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可憐啊少年
g,更新快,無彈窗,!

五天一次的休沐日,來的比想象中的早.

申學宮門口車馬擁擠.

來的大多數都是預備班那群寶貝的家長.

就算家長親自來不了的,也派了家里的總管,重要的仆役來接.

生怕孩子受一點委屈.

神佑和哥哥們一塊下山.

下午睡了飽飽的一覺,神佑這會子精神飽滿.

小五則是有點沒睡醒,午覺一般睡一刻鍾就行了,不過那個老先生讀的詩詞實在太催眠了,小五聽的壓根都醒不過來,昏睡了一下午,現在的眼神,還是有點迷迷糊糊的,和他強壯的體格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小胖噠則是睡醒了,也很精神,可是想到馬上見石叔,還有神佑那漂亮的姨姨,以及自己那少掉的一顆門牙,又有點蔫.

小胖噠也是很有羞恥心的,在美人面前,有一點點想表現的感覺.

所以他在神佑的姨姨面前,向來很乖,乖的不像話.

阿尋一旦開始讀書,他就進入了學霸模式,腦海里都是書.

他也和阿鹿一樣,在課堂上看課外書的,不過他的課外書,涉獵就很廣泛.

他跟阿鹿不一樣,他唯獨不喜歡兵法律法,但是很喜歡工科,不過申學宮的時候,還沒有工科這種稱呼,可以算是制作科吧.

在白骨山上,從制作骨器,到山里的警報系統,鐵梯,什麼都有阿尋的身影.

他是很學以致用的人,也是會讓所有先生喜歡的學生,同樣是詩詞課,同樣是看課外書,阿尋還能一心二用,把老師教的統統記下來,連說過的有意思的解釋,也能記下來.

他天賦好是一方面,真的很沉下心讀書又是一方面.

就像此刻,他面容嚴肅,走路有點心不在焉,卻是因為心里腦海里還在他剛剛看的那本書里.

那本書也是申學宮書舍里借的.

講的是治水.

說了當今天下的水流環境.

別人看書是學習書本,而鹿尋看書不僅僅是學習,還思考,對錯.

他看了這本書,覺得若是書上寫的正確的話,再過幾年,天下恐怕會有巨大的水患,民不聊生的那種.

唯一算是安全的,居然是蠻荒草原.

這種感覺很怪異.

他一直還沉浸在書里,走路還有點心不在焉,踏步都虛虛的,要不是有小五拉著,恐怕都要摔跤.

不過即使心不在焉,這樣一行人出來,也是極其養眼的.

神佑踩著夕陽照耀的石階,蹦蹦跳跳的跑下山.

睡飽了的神佑心情很不錯,而且馬上就能見到洛姨了,洛姨一定給自己准備了很多好吃的了.

"柳同學好."神佑看到同學,心情頗好的打了聲招呼.

看到他身邊的人,像是長輩,也微微一笑.

柳上車沒有想到他老爹居然親自來接他,平日很忙碌的,他就是自我介紹的時候,第一個站起來,說他爹是吏部堂官的那個同學.

雖然他介紹的時候,很驕傲的說他爹是吏部堂官,可是老爹真的站跟前了,反而不知道怎麼介紹了.

神佑大大的方方的也喊了一句:"伯父好."

柳堂官倒是有點驚訝,主要是這個少年容貌太好.

他當官這麼多年,居然沒有見過這樣好容貌的少年.

而且落落大方,眼神清澈,是那種讓人一看就有好感的孩子.

神佑打了聲招呼,就走了,她跑的快,渾身快活的氣息,讓人看到就覺得歡快.

柳上車和父親柳四平一起上車,車里氣氛略嚴肅.

本來柳上車就是個比較拘束性子的人,他和其他紈绔不同,比較悶,成績一般,家教其實挺嚴格的,原本他是准備去牧山學宮的,牧山學宮比不上申學宮,但是也能排第二.

上不了申學宮的,能考上牧山學宮勉強也是可以的.

