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風月樓了解一下
g,更新快,無彈窗,!

大片的云彩,在祭壇上空路過.

風卷云湧.

日光時而出來,時而被云彩擋住.

祭壇時而明亮,時而幽暗.

祭壇上的人,時而清晰,時而模糊.

風吹的云彩飛走了,也吹的裙擺飛揚,頭發稍亂.

大臣們揉眼睛揉的通紅.

沒錯,祭壇上是多了一個人.

就像是忽然多出來的一般.

那人靜靜的坐在那.

神仙下凡,不辨雌雄.

傳說的神,就是沒有性別的.

所有人都以為是自己獨有的看到的神跡,心中狂喜,又暗自鎮定.

國師也有點莫名其妙,這現場為何又安靜了下來,比之前皇上和小昭後在的時候還要肅穆.

自己的祭文都快念完了,這個氣氛下壓力很大啊,要不要再翻一篇繼續念?

今天念祭文也念的尤其有感覺,抑揚頓挫,以前的時候沒有的.

果然頓悟之後,自己的道行大大提高了,腰不酸腿不疼,嗓子也有勁了.

國師決定再念一遍.

神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少有安靜的時候.

這樣安安靜靜的坐著,不說話,也不聽別人說話,就那樣安靜的坐著.

她只覺得內心哀傷無比,哀傷自己看到的長發女子,哀傷那個木偶,哀傷那顆枯萎的梧桐樹,哀傷那荒蕪的宮殿.

她從來不會輕易流淚.

剛剛卻抑制不住的流了很多很多的淚水,好像從小到大的淚水,在剛剛那一會兒,就流了大半.

神佑傻傻的坐在那.

這是漂亮的皇宮,為何會有那荒蕪的地方.

還有那歌聲.

想起來就覺得心疼.

神佑的腦海里全是那首歌.

像是專門唱給她聽的一樣.

她到過蠻荒,經過雪山,也路過沙漠,也穿過聖河,她腦海里總能記住很小很小的事情.

記住她看見哥哥的事情.

再之前就是一片黑暗.

可是此刻,她好像模模糊糊的觸摸到那黑暗的背後.

那個長發女子,好像她的娘.

她真正的娘親.

"娘親啊,娘親,我終于來到了你的身邊……"

這句歌聲唱的淒婉又絕望.

神佑眼中又含淚了.

整個祭壇似乎都哀傷起來.

底下的宗正寺卿,眼睛紅了,一把年紀了,哀傷逆流成河,好像看到了自己老母過世的場景,自己那時還年幼,看著那破草席上的尸體,不明所以,此刻他抖著一撮山羊胡子,哭的喘不過氣.

刑部尚書高大人,恍若又看到當年自己親自送表妹出嫁,表妹一路淒婉的坐在花轎里望著自己,最後還給自己寫了一封信,人卻是沒了,表妹夫家道貌岸然,生生被折磨死了,從那以後他就變了,變的苛刻嚴責,發誓要殺進天下壞人……

這時候國師的祭文,像是一曲安魂曲,原本就是祈福的祭典.

神佑的思緒一點一點的被拉了回來.

一遍又一遍的安撫.

她才停止了淚水.

甚至跟著念起了那祭文,一遍又一遍.

神佑出現,讓預備班的學生都很興奮.

尤其是林分同學,之前在食舍他差點跟同學隆生火吵起來,就是說祈福會的事情,他問神佑會不會來.

結果被隆生火嘲笑他庶子的身份.

林分本來不想來的,可是被嘲笑了反而憋了一口氣,回家就鬧騰著要來.

他爹是禮部侍郎,本來不應該的,可是耐不住兒子小妾鬧騰,又著實喜歡這個老來子,于是把林分帶來了.

不過千交代萬交代祈福典禮的時候要規矩,不要出什麼幺蛾子.

沒有想到這時候,眾人都低頭的時候,自家小兒子居然探著腦袋,很激動的樣子.

禮部林侍郎本來是要做出表率的,小兒子卻這麼不配合.

