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送花
g,更新快,無彈窗,!

沐休日後的第一天,很是忙碌.

課程排的滿滿的.

傍晚了,才可以歇一口氣.

神佑沒有找哥哥們,而是說想去書舍找本書看.

比起害羞的殷雄,胖噠唐希作為神佑的跟班小弟,卻是從不落後.

聽到佑哥要去書舍,盡管他不愛看書,也跟著去了.

殷雄很羨慕自己這個老鄉,長的圓胖可愛又皮厚.

自己若是能像他這樣就好了.

不過他作為知情人,看到神佑哥哥們的眼神瞪過來,就不好意思跟去了.

只得看著小胖噠邁著他的小粗腿,蹦蹦跳跳的跟在神佑背後.

"佑哥,等我一下,等我一下."

遠遠的還能聽到他氣喘籲籲的喊聲.

神佑去書舍就是想碰碰運氣.

她心中藏著一個大秘密.

很大很大的秘密.

卻是不能夠跟親密的姨姨還有哥哥們分享.

宮里有個瘋掉的女子,說自己是她的孩子.

神佑卻相信了.

書舍不遠,很快就走到了.

書舍很大,比以前在蠻荒的書店還大許多許多倍.

也比山寨里那麼多年搶來的舊書多很多.

走進去,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書.

里面很是安靜,看書的人不少,但是里頭地方極大,分散開來,似乎就沒有多少人了.

神佑按照書舍門口介紹,書籍分類的放置,徑直的去自己要的書籍的地方.

神佑只是來碰碰運氣,書舍的書極多,據說記錄了天下事.

分類標注是皇家事務.

神佑走過去才發現,皇家事務真的很多,細小到關于宮廷宴會的盤子如何擺盤,都有專門的一本書.

唐希看到神佑居然來看這些書,很是無聊.

這些書他基本不用看就知道.

他從小在皇宮里長大的.

他對皇宮的事情一點不感興趣,相反更對寫武俠人物的小說感興趣.

他雖然皮厚愛跟著神佑,但是實際也挺有分寸的,看佑哥在找書,他也瞪著腿,自己去找書.

找了一本,想拿.

不過他太矮了,跳了幾下沒拿到.

反而是神佑抬頭看到他的模樣,輕輕一踮腳,就幫他把書拿到了.

這時候的神佑比他個子還要高一些.

"謝謝佑哥."胖噠高興的接過書.

就坐在一邊的地上,專心的看起來了.

書舍里很是安靜.

午後,夕陽斜照.

不過穿過外頭的密林之後,只有星星點點能洛進來了.

神佑找了好一會,找到了一本申皇始記.

很大的一本.

很重.

神佑搬下來.

也盤腿在地上坐下來,翻開書看.

前面很無聊,記錄了申國成立初始,居然說是龍族的後人,第一任申皇就是龍的化身.

像是講故事一般.

為了證明了這個故事的真實性,上面還記錄了第一任申皇的趣事.

申皇極其喜歡珠光閃爍之物,所以把皇冠做成了用閃爍會發光的珠子穿在了帽子邊緣上,他戴著皇冠的時候,那些亮晶晶的珠子會搖晃,這時候的申皇性格極其的好.

所以在朝堂上和申皇談事情往往效果很好.

若是在禦書房,申皇沒有戴那亮晶晶的皇宮,性格就會有些暴虐,十分嚴厲苛刻.

神佑只覺得很好笑,不過想到自己若是能戴一頂亮晶晶珠子的帽子,好像是挺好的,看著就舒心賞心悅目.

當然她不是來看申國起源的.

她翻了一下,這本書都是介紹申國皇室初始成立的事情,沒有近代的.

她又把書放起來,繼續找.

又拿了一本,居然是皇宮起居注.

沒有想到這樣的書都有,翻開書,里面的內容真的十分詳實,某年某月某日,申皇瑥放了一個響屁,味重,疑似吃多了蒜菜,禦膳房的大師傅被杖責十下.

神佑覺得簡直太好笑了,又覺得當皇上也挺不容易的,連放屁這種事都不自由.

不過神佑翻到後面卻是笑不出來了.

因為到申皇皇後的事情的時候,內容被取出來了.

