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城
隨著氣溫逐漸回暖,女真各部族的關系越發微妙緊張,海西輝發與建州之間劍拔弩張,火藥味已然彌漫整個遼東。拜音達禮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大興土木,在扈爾奇山城外又加蓋兩層,使得扈爾奇城變成一座內、中、外三層的城池,以備戰時之需。

這種郁悶就像天陰光打雷卻不見下雨,明知道會有一場大戰在即,可努爾哈赤偏偏能按捺住性子慢慢的磨。我不得不感到萬分的佩服,玩心理戰,努爾哈赤絕對是個高手,此時身在扈爾奇城內惶惶不安的拜音達禮肯定已被磨得抓狂了。

明萬曆三十五年秋,必然的一場大仗終于拉開帷幕。

努爾哈赤用那些事先冒充成商戶,秘密混進城內的探子,輕而易舉的就將貌似固若金湯的扈爾奇城,里應外合的給拿下了。這個結果真是讓人大跌眼鏡,那麼有氣勢的一場暴風雷閃,沒想到最後竟是只飄了幾滴小雨——攻打輝發與當年哈達陷入苦戰時的情景相比,扈爾奇城簡直形同虛設。

九月,海西女真輝發部被滅,首領貝勒拜音達禮父子被殺身亡。

消息傳到赫圖阿拉,我心下惻然,雖然我對拜音達禮一向沒什麼好感,但聽到他被殺,仍不免替他感到悲哀。

◇◆◇◇◆◇◇◆◇

明萬曆三十六年三月,努爾哈赤命長子褚英、侄兒阿敏等率部討伐烏拉邊界,攻克宜罕阿林城。自烏碣岩一役後,烏拉元氣大傷,不得已貝勒布占泰放下身段,主動向建州提親求和,請求努爾哈赤許聘親女,他將永世忠誠于建州。

努爾哈赤欣然應允,將四格格穆庫什送至烏拉與布占泰完婚,同住在赫圖阿拉內的女人至此又少了一個——其實布占泰與努爾哈赤的不和已成必然趨勢,每個人心里都很清楚,此時穆庫什嫁過去,不過是做了個緩和緊張局勢的犧牲品罷了。等到時機成熟,雙方必將再度斗得你死我活。

穆庫什出嫁後沒多久,十一歲的五格格下嫁巴圖魯額亦都的次子黨奇為妻,亦搬離出內城深宮。庶福晉嘉穆瑚覺羅氏接連嫁別二女,不免終日以淚洗面,傷情難抒。

我時而在內城走動,經常能看到她一個人躲在花園角落哭泣,身邊竟是連個丫頭也沒帶。我明白她是不願讓人看見她流淚,若是她哭哭啼啼的蜚言,被人傳到努爾哈赤耳中,後果當真不可想象。

見多了嘉穆瑚覺羅氏的眼淚,我不免想起過世的孟古姐姐來,同樣是努爾哈赤的女人,活著的興許還不如死了的灑脫。于是格外思念起孟古姐姐來,去尼雅滿山崗掃墓祭奠那是不可能了,自從去年被劫後,皇太極盯得我極嚴,幾乎是每日必至,雖然他早已成人,在外城另置私宅。

想來想去,唯有去孟古姐姐生前住的院子憑吊哀思了。

翌日,我讓葛戴准備了香燭紙錢,便悄悄的去了那處院子。院落荒置了年余,里頭早長滿了半人高的雜草。我站在門口見實在邁不進腳去,葛戴又是滿臉的怯意,便只得草草的在門口擺弄一番,聊表心意。

回來的時候,覺得心里分外沉重,在經過鄰院時,無意中發現那里庭院整潔素淨,不覺駐足。

“這里如今住著誰了?”

葛戴搖頭,同樣是一臉的困惑。

我見院門大開,可是未曾有下人走動的跡象,整座院落空空蕩蕩,幽深冷清,便跨步走了進去。

靠得近了,忽聽主屋內朗朗傳來讀書聲,竟是有個嬌柔的聲音念著詩經上的一首《關雎》:“……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鍾鼓樂之……”

我不覺一震,這個聲音溫柔甜美,每個漢字都念得字正腔圓,頗具神韻,正發怔,那里頭忽然有個熟悉的渾厚嗓音道:“整天念叨這種無用之物,又是哪個教你的?”聲音里透著明顯的不悅,赫然是努爾哈赤。

我第一個念頭便是想趕緊走人,可是偏又對方才那甜美聲音的主人感到無比的好奇,在赫圖阿拉城,敢在努爾哈赤跟前提及漢人文風的人可是寥寥無幾。

“我覺得很好啊!”那女聲滿不在乎的開口。

我站在窗外,越發吃驚。

到底是什麼人?面對努爾哈赤的不滿及怒氣,居然敢當面捋拔虎須?

“孫帶!”努爾哈赤歎了口氣,言語中的怒氣竟已消失不見,換成百般無奈似的寵溺。過了好久,才聽他接口,“過兩年你便年滿二十,你可是想著要嫁人了?”

