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宿命(8)


“那你……”

“可那也並不代表我會喜歡你!”我快速丟下這句話,狼狽地從他身邊逃開。

暖風吹在我臉上,感覺臉頰燙燙的。

褚英他……喜歡我!從沒認認真真地思考過這個問題的可能性!或許是我隱約有些知道,卻一直都在刻意回避。潛意識里,我只想一直把他當做一個小弟弟,他最好永遠都不會長大!

無奈地被牽扯進這個亂世中的我,不願去涉及過多的男女私情,姑且不論這里的男人對于愛情的價值觀與我大相徑庭,僅是想到我在這個時空里不過是個過客,終有一天要回到我原本存在的世界中去,我的理智便不允許我在這里放任太多的情感。

我只是個陌生的過客……匆匆而來,也會匆匆而去。

欣月小產後下紅不止,因為她算不上是褚英正式娶進門的女人,甚至連庶福晉的名分都沒有,所以褚英的不聞不問,造成府內的下人們對她也少有問津。不過這種情況自從我上回怒斥褚英後得到很大改善,他總算還有點良心,第二天請來了大夫給欣月瞧病。

這之後我偶然聽一個老嬤嬤說起小產體虛的人需要大補,也不知道真不真,反正改善伙食吃些好的總是沒錯,于是私下里便命人不時燉些補品送去。

這一日,我才打發阿濟娜到廚房去取燉盅,忽聽廊房上有人報,說是八阿哥來了。我已經有好些日子沒見著皇太極,差點都快把他給忘了——這孩子以前特別黏我,可是自打我與努爾哈赤訂下婚約後,他反倒不來了。

正納悶著,皇太極已一腳跨進門來。

因為天熱,我僅著一件中衣,懶洋洋地在軟榻上歪著,手里輕輕搖扇納涼。他前腳進門,目光在我身上掠了一眼,忽然扭頭就走。

我忙叫:“回來!”

他背對著我只是不動,好半天才悶悶地說:“你先把衣襟扣上。”

我低頭一看,因為貪涼,我把前襟扣子解了,領口的肌膚袒露出來——這以現代的標准,我不過才是開了個低胸V字領罷了,卻沒想竟把他嚇得這樣狼狽。

我忍不住大笑,“小鬼頭!”邊笑邊把衣襟系好,從軟榻上翻身下來,“今兒個不用去練箭麼?”

“早練完了……扈爾漢誇我射得不賴。”漂亮的小臉上發出驕傲的光芒,我贊許地拍了拍他的額頭,腦門上凝著冰冷的珠子,一摸一手的汗。

“怎麼個不賴法?”

“我今天射到了一只狐子。”他眼睛有意無意地瞄了瞄我,我一怔,倒有些吃驚了。五歲大的小孩兒居然能射到奔跑迅疾的狐狸,這可真不簡單。

“你到我這兒來,可是為了讓我也誇誇你?”

“我本來是想把那狐子的毛皮送你的——那可是只火狐狸!”他微微蹙起眉頭,“不過……你大概不會稀罕,我還是把它送給額娘好了。”

“我不稀罕?你都沒跟我提,怎麼就知道我一定不會稀罕了?”這孩子到底是什麼邏輯思維?

“你喜歡?”他斜睨著眼瞅我,“那我改天有空再給你帶過來吧……”

“格格!”阿濟娜這時候小心翼翼地走了進來,手里端著那只青花瓷的燉盅。

皇太極嗅了嗅鼻子,“什麼東西,這麼香?”

我輕笑:“是女人吃的好東西……小孩子是不能吃的。”見他不悅地拉下臉,我拿扇子拍他的頭,“回去歇著吧,我這會子要換衣裳出門了。”才輕移腳步,忽然腦後頭皮一緊,竟是被皇太極揪住了小辮,“你還有什麼事?”

“你是不是又要去大哥家?”

我一怔,這事他怎麼會知道?

皇太極不吭聲,忽然伸手一揮,只聽啪的一聲,那只燉盅竟被他一掌掃落地上,摔成七八片,滾燙的湯汁溢滿一室的香甜。阿濟娜措手不及地張著手傻傻地站在碎瓷面前,訥訥地說:“這……這……”

“皇太極——”我勃然大怒,他這分明就是故意的。

“不許去!”稚嫩的嗓音里居然有種迫人的強硬,雖然個子只到我的腹部,但是他仰著頭,卻無比堅定地威脅我,“不許再去那里!”

“小鬼……”

“你出去!”他毫不猶豫地回手一指,阿濟娜竟被他驚人的氣勢嚇住,呆呆地瞟了我一眼後,當真依著他的話走了出去。

我氣得連話都不會說了,我一個大人居然被五歲的小娃娃頤指氣使,卻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就連我的丫鬟居然也懼于他的“淫威”,識時務地拋下我跑路了。

“皇太極!八阿哥……”我喘了口氣,差點沒氣暈了,“鬧夠沒?耍小性也得有個限度!”我最討厭這種胡攪蠻纏又淘氣驕橫的小孩子。

“耍小性的人是你!”他拿靴尖踢了踢地上的碎瓷片,邁過殘羹湯汁,“你接連七天都往大阿哥府里跑,自以為做得私密,誰知偏更讓人覺著你行徑鬼祟……現如今連我這個啥事都不管的人都知曉得一清二楚,更何況是旁人?你自個兒已經一腳踩在懸崖邊了,卻還蒙著眼繼續往前走。哼,我看你果然是個蠢笨愚昧的女人!”

