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宮中秘史??
g,更新快,無彈窗,!

落日均勻的灑在了整個申城里.

神佑和哥哥們下山,又上山.

夕陽相伴,石階高高低低,兩邊樹金燦燦的,樹梢像是繡著金光.

神佑踏過了龍淵那塊牌子之後,石階兩邊,沙沙沙的聲音,消失的極其的快.

完全安靜下來了.

神佑把自己偷偷帶去申學宮的小青蛇和阿綠也帶回來了.

阿綠一落地,就竄出去了.

那小青蛇卻不願意下去,又爬回了神佑的包包上掛著,大概是不想自己爬吧.

這條青色的小花蛇沒有被燉了,是因為它跟那條大白蛇很熟,然後還得益于先生的那個白娘子轉世的故事,據說還有一條青娘子.

神佑就湊合的逮了一條玩.

喂點零食什麼的.

這條小青蛇很快就被喂熟了,丟出去還會自己跑回來.

上山的路上,神佑也是一馬當先,一個人跑的極快,遠遠的把哥哥們落在了後頭.

胖噠就落在了更後頭.

還好阿尋進入了書呆子模式,走的也不快,否則胖噠半路恐怕要哭鼻子了.

走慣山路的神佑走的很快,半路都不帶停歇的,不像那次申皇來,走路慢吞吞的,整整半天才上到山頂.

到了頂上,看到路口的洛姨姨,神佑飛奔過去,就撲到了洛姨柔軟的懷里.

這一刻,感覺這里又和白骨村一樣了.

每次自己調皮要出去玩,回來的時候,洛姨姨准會在骨山包跟前等自己.

大風吹的洛姨姨的裙子飄啊飄,長發飄啊飄,在神佑心中,那就是極美極美的.

洛娘子幾天沒有見神佑,的確很想她了.

好像這麼多年,她都習慣了神佑的陪伴,真的還沒有離開這麼久過的.

抱著小家伙,上上下下看了一遍,連頭皮都檢查了一遍,好好的,洛娘子才松開了她.

"怎麼還胖了?申學宮伙食這麼好嗎?"洛娘子摟摟抓抓了一遍小家伙,居然發現的是,神佑胖了,似乎比之前還重了一點.

神佑回想了一下,申學宮的食舍是還行,不算太好的,不過自己好像吃了那顆莫名其妙的果仁,很舒適的感覺,暖洋洋的,但是好像不應該跟洛姨姨說,因為據洛姨姨說自己打小就要亂吃東西的毛病,土都會往嘴里塞,要是被洛姨知道自己又亂吃東西,肯定會嘮叨自己了,她只能裝傻傻笑了.

"先生呢?"神佑左右看,沒有看到老郭.

神佑已經知道自己撿來的先生居然是前國師,不過她還是習慣了和先生的相處方式,一直都是這樣.

先生是除了哥哥和洛姨外對自己最好的人了,居然沒有出來迎接自己,不對勁啊.

"公主昏迷不醒,郭先生暫時被召回了皇宮了."

神佑也聽說公主昏迷的事情了,傳的沸沸揚揚,居然還有人說是姨姨的緣故,把神佑氣的夠嗆.

討厭那些亂說話的人.

莫名的連帶著對公主也不是很喜歡了.

以前她老聽公主的傳說,對公主還很好奇的,還想有朝一日能見到公主就好了.

洛娘子伸手揉了揉神佑的腦袋,頭發柔柔順順的,越發漂亮了.

"明日宮里有個祈福活動,郭先生讓人送了口信過來,明日讓你也去."說到這個,洛娘子又開口道.

她實際並不喜歡皇宮,上次奉旨進宮,感覺就很不好.

她相信國師也不喜歡皇宮,可是國師鄭重的讓人送信來,要神佑明天也進宮,洛娘子總覺得不一般.

她並沒有反對.

因為她相信,國師一定不會做對不起神佑的事情.

國師比自己對神佑還要好的感覺.

"我去皇宮嗎?那哥哥們一起去嗎?"正好哥哥們和小胖噠都到了,神佑開口問道.

洛娘子搖了搖頭.

皇宮的祈福,這次因為是小公主的緣故,喊了不少少男少女,但是畢竟是皇宮,其他人是輕易進不了.