“嫁人?”那名喚作“孫帶”的女子嗤聲蔑笑,“我急個什麼?城里不還有個葉赫老女麼?她至今仍待字閨中,跟她相比,我又算得什麼?”

“砰”地聲,像是努爾哈赤怒氣沖天的拍了桌子,“哪個讓你提她了?你還讓不讓人清淨?”

“哼。”孫帶冷冷一哼。

我不敢再逗留聽下去,忙按著原路悄聲退了出來,只覺得一顆心怦怦直跳。

葛戴正守在門口焦急的探望,見我出來,忙說:“格格!你可總算出來了,真擔心你又惹上什麼禍端,咱們還是趕緊回吧。”

我稍稍平複心境:“是。趕緊回……”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腦子里卻不受控制似的仍是不斷想起剛才那段古怪的對話。

于是,一邊往回走,一邊胡思亂想,猜不透這個孫帶到底是什麼人?可沒聽說努爾哈赤最近納了什麼女人在城內啊。

“格格!”身後的葛戴忽然扯動我的衣袖。

我一頓:“怎麼了?”

葛戴呶呶嘴,我這才注意到前面不遠處,紮堆走過來一群華服錦衣的男子。

內城中甚少有男子走動,除了那些個不時會回來給父母請安的阿哥們,但是紮堆湊在一塊進來的倒是少見。

一眼掃去,已見著五阿哥莽古爾泰、六阿哥塔拜、七阿哥阿巴泰以及九阿哥巴布泰和十阿哥德格類。

我不願跟他們多打交道,于是搶在他們還沒留意到我之前,飛快拉著葛戴閃到了一座假山後。

嘻嘻哈哈的笑鬧聲慢慢靠近,只聽莽古爾泰大笑著說:“此事可當真?那可真是好笑了!”

“可不當真?”阿巴泰笑得有些陰沉,“昨兒個老十第一次開葷,原想邀他一塊去的,他一口回絕,那樣子倒像是心虛怕被人吃了似的。”

“得了,這事若是當真,咱們做兄弟的可不該跟著笑話他,好歹替他想想法子!”塔拜講話穩重了些,聽著也覺厚道,“九弟和他年歲相仿,可九弟屋里如今少說也納了三四房妻妾了。八弟身邊卻沒個女人陪著,總也不是辦法……”

我心里突的一跳,手心里一緊,感覺葛戴與我相握的手猛地抖了下。

“六哥倒真是好心。”巴布泰冷笑道,“如今哪個不知他皇太極不貪戀女色,阿瑪還曾誇他意志堅毅,不為女色所累……嘖嘖,裝的跟聖人似的,我看他不是不貪,而是根本就不行!”

塔拜斥責道:“九弟!怎麼說話呢你!老八再如何,也比你大上一個月,總是你兄長!”

“哈哈,六弟啊!”莽古爾泰大笑,“你可不知,老九為晚生了這一個月,心里有多慪氣!前年年底,蒙古的那個恩格德爾有意聯姻,阿瑪偏心,讓這等好事落在老八身上,可老八偏還不領情,居然回絕了……最後人家恩格德爾走了,親事也沒談成,若是這等好事攤到老九頭上,保不准如今靠著那位蒙古貝勒的威望,在阿瑪跟前的地位也能……”

“哼,所以我才說皇太極有問題!”

莽古爾泰笑道:“有問題也罷,沒問題也罷,總之與咱們無關,咱們樂咱們的,等著看好戲吧……只怕真有問題,他年歲大了,想瞞也瞞不住,到時候……哈哈!”

眼瞅著一行人漸漸走遠,終于再也聽不見半點聲音。

葛戴忽然咽聲說:“他們這些做爺的怎麼這般無聊,竟然在背後如此誹議八爺!”

“嗯……如今八阿哥受命接管內城大小事務,年俸月例,奴隸仆從,土地私產等等分配,無一不經他手,若要秉公處理這些瑣事,自然難免會得罪他們……”我心里煩亂,嘴上雖輕描淡寫的解釋著理由,可心里卻已被他們方才談及的話題所擾,滿腹擔憂。

皇太極……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曆史上的順治帝不就是他的兒子麼?嗯,他會娶妻生子,這沒什麼好擔心的!

我蹙著眉,仍是覺得心煩意亂,難以有一刻的安甯。

腦子里忽然紛亂的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記憶中好像曾有野史稱述,順治帝乃是攝政王多爾袞與孝莊大玉兒私生之子……

“啪!”我手掌猛地打在自己腦門上。

我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呀!這種荒謬的事情只有那種三流電視劇的編劇才瞎編得出來!

“啪啪!”我又連續打了額頭兩下,強迫自己剔除掉那些烏七八糟的念頭,可是轉眼,我稍稍定下的心便又打成一團亂麻。

“格格……”葛戴小心翼翼地察言觀色,“格格若是生氣,你打奴婢出氣好了,千萬別……”

我翻了個白眼,終于跳了起來:“去!去!回去叫人給我備馬,我要出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