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君子不動口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娘,我要那個,烤鴨,多多的."神佑踮著腳,笑嘻嘻的指著面前的餐盤上的空碟子道.

木桌後面虎背熊腰的大娘,油厚的手掌抓著一把二尺長的大勺,結結實實的舀了一大勺鴨肉,放到神佑的碟子上,那肉都堆成尖塔一樣.

走在神佑前頭一個同學,看看自己那碟子都裝不滿,就兩三塊的鴨肉,臉都黑了.

"為何給他那麼多,給我這麼少?"那同學忍不住開口問道.

其他的同學也忍不住附和道.

"我在這掌勺有三年多了,從未聽你們稱呼我一句,每次要吃的,就乍出根手指,指指點點,要這要那,而這個小公子第一天來,就很有禮節的喊我,小公子人長的好看,嘴巴又甜,我憑啥不能多給他菜."大娘一邊說,一邊又給神佑加了一勺肉汁,澆在了米飯上,十分理直氣壯.

同樣盛飯,神佑的飯菜,每碗每碟都冒尖,新鮮漂亮.

跟其他人盤子里那稀稀疏疏的模樣成鮮明的對比.

神佑樂呵呵的道:"謝謝大娘."

回到了座位上,同樣很有禮貌的阿鹿他們,拿到的飯菜也還是不如神佑多.

說明大娘對長相好看的小鮮肉也是有選擇的.

小胖噠幽怨的看著神佑盤子上的烤鴨,"佑哥,那大娘肯定把肉全都給你了,我都喊她好多句了,她就是不給我多打,還說我太胖了,要少吃點……"

神佑看著圓鼓鼓的胖噠,好像最近居然又胖了嗎?

"你不是在長新牙嗎?不能啃太硬的東西,吃點軟的算啦."神佑把自己盤子里多的青菜推倒了小希面前.

胖噠臉瞬間跟那綠菜一樣綠.

"聽說了嗎?公主居然還沒有醒……"

"皇上為了公主要開恩科了……"

"公主好久沒有新詩出來了,自從那妖……"

"咳咳,慎言……"

自從上次神佑在食舍動手用饃饃把人臉砸腫之後,看到蠻荒來的那幾個人在食舍,大家還是節制了一點.

畢竟大家都是碾壓智商的,可是有人不按套路出牌,居然直接動手,好漢不吃眼前虧……

周圍除了吃飯的聲音,更多的是在討論公主伊仁的事情.

小胖噠趁著大家轉移注意力,偷偷的把面前的綠菜給推到了小五面前去了.

小五對大家的閑聊也不感興趣,埋頭專心吃飯.

要開恩科,申學宮是最早收到消息的.

申學宮里多是小公主的狂熱崇拜者.

小公主昏迷,申學宮也是第一時間知道的.

更甚者,申學宮里還有關于小公主起居注,如果能拿來賣錢的話,絕對是排名首位的暢銷書.

不說別的,小公主對申學宮的影響是方方面面的,連食舍如今吃飯的方式,都是小公主的創新,極大的節約了人力物力的資源.

每個人一個餐盤,又方便乾淨.

"九哥,你要去參加恩科考試嗎?"神佑好奇聽到大家討論,好奇的問自己身邊的曹九同學.

幾天相處下來,神佑覺得曹九同學真的很不錯.

為人雖然不熱情,但是很心善,總是默默的把事情做了,也不邀功.

神佑在生活起居方面比較隨意,以前都是哥哥照顧她的,衛生都沒有自己動手的,現在全都被曹九自覺的承包了.

曹九有些苦澀的搖了搖頭.

"鹿神佑,你是不是傻,曹九是不可能去參加恩科的,恩科的第一個條件就是要相貌整齊,曹九這樣子,還沒有進考場,就被轟出來了."

隔壁桌坐著的老爹是禮部侍郎的林分同學,就是給鞠學正包了一個風月樓娘子的家伙,忍不住插嘴道.

他們預備班經過開學第一次自我介紹,別人記住沒記住不說,所有人都記住了鹿神佑.

而且十分羨慕.

