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不是唱給你聽的歌
g,更新快,無彈窗,!

人約黃昏後,月上柳梢頭.

一輪明月,掛在了江邊的樹上.

天地都暗了.

星星點點的光亮了.

皇宮也是如此.

而且今天的皇宮總算是有了一點活躍的氣氛了.

公主昏迷的這幾日,皇宮里的燈都安靜了許多.

燈火都不敢隨便亂踹,恨不得一絲風都沒有.

免得小昭後看到那火苗亂動,心情不好.

這幾日不小心撞上窗口的宮女太監實在是太多了,只是細微一點點出錯,就被拉出去杖斃了.

小昭後居然都顧不上往日那好脾氣的好名聲了.

燉了一天的銀耳雪蓮,晶瑩剔透的在青花瓷碗里裝著,小昭後親自給小公主喂.

喝一口,等一會,然後用手絹細細的擦去嘴角的痕跡.

小公主覺得自己的確是很餓,不過也知道,自己這樣的情況,是不宜多吃的.

只是看著母後親自端著碗喂自己吃東西,卻很是感動.

"母後,你讓冬施來吧."

旁邊的齊劉海的小宮女這時候,連忙接要來接上手.

小昭後平日的確很少勞力,一直端著碗這樣的動作,確實有些累,可是她卻不想借他人手.

"不用,母後看著你醒來,就覺得開心,無論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的."小昭後笑容慈祥的道.

伊仁很是感動,按母後的年紀,在她們那里,也還是個動不動自稱寶寶的女子,這里卻有了一點點的老態,連眼角都有皺紋了.

自己昏迷的這段時間,母後一定很辛苦,她向來重規矩,重稱呼,這會兒連我的稱呼都出來了.

"父皇呢?"伊仁問道.

小昭後神色有點僵.

"你父皇有事找國師,下午才走的."

公主伊仁沒有說話,安靜的喝完碗里剩下的雪蓮羹,卻是伸手抱著母後的腰,撲到了母後的懷里.

自從小昭後對女兒心中有芥蒂之後,母女兩很少這般親熱.

這會子女兒抱著自己的力氣很小,自己輕易就可以掙脫了,她卻不願意.

而是也靠了過去.

昭和宮里,母女擁抱,柔情滿滿.

羲和宮里,長發女子,抱著一塊木頭,也陷入了沉睡.

這龍淵山上的鹿家三兄弟,左等右等,卻是沒有把神佑等到.

天都黑了,神佑居然還沒有回來.

郭先生不是說不過夜的嗎?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了.

阿鹿覺得自己妹妹向來單純,會不會被騙了.

洛娘子也很是擔憂,但是現在大家都以為神佑是她的假養子,真兒子,小昭後應該不會對神佑出手,而且這時候小公主暈厥,小昭後自顧不暇,也還顧不上神佑.

那是為何天黑了還沒有回來.

會不會跑去貪玩了,這個也完全是有可能的,那家伙膽子向來大的很.

可惜現在沒有人商量事情了,以前有事她都習慣找三當家商量,這會子,他人都不見了,莫名覺得空落落的,連國師也不在山上了.

"洛姨,我和小五下山去找神佑吧,她可能是在哪耽擱了."正擔憂的時候,阿鹿進來了,問道.

阿尋本來也想去的,但是他體力差,萬一有事,不僅幫不上忙還拖累了,所以也沒有堅持.

小胖噠想去,不過被他的石叔給攔下來了,他這樣去,萬一有事,還要照顧他.

為了方便行事,阿鹿穿的是申學宮的宮服.

就是一件普通的黑色袍子.

不過阿鹿的頭發里插著毒針,靴子里藏著那把刀,身上也是藏著一堆的毒蛇毒草磨粉制成的藥.

袍子里還有軟甲,可謂是全副武裝了.

而小五穿的尋常,他不喜歡申學宮的宮服,太板正,不夠寬大,穿的是平日的衣衫,身上照例是背著他的鐵球.

兩個少年迅速的朝山下去.

