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迷戀
g,更新快,無彈窗,!

"讓他們進來吧."

一聲悠揚的聲音,從廟宇里傳出來.

那皺臉和尚立刻讓開了身子.

把大門打開了.

看門,正對著門口就是一尊金光大佛,快有一層樓高,十分宏偉.

大佛面露微笑,耳垂肥厚,袒露著肚皮,一雙眼睛都好像有神一般.

誰看那尊大佛,都覺得大佛在看自己.

眾人神色各異,都有一種被鎮住的感覺.

開門的和尚這會子恢複了心平氣和的模樣,站在大佛跟前,終于又有一點莊嚴寶相了,內心還有暗暗的得意.

看這群人的衣衫,就知道他們是申學宮的師生.

申學宮在申國地位崇高,他們天人廟都比不上的.

申學宮的學子更是到哪里都吃香,他們和尚卻沒有這種待遇.

聽到一個少年問道:"哥哥這大佛是用什麼做的?"

"一般是用石頭或者木頭,不過這尊佛極大,應該是木頭,石頭太沉,底下架子擔不住,外觀是刷了金粉."阿鹿回答道.

阿尋卻補充道:"這佛像的影子剛好到門口,和我們走進來的距離,還有佛像本身,組成一個術圖,我們走進來的距離是十二尺,可以推算出這個佛像大約有九尺多,百匠書里說一尺佛像九兩金,可以推算這個佛像至少耗費了九斤金粉.還有佛像腳趾甲的顏色可以看出,已經有過三次上色,加上損耗,至少需要三十斤金粉."

阿尋開始說話的時候,很多同學包括那個和尚都覺得云里霧里了.

他說完轉頭問鞠學正:"學生說的可對?"

鞠學正也是一陣星星眼啊,他教的是經文科啊,怎麼會知道術圖,還有百匠書是什麼鬼……

但是在眾人面前,他只得嚴肅的摸著胡子點頭.

倒是一邊的重如掰著手指在那里算來算去,恨不得現在有把尺子量一量.

重家人從小就有術學教育,可是他也就聽懂了一半.

一路上都在找阿尋討論問題.

反而忽略了平日讓自己臉紅心跳的殷雄同學.

殷雄在外頭是比較豪氣的,不過他長相實在女氣,再豪氣都感覺有點怪,不過他跟舍友胖噠唐希的關系很好.

胖噠很沒心眼,又是老鄉,在外頭的時候,殷雄都會喜歡跟胖噠在一起,重要的是跟胖噠在一起,也就能跟神佑在一起.

自然一點.

和尚臉抽抽,申學宮的學生就是討厭!

別人來都是跪拜燒香給香油錢,看到佛都虔誠的不得了,申學宮的學生居然在這里討論佛的造價幾何,佛豈是可以用錢衡量的,多貴都是值得的.

不過看到那個問話的少年,和尚臉又一紅.

心里默念了幾句喃無阿彌陀佛.

今天真是可怕,像是他們天人廟的渡劫日.

自己肯定是被皇上帶來的那個妖女迷惑了,這會子看申學宮的書生居然都臉紅心跳的厲害.

妖女就是妖女.

不過看到大佛,總算有一個人正常了.

徐家寶同學,上前就一個大拜,完完整整的跪下磕頭,燒香,給錢,動作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看的神佑十分驚訝.

"阿寶,你信佛啊?要給多少錢?"

徐家寶得意的開口道:"我祖母最喜歡禮佛,經常帶我來,每次她都會捐香油錢,幾百兩吧,反正是銀票,具體多少我不知道,不過祖母說了,給的錢多多益善,讓菩薩保佑我平平安安,你要不要拜拜,我可以先借你香油錢."

神佑搖頭道:"我們蠻荒那崇拜自然,在山上的時候,我們拜的人骨,在龍淵山,我們養的看家蛇,不拜佛."

枯木春也道:"我們荊國人也不拜佛,我們荊國人崇拜戰神,戰神是唯一的真神,不過我們那邊的很多部落里有巫,巫算是半神."

胖噠跳出湊熱鬧道:"我們熙國拜佛,我們熙國什麼佛都拜,和尚道士巫士,我們熙國的和尚可肥可肥了,比我還肥."

和尚:……(⊙﹏⊙)b.

"咳咳,各位施主,還請隨小生這邊走."

大家雖然跳脫,可是畢竟有鞠學正管著,反複強調不能丟申學宮的臉,大家也乖乖的跟和尚後頭走了.

倒是神佑看到和尚,好奇的問道:"你們廟里有沒有一個蓋著一半眼睛的小和尚."

神佑一問,慧光和尚就知道她問的是誰.

不過他卻是搖了搖頭道:"沒有."

聖廟和他們天人廟有過節,很大的過節.

神佑並沒有他想,她也只是隨口一問.

一群人跟著和尚到了天人廟的後院,說是後院,占地卻極其廣闊.

有山有溪有樹林.

"眾位施主來踏青的話,此處是極好的去處,若是沒有要事,請務必不要到前院來.今日有貴客,不便接待,還請見諒."和尚說完就告退了.

跟著這一群申學宮的學生一路上聽他們說話,他好幾次都忍不住想懟.

多念了幾百句阿彌陀佛才忍住.

內心再次感歎,自己的佛心是不是也被妖女動搖了.

現在做什麼事都不專心,就想早點回去,再看一眼那妖女.

前院,佛堂.

眾佛依舊沉默.

和尚們念經卻念的有些著急沸騰.

聽的人心不靜.

洛娘子已經跪拜了一會了.

她進來後,就保持了這樣的姿態,莊嚴寶相,像個女菩薩.

可是她的面容,卻是連菩薩都自愧不如,豔光四射,美若大妖.

皇上本來還算是虔誠的人,在寺廟里也會約束一些.

可是此刻,他目光灼灼,哪里有心思拜佛.

所有的心思全都在那拜佛的女子身上.

女子虔誠的拜下,柔軟的身子幾乎全部伏地,那柔韌的姿態,看的人口干舌燥,面紅耳赤.

大和尚念經的聲音更大了.

慧光和尚進來的時候,只是看到那女子渾圓的兩瓣臀,因為她正在伏地朝拜.

他直接倒退了幾步,躲在了一尊佛像後頭,才掩蓋了丑態.

伏地最後一拜,洛娘子直起身子,轉頭朝申皇淺淺一笑.

這一笑,卻是清純乾淨,不帶一點魅惑.

和尚們都閉上了眼睛,不敢看.

妖女善于變形,就是妖女.

主持面紅耳赤,謹記小公主的囑托.

這妖女從進門就沒有正眼看他一眼,可是他卻佛心崩塌.

這個女子是天生尤物,卻還目光清澈.

經曆了風塵血染,卻不沾染一點孽障,居然還有一顆赤誠的心.

所以申皇深深的著迷了,迷戀她絕美的身體,更迷戀她身體里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