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春心蕩漾的課堂
g,更新快,無彈窗,!

窗外,不知名的大樹,枝葉飽滿.

冬日,一片葉子都沒有落下,還是綠綠蔥蔥.

吃過午飯的預備班的學生們,昏昏沉沉的坐在學舍里.

這里沒有午休的說法,中午留出來吃飯的時間,緊接著就開始讀書學習了.

讀書是一件神聖的事情.

睡覺是一件本能的事情.

一般意志力弱的人,本能總是能戰勝一切神聖.

神佑就是一個意志力很弱的人.

預備班的先生正在學舍前頭,拿著一本詩經搖頭晃腦的讀.

很有韻味,每一句,尾巴都拉的長長的.

讀到高興的句子的時候,還抑揚頓挫,高低起伏,像是唱歌一樣.

老先生略微帶一點南地的口音,聲音慈慈的.

神佑在這聲音下,簡直跟被催眠一般,睡的極其的深沉,小呼嚕聲都發出來了.

她新長的小碎發散落在臉跟前,呼吸高高低低,吹的她臉面前的頭發,也時不時的飄起來落下.

神佑的同桌,是阿鹿.

作為神佑的哥哥,他一來就搶了這個位置.

此刻阿鹿的面前,放著一本厚厚的兵書,這是在申學宮的書舍借的.

申學宮的學生,每次可以從申學宮的書舍借兩本書,期限是一個月.

申學宮的書舍,以書的種類齊全,聞名天下.

這也是申學宮費錢的很大一部分.

當今天下,統共可能就沒有多少書,而申學宮的書舍,據說一共就占了八成.

阿鹿本來對申學宮很無感的,到了學校,發現預備班的先生也教的極其簡單.

因為申學宮擔心預備班這些紈绔子弟,免考入學的外族子弟,基礎不行,派了一個耐心不錯的老先生,從最基礎的詩經開始教.

順便可以教一下識字,普及一下文盲.

不是先生們驕傲,實在是跟申國比起來,其他國家的文化教育簡直是弱爆了.

識字的都算是不錯的了.

而且這個班,大大小小,高高矮矮,老的看上去像已經成年許久了,小的還像是個專門搗蛋的孩子.

老先生教的這些,別說阿鹿,連小五都會.

阿鹿原本想著怎麼混這些課程,卻不想,申學宮的書舍卻是極好的.

里面的書真的多,給阿鹿打開了新的大門,他以為他看書已經很多了,他喜歡自學,平日看書,都能觸類旁通,到了申學宮才發現,以前困擾自己的很多問題,還是書讀的不夠,更多的書,拓展了他更多的視野.

尤其是申學宮的書舍里,兵書居然都是大大方方的擺出來可以出借的.

還有一些典藏的古籍,雖然不能借,但是學生可以進書舍抄錄.

曹九就長期在書舍抄書,當然不是他自己要,他現在的家極小,根本放不了書,他是給別人抄的.

阿鹿看兵書看的入迷,很多計謀,當年他在蠻荒草原哨隊的時候,做過,感覺還挺好,可是再結合書里的內容,就覺得還是有很多不妥,如果再讓他組隊搶劫,一定能搶更多東西.

還有現在整個蠻荒草原,幾乎都是他們白骨村的勢力范圍了,要如何經營穩固,阿鹿也覺得很是力不從心,沒事還好,若是朝廷重新頒布個命令,派了其他人過來,或者荊軍再次入侵,肯定立馬就亂了.

老先生耐心好,自己讀的陶醉的自己都快睡著了,也不管下面學生的反應.

在老先生看來,能有機會讀書就是很不錯的事情了,這些人不好好讀,是這些人的損失.

阿鹿看兵書看的十分認真,也很陶醉.

里面各種陰謀詭計,真是神了.

神佑被老先生抑揚頓挫的詩經催眠的直接深度睡眠了,一開始只是趴在桌子上,現在已經靠在哥哥的身上了.

睡的臉都紅撲撲的,比醒著調皮搗蛋的樣子,可愛多了.

這是預備班其他學生的共同感覺.

這些學生們,哪個不是家族一霸.

就說那徐家寶,他說要吃烤豆腐,他家老太君能把人家種豆子的地連著豆腐坊一條龍全都給買下來……

那林分同學,小小年紀就會欺男霸女,上街調戲小娘子,惡名遠播.

反正都是正經的官二代官三代,富二代富三代,共同點都是有錢有權,脾氣差,不成器.

這樣一群人湊到一起,可想而知,申學宮給出的反應,丟出了最重規矩的鞠先生來當預備班的學正,丟出了這樣一個沉醉在自己世界的老先生當先生,就是唯恐出亂子.

可是實際上,混亂卻並沒有發生,這預備班規規矩矩的,總是讓申學宮的先生們擔憂,是不是在憋大招.

實際上沒有,就是他們發現,班上有人比他們更混蛋,他們要搬救兵還得回去喊人,申學宮又輕易不能出去,而這個同學隨時都有三個哥哥,一個跟班,最主要的是,他還暴力的不成,更更主要的是,他還好看的不成……

先生朗讀真的很催眠,繼神佑睡著之後,小五,胖噠……都一個個進入了夢鄉.

重如同學正襟危坐,他可是老生,要做表率的.

可是老先生的課,他已經聽過一年了,再聽,如同魔音一般.

他有點走神,按照老生經驗,他面上放著詩經,詩經里面放著一本怪志小說,重如打小就喜歡這類的書,不過現在,他連這本怪志的書都看不進去.

因為他同桌殷雄同學.

雖然反複八百遍交代自己,同桌殷雄是男生.

可是坐在他身邊,看著他尖尖的下巴,紅紅的嘴唇,粉粉的臉,纖細的肩膀,重如還是會忍不住臉紅心跳加快.

殷雄沒有注意自己同桌的怪異表情.

因為他一顆心全都放在了自己隔壁前面一桌的神佑身上.

當他知道神佑居然是和自己一個班的時候,激動的要死.

他開始還以為神佑是去的女學.

可是激動過後,就是緊張.

神佑是女孩啊,他敢保證,神佑肯定是女孩,班上除了神佑三個哥哥,應該就只有自己知道這個秘密.

殷雄每日十分擔憂神佑會暴露,暴露的話,肯定就不能留在申學宮預備班,不能和他是同窗了.

可是藏著這樣的秘密,殷雄內心又十分的難受.

他大多數時間,不管注意不注意,他的注意力總會到神佑身上.

就像此刻,神佑睡覺的模樣,太好看了,臉紅撲撲的,還嘟著嘴,神佑要靠在自己身上的話,自己肯定會心跳不行,不能像神佑哥哥那樣安穩的看書.

神佑的模樣真的很好看,百看不厭,之前自己二叔還嘲諷自己,說自己對神佑只是一種特別的環境作用的感情寄托,如果真見到了,肯定就會淡了.

可是沒有.

殷雄發現自己,在申學宮,每天都很開心,很激動,只要見神佑一面就高興不已,說上一句話,更是激動萬分.

因為他知道神佑是女生,反而沒有辦法像其他人一樣,很坦然的和神佑相處.

落在重如眼中,就自動腦補了一出,女扮男裝為追求情郎上學的劇情.

板正的重如,有點淡淡的憂傷.

他的同桌,側臉很美,鼻子挺翹,嘴唇紅潤,頸脖優美,專注的看著別人……

我的同桌是女生,我的同桌喜歡別人,怎麼辦?在申學宮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