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對峙(5)


“專心點……我不喜歡有人在聽我講話的時候走神……”他啞著聲,一手勒住我的後腰,一手扯開我的領口,唇片下滑,落在我的鎖骨上。

“咳……”我身子猛顫。

他壓抑著越來越沉重的呼吸,低聲說:“不用怕,你早晚都會是我的人……這還只是個開始而已,青澀的小丫頭……”他輕笑著撫上我的臉,“我來教你怎麼取悅男人。”

惡心變態的老男人!我在心底咒罵了句。

早知道逃不過這一劫,早在布揚古要我來費阿拉城我就知道,他對我說的那句話至今還清晰地在我耳邊環繞——“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是去求姑姑幫忙,還是……”

這個“還是”,指的就是現在這個方法吧,布揚古只是含蓄地沒有直接說出來罷了。

我並不害怕即將要面對的事情,只是痛心于“東哥”幼小的身子——這個身體才不過十一歲,卻要被迫去忍受非人的肆虐,這讓我心里就像吃了一只蒼蠅般惡心。他也許可以不在意“我”的年齡,心安理得地享受著對他而言最為普通尋常的快樂,我卻不能!接受過現代思想熏陶的我,怎麼也接受不了這種變態的虐童現象!

“走開!”終于,在努爾哈赤動手撕裂我胸前的衣襟時,我厲聲尖叫起來,“惡心死了!”我發瘋般用手去抓他,用腳去踢他,完全就像個潑皮無賴一般毫無形象可言。努爾哈赤沒想到我會突然如此激烈地反抗他,伸手欲抓住我揮舞的雙手,卻被我一口狠狠地咬在手腕上。

“該死!”他怒吼一聲。

我死死地咬住不松口,咬得牙根發酸,眼淚都要湧出來了。可是一個才十一歲的小女孩,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和一個三十多歲、正當壯年的武夫比力氣。努爾哈赤用力一甩手,我竟凌空飛了出去,脊梁骨重重地撞在了炕桌的桌角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桌子被撞翻,我打了個滾,又從炕上滾跌到了地上。

痛,已是無法形容!

肉體痛到極致後,仿佛已感受不到這種痛意!我想哭,可是居然哭不出來,只能蜷縮著身子,手撐著後背脊椎,扭曲著臉,嘿嘿地笑。

我其實是想哭想大聲喊痛的,可是聲音最後竟變成了比哭還難聽的笑聲。

努爾哈赤顯然被我詭異的模樣嚇住了,在他愣了三秒鍾後,猛然一個箭步奔過來,彎腰抱起了我。

“哈哈……哈……”我痛得肌肉抽搐,眼眶里淚花在打轉,我仰著頭,倔強地不讓它落下。

“來人——來人——”他抱著我飛快地沖出房間,一腳踢開虛掩的大門,沖院落外厲聲怒吼,“給我傳大夫!速傳——”

這一次受傷,我足足昏迷了三天,昏昏沉沉間似乎聽到孟古姐姐悲傷的哭泣聲一直在我耳邊縈繞。

醒來後才知道我撞傷了腰椎,今後好長一段時間將只能趴在軟褥上養傷。孟古姐姐怕我老趴著不動,時間久了胸口會捂出暗瘡來,便讓一個老媽子專門伺候我翻身,另外又遣了她的貼身丫鬟海真來服侍我日常飲食。我覺得蹊蹺,等沒旁人的時候,便問海真阿濟娜去哪兒了?她先是支支吾吾不肯說,後來我連猜帶蒙,終于隱約得知,事發後袞代斥責阿濟娜服侍不周,將她責打了二十杖,然後關進了柴房。

我暗自歎息,知道這明里雖然打的是阿濟娜,其實卻是給我一個下馬威——她這是怨恨阿濟娜那天晚上被努爾哈赤支走,才讓努爾哈赤有機可乘——其實這哪能怪阿濟娜?她一個小丫鬟,有什麼能力反抗努爾哈赤?即使是袞代自己,在這個男性為尊的體制下,也絲毫不敢違抗自己的丈夫。

我自那晚過後便再沒見到努爾哈赤。倒是褚英,在我清醒後隔天曾來看過我一次,卻只是站在門口望著我發呆。那雙布滿血色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我,眸底深處交織了極端複雜的眼神,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陰沉最可怕,也是最難讀懂的。

他杵在門口一站就是一下午,沒說一句話,也始終沒跨過那道低淺的門檻。

我實在看不下去,打發海真去請他,他卻扭頭走了。

第二天一早,他便隨努爾哈赤出發去了北京,向大明天朝進奉貢品。

代善是最後一個來看我的人。

他來的時候已是日暮,海真正打算安頓我歇息,他卻悄沒聲息地走了進來。

我見他身上只穿了件青灰色的皮褂子,沒披斗篷,肩上落著雪花,臉凍得雪白,不禁有些心疼,嗔怪道:“外頭下雪了?怎麼也不多穿點,你不上心這個,難道連跟著你的人也都是些沒心的麼?”

