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哥哥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入夜.

風月街明亮的如同白晝一般.

甚至才活過來.

白日,這條街安安靜靜,斯斯文文.

夜里,卻是人聲鼎沸,熱鬧非常.

這條風月街和蠻荒冥河縣的那條風月街是截然不同的.

蠻荒那里,只是學這里,而且只學了一個名字.

而這里,卻真正是有風有月,風月無邊,亭台樓閣,大河船舶,燈籠燭火.

蠻荒的風月街跟這里比起來,簡陋的就只是一排的平房.

夜晚最壯觀的,不僅僅是樓里的燈火通明,還有街口的馬車,一輛擠著一輛,密密麻麻的排著.

馬車之間還有車夫,坐在馬車外頭,相互聊著天.

向往的看著風月街里頭.

"風月樓就是銷金窟,黃金進去,黃銅出來."一個身體壯碩的車夫望著里頭,聲音酸氣的道.

"要是我真有黃金,我也願意去一趟."另一個車夫笑呵呵的道.

"別做夢了,就算有錢,里面的姬女也是不會接待我們這些人的,人家還講究身份的."一個懂行的車夫沉著的道.

阿鹿和小五下山,看到山下夜晚居然比白日熱鬧,很是震驚.

而且這邊夜晚的風景比白日更好看.

人山人海,燈火通明,在黑夜中,處處點綴,如同一幅會動的畫卷一般.

阿鹿看著這一切,很是心動.

他小時候在茫茫草原上放羊,根本想不到有一天自己能來這樣繁華的地方.

草原的夜晚是寂靜的,而這里的夜晚卻是鮮活的.

不過眼下當務之急,還是要先找妹妹.

這里人多熱鬧,阿鹿留心了一下,果然看到車架當中,有國師府標志的車.

阿鹿和小五擠了進去,一問,那小宮女也是急的臉冒汗.

國師府沒有什麼人情往來,她也不懂如何處理這事.

看到有人來找,一五一十的回答了.

聽到妹妹居然被他的同學拉著去風月樓了,阿鹿瞬間就覺得不好了.

真是擔心什麼來什麼.

妹妹居然跑風月樓去玩了,那里多亂啊.

"你知道他們是去哪棟樓嗎?"

"好像說了一句是慕顏樓."小宮女不安的道.

阿鹿聽了道了聲謝拉著小五就朝風月樓走去.

"鹿哥,你來過這里嗎?好像對這里挺熟悉的."小五跟著鹿哥一路走,有些好奇的問道.

他覺得這里彎彎繞繞的,完全沒有方向感.

阿鹿被這麼一問,倒是有些臉紅.

他是沒有來過這里,但是剛剛到申城,他就想找全城的布局圖來看,不過書店里沒有賣,這是在申學宮書舍里借到的書有說這個的.

他十分認真的幾乎全部背下來了.

尤其是風月街這里,倒不是他對這里的女子有意思,而是在蠻荒哨隊的時候,他就很注意和風月街的娘子們打交道,那里的消息最多最新了.

所以阿鹿雖然從來沒有來過這里,可是對這里面的道路和樓都是背的滾瓜爛熟.

他不像阿尋那麼過目不忘的聰明,很多事情他都不是很懂,但是對打探消息,城防,律法,卻都記得清清楚楚.

這些是保命的東西.

阿鹿笑笑,沒有回答,步伐不慢,兩人快步的到了慕顏樓跟前.

慕顏樓大門威嚴緊閉,不想其他樓都是主動開著門,還有人來招攬客人.

這棟樓外頭卻靜悄悄的,像是大戶人家的宅院.

"鹿哥,要我把大門砸開嗎?"小五掂量著自己的鐵球問道.

他的兩個鐵球如今已經有百斤重了.

尋常人挑一百斤的東西都很費勁,可是小五卻像是身上的項鏈一般,吃喝拉撒基本都戴著.

他站在大門口,評估著自己的力氣和這門的厚度,感覺要是硬砸也是能砸開的.

阿鹿腦海里回想起慕顏樓的規矩,有一條是說如果對自己容貌足夠自信,哪怕沒有顯赫身份,慕顏樓也會開門迎客.

