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對峙(1)


女真族分為建州、海西、野人三大部,屬于奴兒干都司。

建州又分建州和長白山兩部。建州有哲陳、渾河、蘇克素護河、董鄂、完顏五部。長白山有珠舍里、訥殷、鴨綠江三部。哲陳在安東柳和縣東,渾河在安東新賓縣西北,蘇克素護河在柳河縣境,董鄂在通化縣北佟家江流域,完顏在吉林敦化縣西。珠舍里在安東臨江縣北,訥殷在安東長白縣內,鴨綠江在鴨綠江上游。

海西分哈達、葉赫、烏拉、輝發四部。輝發在安東輝南縣內,哈達在輝南縣西北,葉赫在吉林四平縣東北,烏拉在吉林省城。

野人分為渥集、庫爾喀和瓦爾喀三部。渥集在松花江穆棱市東北,庫爾喀在松花江甯安縣與黑龍江下游,瓦爾喀在松花江延吉縣北與烏蘇里江上游。

目光沿著羊皮紙上描繪的黑色線條來回看了兩三遍,我開始覺得頭昏腦漲——其實代善繪制的這張地圖甚為精妙,一點也看不出是出自一個九歲孩童之手,想來他今後在行軍打仗方面會是個天生的將才。

問題出在我身上,我是個對地理概念完全白癡的人!

自打從費阿拉城出來,馬車已經一路晃悠了四五天,顛得我屁股發麻,全身僵硬,車卻仍是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我們要去的目的地到底在哪里?

好在小丫鬟阿濟娜十分乖巧懂事,怕我坐車氣悶,不時指點著沿途的江山風景逗我說笑。可她卻一點也不知道我是極怕冷的主兒,遼東的氣候本來就差,這時又是年關將至,大雪紛飛,滴水成冰,自然更是凍得人渾身直哆嗦。

我可是自小生長在江南水鄉,何時曾挨過這樣寒冷的冬天?

“呼……”我縮在厚厚的軟衾內,手里捧著暖爐,瑟瑟發抖。

“格格,喝碗奶子暖暖身子。”

我淺淺地嘗了口,覺得味道怪怪的,不是很喜歡,于是搖了搖頭。

旅途寂寞無聊,我只能拿溫習地圖來打發時間。如果沒必要,我甚至連話都懶得開口說,盡量保持體內的溫度。

繼續回來研究地理環境。

此時的建州已經基本被努爾哈赤統一,現如今在遼東,除了不成多大氣候的野人女真外,目前與建州女真勢均力敵的只有海西女真四部,外加蒙古察哈爾等部。

我低頭沉吟,蒙古離得稍遠,海西四部卻是近在咫尺,如果史實無誤,努爾哈赤是必定會統一整個女真部落的,甚至在未來的二十年里,逐步建國稱汗。接著他的兒子皇太極會稱帝,然後多爾袞會打進北京紫禁城,順治帝最終會登上金鑾殿的寶座……

噓,是我扯遠了,那些都將會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了,就目前而言,皇太極還在他額娘懷里幸福無憂地啜著奶水呢。

想到小皇太極,我不禁露出愉悅的微笑。

“格格,最近難得看見你笑呢。”阿濟娜歡喜地說,“自打跟淑勒貝勒的阿哥分手後,奴婢就沒見你真心笑過。”

我知道這鬼丫鬟所指並非是皇太極,而是褚英和代善。這倆小家伙在得知我們一行人決定趕在年前返回葉赫時便悶悶不樂。代善還好,喜怒不曾擺到臉上,雖然抑郁寡言,但到底不失一個阿哥應有的身份和體面。反倒是那個褚英,一聽說我要走,急得哇哇大叫,還險些跟孟古姐姐頂起來。他可真是仗著自己大阿哥的身份,一點沒把他阿瑪的側福晉放在眼里。

我揉揉眉心,眼睛有點酸澀,索性歪在軟衾上假寐,回想起當日出發時的情景,不免歎息。代善隱忍不發,一直保持沉默,褚英卻騎馬追出了費阿拉,一直護送到了建州邊界,最後還是我實在看不下去,嫌他礙事,板下臉才硬趕了他回去。

唉,他們雖然調皮,性子還都帶了點色味,但到底是我在這個時代交到的第一批朋友,說以後不會想念他們,那是假話。

“格格!格格!”阿濟娜挨著我輕聲呼喚,“格格睡著了?”

