的眼中閃動著殘忍的笑意。

眼看小厮已被拖出門檻,正歇斯底里地用雙手扒著門框做垂死掙紮,侍衛們將他的手指一根根地掰開,他臉色慘白,表情驚恐淒厲。

“好!”我想也不想,立馬答應。

如果我的自尊能換回一條人命,我不會有半分的猶豫和顧惜,畢竟,那是一條真真實實的性命,無關貴賤等級。

努爾哈赤嗤地一笑,大聲說:“慢著!”

侍衛們停下動作,那小厮癱軟在地上,驚魂不定,“主子饒命!主子……”

“今兒個是我建州與烏拉再定姻親之好的日子,不能叫這狗奴才攪了喜氣。罷了,先拖下去杖責四十,拘起來容後發落!”

“是!”一干侍衛應了,將哭得已然脫力的小厮拖出門去。

我臉色稍緩,轉眼看阿巴亥,那張絕麗的小臉上竟透出一層怨氣,見我望來,隨即收起,仍是嚶嚶地拿帕子不住地拭著眼角。

真沒見過有哪個女孩子似她這般工于心計的!她與莽古濟同齡,可是幼稚的莽古濟跟她一比,簡直就像個被寵壞的小公主。

不由自主地,我回過頭來搜尋到皇太極的身影,遠遠地隔著人群望著他。我模糊地記起,以前在這個孩子的身上,也曾感受到低齡兒童的可怕和不簡單。

沒想到,這里竟然還有一個!

皇太極似乎覺察出我正在注視他,忽然仰起頭,從座位上緩緩起身,離開阿哥們的席面徑直向我走來。

他先給父親行了禮,沒等努爾哈赤開口問他,他竟已帶著一臉疑惑地看向我,“表姐,你喊我過來做什麼?”

我一愣,這是什麼話?我幾時喊他過來了?

沒等我反應過來,他已磨蹭著在我身邊坐下,天真又孩子氣地說:“表姐,你是想讓我陪你一塊兒用膳是不是?不如你去我那一桌好了,兄長和弟弟他們也很想和你一塊兒玩呢。”

“既是如此……皇太極,你便留下陪東哥說話吧!”努爾哈赤顯出一副了然的神情,他一定以為我經過方才那件事後心情郁悶,所以喊皇太極過來解悶。

我卻清楚地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皇太極的小腦袋瓜里不知道又在搞什麼花樣了。

一時捉摸不透,不過一場風波就此告一段落,之後賓主重新落座,我這才驚訝地察覺原來自己坐了努爾哈赤的主位——這個位置是他強按著我坐的,不關我事,如今他倒是在我右邊重新坐了,神情自若,沒有半分不悅。

而皇太極……他坐在我左首邊,這個位置原先是阿巴亥坐的!此刻站在身後的丫鬟正是阿巴亥的婢女!他心里也清楚得很,偏一個勁地使喚那丫鬟不停地給我布菜。

看皇太極的樣子,只是在恪盡一個表弟的職責,非常的細心溫柔,就連布占泰見了也連連誇贊八阿哥如何如何,聽得努爾哈赤滿面紅光,得意非凡。

我卻在看到阿巴亥眼中隱隱的恨意中隱約猜到了什麼!皇太極這小子……真是太可愛了!

我臉上藏不住歡喜,心里高興,臉上自然也就笑了起來,阿巴亥的臉色愈發難看。

又過了片刻,皇太極猛地推了我一把,站起大聲說道:“表姐,今天是阿瑪和阿巴亥安布定親的日子,咱們做小輩的,理應敬上一杯的!”他說得如此認真,就連表情也是一絲不苟,滿臉摯誠。

我一口湯沒來得及咽下,嗆在喉嚨里,只覺得又癢又痛,差點沒笑趴在桌上!

滿語稱阿姨、姨母為“安布”,皇太極向來的習慣是直呼我東哥之名,這次卻故意喊我表姐,稱呼阿巴亥為安布,用意真是相當刻薄。可既然話已說到這份上,我自然得配合他把戲做足了,于是笑吟吟地站起身,端起酒盅對著努爾哈赤舉了舉,又對阿巴亥舉了舉,“東哥祝兩位百年好合,白頭偕老!”

我實在不敢再看阿巴亥那張臭到家的扭曲臉孔,怕自己會忍不住笑爆,忙舉杯就唇。正欲一口飲盡,忽然手上一空,耳畔努爾哈赤喑啞著聲說:“你不會喝酒!”

那盅酒被他重重地往桌上一放,他臉色不佳,似乎隱含怒氣。

我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他了,難道和皇太極一起戲弄他未來的小妻子,被他識破,所以不高興了?

我聳聳肩,“那好吧,我以茶代酒也是一樣!”

“喝茶就不必了……”他譏誚地望著我,“喝茶不顯得太沒誠意了麼?”

我眉頭一豎,喝酒不許,喝茶又不行!那他想干什麼?怎麼所有話都由他一人說去了?

“姐姐!”嬌柔的聲音響起,是阿巴亥。

才回頭,就見自己面前輕輕擱下兩只深口海碗,接著一只白如皓玉的纖纖玉手提著酒壺,徐徐地斟滿酒水。

“多謝東哥姐姐吉言!阿巴亥先干為敬!”端起其中一只,毫不含糊地仰頭喝下。

我驚愕地望著她高高抬起的下巴,那一道柔美中透著堅毅的弧線實在好看得叫人歎息。

“好酒量!”不知何時,努爾哈赤的那群兒子竟然全部圍攏過來,方才那聲喝彩正是由阿拜嘴里喊出。

我微微一笑,伸手端起海碗的刹那,忽然從三個方向同時伸出三只手,一起阻止了我——皇太極的手虛懸在上空,努爾哈赤抓住了我的手腕,布占泰按在了碗沿上。

“怎麼了?”我笑問。

皇太極最先縮手,接著布占泰深深瞅了我一眼,也將手撤回。只有努爾哈赤,滿臉怒意地瞪著我,“你不會喝酒!”

