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慕顏樓
g,更新快,無彈窗,!

重煙沒有送神佑走.

國師跟皇上講道.

大概講的開心了,皇上又把小國師喊去了.

而鯛姑要在國師殿里照看小皇子.

重煙只得讓小宮女把神佑送走.

重煙給小師弟梳了一個有些松散的頭.

原本他是很認真的,可是梳著梳著,他卻面紅心跳.

草草的梳了幾下,找了一根絲帶紮上,就急忙忙的去蓋上鏡子.

好在皇上派人來相請了,重煙的面紅,也稍微好了一些.

神佑告別了重煙,還有床上那個又拉屎的小皇子,坐上馬車離開了國師殿.

這次開的還是大門.

"吱呀"一聲響,神佑出去,然後大門就又關上了.

國師殿的大門極高極高,很是威嚴.

夕陽也不照這頭,已經黑乎乎的了.

神佑出了國師殿,坐在馬車上,比早上有精神,還一路看著外頭的景色.

雖然來京城挺久了,不過神佑好像也沒有出來逛過.

此刻夕陽掛在天邊,整個京城繁華又慵懶,路上的行人有匆匆的,也有悠閑的.

神佑趴在馬車車簾邊,看著外頭,還是挺好奇的.

繁華的京城像是比冥河縣要大很多很多倍,到處都好看,到處都有人,人人臉上的笑容都很多,皺紋卻不多,臉蛋上有不會有紅撲撲的,男子都很白,白的像是抹了很多粉.

往來有車馬,有轎子,也有步行的.

車道很寬,道路兩邊的樓房密密麻麻,還有二層高的小樓,樓上伸出長長的幡,隨風飄揚,更是在夕陽西下度上了一層金光.

神佑看著那幡搖啊搖,想到了草原上的時候,哥哥的茶攤,也是掛著一個幡,上頭寫著鹿字.

被草原的風吹的搖啊搖.

行商往來的人,看到那幡都會下來坐一坐.

感覺哥哥在茶攤上的時候很開心,比在申學宮學堂里還開心.

臉上笑容亮亮的,一副要坑人的模樣.

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在京城也開滿鹿家的茶館,那時候哥哥一定會非常高興吧.

神佑喜歡看哥哥嘴里咬著一根草,笑的淳樸,實際上一肚子壞水,打別人注意的模樣,那時候的哥哥最酷了.

大概打小就跟著哥哥,聽著哥哥和老巴叔商量如何打劫,對神佑來說,那個場景是印象最最深刻的.

以至于,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那樣極好.

這京城人,個個都有錢,隨便打劫一堆,都有不少收入的.

神佑很是可惜的看著人來人往.

端坐在車廂角落的小宮女,不知道這漂亮主子心里在想的是什麼,若是知道定然會十分驚慌.

居然有人想要打劫京城人士,簡直是不想活了.

這天下人,只有皇室能隨便索取,其他人有這樣的想法,簡直是癡心妄想.

從國師殿出來的馬車,搖搖晃晃的在京城行走著……

殷家的馬車,也從殷宅緩緩的駛出.

殷家在申國的京城很是中心的地方,置辦了一大片宅子.

外頭全是商鋪,里面是住人的地方.

十分寬廣,幾乎涵蓋了半條街了.

十分繁華熱鬧,不過這樣的地方在申國人看來是地位低下的地方.

申國王公貴族喜歡住在皇城邊上,越靠近皇宮越好.

而熙國那邊的則是不同,熙國的大商,則是喜歡住在繁華的集市背後.

地盤越大越好.

所以殷家在申國購置地產也是如此.

而且還覺得申國人真是傻,這麼好的地段,居然賣那麼便宜.

要是在熙國,這樣的地段,簡直是要打破頭.

殷華卻是用很少的成本就置辦了大片的地方.

今天他約好了朋友在風月樓見面的.

殷華很是豪富,出手大方,他深知在申國這樣官本位的國家,結交那些官宦子弟是最容易做事的,所以絲毫不吝嗇手中錢財,天天如同善財童子一般,到處去給結賬.

再加上他形容俊美,言語風趣,雖然是一界商賈白身,也很是結交了不少朋友,很快就在申城小有名氣了.

今天他要帶自己的侄子殷雄一塊去風月樓,就是因為他通過人引薦,說今日申學宮的祭酒在風月樓,就想著帶侄子去,以後方便在申學宮里照顧一下.

在外頭他自是照顧得到,可是申學宮里卻十分艱難.

他想法設法探查,發現申國官場都漏的和篩子一樣,那申學宮卻極其嚴苛,輕易都打探不到什麼消息.

讓殷華覺得申學宮不愧為天下第一的學宮,就沖這點,也是值得的.

不過殷雄聽到要去風月樓,有些抗拒,但是也有些好奇.

殷華原本以為小侄子會堅決反對的,沒有想到居然同意了,也不知道什麼緣故.

或許是去了申學宮長大了一點了,他倒是有些欣慰.

叔侄兩一塊坐著馬車朝風月街去.

殷華可以說是風月街的常客了,雖說沒有相熟的姐姐,可是他那出手闊綽的模樣,幾乎是讓風月街里所有姐姐都喜歡.

殷家的馬車緩緩的駛進了風月街.

而國師的馬車在風月街口被攔了下來.

攔著的人,正是林分.

難得是休沐日,林分他們只是不願意善罷甘休.

幾個少年打著要聚會的名義出來,實際上是在這等著神佑.

好不容易預備班里長相最好看的鹿神佑同學,沒有一堆哥哥跟著,他們都想把他帶出來玩.

而且風月樓,每一棟樓的規矩都不一樣.

最奇葩的是慕顏樓,這個樓的規矩是,你若長的足夠漂亮,就可以直接進去,不論身份地位,否則就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靠臉進去的人極少,而慕顏樓又一般只會接待頂級學者或王公貴族,異國豪富,外人尋常難得一見.

可是偏偏,越攔著,想進的人越多.

都紛紛以能進慕顏樓為榮.

林分他們之所以要截住神佑,還是想帶著他去慕顏樓.

鹿神佑這樣的容貌,肯定是能進去的.

他們作為同伴,一起進去自然也可以.

林分和隆生火他們本來還有小矛盾的,不過這事上卻達成了一致.

林分攔下馬車,神佑掀開車簾.

車外的林分,柳上車,隆生火,吳大浩,高程仕都愣住了.

車里白衣少年,面容慵懶,臉上的笑容明媚,從馬車上跳下來的時候,更是身體輕盈,裙擺華麗.

動作風流的讓人心跳加快.

幾個少年都沒有了言語,只是心中忍不住想:

臥槽,這樣的容貌到底是去占那些姐姐的便宜,還是被占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