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
八阿哥府邸我是常客,熟得就連看門的那兩條大狼狗見了我都巴結得直搖尾巴,諂媚的很。

甫一進門,那兩條立直了甚至比我還高的大狼獒,便興奮得撲在我身上不停的吐舌頭,換作平時我早笑翻了,可是今兒心里正堵著呢,不禁厲聲叱道:“滾一邊去!”

那狗興許沒聽懂人話,嗚嗚的搖著尾巴,倒是把邊上站著的那些奴才給嚇壞了,趕忙上前打笑臉陪不是。我撇了撇嘴,悻悻的反倒覺得不好意思起來。

我這是做什麼呢?竟然憋了那麼大火氣,莫名其妙的就使起小性子來!

皇太極在家一般都待書房里,如今接手管了城內的爛攤子,待書房看賬冊便更加勤快了。我熟門熟路的繞過庭院,直奔房門。

門是些微敞開的,房內靜悄悄的不聞一絲動靜。書案就擺在進門顯眼的位置上,然而皇太極卻並未照常理那般端坐在桌案之後。

我探頭探腦的在書房里踱了一圈,沒找到正主兒,頓覺意興闌珊。隨手從書案上撈了本冊子,舒舒服服的在邊上那具軟榻上歪了,然後翻看冊子。

!滿滿一本歪歪扭扭的蝌蚪文,我翻白眼,將書冊倒扣在臉上,鼻端嗅到一股淡淡的香氣——不同于普通的墨香,似乎墨里另外摻了其他的香料。

我越聞越喜歡,一時竟舍不得拿開,索性就頂在臉上。眼前一片昏暗,漸漸的瞌睡蟲一只兩只的爬了進來……

不知過了多久,忽覺脖子一側酥癢難耐,似乎有蟲子在叮我,我懶懶的揮了揮手,呢喃:“煩人!”

一聲低沉的嗤笑響起:“就這麼一聲不吭的跑來我這里睡覺,居然還敢嫌我煩人?”

我意識模糊,還沒從睡夢中清醒過來,翻個身繼續睡:“嗯,一邊玩去……”

“玩?”

一只大手從身後繞過來,環住我的腰,我怕癢,扭動著嗔道:“癢啊……”他的手勁忽然加大,竟從我長袍右衽口處伸了進來,摸索著說:“那這樣呢?”

我悶哼一聲,瞌睡蟲頓時跑得一個不剩,臉上的書冊被震落了下來,無可閃避的正對上一雙烏黑深邃的眸子。

“……好玩麼?”皇太極沙啞著聲,“不可以一個人睡覺,要玩也得你陪我一起……”

他的右手此時正探入我的衣襟,隔了一件單薄的中衣,緊貼在我的左胸口。我的心跳得飛快,腦子里有種說不出的眩暈感,只覺手足無力,肢體發軟,嗓子口又干又澀,嘴角抽動著竟是連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找我有事?”他面不改色的扶我坐直了身子,右手很隨意的拿開。

他突然恢複正常,收起玩笑之心,我原該高興才是,可是不知為何,心里竟然生出一種莫名的失落。

“哦……”隨口答了聲,我低下頭,心髒的跳動有些紊亂,似乎還沒能從方才的悸動中調整過來。

“什麼事?”他走到書案後坐下,一手取了毛筆蘸墨,一手翻冊子。

“那個……”我定了定神。忽然心頭一驚,看他方才的表現,莫不是這個孩子當真有問題?“這個……”我尷尬的舉起左手食指撓著鬢角,這個問題還真是難以啟口。問得白了,怕傷他自尊,問的淺了,怕他聽不明白……而且,我的身份也挺尷尬,即使親如姐弟,這種事情好像也不大適合由我來問吧?

“什麼這個那個的?”他納悶的抬起頭來,“有什麼事盡管說,是不是缺了什麼?”

“不缺!什麼都不缺!”我移到書案前,手扶在桌沿上來回磨蹭,“我倒覺得你這里缺了點什麼……”

“我這里?”

“是啊。”我倏地把臉湊近他,“你不覺得你應該娶個妻子嗎?”

他一瞬不瞬的盯住了我,幽黑的眸光閃動,那張俊朗的臉上竟如同罩上一層千年寒冰。我打了個哆嗦,不覺自責起來,好似自己方才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那個……就當我沒說……”

“你想要我娶妻?”他不冷不熱的擱下筆管。

“不是我想不想的問題,而是……”該死的,他那什麼眼神啊,跟束冷凍激光一樣,能活活把人給凍死。我舔舔唇,勉為其難的說,“而是,你年紀大了,房內卻仍是空虛……那個……”我把心一橫,索性把話挑明,這等支支吾吾的不爽利真叫人難受,“皇太極,你是不是哪里有問題,你到底是不行呢?還是你性取向有誤?”

