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注
“啊!”

我被天旋地轉的拋進一張軟榻里,跌得分不清東南西北,頭頂梳著的兩把頭散了下來,長發凌亂的垂掛到肩上。

急急忙忙的回頭,卻看見努爾哈赤單膝跪在床沿上,身子前傾,似乎想要爬上床。我尖叫一聲,心里長久繃著的那根弦砰然斷裂,抬腳踹他:“走開!走開!走開——”

我怕他!我真的怕他!怕死了這個翻手就能整得我不死不活的男人!極度的恐懼讓我陷入瘋狂,我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抵死不從!

“又想胡鬧些什麼?”他狂吼,怒氣上升,抓住我踢騰的雙腳,牢牢摁住,“這種把戲你還要玩幾次才死心?難道還想回蘭苑?你可自己掂量清楚了!”

我怔怔的喘氣,胸口起伏不定,他冷冷一笑,揮手撩下帳子。我眼眸瞳孔收縮,身子像蝦米一樣抽搐的往後彈跳,背撞上床柱的同時,翻手抓過剛才掉落在褥子上的一根發簪。我昂起頭,將尖銳的簪尾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尖叫:“不要過來!”

努爾哈赤頓住,原本已充滿情欲的臉上忽然一白:“你……”

“不要逼我!”我呼呼的喘氣,聲大如牛,心髒緊張得抽搐,“我不喜歡你!我不喜歡你——你聽懂了沒有?努爾哈赤,我不喜歡你!你今天就算是強要了我,我也還是不喜歡你!”

他目光一凝,眉心擰在一處,眼眸微微眯成一道細縫:“不喜歡我?那你喜歡誰?布占泰?不,那種無能之輩,你怎會瞧得上他……你心里頭到底藏了誰?”聲音冷如千年不化的寒冰,從他唇齒間陰森森的磨出,在他凌厲的目光下,我仿佛已被萬箭穿心,虛汗涔涔沁濕了我的衣衫。“你心里頭有了誰……是褚英,還是代善?”

“你……你在胡說什麼?”褚英和代善?他還真會胡亂給人扣帽子,他們兩個當我小弟還差不多。

“是麼?我胡說?”他冷笑,忽然伸手一把抓住那根簪子的簪花。他的手勁如此之大,以致那簪子上尖銳的裝飾深深的紮進他掌心,鮮血絲絲縷縷的從他指縫間滲出,滴入我的衣領。

我呼吸一窒,感覺全身的氣力被猝然抽空,舉簪的手頹然落下,吧嗒摔在床上。心里空落落的一片萬念俱灰,只覺得今後當真是生不如死,于是再也忍不住的伏在膝上,放聲大哭起來。

他盤腿坐在我對面,也不吭聲,只是靜靜的看著我哭。我想著自己莫名其妙來到這種鬼地方,想著莫名其妙因為這張原本不屬于自己的臉,竟惹來無止盡的羞辱,想著自己的懦弱無能,雖然真的有刹那間想過不願苟活,可當真下手自盡卻偏又沒那股子狠勁……我越想越傷心,四年多的委屈和傷心一股腦發泄出來,我拼盡了所有的力氣,就只為了今日這一哭!

妝容早已被我哭花,我用手背胡亂的在臉上抹眼淚,淚眼婆娑間就聽努爾哈赤低低的歎了口氣,轉而軟聲安慰:“好了,別哭了……我不碰你總行了吧?”

我愣了愣,哽咽著停住了嚎啕,然而轉念一想,今後總有一天還是會在劫難逃,無論我怎麼逃也逃不出他的魔掌,前途黑暗。我傷心欲絕,眼淚繼續嘩嘩直流。

“真是……怎麼還像個小孩子一樣。”他憐惜的攬過我,輕輕的拍打我的背,“沒想到過了三年,你仍舊沒有長大……東哥,我該拿你怎麼辦?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

難得見他流露出溫柔的一面,加上他方才已允諾不會再碰我,我懸著的心稍稍放下,哽咽著哀求:“你就放了我吧。”

他眸光一寒:“那不可能!你趁早死了這條心!”