“可是……”我瞟了眼阿巴亥,“阿巴亥格格的美意怎能拒絕?”

努爾哈赤騰出另一只手,端起海碗,仰頭喝盡。

我不禁有些動容,其實我並不如他所想,當真滴酒不沾,只是我的酒量不好,酒品也不好,喝多了會變得很啰唆多話。有宏曾嘲笑我是一瓶瘋,意思是說我喝一瓶啤酒下去,就會瘋言瘋語,形如癡癲。

今天我倒真是想讓自己喝點酒,然後借酒壯膽,大鬧一番,可惜竟不能如願。

努爾哈赤喝完酒後竟然面不改色,這次連布占泰也喝了聲彩。

“阿瑪!”阿拜和湯古代等阿哥一齊上前,“兒子們也恭祝阿瑪大喜……”

輪番祝酒,努爾哈赤來者不拒,酒到杯干。

趁著人多混亂,我推了推皇太極,小聲說:“我想要那阿巴亥腕上的那條手串!”

皇太極猛地瞪大了眼,見鬼似的看了我老半天,“你魔怔了!”

我撅嘴:“又不是真的稀罕,只是氣不過……”

“所以今兒個故意跑來找茬兒?”他冷冷一笑,“你也未免太過幼稚了!”一句話差點沒把我氣得噎死。

許是見我臉色難看,他稍稍緩和了些,“喜歡那種東西,以後我買給你……”

“我不是……”

“今兒個已經逾越了。”他打斷我的話,輕聲歎了口氣,“我就知道碰上你准沒好事,阿瑪保不准已對我起疑……”他目光放柔,“算了吧,能忍則忍,今日你的聲勢已經全然壓在她之上了。自打聽到你的名字起,阿瑪的整個心思便只撲在你一人身上了。”

我的臉頰微微一燙。

“難道……你想讓阿瑪再度關注你,回到以前的狀態中去?”

我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今晚之舉,的確是太過沖動魯莽!

用力拍了拍自己滾燙的臉頰,嫉妒心果然會讓人失去理智——諸般凌辱我都能咽下,唯獨她對代善做的那件事讓我忍無可忍……

看來我真是魔怔了。

“呵——”皇太極突然冷冽一笑,笑聲古怪,“今兒可真熱鬧,該來的不來,不該來的倒來了……”

我困惑地順著他的目光轉向門口,只見門前有奴才打起了簾子,一抹石青色的影子輕輕一晃,一道挺拔的身形隨之閃了進來。

門口的奴才們躬身打千,他擺擺手,神情有點不耐。平時飛揚桀驁的臉孔此刻卻顯得過于蒼白,人也清瘦了許多。沒走兩步,便悶悶地咳了好幾聲,面頰上逼出一層異樣的緋紅。

我正納悶,皇太極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死死地攥緊了。

“喂,很痛啊。”我連連甩手。

“他過來了……”

廢話!不用他提醒,我也看得到褚英正往這邊走。

“阿瑪!”褚英啞著嗓子,躬身給努爾哈赤請安。

“罷了。你有病不好生歇養,怎麼又擅自起來了呢?”

“才發了汗,已經覺著好些了……”褚英頓了頓,偏過頭咳了兩聲,“今兒個是阿瑪的好日子,兒子該來道賀才是。”

“嗯。”努爾哈赤點點頭,露出一抹贊許之色,隨手遞了杯酒給他,“你是大哥,該當給兄弟做個表率,很好!”

褚英恭順地接過酒盅,仰頭喝盡,隨即又連咳數聲,那聲音嘶啞得像是要把肺都給咳出來了,叫人聽了心里怪難受的。

明明病了卻還逞強喝酒!真是不知死活!

“來人!給大阿哥置張椅子,就坐這邊……皇太極,替你大哥照應著,若有人敬酒,你替他領了。”

“是。”

沒多會兒,努爾哈赤便被布占泰拖著滿場勸酒去了,偌大的席面上只剩下阿巴亥、褚英、皇太極和我四個人。

我已吃了八成飽,咂吧著嘴環顧四周,覺得無聊又無趣。

“阿巴亥敬洪巴圖魯一杯!”

清脆的嗓音柔柔地響起,我一凜,整個人自動進入戒備狀態。

這丫頭,又想搞什麼鬼?

褚英目光只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阿巴亥伸直了胳膊,臉上掛著親切自然的微笑。褚英別開眼,未置可否,阿巴亥頓時陷入尷尬和難堪的境地。

足足過了一分鍾,褚英才沙啞地喊了聲:“老八!”

皇太極低低地應了,起身接酒。

我霍地站了起來,“不可以!”

褚英漠然地掀起眼瞼看我。

“皇太極這麼小,怎麼能喝酒?”

“小?咳咳……”褚英往皇太極身上掃了一眼,“原來他還小……”話音一轉,冷冷地道,“這是阿瑪的意思,可不是我讓他代酒的!”

“少動不動就抬你阿瑪出來壓人!”我火冒三丈,憋了一晚上的怒氣全撒在他身上,“你阿瑪讓你去吃屎,你去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