阿鹿攔下了小五的動作,決定上前去敲門.

他長的不錯.

像他那個薄情的娘親.

那些年蠻荒凍災,多少人餓死,他娘親還能靠著顏色再嫁,還嫁的是一個小管事,容貌著實是不俗了.

只可惜是生在小門小戶人家.

阿鹿桃花眼,薄嘴唇,身材頎長,笑容溫潤,標准的公子哥模樣.

而且還穿著申學宮的宮服,阿鹿想來自己現在的模樣,敲門,應該能讓進吧.

于是他真的敲門了.

有人來開門,看到阿鹿的模樣打扮,很是賞心悅目,不過她依舊搖頭道:

"今日慕顏樓有貴客,還請他日再來."說完就要關門了.

而開門的時候,阿鹿就聽到里頭似乎又笑聲傳來,真的是神佑的.

他的聽力也比別人好些,自是不能就這樣走了.

"我是來找舍弟的,他進了慕顏樓,舍弟年幼,長輩擔憂,還請姐姐通融一下,讓我們進去."阿鹿客客氣氣的道.

小五龐大的身體擋在了門上,那女子也關不了門.

"哪有來這里找弟弟的,找弟弟要去南風樓啊,我們這里只有姐姐妹妹呢."女子嬌笑道.

她身後走上來兩個壯漢就要來關門.

小五雖然強壯,可是跟那兩個壯漢比,居然個子還矮一截.

只是說時遲,那時快,一瞬間的時候,阿鹿居然同時丟出了兩枚針,兩個壯漢,還沒有到跟前,就直挺挺的倒下了.

身後小五利索的把兩個壯漢提到門邊.

阿鹿依舊笑容溫和的道:"雕蟲小技,讓他們休息片刻,舍弟就在里頭,還請小娘子帶路吧."

姬女小荷沒有想到,居然有人在慕顏樓動手,而且是兩個半大的少年,身上還穿著申學宮的衣服.

他難道不知道風月樓背後是誰嗎?

不過看著對方依舊笑吟吟的臉,小荷沒有再為難,帶著兩人進去了.

大廳里,神佑唱著歌,喝著酒,拿著筷子敲擊面前的杯碗,玩的不亦樂乎.

旁邊還有不少姬女在幫忙一起敲著碗筷,伴奏.

而殷雄原本會爽快的答應二叔一起來風月樓,就是因為這段時間在申學宮里,他發現自己對神佑那種病態的愛戀,整日什麼都不想,就想上課看著她,吃飯看著她,和她說一句話,開心半宿,她隨意的一句話,自己都要琢磨好久.

殷雄覺得這種感覺很歡喜,也很痛苦,總覺得不應該這樣.

如果說之前是擔心神佑有事,那現在這樣是為何?

所以他決定跟二叔來風月樓,傳聞風月樓是天下第一樓,里面的姬女比大家閨秀還大家閨秀.

說不定見識多了,自己就不會整日整日的就想著神佑了.

可是他到了慕顏樓,還沒有見到游祭酒,卻先看到了神佑.

穿著比平日華麗的白色長袍的神佑,笑容滿滿,頭發隨意的紮著,那樣風流恣意的敲打了杯碗,聲音清亮的唱著歌,美的像是妖孽.

殷雄只覺得慕顏樓里再無顏色,只剩下她.

神佑唱的甚嗨,已經有半醉的感覺了,因為這其實是她第一次喝酒.

她抬頭,居然看到了哥哥和五哥,她連忙揮手.

"哥哥,我在這里."

直接從桌子上跳下來,連歌也不唱了,直接撲到了哥哥跟前.

阿鹿扶著那一身酒氣,身體柔軟的妹妹,臉色真是五彩斑斕,在外頭向來虛偽微笑的阿鹿,這時候也氣的不行.

"誰讓你來這里的,要是先生知道,擔心罰你抄書!"

阿鹿氣的夠嗆,可是面對著妹妹這張臉,他氣息起起伏伏的也就只能說出這句話.

神佑果斷的搖頭道:"沒事,我看到了我們申學的學正還有祭酒也在呢."

酸蘿蔔臉的游祭酒:

胡須整齊的鞠學正:434R%$%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