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皇宮的伙食
g,更新快,無彈窗,!

祭壇被收拾乾淨了.

長長的旗,也收起來了.

豬頭,牛頭,羊頭被搬走拿去鍋里燉了.

點一半的蠟燭都被鏟掉了.

燒一半的香繼續燒,直致全部變成香灰.

所有人都走了,祭壇又恢複了空蕩蕩,寬敞敞的感覺.

神佑自然沒有被叫走.

聽到風月樓,小國師重煙臉皺的跟什麼一樣.

顯然重煙知道風月樓是什麼地方,反正不是正經的地方,小師弟這麼耿直單純……

而念了一上午的祭文,正在喝水潤喉的國師,聽到這些小子的話,瞬間噴了……

把大公主帶去風月樓,要是被洛娘子知道,自己也會被罵死吧,雖說洛娘子平日極其溫和,除了對大公主凶神惡煞,對其他所有人都是笑臉相迎,但是國師覺得莫名不好惹.

那些同學自然是被國師轟走了.

說轟有些過分了,就是國師的容貌很是道骨仙風,尤其是穿上國師制服之後,渾身的氣勢,說不出的仙.

國師皺眉,簡直是大凶之兆,很能唬人.

神佑也沒有緩過勁,對同學們去玩的要求雖然有些心動,可是她內心有更多問題想先問老郭.

老郭以前在皇宮生活的,一定會知道一些的.

收拾好祭壇,神佑比做了一早上大法的師徒還累.

到了國師殿,她看到那大白玉床,就大大的躺上去了.

沒有想到,"嘎吱"一聲,居然壓到了個軟綿綿的小東西.

神佑翻了個身,發現,居然是一個金色包裹,包裹里裹著一個小奶娃.

很小很小的奶娃,眼睛都沒有睜開,但是扁著嘴在哭,顯然自己剛剛不小心壓到了他.

神佑驚悚的跳起來了.

好像是回到了白骨山一樣.

在山上,那些不靠譜的嬸娘們,總喜歡把剛生下來的小孩丟到她屋里,說是沾沾福氣.

每次這樣,神佑都要抓狂,剛剛生下來的小孩,什麼都不懂,總是不自覺的拉屎吐口水……

"啊啊……老郭,老郭,這是你生的嗎?你這為何為有個小孩啊?"

神佑尖叫起來.

重煙聽到老郭這個稱呼……同情的看了一眼師父,總覺得這幾年師父在外面混的好像不怎麼樣啊,小師弟喊師父雖然很親昵但是一點都不恭敬.

國師被自己徒弟那同情的眼神給殺到了,不過眼下沒有時間解釋了.

因為床上,大公主神佑這小混蛋要炸毛了,跪在床上,敵視的看著那個繈褓里的小家伙,隨時要出手的模樣.

在白骨山上,這一幕是很熟悉的.

"瞎說什麼,先生我這個年紀了,怎麼會生小孩,這是當今聖上的皇子,你別丟……"國師看到神佑那動作,連忙喊道.

正說著小皇子,就聽到"噗嗤"一聲,小皇子拉了一泡屎,然後見他無辜的睜開眼,在自己的屎上,乖乖的躺著,茫然的看著神佑.

神佑就瘋了.

果然拉屎了.

她記得自己她小時候是個很注意拉屎的小孩,不會隨便拉屎的.

"重煙師兄……"

在山上,總是神佑尖叫,阿鹿或者小五或者阿尋會趕來,幫忙把小孩提走,幫忙整理床榻,收拾屋子.

可是這里重煙也不太會啊,有些手忙腳亂的.

國師重芳只得自己動手,把小皇子提起來,喊宮女去提一桶熱水來,麻利的拿布條在熱水里,泡一泡,擰干,給小皇子擦屁股,擦身體.

外頭的金色繈褓解開,小皇子的身體青青的,瘦干干的,山上這樣的小孩都很難活的久的,長不大.

現在重煙已經對自己那道骨仙風的師父這熟練的操作免疫了,第一次見還嚇一大跳.

"先生,皇宮里伙食不好嗎?這小皇子真瘦啊,還不如我們山上的小孩."神佑看到先生把洗好的小皇子放身邊,她給接過來幫忙用布抱起來.

"小皇子娘胎里就有熱毒,身子骨是不太好,調理好應該也沒有大礙."國師開口道.

"不是說宮里的皇子公主,身後都有一大群的宮女太監跟著的嗎?這個小皇子為什麼沒有?"神佑好奇的隨口問道.

"國師殿里不讓外人進的."重煙清脆的聲音解釋道.

神佑點了點頭,絲毫不覺得自己是外人.

"那他娘親呢?他吃什麼?"

"他娘親已經亡故了,小皇子平日喝牛乳還有蛋羹還有米糊."

這些吃的據說還是小公主給吩咐的,因為小皇子格外的弱,連人乳喝的都會吐,那些奶娘的奶居然都不吃.

小重煙雖然還是和公主沒有和好,可是聽到小公主照顧小皇子的事情,還是很開心的.

這是他心目中的公主,心地善良.

聽到娘親亡故,神佑有點沉默,沒有再問.

再看先生給小孩喂牛乳的時候,神佑忽然問道:"先生,我剛剛在宮里,看到一個頭發很長很長的瘋子,她抱著一個木頭,她喊那木頭做阿丑,她是誰?"

國師給小皇子喂牛乳的勺子抖了一下,那一勺牛乳瞬間灑了.

小皇子張著嘴,沒有喝到,小小的眼睛,又睜開了.

很是茫然,預備要哭的樣子.

"那是前皇後."國師就說了這一句話,就不再說了.

神佑也沒有再問.

小皇子很安靜的等著喂奶.

重煙卻是有點頭疼,前皇後的羲和宮可是從來不開的,他的這個小師弟肯定又是翻牆進去的,小師弟有愛翻牆的毛病,師父居然不管一下,皇宮真的很危險的.

只是當著師父的面,重煙很照顧小師弟的面子,沒有開口教訓,想等單獨和小師弟一起的時候,再好好說說.

給小皇子喂完吃的,他們的膳食也准備好了.

真正可以上桌的就是神佑,國師,重煙,三人.

偌大的一張大桌子,上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綠菜,神佑臉就綠了.

"先生,剛剛那豬頭肉,牛頭肉,羊頭肉呢?"

重煙倒是習慣了,他還是遵從著師父之前吃素的習慣,聽到小師弟這麼問,他給解釋道:"那是三牲,我們自己不吃,賜給宮女太監們吃了."

這時候鯛姑領著一個宮女過來.

那宮女目不斜視,很是威嚴.

但是到跟前,卻露出了標准的笑容.

"聖國師大人和小國師辛苦了,皇後特意賜予翡翠玉露羹."

等到那宮女離開,神佑很是激動.

"皇後好像挺好的,居然知道我們沒菜,給加菜了."

國師搖了搖頭.

重煙想到翡翠玉露,忍不住想笑.

神佑期待的看著鯛姑把一個精美的大碗端出來,那碗鑲嵌著金邊,看著就十分貴重,碗上蓋著蓋子,很是隆重.

鯛姑利索的打開了蓋子……一顆綠佛菜在一大碗清湯里飄啊飄.

神佑:……

"老郭,你不想回宮,天天跟著我混吃混喝,是不是因為皇宮里伙食太差?"神佑下巴墊在桌子上,絕望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