連忙伸手重重的掐了一把.

"爹,怎麼了麻!"林分被掐的跳起來,一臉無辜.

林侍郎這會子想把兒子打死了.

見左右看過來,連忙把兒子拉到身邊,小聲道:"你看見祭壇上多了個神人嗎?"

林分搖頭.

林侍郎一臉失望,難道自己的兒子沒有福分,看不到神.

左右也注意過來,見那少兒搖頭.

心中也是竊喜激動,莫非自己自己這樣的智者達人才能看到,還要有什麼機緣不成.

卻聽到那小兒道:"爹,那不是神人,那是神佑,就我跟你說的,國師的關門弟子,我們預備班班的同學."

其他預備班的家長聽到這話,都看向自家子弟.

就見自家小子都齊刷刷的點頭.

那祭壇上坐著的居然是國師的弟子?也就是傳說中洛夫人的養子?

眾人都內心震驚,還有點被愚弄的感覺.

傳說當年小公主出世,天有神跡,可惜當時只有一部分看到.

沒看到的人都十分後悔.

以為今日又是神跡,因為剛剛那感覺實在奇怪,看她面露哀傷,自己卻更哀傷,看她面容平和,自己就立刻平和起來了.

卻不想居然只是凡人.

只是凡人長成這樣,極致美顏,雌雄莫辯,傳說中洛夫人貌若天仙,可見不假,連洛夫人的"養子"都有這種容貌.

一時間又有人想起那小道消息,說洛夫人是養子乃是親子.

也有人想深了,國師為何要收洛夫人的養子為關門弟子?

其心可誅,所謀甚大.

當然,一切都只是猜想,在場的都是官場老油子,年紀大的老謀子,不會輕易說出口.

"咚,咚."兩聲鍾聲.

大典終于結束.

神佑的思緒也被那鍾聲打斷了.

看著朗朗乾坤,茫茫多的人.

身邊的老郭,自己的便宜師兄重煙.

神佑愣了愣.

國師松了一口氣,念完了,結束了吧.

不知道為何這些人,這麼安靜,皇上和小昭後走了,沒必要裝了啊.

果然一下子就熱鬧了.

老臣間又開始聊天了.

有膽子大的小孩三兩個,居然跑過來找神佑.

林分就是其中一個.

他趁著他爹跟別人聊天的時候,一松手就走了.

隆生火同學早就注意到林分同學了,沒有想到他真來的,自己反而是跟著堂哥一塊來的,一路上祖父拉著堂哥各種介紹,自己被落在了一旁,這會子干脆的也跑去了.

預備班的那些小孩,都是不太服管的,看到有人去找神佑,也都跟了上去.

重煙坐了一個上午,著實有些累了.

轉頭看自己的小師弟,卻見他眼睛紅紅的,很是可憐的模樣.

一下子就印到了心里.

"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神佑搖了搖頭.

重煙本來就是心思極其細膩的人,神佑即使搖頭,他也覺得是有緣由,不過小師弟不願意說,自己也可以探查.

"鹿神佑,鹿神佑."

清脆的喊聲.

神佑轉頭看去,居然看到了自己的同學.

不過今天都穿的很正式.

"你們怎麼在這?"

"不是跟你說祈福會我們會來嗎?就你一個人嗎?你一會跟我們去玩吧?"林分大大方方的邀請道.

其他人也齊刷刷的點頭.

要是林分邀請,他們還不願意,可是加上鹿神佑,卻很願意.

難得見鹿神佑哥哥們不在,平日他們想跟鹿神佑說話,基本都要經過鹿神佑的幾個哥哥.

眼下可是就他一人.

"去哪玩?"神佑問道.

"風月樓,我們一起去風月樓吧."幾個少年興奮的道.

"風月樓是干嘛的?有好吃的嗎?"神佑問道.

"有有有,那里可多好吃的,又甜又香."林分同學一副過來的人的模樣,很肯定的答道.

其他人也一臉期待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