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阿丑
g,更新快,無彈窗,!

國師殿的祭壇很大.

是一個圓形的廣場.

中間有一座高高的塔樓.

一層一層的平台.

遠遠的看,十分宏偉.

鯛姑倒是很想帶小主子去吃東西,可是無論是國師大人還是小國師,在舉行祭祀典禮之前,一般都是不吃東西的.

因為祭祀是一個很長的過程,要是先吃了東西,萬一想解手什麼的……

那些來參加祭祀的人也會很注意,就吃一些頂飽果腹的東西,盡量不要湯湯水水.

可是鯛姑想到這小主子隆重問自己的問題,早飯吃什麼?

莫名的覺得沒面子啊……

早飯居然什麼都沒有.

看到小主子那失望的表情,鯛姑這個老成持重的宮女,羞愧的低下了頭.

"先吃點肉干耐餓的墊肚子,等祭祀典禮結束,會有很多吃的了."

神佑歎息了一口,果然如此啊,難怪洛姨給她這麼多零食,生怕她餓到.

到皇宮居然吃不上東西.

老遠重煙看到神佑,按耐不住激動,奔跑著過來接他.

神佑看到他,很是驚訝.

"你怎麼在這?"

穿的十分隆重,頭戴高冠的重煙,臉上甚至還畫了妝,眉毛細細長長,臉白乎乎的.

"師父讓我來接你的,師弟."

神佑跟著重煙走上祭台,發現先生居然坐在一張大桌子跟前,桌子上擺著豬頭,牛頭,羊頭,都是煮熟的,甚至還冒著煙氣,油滋滋的,旁邊還擺著漂亮的刀具.

神佑眼睛一亮,激動的道:"先生,是自己動手切著吃嗎?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小公主弄的自助餐?"

國師:……

重煙:……

"不學無術,平日上課教你的,你全都忘光了,這是祭祀用的三牲,可不是用來吃的."國師吹著胡子瞪著眼道.

重煙看到師父這副模樣,跟自己說話的時候完全不一樣,師父真的很疼愛小師弟.

神佑就看到先生和重煙在那里搬著豬頭,移來移去,她既然來了,也幫忙干活,給點上了香,燒起了蠟燭.

圍著那張桌子,一把一把的香,一排一排的蠟燭.

很快整個祭壇都煙霧繚繞起來.

神佑被熏的眼中含淚,不停的咳嗽.

重煙看到小師弟的模樣,像一只漂亮的小兔子一般,眼睛都熏紅了,他那白乎乎的臉,忍不住笑了,臉上似乎還有粉在往下落.

看的神佑又後退了一步.

"你為何要打扮成這樣?"

"今日師父主持祈福大典,我是童子,童子的扮相就是這樣的."重煙有點不好意思道.

"童子是做什麼的?"神佑好奇的問道.

"就是祭祀的時候,師父會祈福念經,我作為童子坐在圓台子上就行."

"不是說祭祀要很久嗎?你要一動不動的坐在台子上坐大半天嗎?"

重煙看到小師弟皺巴巴的小臉,忍不住笑道:"理論上是這樣的,不過開始祭祀的時候,台子上香燭的煙霧會很大,我要是偷偷的做點小動作,也沒有人會注意."

神佑看著這煙霧彌漫的台子,原來還有這樣的作用.

看到老郭忙碌的要死,重煙也在跟著忙碌,她伸手把重煙頭冠上長長的絲帶扯了扯道:"師兄,我內急,可以去解手一下嘛?"

重煙不疑有他,給他指了路,"你還可以休息一會再來,等祭祀開始還要好一會."

神佑麻溜的溜了.

走下祭壇,一下子空氣都清新了.

如果她是神仙,肯定不願意來啊,熏都被熏走了.

神佑出了祭壇,就開始瞎溜達了.

平日皇宮和祭壇是隔開的,守衛森嚴.

但是今天有祈福大典,還有百官都要過來,皇宮和祭壇都相互開放了,守衛更多在朝前.

神佑實際也不是亂走.

她總覺得有東西很吸引她,像是有人在唱歌,她耳里能聽到低喃聲,聲音很小,斷斷續續,可是卻是很清晰.

皇宮很大.

所有人都朝祭壇過去.

連沉睡的公主也被抬著過去了.

小昭後雖然一心一意在公主伊仁身上,可是作為皇後,她還是要擺出皇後的鳳儀.

神佑之前爬牆進來,也沒有亂走,不知道里面是如何的,就覺得守衛好像挺多的.

可是今天,卻明顯少了很多.

她一路走,都沒有遇上人.

她越走,離那歌聲越近.

喃喃的聲音,就像是在她耳邊響起一樣.

她走到了一堵高牆跟前的時候,聲音斷了.

神佑看不到里面是什麼,但是可以看到一顆枯樹,長在了高牆里.

很高很高,一顆樹,上頭沒有葉子,只有光禿禿的樹干樹枝,灰撲撲的.

神佑走到了高牆面前,一時間只覺得心跳的異常快.

跟之前自己到了沙漠迷霧中,還有跌落申學宮的山洞里都不一樣,這一刻,她只覺得很迫切的想看一眼,牆里面是什麼.

看著左右沒有人.

神佑又故技重施,她把包包里的小青拿出來,先丟了進去,發現沒有什麼動靜,小青默默的爬到了牆頭,探著一個腦袋,神佑把自己的衣衫打了個結,把腰上的鞭子往上一丟,牢牢的掛住之後,刺溜刺溜的往上爬,爬到了頂上,神佑坐在上頭,看到里面是個很大的院子.

院子里中間有一顆很大的枯樹,枯樹周圍一片都是光禿禿的.

院子里頭,有個屋子,屋子關著門.

神佑覺得那歌聲好像就是從屋子里傳出來的.

她小心的把鞭子收回來,這里牆角特別乾淨,她要是掉下來,會摔疼.

要整個人扒著牆,小心翼翼的一點一點往下落.

"砰."的一聲,神佑終于落地,最後一點距離,神佑跳了下來.

神佑正想放松的拍了拍手.

這一刻,卻忽然覺得背後有人.

明明剛剛她在上面,看了,院子里沒有人的.

她有些緊張的轉過身去.

就看到自己身後站著一個女子.

穿著隆重的宮裝,華麗的裙袍,袍子長長的拖到了地上,就是顏色有些陳舊.

她的頭發也很長,長長的頭發,已經過了腰了.

松散散的綁著.

她就那樣站在神佑背後,直愣愣的看著她.

神佑居然不知道她什麼時候過來的.

對方的眼神筆直筆直的,五官大氣,依稀有些熟悉.

神佑轉過身,站在她面前.

聽到她開口問道:"你是我的阿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