神佑作為國師的關門弟子,才可以進宮的.

眾人對神佑要去皇宮的事情沒有太操心,因為神佑自己都爬進去玩了幾次,而且這次還有郭先生在,肯定沒事.

第二天一大早,天不亮,漆黑黑的.

神佑就被洛娘子打包起來,騎著大黑下山了.

山下,有人來接神佑.

是國師殿的.

本來重煙想來的,可是這次是師父主持的祈福大典,他要跟著學習,所以只能派別人來了.

不過重煙一個人在國師殿的時候,比師父多了一點心機,至少調教了一下國師殿的宮女和太監,派出來接神佑的是他很信任的大宮女鯛姑.

鯛姑,長的略胖,不是好看掛的,比較壯碩.

為人很穩重,管著國師殿的大小事務.

今日卻被派出來接人.

她向來穩重,做事妥帖,滴水不漏,面容更是紋絲不動,溫和有禮,練就了一身本事,在宮里有名的老人了.

可是看到那黑暗中騎馬而來的少年的時候,鯛姑也愣了愣.

難怪小國師和聖國師都如此慎重,居然派了自己過來.

鯛姑在皇宮見慣美人,小國師也是很難得的美少年了.

可是跟眼前的少年比起來,居然都覺得普通平常.

這少年如同暗夜中的星辰一般,明亮的讓人舍不得閉眼.

鯛姑莫名的失態了.

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心中十分羞愧.

領著少年上了馬車,卻沒有再盯著少年看.

少年很平易近人,有點懶憊,天還沒亮,還偶爾打著呵欠,靠在馬車里的軟榻里,松松散散的.

本來不算莊重的姿態,可是鯛姑卻覺得他理所當然該這樣.

她在國師殿比其他殿輕松許多,向來都是負責人,腰板也比其他姑姑直許多,可是在這少年面前,居然莫名的又忍不住彎下腰.

說話的時候很是客氣.

"您是國師的徒弟,直接進國師殿就行,祈福的時候,不用下跪,跟著小國師做就可."

神佑點了點頭,她下山之後,就把大黑放回山了,因為她被接進了馬車里了,不過包包里還是藏了一條小青,因為神佑聽姨姨說祈福大會很無聊很長的,可以順便打發一點時間.

鯛姑壓根沒有想到,少年那精致的小包包里會放著一條長蟲.

因為擔心耽擱,所以神佑幾乎是天不亮就被洛夫人打包下山的,叮囑了又叮囑.

不同于神佑的幾個哥哥,洛娘子心中卻是很擔憂的.

聰慧的洛無量,心底其實已經對神佑的身份有了一個猜測.

可是無論什麼身份,洛無量,都把神佑當做她的孩子,吃她的奶長大的孩子.

神佑在白骨山長大,生性活潑,盡管洛姨姨叮囑了無數遍,她也是左耳進右耳出,打小就調皮慣了.

這會子坐在轎子里,也一點都不認生.

就是覺得面前這個姑姑感覺有點怪,對自己很是恭敬.

神佑靠在暖榻上,馬車搖搖晃晃的,神佑瞌睡了一會,居然睡著了.

鯛姑一直都恭敬的坐在暖榻角落,以防隨時需要伺候.

慢慢的馬車外頭,嘈雜聲起.

神佑也睜開了眼.

掀開車簾,發現已經到城中心內了,外頭往來的人還不少.

鯛姑是宮里的姑姑,善于察言觀色,見到少年表情微動,好像有話要說,

她很是妥帖的,主動的問道:"小主子可是有什麼疑問,您隨時可以吩咐我,他們都喊我鯛姑."

鯛姑面容嚴肅,態度誠懇,脊背挺拔,坐直了身體,恭敬的准備回話.

心中卻想著,若是小主子問的是宮中秘史,自己該怎麼回?

神佑被對方端正嚴肅的態度影響了,也很是認真的坐起來,問道:

"鯛姑姑,我們這會子進宮,吃什麼?皇宮的早飯好吃嗎?聽說小公主什麼都會,連吃食上都很厲害,皇宮里的好吃的全是外頭沒有的,我們這麼早去,能不能趕上早飯?"

鯛姑:……

第一次遇到進宮打聽飯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