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殷雄的樹洞
g,更新快,無彈窗,!

太陽從天空漫不經心的落到了天邊.

老先生陶醉在詩詞當中.

他是真的很陶醉.

夕陽照在他面前的書本上,他也沒有管.

他完全是閉著眼在讀的,搖頭晃腦.

一開始,睡了一半的人,後來,又醒了一半的人,又睡了一半的人……

大概是都睡飽了,陸陸續續的全都醒了.

覺得枯燥的詩詞,莫名的悅耳起來.

窗外的大樹,被夕陽照的葉子成了金色的.

看課外書的學生漸漸多了起來,當然也有真的認真聽先生讀詩經的.

荊國的枯木春同學,十分認真的做著筆記,坐姿端正嚴肅,從頭到尾都在書寫.

他拿毛筆的姿勢有些怪異,像是一個拳頭,握拳抓著筆.

不過他的字還成,雖然有點生硬,但是已經是規規矩矩的,看上去,應該是有專門學過的.

枯木春寫每一個字都很用力.

他和其他同學不一樣,預備班的大多數紈绔子弟都是家里的小兒子或者庶子,而枯木春是家里的長子.

他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

不過荊國和申國不一樣,申國講究長幼嫡庶傳承,可是荊國卻是能力為王.

父親,最喜歡二弟,因為二弟孔武有力,小小年紀就騎術非凡.

其次是三弟,三弟的母親是貴族,是他父親擁有爵位後娶的貴族女子.

只有妹妹和他同父同母.

但是他一次聽到父親和三娘談話,說要把妹妹送給薩哈旗老將當繼室,薩哈旗的妻子病了,一直拖著沒死,但是薩哈旗家族已經在選人了.

他和別人不一樣,別人來申國求學就是求學.

他不僅僅是來求學,他還背負著使命.

他要讓自己更強大,比武力,自己比不過二弟,二弟太厲害了.

比地位,自己比不過三弟,三弟家族太強了.

自己唯一有的就是讀過書,而且他深信,讀書能改變一切.

他給自己三年的時間.

一定要學到東西,回去.

他要阻止妹妹嫁給薩哈旗,薩哈旗都四十了,老了,妹妹的下半輩子,不能跟一個老頭生活.

枯木春,喜歡讀書,聽著這老先生念書,在他耳中,真的很美好.

記錄的同時,他還分心的看了看左右,看到了那個上次自己介紹的時候,和自己擦肩而過,對自己微笑的阿鹿同學,他看過去的時候,阿鹿又朝自己笑了一下.

他不僅僅喜歡讀書,他還喜歡這里.

進了申學宮感覺像是回家一樣,在申學宮里的感覺比家里感覺好多了,這里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他超喜歡這里的.(打工梗╮(╯▽╰)╭)

枯木春回了一個笑容,繼續埋頭寫.

神佑坐在哥哥身邊,也掏出了書本,沒有注意到哥哥和枯木春同學的互動,若是注意到,肯定會替枯木春同學默哀.

她哥哥朝你這樣微笑的時候,絕對不是喜歡你.

她翻出來的書,倒不是其他亂七八糟的書,正是老先生讀的詩經.

神佑雖然很小很小的時候,就會通讀了,可是睡覺了飽飽一覺,聽先生讀起來,好像又有另外一種味道.

反正感覺不錯,神佑也認真的跟著朗讀起來.

本來殷雄看著神佑睡著的模樣,看的臉紅心跳,被神佑的哥哥注意了,還瞪了一眼,才假裝在認真聽講,好好看書的,不過他對詩詞實在不感興趣,也沒有事先准備課外書,還是忍不住傻傻的望著神佑.

從神佑醒著,看到神佑睡著,又看到神佑醒來.

神佑睡覺的模樣好看,醒來看書的模樣更好看.

更別提神佑還抬頭看自己了,跟自己笑了一下.

殷雄的臉瞬間的紅了.

等到老先生把書一合,宣布下課了.

殷雄居然急忙忙的就跑了.

重如還以為自己舍友會跑上前去跟神佑搭訕呢.

他現在知道,自家老祖居然是神佑的啟蒙先生,這關系有夠複雜的,算起來,他估計要喊神佑也做小叔祖?

一下學就急忙忙的跑走的同桌,重如很是好奇,進一步覺得自己必然是猜到了同桌的身份.

同桌肯定是女扮男裝,有很多不方便,所以要先回去.

重如越發肯定自己的感覺.

他也急忙忙的收拾東西,跟了上去.

結果就見殷雄同學一路往松木林里跑,難道他想在這里解手?

重如想到這個,就覺得很羞恥,按說他不應該跟著的,可是他還是忍不住跟了上去,不過保持了一定的距離,萬一對方真是姑娘,真的是解手……

不是萬一,是肯定,跟了許久,他居然看到殷雄同學蹲下了???

不過沒有脫褲子,而是撅著屁股.

重如又一陣臉紅.

但是實在很好奇,對方在做什麼.

慢慢的靠近.

就見殷雄同學整個頭都不見了,只有一個身子露在外頭,十分可怕.

又是傍晚,周圍都是松木,重如莫名的覺得恐怖.

就聽到殷雄似乎在喊叫,聽不清是什麼.

實際上殷雄就是這樣排解自己的,他早上晨練的時候發現這里居然有一個大樹洞.

然後他發現,他把想要說的話,對著樹洞喊,樹洞就全聽到了,別人聽不到,莫名的覺得很放松.

他看了神佑一節課,內心羞愧,又喜悅.

于是他對著樹洞大喊:我喜歡神佑,神佑是女孩.

聲音很大聲,順著樹洞一直往里傳.

里面就是那天曹九和神佑掉進去的山洞.

黑暗中,一條大蛇,微微的動了動.

它本來是守護那棵樹的,不知道為何,那天來了個跟樹一樣氣息的人,把樹給拔了一下,現在它還有點暈.

本來想好好休養的,可是每天這個時間,山洞里都有奇怪的聲響傳來.

聲音很大,大蛇把腦袋拱進了一個草堆里,好吵,好吵……

重如靠近,就聽到模糊的一聲:我是女孩……

重如捂著嘴:……

殷雄喊完,神清氣爽的站起來.

左右沒有人,他又走到不遠處,掀開了長衫.

少年,跟二叔比誰尿的遠也是干過的,何況在外頭.

他很爽快的尿了一回.

重如更是驚恐的看著殷雄的背影,內心複雜又震驚,殷雄同學是在悄悄的練習站著尿尿嗎?

晚霞照著殷雄同學纖細的背影,還抖了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