就只有一些簡單的記錄.

現在的申國皇後居然不是第二任皇後,以前還有一任皇後.

居然鮮少有人提起.

第一任皇後姓藍,是宰相家的大女.

後來因為犯錯被廢除.

具體犯什麼錯卻也沒有說.

也沒有寫廢後有孩子.

但是神佑卻細心的發現,應該是有的.因為書里,說到申國現在的公主,有時候用詞會用小公主.

如果申國只有一個公主,前面就不用加個小字了.

不用稱呼為小公主了.

神佑又翻了一些書,是記錄刑事的.

可是看到上面的內容的時候,神佑淚流滿面.

廢後同年,查出藍家通敵謀反,男丁全部問斬,女眷發配蠻荒.

下面是長長的名單.

問斬的男丁有七十多人.

而發配蠻荒的女眷有六十多,其中有一半死在路上,有一半到了蠻荒.

書里只是一句句簡單的記錄.

那些人的一生一輩子,就剩下一個名字.

有的甚至沒有名字,只是等,三個字.

神佑抱著書,她自己都沒有察覺,淚水淋濕了書.

她坐的極其角落,這邊的書,平日也不會有人翻看.

這一刻,她一個人,抱著一本書,靠在角落里,淚眼婆娑.

她以為沒有人看到她,卻不想,基本每天都會來書舍抄書的曹九卻看到了她.

對自己舍友手里抱著的那本書,曹九幾乎是不用看都能背下來.

他看那本書,眼里流下來的不是淚水,是血.

上面有個名字,就是他的,藍顏.

他的大姑姑藍曦瘋了,現在還囚禁在皇宮里.

他的小姑姑被處以毀刑,臉受千刀萬剮,再送往蠻荒.

那書里的內容,是支撐他苟活的力量.

有無數次,他頂著這樣一張丑如鬼怪的臉,奴仆之子的身份,想干脆的死去.

可是想到這書里的內容,他又忍下來了.

他不能死.

他不能死.

他沒有資格輕易的去死.

這是他一個人的秘密.

可是此刻,那個蠻荒來的第一眼見就十分親切,名字叫神佑的少年,居然抱著那本書在痛哭.

他從來沒有見過鹿神佑哭.

在他印象里,鹿神佑就是家里千萬寵愛極其一身的孩子,嬌氣的不成.

可是現在他躲在角落里哭.

曹九猶豫著要不要走過去.

他一般會避嫌,可是此刻他卻很猶豫.

他沒有踏步過去,身子卻被拍了一下.

他轉過頭,卻看到的是自己以前的同窗盧生浩他們.

盧生浩剛剛看到那個站著的背影,英俊挺拔,還以為是誰,走近才發現居然是曹九這個丑八怪.

看到他手里居然抱著一本曆年科考題目,忍不住嘲諷道:"曹九,你不會是想去科考吧,雖然你學識不錯,只是可惜,你參加不了科考,你這容貌連門你都進不去."

"不過就算你容貌周正,你的身份也進不去,誰不知道你爹曾經是反賊藍家的仆役."又有同學笑道.

"這次恩科恐怕是要專門為盧同學准備的,到時候高中,可得多多提攜我們."旁邊的同學也附和道.

神佑哭的正傷心.

忽然聽到嘈雜聲.

聽到那句反賊藍家……

抬頭看到不遠處,自己的舍友尷尬的被人嘲笑.

她把書放回去,卻也沒有貿然過去,而是把自己書包里的小蛇給放了過去.

小蛇很給力,刺溜刺溜就爬到了盧生浩他們跟前.

盧生浩聽自己弟弟說,他去生舍里居然發現了蛇,死活不回去,還被盧生浩嘲笑了好一會.

卻沒有想到居然真的看到那滑溜溜的蛇朝自己爬過來.

嚇的他花容盡失,幾人雞飛狗跳,跑都來不及.

曹九自然是認出那條蛇,是自己舍友拿來當書簽的小蛇.

他開始有點害怕,現在卻不會了.

他彎腰把蛇撿起來,走到了神佑跟前,開口道:"多謝."

他把小蛇遞給神佑.

神佑一手接了過來,另一只手,展開手心,卻是放著一朵冰藍色的花,遞到了曹九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