果然……逃避不了!我不得不面對現實!我不想死,我怕沒到命數,我就是空有想死的決心到頭來偏偏死不成,只是白白受苦而已。

好吧!既然已是騎虎難下,那就別無他法了!我握緊拳頭,緩緩松開的時候,舒氣說:“我不喜歡你,所以……不要逼我嫁給你。如果你想要的只是這身子,那麼我給你!現在就給你……”他眼眸幽暗,毫無波瀾的鎖緊我,我昂起頭,再無所懼。既然逃不掉,那就勇敢面對吧。盡量保持住冷靜,我雙手微顫的解開自己的衣襟盤扣,當著他的面將長袍緩緩脫去。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驀地一把抓住我的長袍丟到床角,猶如一頭猛獸般撲上來狠狠的將我推倒。眩目間我的雙唇已被他炙熱的吻住,我緊緊咬著牙關,麻木的睜著眼瞅著他。他微眯著眼,長長的睫毛在我眼前清晰可數,我蒼涼的冷笑,跟一個毫無感覺的人親熱不知道他會是什麼滋味?

認命的閉上眼,我松懈的讓神智漸漸飄浮遠游,他卻突然停止索吻,放開我猛地跳下床。我詫異的張開眼,看見床頭的帳子輕動,不遠處傳來門樞轉動的響聲。砰地聲,門被砸上,房內恢複了一片沉靜。

我茫然的從床上坐了起來,等了片刻,仍不見有任何動靜。窗外天色漸暗,我突然想要立刻逃離這個地方,方才鼓起的勇氣頃刻間已蕩然無存,我好怕他再回來,不知道再次面對他時,我還有沒有勇氣再重複一遍剛才的豪言壯舉。

慌慌張張的披上外套,來不得整理妝容,我頂著一頭亂蓬蓬的頭發,悄悄走出這間房。外屋仍是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下人,昏暗的光線籠在屋內,透著陰森森的氣息。花盆底踩在地磚上發出咯咯的響聲,我心里愈發毛毛的,心虛的將鞋子脫了拎在手里,作賊似的偷偷溜出大門。

幸好天色已暗,這院落里似乎也沒什麼人住,要不然以我此刻這副樣貌走出去,多半會被人當成女鬼!

我蹲在牆根探頭探腦,正思量著接下來該往那邊走,猛地從身後兜頭罩下個大斗篷,我嚇得魂飛魄散,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臉都青了。

“跟我來!”

居然是皇太極。

他怎麼會在這里?還一副嚴肅冷漠的表情。

人小鬼大,的確有夠臭屁!

“你來不來?不來算了!”他沒回頭,鼻子里冷哼。

我立馬換了張笑臉,咧大了嘴哄他:“來!馬上來!我就知道八阿哥人最好了!”

他又是一聲冷哼,沒理我,自顧自的在前面七拐八拐的走得飛快。

我這人最沒方向感,一會兒就被他帶暈了。沿途雖有下人四處走動,但見八阿哥一副凜然的神氣,也就不敢多過問我這個渾身裹在斗篷里的怪人。

“進去。”推開一扇門,他回頭瞥了我一眼。我瞧里頭黑咕隆咚的連盞燈都沒有,心里不由泛起了嘀咕:“這是哪里?”

他仍是不理我,橫了我一眼,自己先走了進去。

怎麼會有如此臭屁的小孩?褚英當年也沒他橫,莽古爾泰更是比都沒得比。想當年,莽古爾泰和皇太極差不多大的時候,還只是個被褚英欺負了就只會找阿瑪哭鼻子的可憐蟲。

屋子里擺設很簡單,一共三開間,皇太極熟門熟路的摸黑穿過外屋,走進暖閣點了油燈,回頭怔怔的盯著我。

我被他看得發毛,頸後的汗毛一根根豎了起來。這小鬼,年紀小小,怎麼眼神跟X光似的像是具有超強的穿透力?不過,想到他今後將會是滿清的開國皇帝,心里倒是稍稍平衡了些——能成大器者,必非凡夫俗子啊!記得以後一定要多拍拍這小子的馬屁!

