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最是風流少年
g,更新快,無彈窗,!

紅燈籠.

青木門.

門前倚著一個膚白貌美的小娘子.

小娘子全身上下只纏繞著一塊布條,好像一拉扯,就會掉下來.

想到里面的春光,連林分這種自謂風月老手的公子哥都有點面紅耳赤.

尤其是站在神佑面前.

總有點擔心自己表現的太出格了,被這個同窗瞧不起.

可是若要是害羞,恐怕也會被嘲笑.

這可真正是第一次,他到了慕顏樓,跟前,居然有人主動來開門.

這一群少年公子哥,雖然家里有權有勢,手上也有不少零花錢,可是說慕顏樓,卻也沒有來過.

至于里面的姬女,更是無緣相見.

偶爾幾次,見到自家父兄,邀請姬女同游,都是奉若上賓,很是客氣,根本不帶自己玩.

姬女也不輕易見人,總覺得很是神秘.

沒有想到今日,居然真的有人來開門.

連開門的小娘子容貌都這麼好看.

小娘子身子歪歪扭扭的,站不直的樣子,讓人很想伸手去扶.

口花花的林分都有些手足無措.

而後頭幾個人更是緊張.

剛剛說獅子頭的吳大浩同學,這會子臉色漲紅,一直扭頭看別處,不敢再看燈籠下的女子.

隆生火也是彬彬有禮,目不斜視,余光看到了女子那大長腿,很快就閃開了.

向來驕傲祖父外祖父都是國家級干部,一個刑部尚書,一個鴻臚寺卿,一路表現的清冷高傲話少的高程仕同學這會子更加矜持,冷眼都不給一個,耳根子卻是紅的.

幾個公子哥慕名而來,到了門口卻沒有人說話了.

這妖嬈的纏在門口上的女子,伸出了嫩白的胳膊,捂著嘴笑.

那胳膊在燭火光下晃眼的很.

瑩白似美玉.

她像是一只美女蛇一般.

招招搖搖的.

林分正在斟酌著如何開口,卻見神佑直接跨了進去,卻是一把就撲倒了那娘子身上,伸手就把她抱住了,抬手就在那娘子那飽滿的快要跳出來的半個胸上捏了一把.

看的幾人目瞪口呆,直接傻掉了.

那小娘子也傻掉了.

傻愣愣的站著,那白白的臉卻是立刻羞紅了.

"討厭,公子你太用力了,捏的奴家好疼呀……"

小娘子聲音嬌柔綿軟,那眼神瞬間就含著淚,楚楚可憐的望著神佑.

"小姐姐的胸有點硬啊."神佑一臉無辜,她看到這娘子妖妖嬈嬈站不穩,像蛇一樣,第一時間就是想把她撲倒綁起來.

不過撲過來的時候,發現不對,這小娘子不是蛇是人,到了跟前,卻是習慣了伸手就捏了一把.

在山上,神佑斷奶斷的極其的晚,有點大了還習慣往洛娘子懷里鑽,偶爾襲個胸什麼的.

到了跟前,看著露出大半在外頭的胸,順手就捏了一把.

其他人聽到神佑的話,看到他的動作,又是羨慕又是驚奇,這簡直是作死啊.

姬女是賣藝不賣身的,自己的同學居然見第一面就上手,簡直了,他們不會被趕走吧.

卻聽到那小娘子又丟了一個眼神過來,如訴如泣,看了一眼神佑,卻是扭著腰走了.

"小公子,你到底摸過多少胸,居然還嫌棄果兒的不好,要不去果兒屋子,果兒給公子看看,果兒可是穿了當今最流行的束胸的."

不過她腰扭到一半,又被拉回來了.

還是被神佑.

"果兒姐姐告訴我在哪兒吃飯就行,其他就不打擾了."神佑抓住了小娘子的胳膊道.

小娘子這會子臉色卻是哭笑不得.

居然有幾個小公子專門為吃食而來,簡直了.

"廳里,正在宴請貴客,幾位若是不嫌棄的話,可以跟果兒一塊進去."小娘子這會子終于正正經經的行禮道.

走近發現,小娘子身上實際不是隨意的纏著一塊布,而是剪裁成布的樣子,扣的還是很緊的,輕易脫不下來.

林分幾人都被神佑的大膽給鎮住了.

原本是想帶蠻荒來的鹿神佑開開眼的,卻不想人家動作那個熟練,比他們高了不是一個段位.

小娘子正經起來,神佑也正經的回禮了.

聽到去大廳可以有吃的,興沖沖的就去了.

看的這小娘子簡直是咬碎銀牙了,原本她在樓里看到這幾個小公子,尤其是為首那個,頓時驚為天人,搶著來開門.

沒有想到只是被調戲了一翻.

人家對她壓根不感興趣,居然只想著吃的.

她可是樓里號稱舞姿最好,簡直是可以媲美蛇妖的,靠著出演了小公主編排的戲曲白娘子成名.

她苦練舞姿身手,甚至專門還養了蛇來學習.

卻不想,居然直接被無視了.

也不是無視,手還被這小公子拉著.

果兒很是無語,因為這小公子的手比她還細嫩.

這小公子比她似乎還漂亮.

她被小公子的手抓著,面紅心跳的厲害.

"公子怎麼稱呼?"

"我叫鹿神佑,這些人是我同窗,讓他們挨個自己介紹,有的我也不記得."神佑大大方方的道.

後頭幾人:"……"

"鹿公子真有意思,可是第一次來我們慕顏樓,可知道進樓的公子,都有一道考驗,通過那道考驗,才可以見到我們樓里的姐姐們."

"那些姐姐們比你好看嗎?"神佑看著面前的小娘子好奇的問道.

果兒看著面前的少年,卻是盯著自己的胸脯,雖然他眼神清澈,還是看的她身子燥熱軟的不行.

"果兒薄柳之姿,只能做做開門引路的事兒,樓里的姐姐,自是比我好看千萬倍,就是胸,也是比果兒的大許多."說到最後一句話,果兒臉色羞紅,瞪了神佑一眼,卻也柔情的很.

"果兒姐姐不用妄自菲薄,小生看來,姐姐長的極美了."林分總算找回自己的舌頭,回到主場,應答道.

甚至想要學習神佑和這小姐姐拉拉小手.

卻被這小姐姐輕易的避開了.

壓根連袖子都沒有碰到.

他不知道,這果兒小娘子在樓里已經算是身手不凡,輕易沒人抓得住.

此刻卻是死死的被神佑抓在手中.

她也是臉上柔情,滿心驚奇惱怒.

待到她拉著神佑進了大廳的時候,慕顏樓的其他姬女們都驚訝了一下.

這林果兒最是自尊,動作比誰都騷氣,卻是從來不願意讓人碰一下的,這會子卻是幾乎靠在一個少年身上.

待到那少年抬頭.

整個大廳又都靜了一靜.

林果兒極美,妖豔美麗,身體更是練習的如美女蛇妖一般.

假以時日,定能成為風月樓里一等姬女.

可是此刻她顏色居然蓋不過她身邊的少年.

少年只是抬頭,所有人就把林果兒當做襯托了,如同那綠葉一般,襯托的她身邊的少年,煙波浩渺,風流異常,如同萬里冰封的天地中唯一的一朵梅,只見他,忘卻了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