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
奢華的氈包內彌漫著一股幽淡的麝香,味道不是很濃,卻能恰到好處使人的情緒慢慢隨之放松。

我跪匐在地上,額頭點在柔軟厚重的氈毯上,呼吸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短促。

偌大的氈包一分為二,中間垂掛了一幕珍珠玉簾,琉璃透亮的顏色晃花了我的眼,我有心往珠簾後偷偷窺視,視線卻被這抹耀眼的光澤給擋了回來。

氈包內靜幽幽的,只除了額哲軟聲細語,過了許久,玉簾後傳來一聲幽然歎息。我心頭莫名的一震,只覺得這聲歎息耳熟得令人毛骨悚然。

才一恍惚,頭頂珠簾微微撥動,隨著叮咚聲響起,一個小丫頭走了出來,站到我跟前說:“福晉讓你抬起頭來回話。”

我依言挺起腰板,卻在刹那間倒吸一口冷氣,駭然失色。隔著一重簾幕,我分明看到一雙清澈冷冽的眼眸,正波瀾不驚的睥睨向我……

這雙眼……這張臉……

那眉、那眼、那唇……

強烈的眩暈感頃刻間將我吞噬,仿佛是中了詛咒般,我跪在那里,仿若化石,僵硬的仰望著微微晃動的珠簾後,那道熟悉到令我窒息的身影。

是幻覺……還是噩夢?

生命在這一刻仿佛被抽離,我無聲的仰望,慢慢的,干澀疼痛的眼睛開始濕潤,麻痹僵硬的四肢抑制不住的開始打顫。

“就是她嗎?”簾後的人踏前一步,優雅動聽的嗓音里聽不出半點情緒波動。

眸若秋水,用任何形容詞都無法描述盡她微微蹙眉時的嫵媚絕豔。

以往三十五年,在鏡中看熟的絕世容顏,此刻居然就在我眼前,居然就在這片晃動璀璨的光芒之後。

布喜婭瑪拉……夢幻般的身影,夢幻般的嗓音,夢幻般的女真第一美女……

氈包外傳來一聲爽朗清脆的笑聲:“蘇泰姐姐!為什麼躲這里?外頭好熱鬧,快隨我出去喝酒跳舞……”

我眨了下眼,簾後的影子並沒有消失,她是真實存在的一個人!活生生的……有著一張酷似布喜婭瑪拉容貌的絕色女子。

囊囊福晉帶著一幫丫頭仆婦大大咧咧的闖了進來,臉上帶著明亮的笑容:“咦,你怎麼在這里?”她詫異的瞥了我一眼。

“奴婢給囊囊福晉請安!”我顫抖著聲,仍是沒能從極度的震驚中完全恢複過來。

“額哲說……”簾後的美人緩緩開口,“這是他從戰場上擄獲的戰利品,想把她獻給我。”

“哦?額哲好能干啊!”囊囊福晉大笑,“難得還對額吉這麼有孝心。蘇泰姐姐你真是有福氣……”她穿過簾子,拉住美人兒的胳膊,“別老是愁眉不展的了,你這位憂郁美人若是再悶出什麼毛病來,大汗不心疼死才怪。”

蘇泰……我緩過神來,胸口沉悶的感覺一點點的退去。

原來是她!原來她就是那個蘇泰!烏塔娜的妹妹,金台石的孫女——葉赫那拉蘇泰!只是從烏塔娜口中描述她如何與東哥相像,卻遠不及親眼目睹來得震撼!

沒想到,她竟然是林丹汗的妻子!真真是造物弄人!

蘇泰輕輕抿嘴一笑,那柔美的笑顏看得我一陣恍惚:“真想撕了你的這張嘴。”側著頭想了下,“她們人呢,都去參加盛宴了嗎?”

“可不就缺姐姐你了!你這個多羅福晉不來湊份子,我們玩的也不盡興!”

