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狎妓遇見校長
g,更新快,無彈窗,!

流水涓涓.

香淡影濃.

慕顏樓的大廳,卻是建立在河面上的.

坐在廳內,可以聽到足下的流水聲音.

水流拍打著礁石.

或者偶爾有魚跳起來,濺起水花.

廳內的琴音都很靜,生怕蓋了那流水聲,反而不雅.

林果兒委屈的坐在神佑的桌子一邊,給神佑夾菜.

恩,她已經給鹿公子盛了三碗米飯了.

雖說他們慕顏樓的伙食極好,都是一等一的,因為這里的消費也是極高,來的客人非富即貴.

可是也沒有見哪個客人來了,真的專心就吃飯……還有吃菜的.

誰來了不是談笑風生,吟詩作賦.

只有鹿公子,居然真的是和他說的一樣,是想來吃飯的.

可偏偏這個小冤家吃飯吃的多,居然還能吃的很優雅.

原本是想讓他出出丑的.

誰讓他一來就對自己又抓又揉的,自己這身體雖然大半露在外頭,可是還沒有被人碰過.

沒有想到看著他吃了三碗米飯,九個獅子頭,一碗紅燒肉,一碟醉鴨,一盤白灼菜心.

鹿公子吃飯不僅認真,而且讓人感覺真是極其好吃.

她在眾目睽睽之下,妖嬈的給布菜夾菜,卻是看的她自己都咽了三回的口水了.

鹿公子吃飯的時候極其認真,自己想要調皮一下,把他喜歡的一道菜往遠的挪了一點,結果他抬頭看自己,那眼神,把林果兒嚇到了,仿若自己還不如那一盤菜啊,自己要是把那菜挪走,鹿公子絕對會跟自己翻臉的感覺.

林果兒真是坐如針氈,雖然現在大廳了大半賓客目光都在她這邊,可是在看她還是看鹿公子真是不好說.

還有自己那群姐妹們綿里藏針的眼神,紮的她疼疼的,誰知道她身不由己,表面上逮住了一個容貌極其俊美不凡的公子哥,實際上她壓根就是被抓著當丫鬟了.

真的,林果兒此刻正的覺得自己像是個丫鬟.

自從她努力奮斗,各種刻苦,勾心斗角,到今天,成為了慕顏樓的姬女,還沒有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神佑不知道自己面前的小姐姐有這麼多內心戲.

她此刻就覺得這里的飯食極其好吃.

她吃的很認真.

好食物不應該糟蹋.

在白骨山上,普通的食物大家都吃的很認真的,雖然有好吃不好吃的區分,但是基本上是很少浪費剩下的.

神佑吃了許久,終于覺得飽腹了.

整個人的狀態也覺得好多了,像是活過來了一般.

今天好像也沒有做什麼事,就是起的稍微早一些,可是她卻覺得極其疲憊.

這會子才像是恢複了平日的精神.

神佑優雅的擦了擦嘴,還淨手了.

這些動作,倒不是多刻意,就是吃飯的時候和洛姨在一塊就會被要求這樣,小時候為此打手心也打了很多次的了,所以神佑也被訓練出條件反射,刻在骨子里一樣.

禮儀上是挑不出錯的.

吃完看到面前的小姐姐哀怨的看著自己,那眼神太過哀怨,嚇的神佑一跳.

"怎麼了,果兒姐姐?"

神佑身邊其他幾個同學,沒有一個能像神佑這麼吃的專心,雖然也確實挺好吃的,可是左右美女環繞,誰還有心思專心吃東西,也就神佑了.

"你就記得吃的了,都不記得奴家了."林果兒可以想象自己此刻早就被左右的姐姐嘲笑死了,她還得聲音軟糯的抱怨道.

"我的錯,只是食物太好,一時間冷落了姐姐."神佑認真道歉道.

林果兒眼珠子一轉,笑道:"不若你陪姐姐來玩行酒令."

"行酒令嗎?可是我從來沒有喝過酒."神佑認真的道.

她在白骨山,從來沒有沾過酒.

