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對峙(3)


果不其然,我這分大義凜然之氣當場就鎮住了所有人,包括布揚古和那林布祿。畢竟我所說的話全都在情在理,不管出于任何目的,他們都無法來駁斥我。

見廳內的一些親族開始竊竊私語,頻頻點頭贊許我所說的話,我手指緊抓著阿濟娜的胳膊,緊張得手心里全是黏黏的汗水。天知道我剛才有多緊張多害怕!

幸好我清楚地知道努爾哈赤最終是壽終正寢,正常亡故,他沒被任何人殺死,所以盡管我發的誓言如此惡毒,卻也不用擔心有朝一日真的要去履行諾言。在這一點上,我畢竟還是耍了點“先知”的小聰明。

悄悄噓了口氣,我知道自己暫時可以不必擔心再會受到叔兄的逼迫而去嫁給努爾哈赤。甚至托九部之戰的福,我那個未曾謀面的未婚夫布占泰被俘,至今是生是死還是個未知數,這門親事就某種意義而言,可以說已然告吹。我如今又恢複了自由之身,才不會白癡得再次跳進政治婚姻的火坑中去。

從今以後,我要更加小心地維系住我的自由生活,不能再被人任意擺布。

“東哥!”布揚古走過來望著我,顯然他也被我的那些話深深打動了,“我不會再逼你嫁給努爾哈赤,但是……你仍需親自到費阿拉走一趟,”他目光悠長深遠地瞅著我,“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是去求姑姑幫忙,還是……總之,你一定要把阿瑪的尸身給我帶回來!”

僅僅時隔一年,我便又重新沿著去年那條來葉赫的老路,默默地回到了費阿拉城。

城中的景物並未有多大的改變,然而我的心境,卻已比那時蒼涼了許多。

阿濟娜先一步跳下馬車,車簾打起,當我彎著身子准備下車時,才猛然發覺,那雙白皙修長的、替我撩起簾子的手並非是阿濟娜的。

映入眼簾的是一雙溫潤如玉般的清澈眼眸,一如記憶中那般,我不由得笑了,一掃漫漫旅途中的不快與郁悶。

不過一年時間,代善卻明顯長高了許多,眉宇間已有種大男孩的神氣。他小心翼翼地扶著我的手將我從車內帶出來,在我准備踩著事先擱好的腳凳下地的時候,他卻突然合臂抱住了我的腰。

“歡迎回家,東哥!”他的呼吸熱烈地噴到我的耳後,惹得我瘙癢難忍大笑起來。這個孩子,真是一點都沒有變。我突然有種乍見親人般的感動,只為了他這一句“歡迎回家”。

下車後,任由他牽著我的手,他的手指仍是帶著股涼意,好似從來就不會暖似的。我拿眼角偷偷瞄他,發覺他雖然一言不發,眉梢卻溫柔地帶著笑意。

“姑姑好麼?”

“好。”

“八阿哥好麼?”

“好。”

“東果姐姐好麼?”

“好。”

“褚英……”

他突然停下來,面向著我站定,我沒抬頭卻能感受到他灼熱的目光。

“都好。”他輕輕歎息。

我緩緩抬起頭,看定他。變聲期過後,他的聲音低沉中帶著柔和的磁性,就像春日里和煦的暖風,給人以溫涼的愜意。我望著他笑,“你好麼?”

他眨眨眼,手撫上我的眉眼鬢角,終于他噓了口氣,輕柔地笑說:“你能回來比什麼都好。”

我哈哈一笑,多日來的陰霾情緒在他的笑容里融化殆盡,我挽起他的胳膊,笑嘻嘻地說:“那你以後可要多陪陪我,我一個人待久了會無聊,無聊久了就會想回葉赫……”

衣袖下的肌肉一緊,他緩緩說:“我不會讓你無聊的。”