他愣住,直直的看著我。

我臉頰騰地燒了起來,趕緊低下頭,手指在桌面上畫圈圈,小聲嘀咕:“是你逼我說的那麼直白的……我也是擔心你……啊!”

上身猛地被人往後一推,跟著一陣暈眩,竟是瞬間被他推倒在軟榻上。他壓在我身上,頭靠在我臉頰邊。我大受刺激,正欲張口尖叫,忽然他身子微微顫了顫,摟著我語帶哽咽:“怎麼辦?東哥……”

“什……什麼怎麼辦?”我用力推他,無奈他將我抱得死緊。

“你千萬不能說出去……”

“啊?”百轉千折,我被攪得糊里糊塗的腦子終于有了一分清醒,難道……這是真的?“你……你不行麼?”

要命了!怎麼當真會有這種事情?難怪這小子從小就是古古怪怪的,我怎麼就沒早點發現呢?那……現在要怎麼辦?

“皇太極!”我用力推他,他只是不理,肩膀微聳,似乎在顫抖。“皇太極……”

“東哥!你要幫我!”

“好!我幫你,我無論如何都會幫你!”我吸了口氣,“可是你得跟我說實話,你到底……到底哪里不行了?”說完這句,我臉上又是燙了一下。

“我對女人有莫名的恐懼感……只有你例外。”

我倒吸一口冷氣,隱隱覺得哪里不對勁,卻沒工夫費心思量,只是順嘴說道:“那……那該怎麼辦?”

脖子上一熱,他的頭稍稍側過,濕濡的唇瓣竟然貼著我耳後肌膚輕柔滑過,我抑制不住的微微一顫,他左手探過來捧住我的臉,唇片繼續游移,舌尖輕輕舔舐我的耳垂。

一陣酥麻的異樣感覺在心底迅速散開,我“啊”地逸出一聲低呼,呼吸不由沉重起來:“皇……皇太極……”

“東哥……你會幫我吧?”他的聲音諳啞,我才浮起的理智又被他壓了回去,昏昏的亂成一團。

“嗯……嗯……”我不受控制的哼了兩聲,思維一度呈現混亂。他撥開我擋在胸前的手,悉悉窣窣中我似乎感覺到他竟已解開了我的衣襟扣子。

我心里一驚,神智稍稍拉回,忙摁住他的手,叫道:“皇……”才吐了一個音,唇上一熱,竟被他濕潤溫軟的雙唇牢牢封住,舌尖輕挑,靈巧的滑入我的嘴里,與我唇舌交纏在一起。

轟地聲,我大腦里變成一片空白!所有思維理智統統被拋得一干二淨,一切感官能聞到的,聽到的,看到的只有一個他。

迷失間感覺身子騰空,皇太極抱了我大步往內室走,我無力的攀住他的肩膀,眼神迷散朦朧,只能羞怯的看著那張年輕而又俊逸的臉孔。

“東哥……”他在床榻上放下我,臉湊近,我甚至能清晰的看到那彎翹的眼睫,烏黑的眼眸中閃動著狂熱的深情,那張臉是那麼的年輕……

倏地,我身子一震,神情微變,奮力撐起身子低呼:“你騙我!”此時的我已是云鬢散亂,衣衫半敞,我羞得滿臉通紅,恨不能挖個地洞鑽進去。

“我哪里騙你?”他仍是一本正經。

“還裝?你分明就是在耍我……唔!”他低下頭吻我,先是細細的,柔柔的,慢慢力道加重,變得猶如狂風海嘯般,像是要頃刻間吞噬了我。

我全身發顫,無力的癱倒在床榻上,他伸手抓緊我的手,五指加錯握著:“你難道不喜歡這種感覺?不喜歡我親你麼?”

我羞得全身發燙,理智告訴我,這樣子是不對的,眼前的這個人充其量只能做我的弟弟,他還那麼小……

可是……

我垂下眼,無語。

“看著我!”

他用另一只手抬起我的下巴,硬逼著我與他對視,我羞得連連蹬腳:“你這是要做什麼?”