否則京城那麼多子弟,進不了申學宮,總不能都跟徐太君一樣,把孩子拘在家里玩,總要有去處.

本來柳上車都准備好去牧山學宮了,可是他爹是吏部堂官,堂官級別雖然比尚書侍郎都要低很多,可是在吏部,真正干活,事情經手的其實都是他.

別看柳四平只是一個小小的堂官,可是在六部當中,吏部的堂官級別和權利是最大的.

他手上操控著整個申國中低層官員的去留,新進士的任免,文官去哪上任,全都要他經手.

這個預備班的名額就是別人送他的,實際上他要真想,把兒子弄進申學宮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那樣實際是揠苗助長,反而不利于兒子成長.

不過有預備班緩沖一下,說不定能考上也可能.

所以柳四平經過深思熟慮,還是決定讓兒子來申學宮的預備班.

他做事很四平八穩,上任以來,極少出錯.

是一名很有前途的年輕官員.

不過因為忙碌,平日跟兒子交流並不多.

他天生容貌威嚴,今天難得來接兒子回去,父子倆坐在車里,一言不發,感覺很怪.

還是柳四平咳嗽了一聲,打破了這平靜,開口道:"剛剛那個是你的新同窗嗎?看著教養不錯."

"恩."柳上車應了一句,又陷入了沉默.

"長的很周正,是誰家的孩子?"柳四平實際想說的是,長的極其漂亮,不過覺得在兒子面前,這麼說,有點不莊重.

"他是蠻荒來的."柳上車對答道.

"蠻荒?"柳四平驚訝了一下,隨即就想到了那少年是誰家的孩子,應該是洛夫人的養子.

洛夫人如今可炙手可熱,要不是公主暈倒了,洛夫人估計現在是朝廷最大的八卦來源了.

因為皇上居然親自去龍淵山拜訪.

從來沒有見他們的皇上這麼認真做過一件事.

柳四平不太和孩子聊朝廷的事情,不過看著坐自己對面端端正正的孩子,不知不覺,兒子居然跟自己都齊眉高了,長大了.

"那孩子性格好嗎?"

"挺好的."柳上車沒有和父親閑聊的習慣,在他記憶中,父親一直很嚴肅很忙碌的.

"你還是盡量不要跟他太接近."柳四平說了一句.

"為什麼?"柳上車實際和鹿神佑相處挺好的,班上同學好像都挺喜歡鹿神佑的,雖然他略有些霸道,有些暴力,有些……

"你記住父親說的就是."柳四平不願意說其中的緣由.

洛夫人看著風光,可是如今朝廷勢力最驚人的卻是小昭後.

而且那少年好看成那樣,說是洛夫人的養子,誰信,傳說洛夫人傾國傾城,陛下都是一見鍾情.

也只有那樣容貌的女子,才能生出這麼好看的孩子,肯定是親子.

只是擔心皇上心里有芥蒂罷了.

一個為了榮華富貴,把親子當養子的女人,實在是可怕,那孩子也實在是可憐.

不僅僅是柳四平這麼想,實際上那些官場老狐狸,越聰明的越是這樣猜測.

甚至連小昭後都聽到傳聞了,說洛夫人有一個容貌極出色的"養子",雖然還有另外三個容貌都不俗,但是跟這個比起來,誰知道是不是障眼法.

柳上車見父親又擺出了嚴肅臉,嘴角的紋路深深的印出來了,只讓他覺得喘不過氣,很是緊張.

還沒有到家,居然莫名的就懷念起申學宮了.

申學宮雖然很枯燥,好像還挺自在的.

車馬慢吞吞的,朝城中心去.

離申學宮越來越遠.

落日均勻的灑在了整個申城里.

柳上車和父親坐在馬車里,都能看到車簾偶爾被風吹開,金燦燦城樓的風景.

原來落日的時候,京城是這樣的,很是好看.

柳上車專注的看著外頭.

柳四平剛剛和兒子說了不要和那個少年交好,兒子就不再和自己說話了.

柳四平歎息了一句,人生不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