我仍是住原來住過的那間屋,據說這屋子自打我走後,便落了鎖,未曾再有人住過。

努爾哈赤沒有露面,褚英和東果格格也未見人影,只有孟古姐姐下午來找過我,可惜那會子我正在補眠。她見我睡了,也沒吵醒我,留了兩名使喚丫鬟給我,說是努爾哈赤特意吩咐的,怕阿濟娜一個人照顧不過來。

掌燈時分我才醒了,其實是肚子空空給餓醒的。原想隨便找點點心填了肚子繼續倒頭睡的,可阿濟娜告訴我說今天晚上內城里辦喜宴,葉赫那拉側福晉還派人給我送了新做的衣裳來。

看著那身顏色鮮亮的大紅長袍,我先是一驚,心里像是堵了一塊大石頭。我真怕這場喜宴是個大陷阱,就專等著我往里跳。

趁阿濟娜替我梳頭的那會兒工夫,我定了定神,問她:“可知道是誰辦喜事?”

“聽說是舒爾哈齊貝勒家的格格,新郎官卻不知是誰!”我一聽立馬松了口氣,舒緩開緊繃的臉皮,扯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看來我還真趕巧了,一來便有熱鬧可瞧!”我還真對滿人的婚禮蠻好奇的,平時只是在電視里演的清宮戲里見過,覺得熱鬧非凡。

“好了!格格。”對鏡細瞧,阿濟娜替我梳了個把子頭,頂上簪了一對純金打造的纏絲牡丹花,我不由得眉心一皺,“我不記得有這首飾。”

“這是晌午淑勒貝勒爺賞的。”

“俗!”我沒來由地心生厭惡,抬手摘下那兩朵金牡丹,摔在地上。再看鏡子里的自己,云堆翠髻,靨若春桃,蛾眉顰蹙,氣質如蘭,不禁怒氣直沖腦門,雙手毫不猶豫地將梳好的把子頭拆亂。

阿濟娜被我瘋狂的舉動嚇呆了,等我散了滿肩的長發後才如夢初醒,叫道:“格格,你這是做什麼?”

我站起走到一邊,就著銅盆里的冷水低頭潑到臉上,將化好的妝容洗了個乾淨。“不用這麼麻煩,你只管把我的頭發綁兩股小辮就成。”斜眼瞟見桌底下還擱著一雙嶄新的花盆底新鞋,不由得冷笑,一腳將它們踢飛,“我也不用穿這勞什子的東西,一來我穿了走不了路,二來我年歲尚幼,不必穿這婦人的東西。”

“格格!”阿濟娜被我嚇得不輕,“那哪成?這些都是淑勒貝勒特意吩咐奴婢這麼做的……”

“你是他的丫鬟還是我的丫鬟?你是聽他的,還是聽我的?”我橫眉冷對。

好啊,努爾哈赤的人我還沒見著,我的丫鬟倒已被他脅持了去。果然是人在屋簷下,哪能不低頭,如今情勢已是逼得我連口大氣也喘不過來,改日他若是想要再對我做些什麼,那還不是輕而易舉之事?

“格格……”

“梳頭!”我憤恨地坐下,“照我說的做,有什麼事我替你頂著就是!”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只可惜我這條魚是帶著劇毒的河豚,就算注定要被人宰,我也絕不會讓吃我的人有好下場。

早知道這一趟來,是孤身來闖龍潭虎穴,不過就是一個“拼”字罷了。

費阿拉城分套城、外城和內城三部分,內城中又設木柵,親屬一般住在內城,努爾哈赤和他的福晉們則住在柵內。

夜里的婚宴辦在柵外,內城中居住的一些親屬以及部下約有百來號人參加了婚宴。

本想溜出去瞧熱鬧,可是孟古姐姐怕我太過拋頭露臉失了體面,硬拉著我跟一幫女眷擠在一處聊天。一個時辰下來,差點沒把我給悶死。

幸好後來乳母嬤嬤把皇太極給抱了來,說是八阿哥吵著要見額娘,這才及時解了我的乏悶。小皇太極已經一歲多了,正是呀呀學語的時候,臉長得白白胖胖,五官混雜了努爾哈赤的剛毅和孟古姐姐的柔和,真是個奇特的小子。

