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聞味而來
g,更新快,無彈窗,!

夕陽搖晃著馬車.

神佑並不很想很快回龍淵山上.

雖說她今天有好多問題想問.

可是此刻,被攔下來的時候,她還是想留下來.

她想走進這繁華看一看.

她想忘卻腦海里的那片荒蕪,那頭長發青絲.

那片荒蕪只是皇宮里的一小塊,只是她人生中看見的很小很小一塊,可是卻好比蠻荒草原更荒涼一般,神佑只要安靜的想起來,就會覺得心慌不安.

她想留下來,于是她就下車了.

她跳下車,身手極好,自然不需要下人在馬車下弓著身子等她踩.

她現在是個少年,也不用邁著小碎步,大大方方的可以跳下來,可以大踏步行走,甚至還可以勾肩搭背.

當然神佑沒有和人勾肩搭背,她顏色太好,即使是別有用心的林分同學,這會子都不敢直視他的模樣.

心里念叨著,難怪自己的叔伯他們居然出了風月樓,還想去南風館.

男子要美成這樣,也真是讓人癡迷的想改了愛好.

"神佑,我們在這等你帶你去吃好吃的."林分算是見過風月場所的,很會來事,愣神了一會,先開口道.

神佑點頭.

"正好,皇宮里的伙食太差,我都快餓死了,這會子我能吃下一頭牛了."

神佑聲音清脆脆的道.

倒是旁邊有人聽了笑了.

柳上車是第一次來,還有點拘束,聽到有人笑,更是面紅耳赤,他本來不想來的,但是聽到林分說鹿神佑也會來,他就莫名其妙的跟來了.

他爹還挺高興的,覺得他去了預備班之後居然會交際了,當然他沒有和老爹說是去找鹿神佑.

隆生火此刻完全沒有平日的嚴肅,平時掛著他祖父是宗正寺卿的口號,他也擺的一副貴族子弟的感覺,這會子卻兩眼放光,激動的很,顯然風月樓對他的吸引力是很大的.

一行人沒有在路口多停留,簇擁著神佑朝里走.

天下第一樓,風月樓,離申學宮很近.

當然,風月樓實際並不是一棟樓,應該是一片樓群.

里面還有詳細的等級區分.

十分專業,有接待官員的,有接待富商的,也有接待普通匠人手藝人,還有王公貴族子弟.

里面的姐姐們也是地位等級森嚴.

他們都是從教坊里專業訓練出來的.

最低級的是四等,為娼,基本就是付出身體,做皮肉生意的,沒有人生自由,也沒有什麼特別拿得出手的特長,容貌也比較一般.

三等為妓,也是以皮肉生意為主,但是也會談談詩詞,也出席普通上等人家的宴會,跳舞助興之類的,也是沒有人生自由,但是可以等客人來贖買.

而到了第二等,就是伎,二等的伎子在風月樓是最多的.

這一類人是擁有一定的人生自由,每人都有一定的特長,詩詞歌舞棋,都必然有拿得出手的一樣,原則上賣藝不賣身,當然要是遇上情投意合,願意舍身的也有可能,伎人最好的出路是被那些達官貴人買去當小妾.

而風月樓最讓人吹捧的則是第一類,這一類被稱呼為姬.

姬女原則上是絕對不賣身的.

姬可以說是琴棋書畫樣樣都全,從小禮儀學識培養,不亞于大家閨秀.

姬是自由身,可以自己挑選客人,連王公貴族都不鳥的,連跟皇上談情的也有的.

因為姬的最高級別是聖姬,據說國家祭師都是由聖姬舞蹈.

聖姬必然是地位崇高,名聲崇高,如今的年代已經沒有能成為聖姬的,但是曾經卻是有的.

林分他們作為標准的官二代,家里最受寵的寶貝疙瘩,普通的伎人都是見過的,但是就連他們,想要見一名姬女都是很難的.

今天他們把神佑喊來,就是想帶神佑去碰碰運氣,慕顏樓的姬女,可是風月樓里顏色最好地位最高最任性的姬女.

神佑跟著林分他們一路走,亭台樓閣,尤其是已經傍晚了,一只只燈籠,一只只被點亮,像是踏進一個別樣的星空一樣.

有食物的香氣,有女子的香氣,還有書香墨香.

風月樓極其豪奢,面上卻看不出來,只是覺得走來很是舒適.

神佑在白骨山上,點燈的都是瘸腳瞎眼的老頭,這里,卻清一色是雙角好顏的小娘子.

細細腰,掛著長燈籠,一個一個的點上.

好像一時間有無數小娘子出現,又同時消失.

本來是林分走前頭的,不過眾人還是不自覺的以鹿神佑為中心了.

第一是因為神佑長的漂亮.

第二是因為神佑年紀小,長的漂亮.

第三是因為神佑活潑可愛,長的漂亮.

好吧,長的漂亮在申國真是無敵好用的一項技能,無論是申學宮還是風月樓都是通用的.

神佑走前頭,曲曲折折的石道,小橋,長亭,閣樓,一路穿行.

卻是不用人介紹,直直的走到了慕顏樓跟前.

站在了樓前.

神佑閉上了眼.

很是陶醉.

白衣少年,神色沉迷,未至美人堆里,已經先癡迷了一般.

把林分都給鎮住了.

"你以前來過嗎?"

神佑搖頭.

"這里面有好吃的,我聞到了."

一直插不上話的吳大浩同學也連忙點頭:"我也聞到了,像是獅子頭的味道,特別香."

他大伯是兵部侍郎,然後他大伯只有幾個閨女,原本有兒咂的,上戰場掛了.

他大伯把他當兒子一樣看待,很親.

他自家父親卻是一般,居然是個登不上台面的廚子.

廚子乃是賤業,匠人.

他原本是子承父業,也會做一個廚子的.

後來他父親的哥哥,也就是他大伯,找到了他父親,他一家就雞犬升天.

成了兵部侍郎家的人了,出入住上了豪宅.

而他父親也不去酒樓做廚子了,但是在家里,他父親還是願意下廚.

而他原本都不要說上申學宮了,連牧山學宮都不敢想,這次預備班,也是他大伯花了大力氣把他加塞進去的.

被這麼一說,幾人似乎都聞到了一股子特別的香氣.

似有若無,讓人聞的肚子都忍不住響起來了.

正說著,慕顏樓的大門開了.

開門的是個極美的女子.

蜂腰大胸長腿,更要命的是冬日寒冷,那女子身上卻像是只裹了一條布,白生生的站在那.

"幾個小公子可是要進來?"

女子,笑吟吟的問道,長長的白腿,勾著門,像是站不穩的蛇一般,搖搖緩緩,看的人眼干舌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