可以和三個哥哥一塊上學,明顯比他們爹是誰,爺爺是誰,大伯是誰,厲害一大截.

他上頭三個哥哥,至少在申學宮里,誰都欺負不了他.

雖然是蠻荒來的,可是這家伙漂亮的過分,連總被大家懷疑女扮男裝的殷雄,都被比下去了.

申國人很愛美,對長相美好的人,容忍度相當高.

所以林分忍不住嘴賤的插嘴了.

他想和鹿神佑說話.

不過一開口,忍不住就罵人了,注意到神佑哥哥們不善的眼神,連專心吃飯的鹿五都抬起頭了……他真想時光倒流,重說一遍,他其實不是想這麼說話的.

沒有想到神佑同學根本沒有在意,而是瞪大眼,一臉不可思議的模樣.

"沒事的,其實我就算不去參加恩科,也可以直接去當吏員,申學宮出去,要當吏員還是很容易的,或者留在申學宮當教習也是可以的."曹九看著神佑驚訝的模樣,反而安慰他道.

最初,他自己也受不了.

可是頂著曹九的容貌,習慣了,好像也就習慣了.

曹九迅速的吃完,跟大家說了一聲先走了,就急忙忙的趕著去抄書了.

食舍還是熱鬧.

可是神佑周圍卻有些安靜了.

連神佑都覺得這飯菜,好像不如平日好吃了.

飯食居然有不好吃的時候,神佑覺得略微有些迷茫.

看到曹九離開,神佑身邊就空了一個位置,剛剛說錯話的林分立刻拿了自己的盤子坐了過來.

不顧神佑哥哥們殺人一般的目光,硬著頭皮坐下了.

"神佑,聽說你的啟蒙先生是聖國師啊,聖國師回皇宮了,你會不會進皇宮,馬上就是休沐日了?"林分好奇的問道.

"林分你問這個干嘛,雖然休沐日那天皇宮是有一個祈福會,五品以上的家眷都可以去為公主祈福,可是你,別忘了,你的身份,你是個庶子,庶子可是去不了的,神佑作為聖國師的學生,倒是可以去."祖父是宗正寺卿的隆生火同學,出言嘲諷道.

林分臉色漲紅,他最討厭別人動不動說他是庶子,他也不想自己是庶子,可是生來就如此,他又不能選擇.

不過他長的也是好看的類型,因為他娘顏色極好.

"要你管,就算你祖父是宗正寺卿,也輪不到你去,誰不知道你祖父看重你大伯家的堂哥,你要是真厲害,就不會跟我們上預備班了."林分言語尖酸的反駁道.

"你……"隆生火被庶子林分揭短,很是生氣,卻一時間想不到有什麼話反駁.

神佑大口的吃完盤子上最後一點飯菜,抬頭道:"在我們那,一般不輕易吵架,有分歧就直接動手的,你們要不要打一架,我可以當裁判的."

林分:……

隆生火:……

兩人看著眼睛亮晶晶想看打架的神佑,互相噓了一聲,齊刷刷的對神佑道:"不讓你看熱鬧,學正說了,申學宮不能打架的."

不遠處有單獨小屋吃飯的鞠學正和游祭酒看到這一幕,游祭酒好奇的問道:"那個漂亮的小家伙就是鹿神佑?"

鞠學正悲催的點頭,能用蛇當禮物的家伙,不是一般的家伙.

他發現自己在班上,說一句話,還沒有這個家伙好用.

這家伙一句話,輕易就能解決一段糾紛.

明明是很容易就結死仇的事情,到他這里,輕易就化解了.

他可是教過那些智商過人的孩子的,真是極小心眼,他記得以前有人就是不小心踩了對方一腳,結果被記恨到了朝堂,處處下絆子,後來更是不死不休,讀書人的心眼,好像尤其小了一點.

"你們真不打啊,不打我們走了."外頭神佑問道.

兩人齊刷刷的搖頭.

並且不對眼神的手拉手╭(′▽`)╭(′▽`)╯.

神佑很遺憾的被哥哥們拉走了,還不忘回頭道:"要打架的話,喊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