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相約天人廟
g,更新快,無彈窗,!

曹九回來了.

曹九變好看了.

曹九也要參加科考了.

這個消息不算震驚.

因為有更震驚的消息.

小公主恢複了,要去天人廟禮佛,住一段時間.

整個申學宮都沸騰了.

預備班的小崽子們更是熱鬧的不行.

上回帶著神佑去風月樓的幾個同學基本不同程度上被神佑的哥哥們修理了一遍.

沒創意的看了一遍,蛇肉羹,蛇肉丸,蛇肉泥,蛇肉花……是怎麼做成的.

倒是都嚇的夠嗆.

殷雄看到這些人的下場,很是開心,因為他沒有被神佑的哥哥們喊去修理.

內心還是很喜悅,是不是哥哥們覺得他其實不錯(╮(╯▽╰)╭內心戲太多,哥哥們壓根沒有想到這殷雄童靴打自己妹妹的主意,每次見他都臉紅……比妹妹還女氣……).

對于小公主的消息,他倒是不太激動,雖然見過,但是小公主長什麼樣他都沒有記住.

不過預備班的其他人卻十分激動.

因為小公主妥妥噠是全民偶像,申學宮更是無數小公主的腦殘粉.

不能聽人說一句小公主的不好,不然必然會被噴死的.

在這樣的氣氛下,小公主要來離申學宮不遠的天人廟禮佛,小住,自然就是大事了.

大家明明知道申學宮規矩森嚴,肯定不會允許他們逃課去天人廟的,但是還是按耐不住青春少年的心.

申國對文人格外優待.

表現在方方面面,即使文人犯錯了,也是可以更多的容忍.

哪怕是死刑,只要你不是謀反大罪,同時有書生的身份,就可以在行刑前喊冤,斬首的刑法必須停止,而且每個書生都有三次喊冤的機會,不過如果行刑主官假裝聽不到,那就另當別論了……

反正這些少年心動的很,尤其是預備班這些小孩.

其他班上的學生也就想想,預備班這群學生除了想,還有動作.

反正他們的課程特別松散.

有時候下午都沒有課,偷跑出去天人廟逛一圈,好像也不是不可以的.

神佑把花丟給了曹九,見他容貌恢複成平常人,並沒有多出色,也沒有多問.

兩人默契的沒有再說這件事.

這件事太大,大的不知道如何開口.

曹九決定參加科考了,對養父母那內疚的感情,也淡了,整個人像是解開了枷鎖一般.

科考以後,他應該就不會留在申學宮了,所以這段時間,他非常珍惜.

每日跟神佑單獨一起的時候,就會說很多京城的事情,也說家里的事情,點點滴滴.

那是一個很長的故事,神佑每晚聽一節,到全部聽完,她還是覺得很遙遠.

畢竟曹九說的,她基本都沒有經曆過.

關于她的很少.

不過聽到她是懷孕十幾個月才出生的,神佑的臉抽了抽,所以我果然是個怪胎嗎?

曹九:……明明很憂傷的故事,妹妹總能歪樓的……

每夜這樣的故事聽的讓神佑這幾天白日都很沒有精神.

從不胡思亂想的她,最近想法有點多,漂亮的臉上都有黑眼圈了.

細心的阿鹿以為是妹妹太悶了,以前在白骨山上妹妹就不愛讀書,每天亂跑,雖然腦子好,但是讀書總是半吊子,恐怕是在申學宮里太悶了.

要熬到休沐日還是挺難的.

于是阿鹿用一塊手工硯台,加上威脅要暴露鞠學正那晚一起去風月樓的事情,同意大家去天人廟踏青.

鞠學正半推半就,實際上他自己也挺想見見小公主的.

雖然重規矩,但是規矩內是可以通融的麻.

于是這一日上午緊湊的上完課,下午,鞠學正為首,帶著他們預備班的學生,刁刁噠,光明正大的去了天人廟踏青.

一群學生到了山下,天人廟的路口,發現居然有兩個入口.

一邊宏偉的掛著天人廟的牌子,金光燦燦.

另外一邊茅草石階,居然也掛著一個牌子,歪歪扭扭的,居然還寫著"聖廟"二字.

跟神佑他們的"龍淵"山有的一拼.

"聖廟是誰蓋的,比天人廟聽起來還厲害啊."神佑好奇的問道.

鞠學正作為師長,總得解惑,他開口道:"聖廟是蠻荒草原來的老和尚建的,就是一個小廟."

別的也沒有多說,當初他也問了祭酒,游祭酒說里頭是另有隱情的.

神佑聽到蠻荒,頓時想到了自己在冥河縣遇到的十七小和尚,好多年了,卻仍舊覺得印象十分深刻.

因為小和尚是唯一一個看到自己身上不一樣的.

連哥哥和姨姨還有郭先生他們都沒有發現.

對于聖廟大家並沒有多關注,畢竟大家是去天人廟碰運氣,看能不能遇見小公主的.

可是荊國來的枯木春同學卻對那聖廟很感興趣.

他父親是將軍,他自然聽過不少荊國的上層消息.

據說荊皇銳上台之後,卻是頒布了一個命令,攻打蠻荒草原.

蠻荒草原地廣人稀,環境惡劣,人也特別野蠻落後,根本不值得攻打,可是荊皇卻十分堅持.

他父親並沒有去搶著接受這個命令,他父親雖然是底層出生,眼光卻很厲害.

說是涉及皇家之事.

他也只是聽了一兩句,一般這種事,父親喜歡跟二弟說,父親跟自己總是很嚴肅,總教訓自己太文弱,不像荊國人.

不過他還是留心了.

眾人朝天人廟走去,少年們步伐輕快,連胖噠都鍛煉出來了,不會像最初爬山那樣,要死要活.

還有向來嬌氣的徐家寶同學這次居然沒有抱怨,聽到要去見公主,他可是鉚著勁,十分有動力.

等到了天人廟,看到大門居然是緊閉的.

里頭香煙嫋嫋.

眾人更是興奮,關門了,說明傳言不虛,小公主果然在里頭.

鞠學正整理了一下行頭,准備去敲門.

來了個和尚,看到門口這一大群人,直接懵逼了.

"有貴人在寺,今日不宜對外,各位施主還是請回吧!"和尚一臉嚴肅的道.

眾學子更是興奮,公主肯定在里面,自然不願意走.

可是和尚圓潤的臉卻皺成了瓜皮.

小公主說要來,還沒有來,皇上卻先來了.不僅僅先來了,還約了一個女子.

那女子戴著面紗.

一身紅衣.

步伐莊嚴.

她在佛前,撩開面紗跪拜的時候,眾佛沉默,眾和尚卻是失了佛心.

只剩下嫋嫋香煙還在飄.

漫天都是紅粉骷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