道路兩邊還是沙沙沙的,顯然夜晚了,蟲蛇更多了.

"還是要開始做鐵梯,不然遇事的時候,路太長了."阿鹿開口道.

小五點了點頭,不過並不是很擔憂.

"鹿哥,我看京城的人都弱雞的很,神佑的身手跟我不相上下了,肯定沒事的,你別太擔心了."

阿鹿卻面色嚴峻的搖頭道:"你不知道,這京城人,壞的很,表面上柔柔弱弱的,實際上一肚子壞水,神佑那麼單純,那麼老實,那麼乖,我擔心她被人教壞了,太危險了."

小五聽到鹿哥這麼說,總覺得哪里不對,妹妹好像沒有鹿哥說的那麼單純老實乖巧啊,從蠻荒一路過來,多少壞蛋匪徒被神佑折騰的生不如死啊,不過鹿哥說的肯定不會是錯的.

小五也點頭道:"那我們快點下山吧."

此刻,燈火通明的慕顏樓里,林果兒真的醉了,身嬌體柔的要撲倒在神佑的懷里,卻被神佑避開了.

然後妖嬈如蛇一樣的果兒娘子這會是真正的躺在了軟榻上,一動不動.

不僅僅是林果兒一直輸,其他那些姬女,以為林果兒放水,她們可不想放水,就想看看醉酒的美少年,卻不想,他們所有人都一直輸,一直輸……

一開始只是幾個人圍觀,到現在大廳所有人注意力都注意過來了.

從來沒有見過慕顏樓的女子這般失態.

幾個女子居然都醉了.

雙眼迷離,就差自己脫自己衣服了.

眾人看著中間那少年,都不得不歎一聲,好豔福.

她面前還有一個姐姐搖搖晃晃的伸出手,讓神佑猜.

神佑遺憾的搖了搖頭.

"玩了這麼久,一口酒都沒有喝上啊,這局算我輸,我喝一口酒行不?"

周圍人都哈哈大笑.

連角落里的游祭酒都忍不住笑起來了.

鞠學正更是笑罵了句:"小兔崽子,掙臉."

就見神佑手里按著她最早開的那壺酒,低頭聞了聞,應該是醒好了.

她提起酒壺仰著頭,漂亮的往嘴里倒.

行走江湖這麼酒,一路聽了不少故事,身邊還有特別喜歡江湖故事的小胖噠唐希天天念叨,神佑早就想這麼做了.

不過身邊時時刻刻都有一堆哥哥,壓根沒有機會.

這會子,玩嗨了.

神佑直接坐桌子上,拿著酒壺往嘴里倒.

這樣粗魯的動作,由她做出來,卻是極其漂亮.

眾人拍掌叫好.

申國天下氣運,原本都是盡在皇宮.

寒門難出人才,不僅僅是條件差,更有氣運之爭.

寒門所處之地,一般都氣運寡淡.

神佑在蠻荒默默無聞,可是一路到了京城卻氣運越發的好.

若是能看見氣運的人,這會子,甚至可以看到,原本源源不斷流入皇宮的氣運,這會子卻是轉了個道,流向了神佑所在的慕顏樓,甚至皇宮里都有一絲氣運也泄了出來.

"對酒當歌,再來一壺."

慕顏樓的姬女們醉了大半,歪歪扭扭的,這時候給神佑遞酒的卻是一個尖臉老頭.

神佑拿過酒,笑道:"嚇我一跳."

鞠學正臉都黑了,這是你領導的領導……

接著神佑聞了聞酒,又道:"這酒比我剛剛那壺酒更好,謝了老頭."

林分他們本來也玩嗨了,可是看到那遞酒老頭之後,就瑟瑟發抖,哎呀娘咧,居然是祭酒……送來的酒.

又喝了一壺酒的神佑,歡快的唱起歌來: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一美人,清揚婉如.邂逅相遇,適我願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一美人,婉如清揚.邂逅相遇,與子偕臧."

唱完看到那老頭還在自己跟前,神佑把他推開道:"不是唱給你聽的,是給漂亮姐姐們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