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祈福大典
g,更新快,無彈窗,!

天不亮.

小昭後就醒了.

實際她也壓根沒有睡好.

迷迷糊糊的眯了幾次眼.

她的女兒伊仁,就那樣閉著眼,像是睡著一般.

可是就是醒不來.

國師說沒事,可是可憐見的,這幾日伊仁的臉都小了,人愈發蒼白,哪里是沒事的樣子.

小昭後這幾日,諸事不管,也不去鳳圓喂那些禿毛孔雀了,真正是衣不解帶的照顧小公主.

今日還有個隆重的祈福大典.

小昭後睜開眼,她今日要盛裝出席的.

鏡子里的她,容貌蒼白,頭發油膩,那一頭青黑的青絲,沉沉的,像是黑云一樣貼著她的腦袋.

她嚇的把鏡子丟下了,落到了地上,發出了"啪嗒"一聲響動.

清晨這樣一聲響,十分驚人.

所有的太監宮女都起來了.

但是床上躺著的小公主,依舊沒有一點聲息.

小昭後看著地上那散落的碎鏡片,這鏡子還是伊仁做出來的,她腦子里總有無數奇思妙想……

隨後小昭後就呆呆的望著床上的小公主.

宮女們卻不能跟著發呆,還是要趕緊給皇後淨面梳妝.

床上的小公主,臉小小的,一個巴掌就蓋住了,睫毛很長,嘴巴也小,眉眼小.

小昭後回憶起來,她的伊仁開始是很活潑的,很懂事,總能猜到自己的想法,後來自己越發嚴格要求她,她亦嚴肅的對待自己,,她太懂事了,懂事的不像孩童.

可是此刻,靜靜的躺著,就只是個小姑娘.

小昭後的心亂了再亂.

一會直愣愣的盯著女兒看,一會抬頭朝著窗外看,那是北面的窗,外面的景致最一般,小昭後卻每每總喜歡朝那個方向發呆.

她時常在等.

等著荊國的消息.

等到了他成了皇上.

等到他娶了皇後.

等到他有了皇兒.

等啊等.

她的頸脖優美修長,像塊漂亮的望夫石.

就這樣望著.

從那扇窗,每日清晨,可以看到一顆,特別亮的星辰.

此刻,小昭後,又看向那窗.

每當天快亮,那星辰就會出現.

果然.

星辰還在閃爍.

她低下頭,看著床上的伊仁.

小昭後上好妝容的臉,又滾落了兩串滾燙的淚珠.

妝容極其服帖,沒有被淚珠沖壞.

她忽然抱著床上的小公主,失聲痛苦起來,哭聲壓抑又痛苦,蒙在被子里,聽不清內容.

只是壓抑的讓人心疼.

"對不起,母後以後會專心待你,不會對你有芥蒂,不會再癡心妄想,母後,要給你最好的生活,伊仁,母後錯了,待你醒來,母後一切都依你,只要你醒來……"

只是這聲音,太監宮女們聽不清.

昏迷的伊仁也聽不清.

小昭後難得這麼失態,一眾太監宮女都心驚肉跳,全都跪著低著頭.

……

天蒙蒙亮,鯛姑帶著神佑坐著馬車,朝國師殿駛去.

國師殿雖然毗鄰皇宮,方便的時候可以直接進出,但是卻也是獨立的宮殿.

進國師殿比進皇宮容易許多.

不過國師殿向來是沒有外人的,可以說神佑是第一個外人了.

國師跟皇上提過一嘴子,把自己的學生帶進宮.

皇上是那種小事很隨意的人,況且聽說那學生是洛夫人的養子,皇上其實還有點好奇.

不過是為女兒祈福,諸事繁忙,他也顧不上.

因為小公主不僅僅是公主,還是這麼多年庇護申國的天命之人.

這事是絕對不可更改的.

曆朝曆代,申國都有這樣的人.

這算得上申國的幸秘了.

