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梅林
g,更新快,無彈窗,!

佛堂後頭有片梅林.

專門給貴人栽種的梅樹.

每棵樹都有精致的形狀,都是特別修剪出來的.

天人廟,如今精致的不比任何一個王公貴族的家園差.

誰也忘記了.

百年前,天人廟和現在對面山頭的聖廟一樣.

只是個破廟.

破廟里,只有淡淡的香火,環繞的經聲,一日三次,震耳的鍾聲.

雖然是木頭鍾,敲出的聲音卻是能進行.

現在已經換成了盤龍浮雕的大銅鍾.

敲出的鍾聲悠遠洪亮,卻連敲鍾人的心都進不了.

主持帶著申皇和洛娘子去了梅林.

這片梅林是他精心設計出來的,一般的貴人輕易都不讓進來.

能進這片梅林的人,在申國也是屈指可數.

就是徐家寶的祖母,當今皇上的表姑,已經添了無數香油錢,才得以進來一次.

也就是觀一眼梅林,就走了.

主持驕傲的道:"皇上和洛夫人可以盡情在這梅林觀賞,這片林子,很是安全,不會有外人打擾."

申皇瑥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也聽到那個傳聞,據說天人廟後頭的梅林,是有玄機的,雖然是敞開的梅林,未經允許,外人是絕對進不來的.

當然除非有人用火燒,把這一片梅林都燒光了.

不過在天人廟也不會有這種事.

天人廟有這個能力,卻也用不到戰場上,戰場上可不像這里,敵人隨便一把火就燒了.

申皇很滿意主持的識趣,揮了揮手,讓主持下去.

他想著的約阿洛兩個人賞梅看花看夕陽,基本就已經達到了.

貼身的高太監和記錄官居然都被皇上一塊趕出來了.

高太監怒視主持和尚.

"出了事,你能擔著?"

和尚面無表情的道:"不會出事,施主多慮,皇上乃萬金之軀,一般宵小豈能傷到皇上."

記錄官也是一臉不愉,他們的工作就是何時何地都要記錄皇上的生活細節.

沒有想到這個天人廟,這樣莊嚴的地方,居然還有這種專門供人幽會的地方.

皇上都進去有一刻鍾了,若是在宮里,都足夠辦事了o(╯□╰)o.

高太監冷冷哼了一聲,沒有多說.

他的責任是保護皇上的安全,可是據他打探,洛夫人的前夫就死的不明不白,跟洛夫人脫不了關系.

皇上真是為美人不要命.

不過想到了那塊棗糕,那個面貌尋常的大腳婢女,高太監沒有節外生枝說什麼.

宮里能活下來,活到最後的都是話少的.

梅林里,石階小道,花香很淡,今年冬天暖和,梅花還沒有開盡,偶爾幾株開花了,也開的不旺盛.

若是滿園梅花,一片白,定然會更美.

不過皇上此刻全部心思都在洛娘子身上,壓根沒有關心梅花開不開,開的好不好,多不多.

洛娘子穿一身紅裙,很是張揚.

但是配上她的容貌,卻覺得這身紅裙都蓋不住她的顏色,反而讓人生出這身裙子寡淡的感覺.

申皇瑥甚至腦海里一瞬間,還跑過了洛娘子若是穿著一身鳳袍,頭戴鳳冠,那才是剛剛好的吧.

不過也就是一瞬.

他雖然精蟲上腦,倒也不會真這樣做.

現在的小昭後勤勤懇懇,對自己死心塌地,又生下了天命之女伊仁,他是絕對不會輕易廢後的.

只是那場景一瞬間過腦,申皇又有點遺憾.

本來洛娘子也是自己的妃子的.

可恨那洛家居然如此治家不嚴,居然生生害得自己錯過.

申皇瑥腦子里胡思亂想著,走的就慢了一些,抬頭看到洛娘子已經走到自己前面.

居然完全不等自己,他生出一絲苦笑.

全天下會這樣對自己的,除了自己的寶貝公主伊仁,也就洛娘子了.

好大的膽子.

可是他卻生不出半點生氣.

看到她回頭望自己,他急忙快步趕上.

太陽還在半空中,沒有落山,自然沒有夕陽景.

申皇瑥默默的陪著洛娘子走在梅林里,聊的是什麼,他都不記得,只是記得這樣的感覺很好,說話不說話,感覺都很好,一份安心,一份甜蜜,自然的彌漫.

……

相比這邊的安靜,後山那邊簡直就是雞飛狗跳了.

眾人玩瘋了.

這可不是休沐日,是光明正大的出來踏青的日子.

茂林里丟幾個小家伙進去,瞬間就散開了.

阿鹿很好奇自己鄰居家的後山是如何的,他是盜匪窩里哨隊出生,對地形什麼的都十分敏感.

天人廟離龍淵山並不遠.

甚至山頭中間還是連綿起來的,理論上從這邊也可以爬到龍淵山上.

他早就想來打探一下具體情況,所以拉著小五一塊往山里跑.

小五力氣大,萬一有事可以搭把手.

而阿尋因為剛剛進來,賣弄了一下他的數術,這會子被重如拉著問問題,鞠學正也坐在一邊,假裝能聽懂的聽.

越聽卻是越心驚,我那個佛祖哎,這人真的是蠻荒來的嗎?太厲害了吧,說的那麼多,為毛他一句都聽不懂.

旁邊有幾個感興趣的學生也一臉似懂非懂的點頭.

而神佑自然是定不下心來聽阿尋哥哥講數學的,在山上都不喜歡,好不容易放假了,自然是會亂跑的.

林分他們這群紈绔就是想來看小公主的,自然也是坐不住,拉著神佑去找小公主.

不過這里太廣泛了,一群人目標太大,大家于是又分散開來,約定找到的話吹哨子招呼.

殷雄想跟神佑一組,但是他長相柔弱,兵部侍郎的侄子吳大浩同學,發揚同學愛,主動跟殷雄一組.

胖噠死皮爛臉的要跟著神佑.

其他人也各自分組,很快就散落開了.

神佑倒是沒有細心找,她漫不經心的在林子里轉悠,小胖噠很是開心.

感覺像是做任務一樣.

"佑哥,等我們找到小公主,可以讓她給我們作詩嗎?聽說小公主很會作詩?"

"應該不可以吧,就算隨便能作詩,也不會給我們作詩啊.我聽說小公主在的地方,就有很多新奇的好吃的,不知道廟里有沒有."

"佑哥,你這麼喜歡吃的,我家也有好多吃的,我還有個姐姐,雖然我們沒有經常見,但是我姐姐長的很好看,不像我,對了,跟那個我老鄉殷雄那樣,都是好看掛的,你以後娶我姐姐,就成了我姐夫,就可以天天去我家吃好吃的了."胖噠越想這個主意約好.

這樣以後還能跟佑哥一起玩.

神佑丟了胖噠一個大白眼.

她是女生自然不能娶別人,況且她自己身世複雜,命也不長的樣子,以後的事情,誰知道如何.

她不想想這些事,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人,干脆把自己包里的蛇丟出來,跟著小青蛇走.

那蛇放到地上就刺溜刺溜的往前竄.

神佑和胖噠跟在後面,彎彎繞繞的走.

"佑哥,小青能找到什麼啊,小青又不崇拜公主,它能找到公主嗎?"

"隨便啦,反正能出來溜達,比在申學宮上學好玩,我們就是出來踏青的啊."

兩人一路走,卻不知不覺居然跟著蛇靠近了梅林.

"我聞到梅花糕的味道了,佑哥."胖噠驚喜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