蘇泰滿冷哼著搖頭,發髻上的珠墜碰撞在一起,發出悅耳的聲響。

“額吉!”額哲漲紅了臉,低低喊一聲。

囊囊福晉愣住,困惑的挑了挑眉。

蘇泰轉過身來,淡淡的看了眼兒子:“既然是你的一片好意,那就讓這女人留下吧。只是我身邊不缺人手,娜木鍾,你那里……”

“額吉!”額哲抗議的壓低嗓門。

囊囊福晉似有所悟,噗哧笑道:“得了,姐姐,別跟孩子慪氣了,看把額哲急得。你就收下這奴才吧,身邊多個聽使喚的有什麼不好?”

蘇泰淡淡的哼了一聲,過了半晌,突然垂下眼瞼問我:“你叫什麼名字?”

“回福晉的話,奴婢叫阿步。”

“阿布?那姓什麼?”

我愣住,在蒙古待了好幾月,還從沒人問過我的姓氏。蒙古的姓氏我只知道一種,于是繼續胡謅道:“奴婢姓博爾濟吉特氏。”

“嗯……阿布這個名字太過俗氣。”蘇泰不滿的蹙起眉頭。

額哲連忙討好的說:“那額吉不妨替她改一個好聽的。”

蘇泰橫了他一眼,懶洋洋的說:“一時想不起來。”成心在跟兒子慪氣。

囊囊福晉見狀,忙打岔說:“名字不好聽換了就是!”想了想,眼波掃到面前垂著的一大片玉珠簾子,突然笑道:“我想著個好名字,就叫‘哈日珠拉’吧!”

哈日珠拉……我咯噔一下。這算什麼名字?好難聽……

“還不快謝過囊囊福晉賜名?”額哲催促道。

我無奈的撇嘴,跪在地上磕頭,大聲說:“奴婢哈日珠拉謝囊囊福晉賜名!謝多羅福晉抬舉!”

◇◆◇◇◆◇◇◆◇

祭奠結束後便是比射角逐的盛典,蒙古族男女不論老少皆能歌善舞,一時間數萬人在廣袤無際的藍天白云下載歌載舞,場面十分熱鬧。

眾人一掃連日來的陰霾困頓,興高采烈的融入歡慶的氛圍中。

汗王帳內,多羅福晉蘇泰高高居于首位,精致無暇的臉龐上掛著漫不經心的笑意,這抹笑意卻只是掛在臉上,淡淡的,冷冷的,無法滲入她的眸底。那雙幽靜如深海的眸瞳中缺乏一種攝人的光彩——美則美矣,卻仿佛是個千年不化的冰雕美人。

她對周遭萬物仿佛都似若未見,雖然接受著萬人矚目,可那空洞冷漠的笑容卻明明白白的在拒絕著任何人的靠近。

美麗的……孤傲的女子——葉赫那拉蘇泰!

自蘇泰以下,還坐著七八名豔裝婦人,除了囊囊福晉娜木鍾外,我只認得一個泰松格格。

淑濟格格坐在娜木鍾身旁,眼觀鼻鼻觀心,目不斜視,端莊得完全找不到一絲跳脫頑皮的影子。托雅格格在這方面似乎欠缺了些,仍是小孩子心性的在場中跑來跑去,累得乳母嬤嬤追在她屁股後頭苦不堪言。

蘇泰的眉稍略略挑了下,眸光流轉間漸漸透出一絲的不耐。我尚未完全看懂她的用意,底下已有個女子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出聲斥道:“托雅!你給我老實點!”

我吃了一驚,下意識的去看蘇泰和娜木鍾。蘇泰垂下眼瞼,姿態高雅端莊的端起奶茶慢吞吞的喝著,娜木鍾臉上瞧不出喜怒,明眸閃爍不定。

喝斥托雅的是位十八九歲的年輕女子,面若滿月,膚色細嫩白皙,原本應顯一團和氣的娃娃臉,此刻卻因嘶厲的叱責而變得有些扭曲。

托雅被唬了一大跳,怔怔的呆在原地,過得片刻,小嘴往下一彎,哇地聲哭了起來。全場數十雙眼睛頓時齊刷刷的轉向托雅和那女子。

托雅的乳母嬤嬤慌張的將小格格抱開,托雅只是嚎啕大哭,淚汪汪的大眼睛惶然的看著對面的女子。

淑濟在座位上按捺不住的動了下,娜木鍾微微頷首,于是淑濟起身:“竇土門福晉,讓托雅妹妹和我坐一起玩吧……”

