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傷情(2)


穆庫什小臉漲得通紅,除了一雙大眼閃閃發光外,竟是結結巴巴不知該如何應答了。

代善隨手從腰帶上解下一只玉墜子,遞給她,“二哥哥沒啥好東西給你,這個你且當獎勵拿去玩吧!”

穆庫什欣喜萬分,兩只小手齊捧著接過。

我看到一旁的莽古濟臉色明顯一黑,竟露出又嫉又恨的神色。

“烏拉那拉氏阿巴亥請二阿哥安!”一道清麗的嗓音就這麼突兀地橫插進來。

之前還不怎麼在意阿巴亥的我,此刻在代善面前忽然變得緊張起來。不知道代善見了阿巴亥會是何種反應。

我悄悄抬起頭,只見阿巴亥先請了個滿人的禮,跟著身子稍低,又學著漢女的樣子福了福身子,眉目嬌柔,眸若秋水……

我心里一跳,急急地去觀察代善的表情。他在見到阿巴亥第一眼時,眼底閃過一抹驚訝。我突然感覺像是有人勒住了我的脖子,讓我呼吸不暢,胸口悶得難受。

阿巴亥直直地盯著代善,然後竟飛快地垂下眼瞼,頰靨上飛起一抹叫人不易察覺的紅暈。雖然轉瞬即逝,但到底已讓我的心猛烈地被撞擊了一下。

我緊捏著代善的手指,用大拇指的指甲狠狠地掐他。代善終于側過頭來看了我一眼,眸底卻有一絲迷惘,我心里一痛,像是被人拿針狠狠地刺了一下。

他看了我一眼,又回過頭瞟了阿巴亥一眼,緊蹙的劍眉忽然舒展開,眸子也恢複了原有的清澈明亮,“難怪呢,我說怎麼瞧著有些眼熟……”他嘴角淺淺勾出一道迷人的弧線,目光凝駐在我臉上,極盡溫柔,“方才乍一看,原來竟是與你眉目間有三分的神似。”

我一怔,飛快扭過頭去,這時阿巴亥也正注目看過來,四目相對,我分明看到她眼中一閃而過的恨意。

這不由得讓我心里一驚,一種不祥之感油然升起。我使勁捏緊代善的手,直到他的手指被我手心滾燙的溫度給徹底焐暖。

我和阿巴亥四目膠著,但她已然隱去一切失態之色,輕快地笑起,“布喜婭瑪拉可是咱們女真第一美人,能和她長得相似,我可真是三生有幸哪!”

“咱們回去吧!”代善似乎根本沒去留心她說了些什麼,只是牽著我的手,說,“瞧你曬的……回去還是我幫你上藥吧,否則你又會像去年那樣曬脫皮了。”

我嘻嘻一笑,滿不在乎地吐了吐舌頭,扮個鬼臉,然後任由他拖著我的手,將我領回家去。

可是,即使已經離開很遠的一段距離,我仍能感應到身後那道分外清冷的目光,正如影隨形般鎖定在我背上。

這讓我安定許久的心再次翻騰起來。

“討厭!”

隔著紗窗,遠遠就聽見葛戴在院子里憤憤地嚷。

我一邊搖著扇子,一邊走到窗前打起紗簾子往外瞅,只見牆角大樹下的水井旁蹲著一個消瘦的人,正背對著我,一邊低聲咒罵,一邊用手不知在揉搓著什麼。

“討厭……討厭……”她翻來覆去也只是叨咕著這一句,但語音哽咽,漸漸地似有了哭意。

我微微吃驚,這丫鬟跟了我這麼些年,稟性憨厚,腦子里是一根筋通到底,向來有什麼說什麼,心里最是藏不住事。她性格豁達溫順,除了跟著我在哈達吃了不少苦之外,倒也沒見有什麼不開心的事能惹得她哭。

我心里納悶,便繞過廳堂,打起門簾走了出去。

門簾嗦嗦聲驚動了她,她站起回頭,一張小臉通紅,臉上掛著清晰的淚痕。她一見我,慌了,手足無措地退後半步,“格格……你怎麼在屋?你不是……”

她手上尷尬地提著袍角,打濕的水正順著她的褲腿往下滴答,配上她那張哭花的貓臉,真是要多狼狽便有多狼狽。

我眉心一皺,“怎麼了?”