“好些了沒?”他沒回答我的話,只是遠遠地揀了張凳子坐了,靜靜地看著我。屋里雖然燒著炭火,暖意融融,可是他的臉色卻始終透著蒼白,毫無血色。

“你怎麼了?”還真不習慣他忽然生疏的樣子,以前沒人的時候他可不是這樣客套的。我拍了拍身側,招呼他,“過來這邊坐,炕上暖和……”

他幽幽地望著我,嘴角動了動。我不說話,只是執拗地直視他,毫不避諱,絕不躲閃。他微微動了動肩膀,終于在我的注視下站起身向我這邊走來。

“臭小子!”我沒好氣地捶他胸口,“明知道我不能動彈,難道還非要我下地請你,你才肯過來?”他身上帶著股冰冷的寒氣,才靠近,我便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戰。

“冷嗎?”他輕聲問我。

“這話該我問你才對。”

他淡淡地扯出一絲笑容,“還疼嗎?”

我含笑搖頭。突然間他的瞳孔驟縮,帶著一絲痛惜地看定我。順著他的目光,我低下頭,看到自己些許敞開的領口下淤青的痕跡——那是……努爾哈赤弄出來的吻痕。

我知道他也許是誤會了什麼,忙尷尬地拉上領口,遮住淤痕,卻不想被他冰冷而又顫抖的手一把擋開。

“疼嗎?”

“咝……”他的手指冰涼如雪,被他指尖碰到的溫熱肌膚被凍得一麻。我見他慌張地縮手,忙咧著嘴笑,“不疼!不疼!真的,一點都不疼……”

“東哥……”他悲涼地喊我的名字,眼神里有著濃烈的絕望。

我一驚,竟脫口說道:“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也不知道怎麼了,看到他受傷無助的神情,仿佛是在指責我一般,便不由得慌張起來,“我……”

他靜靜地看著我,似乎在鼓勵我繼續說下去。

我咽了口唾沫,豎著兩根手指故作誇張地笑說:“我保證,我絕不會做你的繼母占你便宜!”

他瞪大了眼看我,眼珠黝黑。

在他無聲的抗議下,我終于放棄逗他玩笑的心思,一本正經地說:“你放心,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如果真的有事發生的話,我就不會這麼淒慘地躺在這里了!”

他沉默,許久之後喊了聲:“東哥……”便再沒了聲音,只是輕輕的,用手細心地替我拿捏腰上的肌肉。

他拿捏的手勁恰到好處,既緩解了我長期臥床造成的肌肉緊繃,又不會弄痛我的舊傷,我舒服得眼皮直往下耷拉。

朦朦朧朧間,聽見海真的聲音在耳邊輕聲問道:“格格要不要再用燕窩粥,這是二阿哥臨走時特意吩咐奴婢煮的……”

我睜開眼,四處瞅,“代善走了麼?”

“是。走了好一會兒了。”

我扭頭看向窗外,天色已是黑沉沉的,原來我竟已睡過去好久了。打了個哈欠,我勉強撐起身子,海真端了粥碗一邊喂我,一邊笑說:“二阿哥對格格可真是上心,自打你受傷到現在,他每晚這個時辰都會過來探病……”

“你說什麼?代善每晚都來?”我驚呆,“我怎麼從沒見著他?”

