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梳頭
g,更新快,無彈窗,!

午後的國師殿很是美麗.

寬敞古樸,有一種不似人間的感覺.

夕陽斜照.

向來冷清的國師殿,今日卻顯得特別溫暖.

國師被皇上喊去聊天了.

重煙盤腿坐在案幾跟前,埋頭在記錄著東西.

神佑醒了.

睜開眼就看到自己身邊躺著的小屁孩.

小屁孩瞪著眼睛看著自己,躺著身子,側著腦袋.

神佑用手撥拉了一下,那躺著身體的小屁孩就趴下了,腦袋直直的往上看,再翻不過來.(某佑小時候也是醬紫的╮(╯▽╰)╭)

神佑哈哈大笑.

太蠢了,比山上的小家伙們蠢多了,反應遲緩,慢吞吞的.

正在抄書的重煙聽到動靜,抬頭看到醒來的神佑,趴在床上,伸手搓小皇子,黑色的頭發布滿了床頭.

小師弟的頭發不太長,跟小公主那長長的青絲沒法比.

可是重煙看到那頭發,卻莫名的臉紅了.

看到小師弟慵懶的剛剛醒的模樣,想到剛剛師父似乎莫名其妙的逼自己發誓,感覺又一陣心熱.

"你醒了?"重煙沒有發現,他說話聲都有點沙啞.

神佑坐了起來.

看著大殿外頭斜照進來的夕陽,嚇一跳.

"我居然睡了這麼久嗎?先生呢?"

"師父被皇上叫走去講道了,師父說等你醒了,送你出宮."重煙開口道.

"必須出宮,晚上要是再吃一頓純綠的菜,我就要餓死了,師兄,下次我來要不要給你帶些好吃的?"神佑起床,鯛姑就自覺的進來了,端上了淨面的水.

神佑在家也是哥哥們伺候習慣的,抬著臉,讓鯛姑認認真真的給洗了一遍臉.

重煙看著床上坐著仰著頭的師弟,心想:"師弟長的真貴氣,動作也自然風流,自己那時候進宮,可是很不習慣這樣,到現在都還是自己洗面,師弟卻是坦坦然然的享受人伺候,簡直比小公主還要嬌氣啊."

洗完臉,漱口,神佑徹底的清醒過來了.

大大方方的朝重煙笑起來.

重煙居然又被師弟的笑容給殺到了.

因為斜陽正好照在師弟的側臉.

那精美的五官,說不出的俊俏風流.

"還好你不用繼承師父的位置,否則你要是不能婚配的話,多少姑娘要為你傷心."重煙打趣道.

"是啊,我姨姨也是這麼說的,姨姨說我長的太好看了,不知道要吸引多少漂亮的姑娘,可惜我在蠻荒的時候,年紀還太小,在蠻荒冥河縣,我哥哥他們才是厲害,我們走的時候,一條風月街的姐姐們都來砸花,把知府大人的爹都給砸暈了."神佑想起那個場景還覺得好笑,臉上亦是帶著笑意.

洗完臉,系好腰帶,神佑轉了個圈,問重煙:"師兄,這樣好了嗎?"

重煙看著小師弟,穿著一襲白衣,一指寬的腰帶,把腰紮的有點細,眉眼細長,自有風流,就是頭發有點松散.

他指了指小師弟的頭發道:"頭發亂了,我幫你梳吧."

神佑抬頭看了一眼自己額前的頭發,好像是亂了,她呼的朝上吹了一下,頭發被吹了起來.

"坐哪里梳?"

國師殿里,有白玉床,還有一面巨大巨大的鏡子.

這是小公主送來的.

小公主喜歡照鏡子.

有一陣子她很喜歡來國師殿玩,特意送了一面大鏡子過來.

重煙也很小心,把鏡子隆重的擺放了起來.

他不太愛照鏡子,偶爾照一下,覺得還有點可怕,像是鏡子當中有另外一個自己,很是清晰,他一個人的時候,總覺得很可怕.

小公主已經很久沒有過來了,平日他都把鏡子用布遮蓋起來.

不過這會子看到小師弟,重煙倒是想捉弄一下她.

他把小師弟帶到了那面子鏡子跟前,讓她端坐好.

然後走到她跟前,把那鏡子上的布掀開.

"嘩啦……"一聲響.

里面一面保存嶄新的大鏡子,神佑端坐著,看著那布掀開,卻看到了里面有一扇門,門里有一個女孩的背影,女孩身上穿的居然是龍鳳秀紋的長袍,一步一步走進了火海中,眼見著就要步入火海,女孩卻回頭朝自己笑了一下,那張臉赫然是她自己.

雖然妝容嚴肅,可是的確是她自己,她就好像看到自己在鏡子中對自己笑了一下,可是自己卻沒有笑.

"啊!"神佑驚叫了一聲,後退了幾步.

重煙以為真把小師弟嚇到了,有點惡作劇成功的快感.

笑道:"別怕,這只是鏡子,跟平日的鏡子一樣,只是這一面是公主做的,比較大,比較清晰,里面的人就是你自己."

神佑尖叫過後,看到的就是一個坐倒在地上的少年模樣.

然後她爬到了鏡子跟前,鏡子里的少年也爬了過來,面對面的對著她.

剛剛那個不是自己,現在這個才是.

神佑呼了一口氣.

重煙看到平日調皮的小師弟,居然真的被鏡子嚇到了,此刻像一只好奇的小狗一般趴在鏡子面前,笑容更甚了.

"我幫你梳頭."他把神佑拉回來.

神佑被按在了鏡子面前,端坐著,身後,師兄重煙,跪著幫他梳頭.

平日都是哥哥幫神佑梳頭,神佑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可是此刻重煙師兄跪著幫自己梳頭,面前就是一面大鏡子,大鏡子里就他們兩人,那感覺莫名有點奇怪.

尤其是重煙師兄穿的好端莊,玄色的國師袍子好隆重的感覺.

重煙師兄的容貌很好看,算是漂亮掛的,跟老郭不像一家人.

郭先生,還有冥河知府,還有知府老爹,還有重如,臉都方方正正的感覺,而重煙卻是尖下巴,細長眼,眼角還上鉤,很媚的模樣.

神佑莫名的想到了剛剛穿著龍鳳秀紋長袍的女子,那女子很是英氣卻也美的不像話,像是一個王一樣,只有王者才能穿有龍紋的衣衫.

如果坐在這里的是那女子,重煙師兄好像那女子的愛寵.

神佑這麼想,雞皮疙瘩都起來,嚇的連忙搖頭.

重煙正梳頭呢,小師弟忽然搖頭,他只得用手按住小師弟的腦袋.

他細白修長的手按住了神佑的額頭,遮住了神佑的眼睛.

冰涼的手貼在神佑的臉上,才感覺神佑似乎整個人都在發燙.

他看了一眼鏡子,自己整個人像是抱住了小師弟,手按住了小師弟的眼睛,只露出了他的嘴唇和鼻子.

這一刻,他忽然有點心跳的厲害,甚至不小心的低頭,碰到了小師弟的頭發.

鏡子里的玄色長袍的少年,手遮蓋著白色袍子少年的雙眼,低頭吻上了少年的頭發,環抱著他,纏繞著他,凜冽的香氣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