“要你面對你的真心,要你說實話……”他低下頭在我唇上輕啄,“你喜歡麼?說你喜歡……”

那種無力的眩暈感再度襲來,我喘息著,終于忍受不住的大叫:“是!是!是!我喜歡……我承認我喜歡你吻我,可是……”他低下頭再度封住我的聲音。

我眩暈,在他的溫存間迷失自我……

衣衫盡解,他的手游走不定,不停的在我身上點燃一簇簇欲望的火焰。我扭動著身軀低聲嬌喘,內心抑制不住狂烈洶湧的歡愉和顫慄,伸出胳膊摟緊他。

“東哥……”他溫柔的吻我。

我眼神迷離,只能在他身下虛弱的喘息,身心皆已被他俘虜,再不能掙紮逃脫。

“我愛你!”他輕歎一聲,微微一挺身,我“啊”地張口低呼,紅潮遍布全身,皮膚上密密的浮起一層細小疙瘩。

感覺到他在我體內緩緩律動,由慢及快……我喘息著逸出一聲聲呻吟,瘋狂得再也不能自已。

◇◆◇◇◆◇◇◆◇

里側的烏木漆柱上有個蝙蝠靈芝的圖案,我愣愣的盯著它眼皮一眨不眨,直到眼珠開始發酸。

激情退去,我蜷著身子不敢動,皇太極就在我背後,只是不知他此刻在干什麼,想什麼……他是睡了,還是醒著?

天爺啊……我咬了咬唇,臉頰發燙。我真是作孽啊!這要放在現代,是否夠格給我扣上個誘奸未成年少年的罪名,判刑入獄?

我是怎麼了我?難道當真是生理欲求不滿?所以一時沖昏頭腦,不顧三七二十一的就和這小鬼……噢!我心里懊惱的哀號。我以後要如何面對皇太極?我……我真是沒臉沒皮了!

床板嗦嗦一動,我立即全身僵硬,緊張的把眼閉上。

有細微的呼吸聲漸漸貼近我,我似乎能感覺到一道灼熱的目光在我臉上流連穿梭。許久後,一聲溫柔的噓歎在耳畔輕輕響起,聲雖低,卻如同一粒細小的石子投入我的心湖,波瀾不驚的湖面被頓時被擊起層層漣漪。

我心一暖,幾乎便要轉身抱住他,然而只在一瞬之間,身後之人已輕輕翻身下床。我反倒又不好意思吭聲了,只得繼續裝睡。

過了好一會兒,屋內寂靜無聲,我小心翼翼的睜開眼,側身扭頭——果然身旁已沒了皇太極的人影。我松了口氣,一個骨碌翻身坐起,發現自己正一絲不掛全身赤裸時,不覺臉又紅了,目光匆匆一掃,卻發現地上衣物凌亂,東一件西一條的扔得滿地都是。

我紅著臉,裹著被子跳下床,躡腳躡腳像做賊似的揀一件穿一件。好容易套上中衣長褲,溜眼一看,外袍居然丟在靠門處——啊,啊……之前到底是怎麼扔到這兒的呀?

我踮著光腳踩著冰冷的地面跑了過去,四月的天氣,說冷不冷,說熱也不熱……

方在門口揀了外袍,正欲轉身,忽聽外室書房內有人在說話,細細一辨,竟是皇太極低沉的嗓音。我心跳突然加快,尷尬的站在門口,一時竟忘了進退。

“……如有人問起,你懂得如何回複了?”

“是。”

“那好,先說一遍來聽。“

“是……”尷尬中透著緊張的顫意,竟是葛戴略為諳啞的聲音,“近日城內傳有流言蜚語中傷八爺,格格偶然聽聞,不免憂郁,故此特將奴婢收作義妹,轉贈八爺。爺主子眷愛奴婢,今日得蒙垂憐寵幸,納為側室。奴婢……奴婢……謝主子隆恩眷待……”

“嗯,倒還算是個機靈的丫頭。只是你記得了,以後莫再自稱奴婢。起身吧!”

“謝爺!”

“你先出去,吩咐廚房預備下點心,一會兒命人送來。”

葛戴低聲應後,隨即一陣細碎的腳步聲漸漸走遠。

我茫然的僵直在門後,無力挪移半步,忽聽“嗒”地一響,猛抬頭,皇太極已然直立在我面前。

四目相對,目光交凝,我無語,只是覺得身子微微發顫,心中有難言的酸楚。他先是愣了下,轉而彎腰抱起我。

“地上涼。”

我低呼一聲,被他重新抱回床內,他靜靜的坐在床沿上看著我,眼底交彙著一種我看不懂的光芒。

“東哥。”他輕聲喊我。

我垂下眼瞼,一顆心微微發顫。他伸臂抱住我,下頜支著我的額頭:“我很貪心,我要你的一輩子……你肯不肯給?”我一震,他突然加大擁抱的力度,將我的臉頰緊貼上他的胸口,我能清晰的聽到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一輩子,不離不棄……東哥,你就是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