“沒事。”她囁嚅著說,眼神閃爍,“奴婢的衣裳髒了,打點水洗洗。”

“髒了?”我瞄了眼她的衣服,這身月牙白的夏袍是昨兒個皇太極打發人送來的,一箱子給我的夏季衣物中,單單只這身偏小了些,我見沒法穿便取來賞了她,今兒個一大早便見她歡天喜地般穿上身。

月牙白是最不宜沾色的,這夏季的衣料又薄,我仔細一瞅,便瞧見她身上從右肩起一溜往下染了一連串烏黑的汙漬。

“是什麼東西給弄上去了?”我心里松了口氣,原來是為了這身衣裳,“快別哭了,不過就是一件衣裳嘛,洗不掉的話明兒個我叫人再給你做一件……”

她拼命搖頭,哽咽著說:“不……不一樣的……”

“怎麼就不一樣了?”我輕笑,這丫鬟還真認死理,歪著頭想一想,不禁憋笑,“那好吧,明兒我跟八阿哥說,讓他照原樣兒再給你做一件,這總成了吧?”

葛戴小臉更紅,羞得連連跺腳,可過了沒多會兒,她眼圈更紅了,竟哇地放聲哭了出來,“格格!格格……”

“這又怎麼了?”

“格格!”她突然放開手,撲過來一把抱住我,哭得更加大聲,“打從奴婢九歲起跟了格格,格格待奴婢親如姐妹,別說打罵,就連重話也不曾說過一句……奴婢,奴婢……”她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身子直顫。

我被她冰涼的濕衣服激得打了個寒戰,又見她只是一味地哭泣,卻根本說不出個子丑寅卯來,不由得火起,吼道:“哭個什麼勁?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葛戴被我的吼聲嚇得直發愣,好容易緩過勁了,我等著她開口,誰知她又抽抽噎噎地哭上了。

我只得耐住性子,輕輕拍打著她的背,等她哭完。因為靠得近,鼻端淡淡地嗅到一股臭味,我輕輕推開她,驚訝地察覺原來她袍子上沾的不是別的,竟是黑墨。

女真人尚武,雖說努爾哈赤創制了滿文,但畢竟會寫字的人還極少,普通人家更是不能,筆墨紙硯在城里簡直就是件稀罕物。

“到底怎麼回事?”我沉聲問,“誰欺負你了?”

“格格……”

“放膽了說,有我替你做主呢。”在城里哪個不知葛戴是我的丫鬟,敢公然欺負她,這不就是明擺給我這個主子難堪嗎?

葛戴低著頭,抽噎著漸漸止住哭聲。

“是木柵里的人?”

她遲疑地掉轉目光,不敢直視我,蒼白的小臉上淚痕宛然。

我知道她不吭聲即是代表著默認了,心里略一琢磨,已有了考量,不禁冷笑道:“可是阿巴亥?”

葛戴一驚,小臉煞白,怯懦地瞥了我一眼。

“她怎麼著你了?”我把葛戴帶到太陽底下,怕她身子濕了在樹蔭底下凍出病來。“說說,不用怕……”

“可是……格格,阿巴亥最近很得貝勒爺歡喜。”她低著頭,鼻音很重地說,“前幾日柵內設家宴,不只把她給請了去,貝勒爺還因為她說的話開懷大笑,當場把一條價值三百兩的碧璽手串賞了給她……格格你還不知道,那手串打從前年貝勒爺買來後一直掛在衣襟扣上未曾離過身,諸位福晉們哪個不眼饞,只是這兩年也沒見有人討得到手,可誰想就單單憑了阿巴亥幾句話,就賞她了。格格,這樣的人咱們惹不起!”

