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撩妹達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慕顏樓毗湖而建.

湖的那邊就是申學宮.

游祭酒經常坐船過來.

因為這慕顏樓里有他的老相好.

游祭酒是慕顏樓的老主顧了.

偶爾也會遇到一些熟人.

就像今日,他就遇到了熟人.

熟人還給他介紹了兩個熙國殷家人,一個正是鞠學正教的預備班的學生,據說是殷家幼子.

按照熙國那長幼不論,亂七八糟的關系,幼子也有可能是繼承人.

況且是殷家,游祭酒就是再不耐煩交際,也答應見一面.

被一起拉來的鞠學正臉就黑了.

他可是號稱重規矩講規矩的鞠先生,居然在風月樓見自己的學生,太太太丟臉了.

可是游祭酒都同意見面了,鞠學正再不高興,也同意了.

沒辦法,殷家實在太出名了.

有一個詞,富可敵國,就是用來形容殷家的.

是真的字面上的意思.

殷家的權勢在熙國,絕對是比皇家高的,最出名的一件事都被申學宮記錄下來當做教學材料.

殷家曾經花大價錢購買熙國旁邊一個小國家圩國的麻布,遠遠的超過那個國家本地的價格,大家都覺得殷家是冤大頭,一邊嘲笑殷家,一邊拼命的把麻布都賣給殷家,那年賣麻布的人家都過了個肥年.

結果第二年,殷家居然繼續收麻布,而圩國的人連糧食都不種了,統一種桑麻,殷家還是高價收了.

第三年,年景氣候不好,桑麻也長的一般,不過圩國種了桑麻的人還是很激動,桑麻少了,殷家應該開的價格更高了吧……結果殷家居然說年景不好,他們也虧錢了,不收了,但是願意賣糧食,只是價格有點高.

年景不好,糧食沒人種,桑麻賣不出錢,圩國陷入了饑荒,高家糧也吃不起,熙國兵不血刃,直接占了圩國,從此,這世上沒有了圩國,只有熙國.

那圩國皇室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為何滅國的.

這居然只是一個商賈之家動的手.

而且圩國並不是唯一一個被滅亡的小國,熙國這些年通過這樣的辦法,不停的壯大.

這個案例聽起來就讓人毛骨悚然,簡直像是天荒夜談,可是卻是真事,申學宮特地前後調查清楚了,作為教學案例.

這也是為何申國商人地位一直很低的緣故,申國皇室覺得商人實在是太可怕了,一旦沒有約束,就會如同鬼怪一般,所以一直打壓商人的地位.

游祭酒和鞠學正正喝酒呢,想著一會以什麼態度面對殷家人.

卻看到大廳那頭,來了幾個少年.

鞠學正先看到的,簡直辣眼睛.

就是那個送他蛇的學生,簡直了,小小年紀,居然就知道來風月樓了,毛都沒有長齊整吧.

要是平日,鞠學正肯定要拿著小本本給他們記個大過.

可是在這樣的場合,實在不好意思擺出學正的姿態教訓了,鞠學正和游祭酒還是坐在了角落,看不到的位置.

卻不想就這樣,還是被人提起.

游祭酒的酒都噴出來了.

"沒事,那我就猜多少個吧,這里的飯菜好吃,酒一定也好喝,正好嘗嘗."神佑笑道.

少年顏好,說什麼都讓人如沐春風.

白衣長腿,跨坐,開酒.

還沒有喝,就讓人覺得醉.

游祭酒噴了一口酒,遠遠的看著這一幕,不由得搖頭:"哎,我們老嘍,都老嘍,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啊."

林果兒也嬌俏一笑,白白的胳膊藏到了身後,過了一會,筆直的擺到了神佑跟前:"你猜!"

那一雙白花花的胳膊直直的伸到了嘴邊,像是張口就能咬一口.

要是旁人,說不定還心思亂想一會.

神佑只是盯著那兩只胳膊,認真的沉思了一會問道:"果兒姐姐冷不冷,這大廳靠著河,風有點大呢."

所有人:……

就看著那妖嬈的女子,臉色更紅.

真是撩妹高手.

連冷靜的高程仕同學都對神佑佩服不已.

"奴家不冷,奴家是北地出生,從小不怕冷呢,你快猜,有幾顆蓮子?猜不中可是要罰的."

這明顯就是有提醒的意思了,直接問幾顆了,旁人覺得這個小娘子定是對這少年動了心.

神佑低頭嗅了嗅.

就見他好看的臉埋到了那漂亮的手邊,像是要吻上去一般.

林果兒的臉是越發的紅,心跳也快了,真是冤家.

"沒有,兩個手里都沒有."神佑抬頭答道.

就見林果兒攤開了手心.

果然,一顆都沒有.

林分他們瞪大了眼,臥槽,真的沒有,剛剛這小娘子還一副放水的樣子,問她手里有幾顆,居然是零,果然漂亮小娘子都會騙人.

林果兒也是一臉驚訝,不過還是大大方方的端起一杯酒,一口就喝了,嘴角還溢出了一點點酒水,流到了她漂亮的頸脖上.

左右高聲叫好.

"再來!"

她豪邁的道.

神佑點了點頭.

這會子時間更短,林果兒手放背後,一會就舉到了前面.

"五顆,左手四顆,右手一顆."神佑道.

林果兒繼續喝酒.

就是一下子的光景,就見美若蛇妖的女子居然喝的癱軟在榻上,不僅面紅了,身上都紅了.

一副任君采擷的模樣.

眾人心有靈犀,哪能每局都猜中,說不定就是這果兒姐姐故意放水,看中了這公子哥,想要成其好事.

林分更是一臉羨慕的看著鹿神佑,真是好豔福啊.

卻見神佑問他們:"你們誰的披風,借我用一下."

"我的."高程仕把自己身邊的披風隨手遞了過來.

就見神佑把他的披風,往那小娘子妖嬈的身子上一蓋,動作輕柔溫暖,讓人看的就覺得羨慕那小娘子.

就見他蓋好之後,抬頭開口問道:"還有哪個姐姐想來行酒令,我還沒有喝上酒呢?"

裝醉的林果兒:……

幾個姬女都笑了,一下子湧上來好幾個.

高程仕都被擠到了神佑身邊,忍不住小聲問道:"你不是有披風嗎?干嘛用我的?"

"我不喜歡太香的脂粉味,而且蓋過之後,萬一留下味道,我哥哥們要是聞到了,肯定會不高興的."神佑理直氣壯的道.

半裝醉的林果兒氣的掀掉了身上的披風,俏臉怒道:"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