“那會子格格身子還沒好得這麼利落,天沒黑便早早歇下了。二阿哥每次來都站在格格窗外,等格格睡著了才進屋。格格前陣子正喝那養氣補身的藥丸,這一睡下去自然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奴婢可是瞧得真真的,二阿哥每回來都會替格格揉背,有時候還一個人自言自語,總要待到戌時末才回去的。”

細細品味海真的每句話,想著他每晚孤獨執著地守在窗下,想著他對著昏睡的我喃喃細語,想著他悉心呵護地替我拿捏,想著那張蒼白而又溫柔的臉……我不由得癡了。

臘月末。

努爾哈赤率部返回費阿拉。

除夕夜里,與眾人吃罷年飯,我陪孟古姐姐回房守歲,兩人閑聊了一些關于葉赫、關于小皇太極的趣聞。

每年除夕夜,努爾哈赤按例都會在大福晉房內安寢,所以當孟古姐姐留我在她那里過夜時,我一口應承。

阿濟娜替我在外間暖閣里鋪好床褥,我憐她體弱辛苦,便放她到隔壁屋與海真做伴,早早讓她歇了。

因為趴著睡了一個多月,我現如今竟養成了習慣,往往睡到半夜會因為胸悶難當而憋醒,然後才意識到自己傷已痊愈,不必再保持趴睡的姿勢為難自己。但是一個習慣養成後,短期內很難改變。

這晚睡到半夜,我照樣驚醒,然後痛苦地翻身,胸口麻痹得要揉好久才能舒緩悶氣。

我正閉著眼嘟噥,輕聲抱怨,忽聽床頭一聲歎息,我倏地睜開眼,卻意外地對上了一雙深邃的眼眸。

我驚駭得張大了嘴,瞪著他,懷疑自己是在做夢。

“噓……別嚷。讓我好好看看你……”他輕聲說,語音里透著溫柔,身上散發出微醺的酒氣,想來酒宴上一定灌了不少酒。

“貝勒爺。”我拉高棉被,一臉警惕地瞪著他。孟古姐姐就在里屋,我不信他會如此亂來,所以我甯可相信他此刻並沒有喝醉,神志還是清醒的。

努爾哈赤輕笑,“好久不見……”他伸出手撫摸我散在肩上的長發,臉上展露出心滿意足的歡喜,“總算今兒個見著了。”

我沒說話,事實上我也不知道該對他說些什麼好。

他見我拿防備的姿態敵對著他,忍不住嗤笑,“就這麼厭惡我?聽說你曾在族人面前起誓,誰人若能殺得了我,你便嫁他!東哥,你可真看得起我努爾哈赤……”他攥緊我的發梢用力一拽,我疼得將頭偏過,卻被他飛快用唇封住了我的嘴。

“唔!”我不客氣地咬他,他一觸即退,冷笑,“還是這麼牙尖嘴利啊!”

“哼。”我故意當著他的面,扯起被面使勁擦著嘴,擺出一副惡心討厭到極點的表情。我就是成心氣他!

“真的不願意嫁給我?”他再次問。我聽出這句話的背後似乎還隱藏著什麼,仿佛是他想竭力說服我,給我的最後一次機會,“如果……我把布齋的尸骨還給葉赫呢?”

我挺直脊背,冷笑,“人都被你殺了,剩下的尸骨又算得了什麼?你愛怎麼處置隨你!”

“你不在乎?”

“我不在乎!”

“那你還來費阿拉做什麼?”他陡然嚴厲起來,喉嚨深處壓著憤怒。

“你以為我喜歡來麼?”要不是布揚古逼我,就算費阿拉派出八抬大轎來請我,我也不會來!他這真是明知故問!

“你——”他被我氣得不輕,紅潤的臉色一陣白一陣青,神情反複多變,“好!好!你不在乎……你不在乎的東西我留著又有何用?我會把布齋的尸骨還給葉赫,可是你——東哥,你既然已經踏入我的費阿拉城,今後不管你喜不喜歡,你都再也沒有隨意離開的自由!我要你留在這里……一輩子!”

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暴戾與殘酷,那雙眼酷似怒火中燒時壞脾氣的褚英,他們果然不愧是父子,連凶狠的眼神都如此相似。

“你會後悔你所說過的那些話!”

看他最後近乎賭氣般的詛咒,我非但毫無懼怕之意,反而抑制不住輕笑起來,“後悔什麼?後悔拒絕嫁給你?不!永遠不!”

他噌地騰身站起,憤怒地摔門而出。在離開的刹那,他頓在原地,拋下一句冰冷而僵硬的話語:“從明天起,你搬去蘭苑!從今往後,不准你再踏出蘭苑一步!”說完,他揚長而去。

我淡淡地冷笑,心里湧出無奈淒涼的酸澀。回過頭,我看見扶著門框的孟古姐姐。她僅著一身雪白中衣,散著烏黑的披肩長發,赤腳踩在冰冷的地面上,臉色慘白如雪地呆望著我,空洞的眼眸透出悲涼的哀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