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爛木頭
g,更新快,無彈窗,!

朝陽慢慢的朝上爬.

已經從東邊快爬到了正空中.

雖然是冬日,但是在陽光下站這麼久,保持一個姿勢也是很累的.

好在無論是朝臣還是夫人,裙袍都夠大夠寬敞,里面稍微換個腳支撐重心,也不會被發現.

而重煙雖然坐的顯眼,但是有煙霧遮擋,也能松快的換一下兩腿.

不過公主的車攆里,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小昭後那平緩下來的心,又慢慢的提起來,有些焦躁的感覺.

其他人倒沒有像小昭後那樣,反而聽的越發入迷.

連那些宮女太監,能偷懶移過來的都偷偷摸摸的靠過來了.

這可是聖國師回宮後第一次的祈福大典.

聽這祭祀的名稱就知道,是祈福的.

多聽聽肯定能有好處.

況且有去的人,不得不回來當值的,都是一臉懊悔.

更惹得其他人想去.

宮里太監宮女低微,但是也是有便利的.

至少比外頭人近水樓台,紛紛的往祭壇那邊靠,不用進去,哪怕在門口,能聽到聖國師的聖音也是好的.

而羲和宮的宮女太監,向來是冷清沒人管的,此刻更是靠著祭壇,聽的如癡如醉.

就希望多給自己一點福報,能調離那冷冷清清如同鬼屋一般的羲和宮.

不過這恐怕是不可能的,宮女小蘭出來已經許久,念念不舍的離開這里,要回去看著前皇後,要不然發瘋起來鬧出事情,她也擔待不起.

羲和宮里,神佑說出了"我叫神佑"這句話.

那長發的女子就跟被定住一般,整個人都僵住了.

她不說話,也不動蕩,但是眼里卻大滴大滴的淚水滾落出來.

神佑看到她哭,不知道為何,淚水卻比她還多.

"你不要哭了,哭多了,眼睛會疼的,我姨姨說,女子雖是水做的,卻最不能哭."神佑一邊勸說,卻是淚水比她還多.

長發女子,正是瘋了的前皇後藍曦.

她輕輕的抬起了手,一點一點的靠近神佑.

卻又在馬上要碰到的時候,縮了回來.

她害怕,害怕這是幻覺.

她不敢碰,怕碰了,幻覺就又消失了.

神佑卻伸手去抓住了她的手,冰冰冷的一雙手,涼的像是一塊冰一般,握在手里,都覺得凍人.

"你是誰?"神佑哭著問道.

她的手握著對方的手,緊緊的.

她向來很熱.

手心都是燙的,可是握著對方的手,卻還是覺得冰涼,冷透骨頭里.

這一刻,神佑覺得那日日夜夜焚燒著她身體的火,都像是被澆滅了一樣.

她覺得不太熱,也不太冷,就像是個平常人一樣,好像一瞬間,渾身的火都熄滅了,這一刻,她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體似乎恢複了正常,沒有那種灼燒的古怪感.

若是十七小和尚在就好了,他一定能看到自己現在的模樣.

神佑緊緊的抓著她的手,很想讓她的手暖和一點,卻發現,這一刻,自己身上的火都滅了一般,手也被她抓的涼涼的,這一刻,神佑反而迫切的希望自己身上的火不要滅,繼續燃燒著好了.

"你是誰?"神佑又問了一遍.

長發及腰的女子,忽然反手重重的抓住神佑,緊緊的把她抱在了懷里.

"阿丑,我是你母後,你怎麼連母後都不認識了,阿丑."

神佑被緊緊的抱在懷里,喘不過氣來.

卻又莫名的覺得安心.

面前女子的懷抱,比洛姨的懷抱還要溫暖,還要柔軟,還要安心.

"我不是阿丑,我是神佑."神佑聲音澀澀的.

長發女子卻笑了.

"傻瓜,神佑就是阿丑啊."

她冰涼的手,一下一下的撫摸著神佑的頭,認認真真的端詳著神佑,像是看世間最貴重的寶貝一般.

神佑沒有明白她的話,不過這時候,卻聽到外頭有尖叫聲.

"啊!有長蟲……"

那屋子的門也被推開了,神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推開了.

她被推倒了角落.

