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懲罰
g,更新快,無彈窗,!

休沐日結束後的第一天.

申學宮門口又像剛剛開學一樣,熱鬧極了.

主要靠預備班的新嫩學生貢獻的熱鬧.

一群人雞飛狗跳的趕著來.

睡過頭的,睡忘記的,不想來的,都有.

申學宮門口又擁擠的不行,雞飛狗跳的.

不僅僅申學宮門口,龍淵山上也是如此.

神佑昨晚回來就睡個踏實,昏天地暗.

第二天,又賴床了.

死活不想起來.

胖噠也是難得不要晨練,抱著床幫子,就是不下床.

他的老仆石叔力氣倒是大,可是硬掰的話生怕傷到主子,只能在一邊勸說.

可是小胖噠一邊聽勸,一邊睡回籠覺,睡的更踏實了,連呼嚕聲都出來了.

阿尋昨晚擔心神佑,無心看書,等神佑回來沒事,他又抱著書看,在山上是一個人的屋子,沒有人看著,他居然熬夜了.

抱著一本書看了大半夜,黑眼圈都出來了.

到了申學宮,就發現,自己知道的還是太少,還有好多書沒有看,好多知識沒有學,總覺得時間不夠.

這會子也起不來.

最好的是小五了,每日清晨都堅持起來打拳.

也不是什麼名家拳,就是以前俘虜洞一個老頭隨便教的,他一直有堅持練習.

于是阿鹿就只能跟老媽子一樣,挨個叫了.

洛娘子到了神佑屋子,居然才靠近就被這小家伙抱著,捏了一把胸,真是氣的要死.

這是什麼壞毛病.

身上還有酒氣.

看到洛娘子那俏臉都要發怒了.

婢女小桃連忙道:"娘子,讓我來叫小主子吧."

洛娘子點了點頭.

神佑睡的迷糊著呢,忽然就覺得面前有亮晶晶的東西在晃.

她睜開眼,順著那亮晶晶的東西坐了起來.

伸手就要抓那亮晶晶的東西,抬頭看到洛姨姨跟一尊佛一樣,怒氣沖沖的坐在那,嚇一跳.

再看看那亮晶晶的東西,卻是小桃姐姐挑著串亮晶晶的珠子,被陽光照的反射出五彩的光.

神佑看到那串珠子,一臉怨念.

小桃姑用這串珠子喊她起床,百試百靈了.

她就是睡的模糊,看到亮晶晶的珠子也想起來撲過去,感覺自己這時候壓根不像人,像是小動物一樣.

還好,小桃姑沒有告訴別人,不然這個太丟臉了.

不過當前顧不上丟臉,要先安撫她那個即使生氣也美豔無比的洛姨姨.

神佑一骨碌爬起來,在桃姑姑幫助下,麻利的穿好衣服梳頭洗臉.

洗完臉,整個人都清醒了,干乾淨淨的.

小桃要往神佑臉上抹點面脂,被神佑躲過了,她不喜歡臉上抹東西,滑膩膩的不舒服.

洛娘子從頭到尾都坐在一邊,臉冷冰冰的看著,明顯不高興,要擺出生氣的模樣,覺得神佑這家伙越來越無法無天了,壓根沒人能管得住了.

想想之前,這家伙都能把國師當馬騎……好像做任何事都不出格.

明明很乖的一個小家伙,怎麼被養出現在的性子的,洛娘子也覺得心很累.

她看到小家伙洗漱好了,咳嗽了一聲,准備開始嚴厲的批評教育,居然跑到風月樓去喝酒,真是膽子越來越大了.

沒有想到洗過臉的神佑,臉淨白的跟雞蛋白一樣,撲過來對著洛娘子的臉上就大大的親了一口.

"姨姨,你好漂亮啊,他們還問我是不是你親生的,說我長的跟你一樣漂亮呢."

洛無量抱著面前香噴噴的家伙,抹了一把臉上那不存在的口水,伸手狠狠的在神佑的胳膊上擰了一把.

"哎喲,疼,好疼."

正好阿鹿已經把阿尋還有胖噠都拖起來了,過來看妹妹.

看到妹妹捂著胳膊喊疼,連忙跑了進來,伸手就撩開了妹妹的袖子,見里面粉粉嫩嫩的胳膊,一個痕跡都沒有.