老巴叔愛喝酒,身上總背著個酒袋很寶貝,總是說酒不僅好喝,還能救命.

不過從來不給他們喝.

又說喝酒誤事.

好像哥哥們也沒有允許喝酒,別處有沒有偷喝不知道,反正山上是沒有的.

在山上包括最大的阿鹿都算是小孩,不讓喝酒的.

三當家也總說喝酒誤事.

這會子聽到小姐姐居然要喝她行酒令,神佑有點期待又有點擔憂,萬一被姨姨知道會挨罵吧.

林果兒看到鹿公子的模樣,先是心跳了好幾下,想著真是冤家,那期待的眼神都讓她這個風月樓的姬女都把持不住.

"鹿公子不用擔心,奴家也酒量不好,只是玩玩而已,果兒可以教你."

神佑想了想,好像剛剛一直讓這個姐姐干活,陪著玩一下應該沒有關系,于是點頭答應了.

行酒令有多種,但是最適合兩人玩,又有雅趣的自然是猜枚,選出一個小物件,可以是銀裸子,棋子,瓜子,果仁,總之是可以被手握拳抓住,藏于手心大小的即可.

過程也很簡單,就是一人先把手藏在後背,將小東西藏在手心然後握拳伸出,讓對方猜,東西在哪個手里,可能會兩手心都有,或者都沒有,難一點的或許藏了不止兩個,猜中了算贏,猜不中就要罰酒.

神佑要和這個漂亮小姐姐玩行酒令,她的同學們都注意力過來了.

實在是坐在這大廳還有一點尷尬,他們不能像神佑那樣旁若無人的認真吃東西.

他們進來之後,每人身邊都有一個姬女.

可是態度都淡淡的,並沒有如何熱情.

大概一看就知道他們是初哥,連他們父兄進來也沒有多好的待遇,他們這些毛都沒有長齊的少年更是如此了.

不過慕顏樓的規矩,總不能讓客人進來還孤零零的傻站著.

林果兒最擅長這個,她長相極其妖嬈,眼神卻極其清純,很會騙人.

基本上玩猜枚行酒令,她是每玩必贏,從未輸過.

而且玩這個,還有一些小曖昧,摸摸小手什麼的,玩到嗨的時候,說不定小娘子會笑倒進客人的懷里,所以盡管輸了,客人也不會惱怒的.

神佑很是新奇.

"猜不中居然還能喝酒,很好玩的樣子."神佑笑道.

結果她一笑,旁邊圍過來看熱鬧的一干人,都愣住了.

滿園春色,滿園香豔,居然不及公子一笑.

這模樣,如果喝醉了,該是如何……

眾人沒有想到他居然是個女子,實在是他雖然貌美,可是動作風流大氣.

申國人愛美愛打扮,比神佑女氣許多的公子太多了.

林果兒更是斗志昂揚,決心要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務必要把這漂亮的鹿公子喝醉.

她伸出她白嫩的雙手,連帶著胳膊都是光溜溜的.

手心粉紅,上面放著一把炒過的蓮子道:"你是申學宮的學子,一定很聰明,所以果兒設置了一點難度,不僅僅要猜有沒有,還要猜手上各有多少個."

林果兒的話音剛落,就是噓聲陣陣.

雖然林分他們來是想看美人,可是也是他們帶神佑過來的,看到自己同學被欺負自然不願意.

"果兒姐姐這個太強人所難了,猜枚和申學宮有什麼關系,要是上了申學宮猜枚就能贏,那我們游祭酒豈不是天天都來風月樓了."

他的話一出口,林果兒只是捂著嘴花枝亂顫的笑.

而大廳的另外一頭,看到一群小兔崽子進來的,游祭酒和鞠學正,還沒有喝酒就面紅耳赤了.

聽到這句話,游祭酒更是噴了鞠學正一臉的酒香.

……

PS:快月底了,選三篇優秀長評(千字左右)發gongzhonghao,有沒有響應的?禮物我都思考了一遍,《黑凰後》周邊,包包啊,杯杯啊……沒有的話,我自己收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