“嗯,睡著了。”我悶悶地回答。

阿濟娜先是一愣,隨即咯咯嬌笑,“格格你真逗。”她歪著腦袋,仔仔細細地瞅了我兩眼,我覺著古怪,便問:“怎麼了?”

她笑說:“格格的性子變得開朗多了,奴婢以前可從未見你跟誰開過玩笑呢。”

“哦,是嗎?”我一下來了興致,拍拍身邊的熊皮褥子,“過來坐,跟我多講講以前的事……你知道的,我燒壞了腦子,以前的事統統都不記得了。”

阿濟娜謙卑地微笑,“格格要聽什麼,奴婢便說什麼……”

“嗯……”我見她不願過來,知道她謹守主仆的本分,也不為難她,于是只問,“我阿瑪和額娘是什麼人?家里還有什麼兄弟姐妹?對了,我一直沒弄清我和葉赫那拉側福晉的關系,他們總說她是我姑姑,可我有次聽東果格格的口氣,好像又不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阿濟娜想了想,約莫是覺著我這些問題問得實在古怪,我也不敢催她,更不敢與她目光對視,只得悶頭看著那張熊皮,心里卻在暗自打鼓——聽說這丫鬟打五歲起便跟在“東哥格格”身邊做貼身侍女,我這些問題問得這麼白,會不會被她看出些許端倪?

“格格……”她幽幽地歎了口氣,“這叫奴婢從何講起好呢?葉赫是個大家族,人丁興旺……奴婢只揀些要緊的說吧。格格的瑪法清佳貝勒和孟古側福晉的阿瑪楊吉貝勒是對親兄弟……”

我在心里飛快地推算——這麼說我和孟古姐姐的關系算是堂姑侄了?!

“咱們葉赫與別處不同,沿著葉赫河東西兩岸各建了兩座城池,當時清佳貝勒居西城,楊吉貝勒居東城,東西二城首尾呼應……”乖乖,果然是大家族,照此推算,我的堂兄堂弟堂姐堂妹肯定少不了。“……現如今西城的首領是格格的阿瑪布齋貝勒,東城的首領是那林布祿貝勒。孟古側福晉便是那林布祿貝勒的親妹,想當年這門親事還是楊吉貝勒爺慧眼識英雄,親自定下的呢。”阿濟娜已然一副深深迷醉的小女兒癡態。看樣子自古美人還是愛英雄,只可惜這世上的美人卻多半沒有眼力,沒能看透英雄的背面其實不過是個男人,是男人就會有男人的劣根性,特別還是在連封建制標准都還沒達到的滿洲奴隸制社會里,男人更是囂張得一塌糊塗。

女人算什麼?不過是男人腳下隨意踐踏的玩物罷了!

我冷然地注視著她,她卻仍是一副深深陶醉其中的模樣,不由得叫我更加心灰意冷。看來這里的女性同胞們一個個還都挺認命知足的。連當人家的眾多小老婆之中的一個,也會被其他人羨慕得要死!

“阿濟娜!”我終于忍無可忍,伸指在她額頭敲了個暴栗,“不要中毒太深了!”人若不自救,那便真的是沒救了!