想到做到,我立即腆著一臉親和的微笑,彎下腰看他:“八阿哥有何吩咐?”

他默然的看著我,忽然伸出食指戳在我臉頰上,悶悶的說:“你這樣子……丑死了!”

我愕然。這小鬼……真是一點都不可愛啊!

“我是女真第一美女!”我尖叫抗議,右手繞到他背後拽他的小辮,“敢說我丑?沒大沒小的……”小孩子果然是不能寵的,就算他將來是開國皇帝也是一樣。

“丑女才對!”他哼哼,“不要在我面前擺出一副大人的樣子,你又不願做我阿瑪的福晉,不過是跟我平輩而已!”

他……居然知道!他怎麼可能會明白我的心意?我吸了吸鼻子,感覺有些心酸,真想不到最懂我的人,居然會是個五歲大的娃娃。我忘情的一把摟住他,下巴支在他稚嫩的肩上抽泣。

“喂,丑女人,別把鼻涕蹭我身上,這件褂子是昨兒個額娘才賞我的……”

“小氣……不就是一件衣裳,你一個阿哥還能少了一件衣裳……”我不管,仍是巴著他讓眼淚流個夠。他抱怨歸抱怨,卻沒有當真把我推開。一直到等我哭夠了,抽抽噎噎抹眼淚的時候,才沒好氣的說:“完了沒?完了就趕緊松開手!髒死了!”

我依言放開他,卻見他原先還故作冷漠老成的小臉竟然泛起了一絲扭捏的紅暈。我忽然覺得他這個表情實在是太可愛了,忍不住親了親他微紅的臉頰:“我最喜歡八阿哥了!八阿哥果然是個好人!”

以前常去孤兒院做義工,對于哄小孩我實在是個高手中的高手,通常這種又大又漂亮的高帽子戴下去,沒人不會飄飄然忘乎所以。果不其然,皇太極嘴角上揚,露出一抹難掩的得色,指著對面一張小幾說:“肚子餓的話,那邊有點心!”

一聽點心兩字,我頓時雙目放光,飛一樣的撲了過去——天哪,有沙其瑪,還有油酥餑餑……我簡直太激動了,我有多久沒有吃過這些奢侈的點心了?此刻不僅僅是饞蟲作祟,中午啃的那個窩窩頭早在我胃里消化殆盡,饑餓的肚子也忙著趕來湊熱鬧,相當不雅的咕咕響起。

我嘴里咬了半口餑餑尷尬的愣在當場,身後猛地爆出皇太極的一陣捧腹狂笑。我老臉一紅,當時就感覺以後在這個小鬼面前再不會有半分顏面可言,不禁歎口氣,索性也不再強裝淑女矜持的小樣,左右雙手齊下,將那些精致的小點流水似的直往嘴里塞入。

正吃得起勁,冷不防頭皮被扯得一痛。皇太極不知何時站到我身後,一手拿著梳子,一手替我將頭頂亂了的發髻拆下。他的手法顯然極為生澀,時不時的扯痛我的頭皮,我哇哇大叫:“夠了!夠了!別玩了……”我作勢欲搶下他手里的梳子,他甩手藏到身後,悶聲不理,只是拿眼瞪我。

我無語,畢竟吃人家的嘴軟,更何況剛才在我最無助的時候他還幫了我。撇撇嘴,我可憐兮兮的低下頭,“要玩也不是不可以啦……”咬了口沙其瑪,嘴里含糊不清的提醒他,“拜托小爺你手下留點情……我的頭發可不是假的……”

“啰嗦!”他不滿的嘟噥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