我一晚上就靠逗他打發時間,他先還見我有些怕生,玩到後來,竟用小手巴著我的小辮,湊過紅紅的小嘴來親我,惹來一群女人們的哄笑。

“東哥格格果然是國色天香,那勾魂的魅力連我們八阿哥也抵擋不住!”說這話的是努爾哈赤的庶福晉鈕祜祿氏,她雖面帶微笑,但那話中的涼薄之意卻是連白癡都聽得出來。

我原本心里就窩著火,正像個刺猬一般張著刺隨時隨地等著反擊,她這話恰恰撞在我槍口上。我笑容一收,正待開火,孟古姐姐卻突然走到我面前,借著將皇太極抱回去的同時,伸手在我腕上捏了一下。

只見她眉心若蹙,目光中隱隱透出無奈和淒涼,我剛提到嗓子眼的一句話頓時又咽了回去,挫敗地耷下肩膀。

鈕祜祿氏甚是得意,坐在她對面的袞代明明看到了一切,卻沒吭聲,只是低垂著眼瞼,默默地嗑著瓜子。我明白她們這是知道努爾哈赤有心要娶我為妻,心里嫉恨我年輕貌美,在丈夫面前不好發作,這會子故意刁難我來了。

女真人與漢人不同,漢人婚配奉行的是一夫一妻,而女真人的婚配卻是名副其實的一夫多妻。若單論地位而言,無論是大福晉,還是側福晉,都屬于妻子范疇,同樣享受著主子待遇,而庶福晉則類似于漢人所謂的妾侍,在家中的地位也只比奴婢略高而已。

鈕祜祿氏作為庶福晉,以她的身份,按理借她十個膽子也不敢和我作對的。我目光一掠,在袞代無動于衷的臉上打了個轉,頓時醒悟。

就憑這點水平也想打擊我?我不禁暗自冷笑,真是一群無聊至極的愚蠢女人!

再次側目看了眼孟古姐姐,我只是替她可憐,前陣子九部聯戰,因為葉赫的關系,勢必造成她在努爾哈赤跟前的一時失寵。

深吸了口氣,我緩緩地從位上站了起來,眯眸淺笑,“姑姑,這屋子里一股大蒜味,我還是到外頭透透氣吧,免得被熏死!”我也不等看她們是何反應,三步並作兩步地繞出屋子,趁著夜色閃到了一處回廊下。

“哈,哈,哈!”對著漆黑一片的夜空,我冷笑三聲,借此發泄一肚子的憤怒。

好在我向來是個樂天派,在孤兒院這麼些年,要是連這些磕磕絆絆都看不開的話,早成了個有問題的自閉兒了。哼,想打擊我,門都沒有!

“呵……”夜里有個含糊的嗓音嗤笑了一聲。

我一愣,這會子會是誰跟我一樣貓在回廊里?轉頭看看燈火通明處,喜房那邊正鬧得人聲鼎沸,也不會有人往這里來。

“是誰在那兒?”

“呵。”又是淡淡的一聲輕笑。我並不怕鬼,事實上我自己不就是個鬼?正待沉下臉呵叱,那頭假山後卻晃晃悠悠地轉出個人影來。

“誰?”天太黑,我看不清那人的臉,只能從高大的輪廓上猜測這是個男的,手里還提著一個酒壇子,八成是喝醉了,糊里糊塗才闖到這里來。

“你又是誰?”我看不清他,他同樣也看不清我,更何況他的話音明顯已帶了七分醉意。

我想了想,不願說破自己的身份,于是故意只報內眷才知道的小名,“我是東哥。”

“東哥?”他歪著頭想了半天,忽然長長歎口氣,一個踉蹌坐在了回廊的欄杆上,仰頭又灌了一口酒。

酒壇子晃悠的水聲在夜里聽來是那麼的清晰,“你是哪房的丫鬟?嗯?”他突然伸出手來,在我還沒來得及躲避時,遽然攥住了我,用力將我拉到懷里,強行按坐到了他的右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