我耳朵里嗡嗡的像是有許多小蟲子在飛,皇太極的每一句話都讓我震駭,我偏還逞強:“我……我只是去送補藥給……”

“誰會知道你只是去送補品給一個無關緊要的人?真正有心的人,誰又會管你到底是將補品送到哪個人的手上了?”他冷笑,臉上有著一種陌生得令我心悸的殘酷。

他才多大?為什麼……為什麼一個五歲大的孩子竟有如此的深沉心機?我惶然後退,撞上身後的軟榻,竟無力地跌坐在榻上,一股森冷的寒意從我的腳趾一路蔓延到手指。

可是……偏偏他說得一點都沒錯!

真正有心的人,哪里又會管我到底是把補品送去給誰?只要……我進的那個門,是通往大阿哥的府邸就行!

有心人……其他的有心人會怎麼想我是不知道,可是同住在費阿拉城木柵內的那些“有心人”,卻無時無刻不瞪著一雙雙血紅的眼睛在背後注視我的一舉一動,每天都在等著看我的行差踏錯……

我打了個寒戰——我會害死褚英啊!在給別人制造口舌的同時,我第一個便會先害死褚英!努爾哈赤,他不見得會殺了我,可是褚英……

“唉。”皇太極輕輕歎了口氣,“笨女人,目光竟然如此短淺,說得好聽點是叫天真無邪,難聽點就叫愚不可及。你這樣的女人竟然會是我的采生人,真不知是我這輩子的幸抑或是不幸了。”他自嘲地搖了搖頭,“我走了,你自己好自為之……還有,扈爾漢人不錯,你那丫鬟也該嫁人了。”

他意有所指地留下這句話後自行離開,剩下我一個人,在這滿室的濃香里陷入前所未有的沉思。

十天後,我把阿濟娜許給了扈爾漢。

在建州,努爾哈赤手下有五位極受重用的部下,分別是額駙何和禮、巴圖魯額亦都、紮爾固齊費英東、碩翁科羅巴圖魯安費揚古、侍衛扈爾漢。

扈爾漢就是那天在接見明朝使臣的議事廳內,站在何和禮身邊,在背後推了我一把的那個青年。他給我的印象是憨憨的,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今年才二十一歲,因為驍勇善戰,屢建奇功,是以努爾哈赤收了他做義子,格外器重。

扈爾漢無論人品年齡、身份地位都無可挑剔,皇太極的眼光果然不差。

雖然阿濟娜嫁過去只是做妾侍,但因為是我的人,扈爾漢便給足了顏面,成親當日竟是吹吹打打按著娶妻的派頭將阿濟娜接了去。

臨上花轎,阿濟娜含著眼淚,只對我說了五個字:“對不起……謝謝。”

我當然知道她真正想要說些什麼,卻也並不點破,仍是裝做無知地笑著祝她幸福。

那晚婚禮,不只眾多部將出席酒宴,就連許久不見的代善也被邀了來,我找了個空當想找他說說霽月的事情——他雖然把她留在了府里,卻沒名沒分地把個大美人空置在那兒,不僅可惜了,也可憐了霽月對他的一片癡心。

然而整場婚宴我都覺得他像是故意在躲著我,最後還不顧我跟他頻頻打眼色,竟是借不勝酒力的爛借口提前離開了。

六月底,當盛夏終于來臨時,努爾哈赤從大明京都回到建州。

他來送那些漢人小玩意給我時,我借著閑聊的話題,將欣月小產,我去送補藥的事淡淡然地帶了出來。

當時,我雖然故作輕松,卻能真切地感受到努爾哈赤凝望著我的灼熱目光,他嘴角噙著慵懶的微笑,更加讓我確信,其實這已經是他聽過的不知道第幾個版本的故事了。

也好!雖然身正不怕影子歪,但是這事畢竟是我挑起的,那便得由我來結束它!

那一日努爾哈赤的心情似乎很好,他也沒跟我提成親的事,在親昵程度上也只是親了親我的手背和額頭。我突然發覺這樣的努爾哈赤多少帶了點突兀的陌生感,仿佛一個流氓突然不知怎麼的,就一下子變成了個紳士!

這種幾乎是不可能的變化卻當真發生在了努爾哈赤的身上!

無法解釋,我只能把這種罕見的現象歸納為——見鬼了!

七月中,在一次家宴上,我再次看到了褚英和代善。

褚英仍是老樣子,自視甚高,只有在努爾哈赤詢問他時,他才會顯出恭順的模樣,但那也僅限于表面,我總覺得他眼眸深處悄然隱藏了一些以前沒有的晦澀光澤。

那日宴罷,散去的人群中,代善無聲無息地走到了我身邊。

“為什麼躲我?”我直白地問他,沒有絲毫的拐彎抹角,“你在害怕什麼?怕跟我走得太近,會連累到你?”我想釋懷地大笑,可偏生凝在嘴角的笑容是如此的苦澀。

他靜靜地望著我,眼眸一如溫潤的白玉,溫柔和哀傷的氣息在他眼底無聲地流淌。

“那件事……你處理得很好。”最後,他只說了這麼一句,隨即含笑走開。

我的心莫名地揪結起來,似乎心口上裂了一道口子,呼呼的冷風從傷口處灌了進去,撕扯般的痛。

那天他孤獨而又無奈的背影,將會永遠刻在我的心上,就猶如那道裂開的口子,永遠永遠無法磨平。

因為,自那天起,我們幾個人之間的關系真正地畫下了一個休止符。

從此,再也無法回到以前。

純真的童年記憶,在那一年的夏天正式被殘忍地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