“哇!”阿濟娜悶悶地揉著發紅的額頭,一臉的茫然,顯然不知道我這個主子為什麼突然打她。她也不敢多問,小心翼翼地挪動身子,退到車廂的角落里去。

我看著她唯唯諾諾、卑卑怯怯的樣子真是又好氣又好笑,一時語塞,竟不知該對她說些什麼才好。

葉赫部地近北方,大明稱之為北關。在海西扈倫四部中,葉赫部東臨輝發,南接哈達,西靠蒙古,西南方向距開原較近,北與烏拉相通。葉赫先世姓土默特氏,後滅扈倫那拉部,遂姓那拉氏。葉赫屬下管轄十五部,其部民素以勇猛、善騎射著稱。

葉赫部所在的葉赫城,又分為東、西二城。

西城依山面水,位于葉赫河北岸三百米處的山坡上。城是依山建築,城牆寬厚高峻,由土石混雜築成,分為內外二城。外城周長五里左右,全依地勢圍築;內城修在外城中東南部的平頂山丘上,隨地勢圍築呈不規則形狀,周長約二里有余。

在西城以東為葉赫東城,它北臨葉赫河,南依嶺崗,依山岡築成,城牆高大聳闊,石城外用木柵圍成一周,謂之柵城;在石城內又有木城。在三城之間均有護城壕溝相隔,並在壕溝之間建有橋梁,可以互通往來,便利異常。

木城中建有偌大的一座八角明樓,此刻我便正坐在這八角明樓的一間房內,暖暖地捧著茶碗發呆。

阿濟娜忙忙碌碌地指揮著一干下人,將我的隨身衣物一件件取出,歸置妥當。

我有些困惑,為什麼我明明是布齋的女兒,卻不回西城,反而住在東城?

“那個……”

“格格有何吩咐?”阿濟娜剛巧出門了,吩咐在外屋當差的一個小丫鬟在我跟前伺候著。我眨巴下眼,心想問你也是白問,就是從阿濟娜嘴里,也不一定能問出什麼事來。每回只要一問起我阿瑪的事,她總是躲躲閃閃的,像是想隱瞞些什麼。

我揮揮手說:“沒事。”

小丫鬟木訥地行了個跪安禮後退下。

打量這間布置奢華,卻也透出濃濃陌生感的房間,壓抑在我內心許久的寂寥情緒突然全部湧了出來。到古代這麼久,這還是我頭一次如此強烈地想念現代,也許……是因為換了個陌生環境吧。

手指慢慢撫過床榻上雕刻的繁雜花樣,我心里一陣泛酸,以後恐怕要在這個陌生地方長期生活下去了,因為這里是我在這個時代的家。

家啊……家的概念是什麼?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斷了我的沉思,我回過頭,只見一個身穿玫瑰紫褂、披玄狐斗篷的中年男子手扶著門框,氣喘如牛地望著我,眼里滿是又驚又喜的神情。

我才一怔,他就從門檻外跨了進來,疾走兩步,一把摟住了我,“我的東哥!我的小東哥……你終于回來了,可把阿瑪想死了!”

我被他抱得莫名其妙,下意識間用手擋開他的身子。他錯愕地看了我一眼,痛心地說:“還不能原諒阿瑪嗎?阿瑪已經知錯了……你這次任性離家去建州,阿瑪也不曾攔你,只是想你歡喜便好。”

雖然已經意識到眼前這個男人便是東哥的阿瑪布齋,但是突如其來的親情還是讓我有點不知所措,我只得將目光投向他身後的阿濟娜。

阿濟娜果然機靈,見我向她求援,忙上前行禮說:“回貝勒爺,格格在建州生了場大病,大好後便不記得以前的事了。”

布齋一愣,扶著我的肩膀細細打量,“難道是真的?我上月才接到努爾哈赤的書信,只是不信。”他上下摸索,憐惜而又心疼地問,“如今你可大好了?身上還有什麼不適嗎?要不要命大夫過來瞧瞧?”

我見他愛女心切,心里也覺暖暖的,有這樣的父親疼愛著,東哥應該是個很幸福的女孩子吧?

“不必了,阿瑪……”我低低地喊他。我還從沒喊過爸爸,在現代我只是個在孤兒院長大的孩子,親生父母自從生下我就拋棄了我。沒想到如今做了東哥,居然平白無故地多了個阿瑪,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老天對我的一種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