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多出來的那個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神佑一路奔跑.

背後那顆枯萎的梧桐樹,似乎跑多遠都能看見.

她一口氣跑到了祭壇.

祈福大典快接近尾聲了.

帝後跟前有點忙亂,因為小公主居然醒了.

小昭後就在身邊,第一時間注意到了.

而小公主貼身宮女冬施居然沒有發現.

小昭後看了一眼那齊劉海的小宮女,眼中有冷意.

要不是現場莊重,小昭後真想直接把這小宮女拖下去弄死.

伊仁醒來這樣大的事情,那小宮女居然都能沒注意,平時還能做好什麼事.

公主伊仁睜開眼,有點茫然,也很虛弱.

她雖然昏睡過去,身體機能卻也一直消耗.

她自己也很害怕,以前從來沒有深想,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里,母後對自己那奇怪的縱容,和偶爾的疏離,可是這一次昏迷過去,她就感覺到自己似乎忽然間神魂缺失了一點.

莊周夢蝶,自己到底是伊仁,還是別人?此刻伊仁也有點不明白了,只是覺得身體很沉重.

外頭有幔帳遮蓋,雖然重重疊疊,嚴嚴實實,伊仁卻還是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場景,有很多人.

一瞬間,她有些緊張.

她開口問道:"母後,這是哪?我怎麼了?"

她害怕,害怕自己被當做妖怪,好像自己頂著公主的名號,一直很肆無忌憚,此刻才有些後怕,萬一這天下,還有跟自己一樣的人,揭發了自己,那該如何?

小昭後看到女兒醒了,喜極而泣道:"這是在祭壇,你昏迷了,國師在給你祈福."

以前她對女兒總是有一些陌生,這會子看到女兒眼中的恐懼,小昭後卻十分心疼.

"別怕,你會好起來的,母後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小昭後伸手握著女兒那細細的手掌.

卻見女兒朝自己露出了個虛弱的笑容,即使這時候也很是周全.

"是重煙嗎?"

小昭後知道伊仁之前還和那小國師鬧了別扭,不過她樂見其成,小國師容貌俊美,又是宮中少有的男性,生怕伊仁誤入歧途.

"聖國師和小國師一起為你祈福."

伊仁緩了一會兒,才想起來聖國師是誰,是重煙的師父,居然又回皇宮了嗎?自己昏迷多久了,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

"母後,我覺得很累,好像把自己給丟了."

公主伊仁有些茫然的道.

小昭後眼中含淚,面上帶著笑容,當著朝臣的面,又要莊重,又恨不得此刻抱一抱女兒.

這段時間她擔心死了.

萬一伊仁真的離開她了,這世間就剩她一個人了.

"沒事,會好的,你好好休息,母後讓人喂你點吃的."

早就備好的雞湯熬的小米,小昭後顧不上燙,親自給女兒喂上.

伊仁喝了一兩口,又昏睡了過去,臉上卻有了起色,看著好多了.

祈福會正好到了尾聲階段了,小昭後顧不上接下來的典禮了,第一次失禮的帶著小公主離開.

申皇瑥得知公主醒來,也激動萬分,跟著小昭後一塊回去了.

帝後都走了.

典禮還沒有結束.

底下半夜就起床折騰准備的朝臣們,聽到小公主醒來,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一時間整個典禮氣氛熱鬧愉快.

正好又到尾聲了,帝後也不在跟前,也沒有那麼嚴肅了,各個大臣帶著自家不成器的小子,相互交頭接耳,場面暖融融的.

神佑回到了祭壇,祭壇的煙霧還沒有散.

重煙看到小師弟回來了,松了一口氣,不過卻也不能跟他打招呼,因為典禮還沒有結束,他還是要當童子的.

國師還在念著長長的祭文,余光看了一下,大公主回來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氣.

小公主現在人氣如日中天,根本難以撼動,卻不知道怎麼會突然暈厥.

所謂的祈福大典,實際是沒有什麼用的,國師頓悟以後,對這些事看的更加通透了,世間的事情,不過人心二字.

人心彙聚,就是盛世,就是聖人,無人能撼,無人能阻,無人能敵.

本該在大公主身上的氣運,現在全在小公主身上,大公主身上死氣云集,卻是個本該死去的人.

再回到京城,國師才發現,京城也有神棄之地,好巧不巧的居然就是龍淵山.

整座山死氣云集,蛇蟒彙聚,卻是密密實實的被巧妙的關在了一座山內.

聯想蠻荒的白骨山,總覺得有一個很大的陰謀,卻又無從說起.

誰能設這樣一張大網?

網羅天地氣運.

無論是救大公主,還是找回真相,國師都必須把大公主帶回皇宮.

小公主的暈厥,國師看到了小公主的氣運上的一絲泄漏,像是回到了大公主身上一般,又讓國師驚奇不已,更加確定,自己帶神佑回來,是正確的一件事.

祭文的尾聲,祥和又安樂.

燭火明亮,日光也明亮.

香燒到後頭,那煙氣也漸漸的散開了.

神佑端坐在祭壇的一旁.

她腦海里全是之前看到的那一幕,整個人都沉默了.

她今日穿著一襲白衣.

是洛娘子給定做的京城流行的新裙袍.

裙擺特別多層,特別浪費料子的那種.

打扮的很是莊重,比平時多了很多認真.

雖然還是男裝打扮,卻是美麗非常,洛娘子自己就是極美的美人,可是今日面對打扮好的神佑的時候,洛娘子也都自愧不如.

神佑美的不自知,美的霸氣,美的讓云霧駐足,讓歲月回頭.

祭壇上的煙霧散開的時候,底下的朝臣,笑吟吟的.

今天的祈福大典是圓滿的.

順帶也介紹了自家子侄.

結果冷不丁抬頭,卻見祭壇上,好像多了一個人.

不是聖國師.

聖國師在念祭文,聖國師一臉胡子.

不是小國師,小國師還在寂靜的打坐.

就那樣突兀的多了一個人,又不突兀.

他坐在那,有點懶洋洋的氣質,有點哀傷的氣質,有點霸道的氣質.

說不出什麼感覺,只是所有人的目光不自覺的落到了他身上.

漸漸的聊天的聲音少了,松垮的氣氛又嚴肅起來.

莫名的覺得哀傷起來.

甚至有老臣,紅了眼睛,開始抹淚.

年輕的臣子,專注的盯著祭壇,不知道在想什麼.

所有人都驚訝自己看到的,又都擔心別人知道自己看到,別人看不到.

誰都沒有說話.

倒是那些預備班的小孩,看到祭壇上坐著的那個大美人……臥槽,不就是他們班的同學,鹿神佑嗎.

再轉身,看到他們爹地,祖父,外祖父,叔父,虔誠的朝拜.

還按著他們的身子,也讓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