我細細思量,美人果然就是美人,就憑阿巴亥的姿色,除了孟古姐姐稍可比得七分外,努爾哈赤其他的大小老婆們根本就沒法和她相提並論。況且,阿巴亥絕非空有絕美外表之人,她的聰穎靈巧絕對更在她的美貌之上。

這樣一個集美貌與智慧于一身的可人兒,努爾哈赤怎麼可能會不動心?

我拍拍葛戴的手背,溫和地說:“沒事,說說,咱們不一定要拿她怎樣,只是你受了委屈,難道也不許向我訴訴苦麼?”

葛戴眼圈又紅了起來,咬著唇,訥訥地說:“也沒什麼……其實,那個……阿巴亥是奴婢的堂侄女!”

“什麼?!”我大吃一驚。

“烏拉首領貝勒布占泰其實是奴婢的堂兄,奴婢的阿瑪是布占泰的額其克——博克多貝勒……”

什麼?我震驚得退後一步。不起眼的葛戴居然有這麼顯赫的身世?可她為什麼會屈尊做了我的丫鬟?

“奴婢是被擄來的……”她唇角略彎,眼淚蓄在眼眶中,盈盈打轉。

戰亂時代,殺戮打劫,爭奪地盤、奴隸、牲口等等一切財勢,這一點也不稀奇。我忽然發覺葛戴其實也是個可憐可悲之人,她的親人、族人都在烏拉,思而不得見,卻只能孤零零地在建州淪為奴役。

她明明是個格格,卻不得不委屈地做了我的丫鬟!

然而,當格格主子的命運,就一定會比現在幸福嗎?看看阿巴亥,如今不也成為又一政治交易下的犧牲品了麼?

“上次在園子里,她沒認出你來?”

葛戴咬著唇,眼淚刷地墜下,“沒……是今兒又碰著了,我一時動情,主動和她相認……原還跟她回了她的住處,絮叨了些話。可是後來她聽說奴婢做了格格的丫鬟,便惱了……她怨恨奴婢自降身份,丟了烏拉的臉面,也丟了她的臉面……”

我黯然,想象得出驕傲的阿巴亥會是如何的憤怒,說到底葛戴總是她的堂姑姑,可她卻在我屋里做賤役。

“這墨汁也是她的傑作了?”

葛戴臉色慘白,語音戰栗,“我和她爭辯說格格為人極好,阿巴亥卻更加惱了,說既然我願意當下人奴才,與其伺候別人,不如伺候她!于是她當即鋪紙寫字,叫我過去伺候研磨……我咬牙回說並非是她的奴才,她突然劈手就將桌上的硯台砸了過來。我慌慌張張一躲,那方硯砸倒了一只青花瓷瓶,可墨汁卻淋了我一身……”

我縮在袖管下的手越握越緊,指甲甚至掐進了肉里。

“……她怎麼對待奴婢都沒關系……”葛戴低垂著頭,聲音渾濁,眼淚一滴滴地落在青磚上,“可是……她居然說格格你是老得沒人要的賤……賤女人……格格!格格!她怎麼可以這樣羞辱你!”葛戴顫抖著啞聲哭喊,“即使貝勒爺現在不再專寵你了,可好歹……好歹……她怎麼可以這樣啊……”

“傻丫頭……”我拍著她的肩背,感覺心里澀澀的。

她又如何能知道我的心呢?不再受寵于努爾哈赤,完全是我費盡心機求來的啊!

“格格!你好委屈……你好委屈啊!我的格格……”葛戴抱住我,哭得驚天動地,“格格,為什麼你要忍受這樣的屈辱啊——”

烏拉那拉氏阿巴亥!

我在心里默念著這個名字!

雖說女人爭勝愛美是天性,但是,如此折辱自己的親人,針對一個對自己已經完全沒有威脅力的對手,真可謂心胸狹窄!

換而言之,她在自己的腳跟還沒牢牢站穩時,便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打垮我,她的心智還稍顯不夠成熟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