那宮女從外頭進來,還不適應屋子里黑乎乎的場景.

就看到前皇後娘娘坐在床榻前,大概又在哄那個木偶睡覺吧.

宮女松了一口氣,沒發瘋就好.

這羲和宮太破敗了,連長蟲都跑進來了.

"主子娘娘,您該用早膳了."宮女跑回來,是因為才想起來,還沒有給前皇後用早餐,雖然不知道為何,前皇後已經是前皇後了,小昭後卻還是吩咐過,一定要前皇後活著,必須健健康康的活著.

前皇後時不時會發瘋,往常,若要是這個時候,都還不給早膳,皇後就要開始發瘋了,說她的阿丑會餓的.

皇後一瘋,大吵大鬧,那力氣大的不得了,宮女太監們又不敢對皇後娘娘動手.

開始的時候是有宮女動手過,不過被小昭後發現,直接處死了.

久了,這些宮女太監們也就摸清了小昭後的意思,就是要把前皇後好好的養著,身體必須健健康康,瘋不瘋無所謂,不要干擾到別人就行.

小宮女看今日前皇後居然還沒有發瘋,很是慶幸,今日祈福大典,若是前皇後這里鬧騰,被小昭後知道,自己幾條命都不夠用.

她把那涼透的食盒提過去,見前皇後居然安安靜靜的坐在桌前,也不鬧騰.

宮女索性不管了,也沒有上前伺候,又急急忙忙的往祈福大典現場跑去.

神佑在角落里,看到長發女子,一個人坐在桌子前,不緊不慢的擺飯食.

兩碗稀粥,兩份素菜,一碟子豆干,一碟子炒肉,樣子倒還豐富,就是已經冷了.

炒肉盤子里的油結成了塊.

她看到長發女子跟自己招手,臉上笑容滿滿的道:"阿丑,快來吃飯,娘親都擺好了飯菜了,快來."

神佑是很餓了.

坐到了她對面.

真的有兩份碗筷.

一份是長發女子的,一份是她的.

她見長發女子拿著勺子,舀了一口粥,搖了搖頭道:"這個粳米用的是隴南之地的,還是去年的時候的陳米,哎,國庫越發的緊張的,這些年申國看著花團錦簇,內里卻也不是太好."

"是嗎?我嘗不出來."神佑覺得對方此刻極其正經.

忍不住答道.

"你還是小孩,怎麼會懂這些,等你長大就知道了,不過長大也不一定知道,你父皇就不懂,他一直都沒有長大的樣子."長發女子又給神佑夾了一筷子菜.

見神佑居然把菜吃了,她臉上笑容大大的揚起來.

"平日你不愛吃菜,我還道你不喜歡吃素,今日難得見你吃的這麼多,真好,你要多吃,才能長大."

對方臉上的笑容越發的多,越發的溫柔.

似乎只看著神佑吃,一邊給她夾菜,一邊說著閑話,像是嘮家常一樣.

神佑卻是一邊吃,一邊淚水止不住的流,淚水拌著冷菜吃了進去,淚水原來是苦的,澀的.

不知道為何,她想象皇宮的早膳是有無數美食的,宮外都沒有見過的美食.

可是眼前,只有冷粥,冷菜.

神佑嘗著很不好吃,就算是再美味的東西,放冷了,都不好了.

何況本來就是粗糙的飯食,甚至都比不上申學宮的食舍.

神佑把全部的冷粥冷菜都吃了,因為長發女子不停的給她夾.

神佑把自己包里的零食翻出來,遞給她.

她只是搖頭.

神佑固執的剝了一顆糖,塞進了她的嘴里.

她閉著眼睛吃了糖.

只是一顆糖,卻像是世間最美的美食.

祈福大會就要結束了.

宮女太監們急急忙忙的先往回趕.

神佑聽到外面的響動了,急忙的離開.

她爬到了牆上,看到了那枯敗的大樹,聽到了宮女們清脆的說話聲.

"主子娘娘又發瘋了,硬說那飯菜被公主吃了,可笑那公主就是一塊爛木頭,怎麼能吃飯,主子娘娘自己吃的吧……"

……

PS:阿尋的人設圖出來了,美美噠,感興趣的可以關注gongzhonghao:dabai8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