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很丑的小皇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早晨.

陽光明媚.

雨過天晴.

羲和宮的宮女太監們,昨夜很害怕.

睡的不踏實,三更才模模糊糊的睡著了.

醒來,已經有陽光了.

不早了.

看到外頭天光大亮,陽光明媚,他們長噓了一口氣.

果然昨晚沒必要那麼害怕的,什麼都沒有.

陽光明媚,是個好天.

陽光下的羲和宮,也不陰沉了.

宮女沒有敲門,直接推開了羲和宮的正屋.

這個時候,前皇後娘娘,還沒有動靜,也不知道是還睡著,還是又跑哪里去了.

宮女走進去,發現前皇後真的還在睡覺,松了一口氣.

睡覺比鬧騰好.

可是,宮女見到皇後的床榻前,散落著黑乎乎的頭發,忽然尖叫起來.

有人給前皇後剪了頭發.

雖然是一小撮,但是還是剪了.

小宮女很害怕.

小昭後交代過,不能動前皇後身上一根汗毛,要好好的伺候著.

雖然他們沒有好好伺候著,可是前一句話還是記著的.

畢竟有被處死的宮女作為先例.

前皇後被叫聲驚醒了,伸手拍了拍,拍了個空.

轉頭,看到了那塊木頭.

她搖了搖頭.

"阿佑肯定又和自己捉迷藏了,越長大,越調皮."

宮女們心驚膽顫.

問前皇後:"昨晚誰來過?"

長發女子笑道:"沒有別人啊,是我的孩兒,她幫我擦了頭發,她就在床上躺著,你們沒看到嗎?"

院子里的小太監也驚訝的喊了一聲.

因為年初,他偷偷的摘掉的梧桐樹葉,昨夜一場大雨,那粗粗的枝條上,居然又鑽出了一支嫩芽.

不是綠色的,是有點淺金色的嫩芽.

要稟告小昭後嗎?

肯定是要的.

宮女和太監都覺得昨夜有些不尋常,肯定是有事發生.

可是當去領飯食的宮女回來之後,說到宮里不同尋常的氣氛,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們級別太低,打探不出來,但是幾人還是決定,把昨夜的不尋常掩蓋住.

只是前皇後發瘋罷了,就像她之前,說她的孩兒把飯吃了,這次,應該是她自己把頭發剪了,裝作是她的木頭孩兒剪的,雖然剪的很整齊.

就是梧桐樹上的嫩芽有點難辦.

那支嫩芽長的有點高.

爬樹,這幾個宮女太監都不敢.

若是借梯子什麼的,又顯得動靜太大.

算了.

現在是秋日,長了芽,抽枝,也很快到冬日,就凍死了.

不合時宜,肯定長不大.

小太監不死心的在樹下跳了幾跳,最終放棄了摘掉嫩芽的打算.

……

神佑回到了洛姨的院子.

臉上笑容大大的,比平時更好看了.

本來她要去拜見小昭後的.

但是據說發生了大事.

小昭後連眾人的請安都給免了.

自然,也暫時不用神佑去見面了.

神佑于是去找聖國師,郭先生了.

畢竟,這也是皇上讓她留在宮中的說法.

神佑去國師殿,宋太監帶著去的.

宋太監對那個厚耳垂的少年,很警惕.

雖然只是說他精于計算.

可是他對面前的少年,則是很恭敬.

不知道為何,這份恭敬,像是從心底里生出來的一樣.

讓他的腰,彎的極低.

雖然在宮中,彎腰低頭,是保命最好的法則.

可是他年紀大了,彎腰低頭,腰有點難受.

只是在這個少年跟前,他止不住的把腰,彎到讓他難受的那個點.

真的,他對他現在的主子洛妃,都沒有這種感覺.

心中只是想著,大概人美到極致,都會讓別人臣服吧.

因為他看到國師殿的鯛姑,看到洛妃的養子,居然也是沉沉的彎腰,彎的剛好可以看到他.

他忽然就平衡了.

並不是他自己這樣,別人也如此.

國師殿的鯛姑可比他的地位高多了.

國師殿地位獨特,可是宮里連公主皇後都不太在乎的.

連皇上對這個姑姑,都會笑容平和.

"鯛姑,我先生在嗎?"神佑問道.

"聖國師被皇上請去議事了,他說你會來,讓你直接進去即可."鯛姑十分客氣的道.

神佑進去了.

宋太監和鯛姑沒有跟進去.

國師殿里頭,外人是不能踏足的.

宋太監和鯛姑也有幾面之緣.

兩人閑閑的說了幾句話.

各自分開.

神佑走進國師殿的中心.

這里也是一個能讓她安心的地方.

神佑發現了,到了國師殿,似乎心情也很平和.

今天她心情很好,迫切的想找人分享.

她還沒有走進去,就聽到里面有聲響.

神佑推開門,看到里面有一個小孩子,正趴在地上.

地上有什麼東西,顯然他把自己絆倒了.

小孩,身體不胖,但是臉黑圓黑圓的,很土氣的模樣.

看到神佑進來,他愣了一下,顯然是思考了一下.

然後他張開嘴,醞釀了一下,接著眼睛紅了,癟著嘴,開始大哭起來.

"哇~哇~哇~"

哭的極其難看.

神佑想起來這家伙是誰了.

說起來,這家伙和小公主一樣,是她同父異母的弟弟.

不過她連父親都不打算認,弟弟妹妹的什麼,自然也沒有打算認.

就是有點驚訝.

自己長相很好,小公主也長的不錯,可是這個小家伙,怎麼會這麼丑?

是真的有點丑.

尤其是在申國這樣,以美為榮的國家,小皇子的容貌,真的不是一般的丑,土圓土圓的.

眼角下塌,皮膚黝黑,臉扁圓,嘴巴寬.

這麼小,臉上就有斑點了.

神佑有點驚訝,她也沒有帶小孩的經驗,以前山里的小孩到她跟前,她都跟玩球一樣,丟來丟去.

不用哄.

所以她沒有哄面前的小孩.

小孩醞釀了情緒,大哭了起來.

可是哭著哭著卻發現,面前的人,根本不搭理他.

他哭的有些累,慢慢的閉嘴,淚水也止住了,不哭了.

發現自己剛剛摔的腿,也不那麼疼了.

他開口道:

"你是誰?"

"誰讓你來的?"

"外人不准進來,這里是我芳芳爺爺,煙煙哥哥的地盤!"

小皇子一口氣說了一串話,並且為了說話有氣勢,他想扶著旁邊一個東西站起來.

結果那東西一滑,他又摔到了地上.

最後一句話,說的有點疼,嗲嗲的.

神佑聽到芳芳爺爺和煙煙哥哥這個稱呼,噗嗤的笑了.

"我是你佑佑大爺."神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