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重煙的誓言
g,更新快,無彈窗,!

皇宮里的人並不知道聖國師改胃口了.

聖國師看著修行比以前更厲害了,還以為忌諱更多了.

現在給聖國師做的菜,都用專門的鍋,擔心沾到一點油葷,那是素之又素.

滿桌子的綠菜,吃的神佑,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感覺悲傷都被氣跑了.

她本來就是個大心的姑娘.

聽到先生說那個瘋女子是前皇後,神佑沒有再纏著先生繼續問,因為來之前,洛姨就叮囑過,不要在宮里亂打聽消息.

只想著等回去再慢慢探查.

她卻總覺得自己似乎和那瘋女子有關系.

只是神佑卻不能把那瘋女子當做自己的娘親,先生說她是前皇後,如果她是自己娘親,那自己豈不是公主了.

神佑想都沒有朝這方面想.

她有三個哥哥,她在蠻荒長大,從來都沒有進過京城.

只是覺得那瘋女子特別特別可憐,她心里特別特別難受.

或許,只要是人,看到那女子都會難受吧.

神佑苦哈哈的吃了一頓素齋,再加上早上在羲和宮吃的那些冷菜,冷粥,此刻卻很是疲憊的居然就睡了過去了.

和那剛剛拉過屎又吃了牛乳了小皇子睡到了一塊去了.

小皇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悄默默的滾到了神佑身邊.

神佑睡的整個人卷起來,很沒有安全感的樣子.

重煙吃完飯沒有午休的習慣,他以前就一個人,他的生活也很單一,平日就讀書學習,然後等著皇上和公主隨時召喚.

現在師父回來了,他也想和師父多相處,舍不得睡覺浪費時間.

不過看到小師弟,吃完飯,無憂無慮的就去睡覺了,好像對人一點都沒有防備,真的是從小就被保護很好的孩子.

不像他,小小年紀,心思就很複雜,小師弟有一顆赤誠的心.

國師面色複雜的看著帷帳背後那兩個孩子.

小皇子的運勢他看過了,並不是很好,也不像是長壽福祿之相,只是這話不好說,自己現在要這麼說,估計立馬被拖出去砍了.

申皇這人耳根子極其軟,要達成一件事,必須細水長流的磨.

國師感覺,申皇對小昭後極其信任,哪怕現在突發奇想,又喜歡上了洛娘子,但是對小昭後,卻是一如既往的信任,也不知道小昭後做了什麼事,讓皇上這般信任.

小皇子的運勢不好,而小皇子又是申國目前唯一的繼承人,那今後的申國會如何?

國師不用吐血看國運,都能猜出幾分.

小公主的運勢還是金光環繞,國師卻覺得那是虛光,就像陽光照在一塊寶石上,寶石再反射出來的光.

大公主的運勢到了皇宮更是模模糊糊,一身的死氣纏繞,似乎有點裂痕的感覺.

但是國師也不能斷定,那是變好,還是變壞.

他愁眉不展的坐在一旁,小國師重煙也坐在師父跟前.

看師父皺眉,他也皺眉,聽師父歎氣,他也歎氣.

"哎!"

"哎!"

帷帳外頭一老一小跟著歎息.

帷帳里頭一少一幼卻是呼吸聲此起彼伏.

神佑累極了,打起了小呼嚕.

小皇子也睡的很沉,呼吸均勻.

此刻,昭和宮里,小公主也在沉睡,她醒來一會,就又昏睡了,不過氣色看起來好一些了,小昭後還是守在一旁.

皇上這時候也算是稱職,也跟著一塊守著.

看著略微憔悴的小昭後,皇上握著小昭後的手道:"沒事了,等恩科開始,收羅一批人才,彙聚天下才氣,到時候伊仁肯定就醒了,她最喜歡湊熱鬧,朕帶她見那些優秀的舉子,說不定伊仁又可以做出新詩,每次看那些臣子一臉驚訝又敬畏的模樣,朕都覺得開心,驕傲."

小昭後卻是心中一動,恩科的規矩是帝師,皇上的門生,若是讓伊仁去,那些人跟伊仁的關系也就不一樣了,況且他們是因為伊仁才有恩科的機會的.

她面上感動非常,小公主醒來了,小昭後終于恢複了,不僅僅恢複了,內心更加隱忍強大,為了伊仁,她願意做更多的事情,今後,她願意壞事都讓自己來,女兒只要她開心就好.

這邊帝後專注的恩愛進行時,那邊師徒開啟了認真又尷尬的聊天模式.

"師父,公主真的醒了,我們的祈福典禮真的有用,以後我也能主持這樣的大典嗎?"重煙經過小師弟的啟發,發現師父其實並不是很難接近,還是很平易近人的,要是以前,這種問題他肯定不會問,只會默默的觀看,這會子卻忍不住開口問道.

"你肯定可以主持這樣的大典的,你很有天賦,比當初的我還強一些."國師重芳肯定的道.

重煙很開心,卻是忍住了內心的喜悅,面上還是很嚴肅.

"恩,師父,我會好好學的,以後要能像您一樣厲害就好了."他謙虛的道.

國師看到神佑踢被子了,忍不住起身給蓋了一下被子.

重煙看到師父的動作,一臉羨慕.

"師父,你以後會一直陪我在宮里嗎?"小師弟在,重煙覺得膽子更大了,本來師父是因為小公主昏迷回來的,現在小公主醒了,師父是不是又要走了?重煙不想讓師父走.

國師也愣了愣.

他肯定要走,可是國師殿在這里,他去龍淵山好像不對,可是比起皇宮,他還是更想去龍淵山里.

那里還有他的屋子,那里離小混蛋也比較近.

想到自己終究還是要走的,國師開口問道:"你喜歡小公主嗎?"

重煙愣了愣,沒有想到師父會問這樣的事情,連忙否認.

國師也不管自己這徒弟否認,這徒弟跟自己不一樣,跟大多數的重家人不一樣.

重家人都板正,但是重煙卻比較活泛.

"我知道你喜歡公主伊仁,若有朝一日,你師弟和公主同時在你面前,讓你幫忙,卻是要做同一件事,你會幫誰?"國師開口問道.

重煙從來沒有想到師父居然會問這樣的問題.

小公主和小師弟?這兩人怎麼可能一起讓自己幫忙.

"師父不是說我們重家人世代守護申國皇族嗎?難道不是嗎?"

國師點了點頭.

"是的,我們重家人,首先是申國皇族的守護,因為有守護這個職責,才有我們重家人.做任何事都不能違背這一條.我說的就是不違背這一條的情況下,你的選擇."

重煙很不喜歡說固定的答案,不喜歡承諾,因為說出來做不到就是失信了.

可是不知道為何師父一定要自己回答一個答案.

重煙的腦海里出現了公主,師父,樂貴人,小皇子,容妃……小師弟.

皇宮城牆上跳下來的小師弟.

花下的小公主.

重煙搖了搖頭道:"師傅,我不知道."

他很喜歡小師弟,可是內心深處也喜歡小公主.

神佑又踢被子了.

這會子不等師父起身,重煙先站起來給小師弟蓋被子.

看他睡的紅撲撲的臉龐.

重煙點了點頭點:"如果不違背重家的人的職責下,我會先幫小師弟."

"你敢起誓嗎?重煙."國師第一次連名帶姓的喊自己徒弟的名字,很是隆重.

重煙只覺得莫名的莊重,再次開口道:"我發誓,以後無論遇到什麼情況,我都會站在神佑這一邊,如有違背,死無葬身之地."

重煙言語莊重,擲地有聲,那帷帳都搖了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