那女子臉色微白,只是抿著唇不說話。娜木鍾離座,笑著上去挽住她的臂彎,親昵的說:“巴特瑪妹妹快別為難孩子了,托雅那麼小,正是愛玩愛鬧的時候……”

“可是……”竇土門福晉囁嚅的瞟了眼高高在上的蘇泰。

“雖然規矩要守,可那些都是場面上的事,這里沒外人,不過是自己家人聚著熱鬧。妹妹也莫太嚴謹苛刻了。”娜木鍾說這話時,語笑嫣然,我卻覺得她這一番話,不僅僅是對竇土門福晉說的,也是有意識的對身後的蘇泰說的。

“額吉!額吉……”托雅哽咽著向竇土門福晉張開小手,竇土門福晉的眼光閃了下,從乳母嬤嬤手中抱過小托雅,輕輕的拍著她的背,溫柔的拭去女兒的眼淚。

一時間其他在座的福晉們也都離席而出,拉著竇土門福晉有說有笑的扯開話題。

我對囊囊福晉認知又更深了一層,這個女子,雖然貌不驚人,卻充滿了一種凜然的說服力。也許她比孤冷高傲的蘇泰的更適合做多羅大福晉,統領後宮。

悄悄的將目光收回,瞥了眼身旁的蘇泰,她仍是那般的平靜安甯,也許有人會以為她是在刻意掩飾著什麼,然而我卻能深刻的體會她的感受。

在那張絕麗的容顏下,有著一顆孤獨寂寞的心。

所以,她冷傲如雪,所以,她漠不關心……只因為那顆心不曾為這里的任何人所開放,留戀……甚至包括她自己的兒子。

她,愛她的丈夫嗎?喜歡那個黃金帝國的統治者嗎?

我懷疑……

帳外的號角突然嗚嗚吹響,眾位福晉連忙收了說笑,斂衽整裝站立兩旁。滿帳的丫頭奴才跪了一地,我不敢放肆大意,混在人堆里矮下半截身子。

門口有道魁梧的身影昂揚邁入,我的心猛地抽緊。

飛揚跋扈的王者之氣!如果說皇太極的王者之氣是內斂的,從容的,深不可測的,那麼眼前的男子則是完完全全表露在外的。

全蒙古的最高統治者——林丹汗!

眾人匍匐,膜拜著他們的汗王。我只覺得像是被人死死的扼住了脖子,難以順暢的呼吸,胸腹內有團火在熊熊燃燒。

眼前這個男人,就是四年前令我魂魄離體,令布喜婭瑪拉徹底消失,令我與皇太極生死相隔的元凶!

恨嗎?我不知道!在這一刻似乎已無法用簡單的恨意來表述我的情感。我僵硬的跪在那里,神情木訥。

蘇泰沒有起身,甚至連一絲起身相迎的意思也沒有。在眾多福晉恭敬的對她們的汗王行禮時,她卻安靜的坐著喝茶。林丹汗大步向她走來,線條剛毅、棱角分明的臉上帶著討好似的微笑,眼神出奇的柔和:“蘇泰!打今兒起我便是全蒙古的林丹巴圖魯汗,你是我的王妃!”伸手握住蘇泰的柔荑,輕輕的撫摩著。

蘇泰順著他的手勁,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稍稍彎腰,低頭:“是,大汗!”聲音仍是淡泊如水,聽不出半分漣漪。

“恭喜大汗!”眾位福晉、奴才齊聲道賀。

林丹汗將手一擺:“今日皇太極加諸在我族人身上的苦痛,他日我定要他十倍償還!”

他的詛咒尖銳得深惡痛絕,我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想到他以前派出的那群死士,對他狠辣的報複手段實在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