就如同重家人一定是申國的國師一般.

這一點,饒是猶豫不決的申皇瑥也是十分果決的,刻在骨子里的堅定.

公主伊仁一定要醒過來,她關系著申國的國運和將來.

所以這幾日,申皇瑥也暫時顧不上讓他一見鍾情的洛夫人了,只是這樣分開的距離,莫名的反而讓他有了不一樣的思念之感.

是的,是思念.

申皇瑥從來沒有體會過思念一個人的感覺.

以前他喜歡誰,就讓太監宮女把人抬來就行.

伸手可得.

可是這一次,卻是在他腦海里千回百轉,繞了又繞,來了又走,走了又來.

他甚至在皇宮里見到美人,都生不起興趣.

只想著等公主醒來,他要再去看阿洛.

是的,洛夫人的名字,太長,太生疏,他的指尖觸到了她臉頰她的發梢.

洛夫人就成了阿洛.

皇上的心,跳的噗通噗通的快.

快活酸澀糾結激動,這種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情緒,讓他覺得這才是活著,活的有意思.

這種感覺,讓他做什麼事都覺得很有勁,又都覺得很沒勁.

等伊仁醒來,他甚至想帶伊仁去見見阿洛,皇上能感覺到自己的女兒伊仁的想法向來和別人不一樣,不拘小節,她定然也是能理解自己的.

天一亮,申皇也要早早的起床,由著太監宮女梳妝打扮.

祈福,其實就是一場盛大的祭祀.

百官都會出席,他也要穿的十分隆重,有規定的服裝制式和規格.

皇上換好衣衫,清晨,他站在樓台之前,看著太陽初升,看著大殿雄偉,心中豪氣頓生.

清晨,太陽初升.

國師殿的大門緩緩的打開.

朝陽如數的落下,把整個宮殿照的明亮溫暖.

國師殿很少開大門.

鯛姑不知道為何國師要吩咐她從大門進來.

只是覺得大概國師真的和喜歡這個小徒弟.

之前覺得奇怪,可是現在接了這個少年來,她又不奇怪了,這樣的少年,誰都會喜歡.

神佑下了馬車,抬起腳,踏進了國師殿.

隨著她進去,大門又緩緩的關上了.

神佑回頭看了一眼關上的大門,

"吱嗚"一聲響.

鯛姑擔心嚇到這粉雕玉琢貌美的不像真人的少年,連忙解釋道:"難得開一次門,鏽了,聲音大,小主子別害怕."

神佑搖了搖頭道:"我不害怕,就是覺得聲音挺好聽的."

鯛姑忍不住臉上帶上了笑意,這小主子總是出其不意的好玩.

與此同時,宮門打開,穿的整整齊齊的朝臣,帶著各家出色的子弟,排著長長的隊伍,一個個走進了宮門.

大臣們每日上朝倒是很注意,言行舉止規定.

但是今日不一樣,還要帶上家中的孩子,就有些忙亂了.

一路都是叮囑再叮囑,這樣祭祀的大場合絕對不能出錯,萬一出錯,丟臉可就丟大了.

輕的殿前失儀,重的大不敬,可以直接給你一鞭子,丟臉不說,嚴重的還可能影響職位,停薪留職,或者貶官.

眾人都十分小心,不敢多吃多喝,生怕忍不住想出恭或者咳嗽.

官員當中,幾個少年面孔,還是忍不住扭頭張望.

正是預備班的那些小孩,往日他們是沒有機會跟長輩進宮的.

可是進了申學宮預備班之後,好像地位一下子更高了,這樣的場合也被帶了進來.

連昨日跟父親談話不歡而散的柳上車都被帶來了.

他有點別扭的跟著父親,往日覺得父親特別嚴肅,特別厲害,可是此刻看著父親弓著要,長長的袍子都有點拖地,走在長長的隊伍中間靠後一點的位置,一臉恭謙,他內心,莫名的有些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