阿鹿臉色一紅,就知道妹妹這家伙,又在撒嬌,倒是把他嚇一跳.

雖然在蠻荒,因為條件艱苦,女子的衣衫有的夏日都沒有袖子,兩個光胳膊都露著的,可是這會子看到洛娘子那眼神,阿鹿還是覺得有些心慌,總覺得被看穿什麼.

不過這會子神佑真的被洛娘子捏了一把了.

重重的,疼的神佑哭聲淒厲無比.

嚇的屋子里的白娘子都差點從橫梁上掉下來砸到人.

"下次再跟你算賬,快點收拾東西,去申學宮了,聽說申學宮遲到要受罰的."

神佑揉著胳膊,看到上面居然都一塊青了,姨姨真狠心啊,居然真的捏了,哎哎,太可怕了,三伯伯肯定全身都是青紫的,動不動就被姨姨捏,好懷念三伯伯,三伯伯不在山上,被捏的人換成自己了.

神佑幽怨的被哥哥們拖著下山,一路奔跑.

跑向申學宮.

險險的在申學宮關門前趕到了.

要去學舍的時候,神佑又想起來自己還有東西在生舍,急忙忙的跑回去拿.

第一堂課是鞠學正的.

鞠學正板正著臉,胡須整整齊齊,頭發整整齊齊,根本看不出來昨晚陪祭酒大人去過風月樓.

此刻十分威嚴的坐在學舍最前頭的椅子上.

那把椅子坐過無數先生,屁股那個位置都微微下凹了進去.

鞠學正坐的沉沉的,面色也是沉沉的,拿著學生的名冊挨個點名.

看到到點了,他把點名冊,放在桌子上,站起來開口道:"君子守時,為第一准則,若是時間都不能守,還能做什麼其他大事,今天遲到沒來的,都要重罰,以示效尤."

鞠學正正說著呢,生舍的門被推開了.

推門進來的卻是昨日經人介紹讓鞠學正和游祭酒好好照顧的殷家幼子殷雄同學.

殷雄同學昨夜回去,睡了漫漫長一覺.

做了一個很長很不可描述的夢,醒來居然發現褲子濕了.

當真是雞飛狗跳,折騰了一早上.

到了申學宮就遲了.

這會子正好撞到了槍口上.

鞠學正剛剛說完,看到推門進來,唇紅齒白的小男生,臉都黑了.

糾結了一下道:"第一次遲到,罰你在門口蹲跳五十個."

鞠學正話音剛落,底下學生就一陣嘩然.

蹲跳真的好丟臉啊,蹲在地上,手放在背後原地彈跳.

這個活不算太重,但是對愛美注重容貌風度的申學宮少年們,真的覺得懲罰很重了.

底下的徐家寶同學,本來一大早還跟家里鬧騰,不想來申學宮,是他爹硬塞他來的,為此還大鬧了一場,這會子卻十分慶幸,他爹的堅決,要是他遲到,在學舍門口蹲跳,簡直是太丟臉了.

而重如同學更是一臉擔憂.

只是看著鞠學正那張嚴肅臉,他默默的不敢看自己的舍友兼同桌.

而阿鹿他們則是非常擔心,回生舍拿東西的神佑居然還沒有過來.

正想著,神佑就來了.

她推門進來,看到班上那麼安靜,看到前頭的鞠學正,她還滿面笑容的打了個招呼:"鞠學正早."

鞠學正看到這笑嘻嘻的家伙,臉就抽了,莫名的胡子都抖了抖.

"你遲到了就要受罰,剛剛殷雄遲到罰他做蹲跳,罰你去數數,數到五十個為止."

同學們:……說好的要嚴懲的,數數是什麼鬼?

殷雄被罰蹲跳本來覺得很丟臉,卻想起來幾年前自己還和神佑打賭說輸了給她當馬騎的,相比起來這根本不算什麼.

而且大家都在里頭,就他和神佑在外頭,殷雄莫名很開心.

于是學舍門口,殷雄紅著臉在那里蹲著跳,神佑蹲在一旁,大聲的數到:"一,二,三,十二,十六,二十八,三十九,四十,四十二,四十七,五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