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王大官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星空閃爍.

尋常的一天.

天不亮,官宦人家的仆從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先解決主人家的屎尿.

一夜的積蓄,屎桶,尿桶,都滿了.

雖然上面蓋著絲綢或是呢絨布的蓋子,更富貴的人家,還點著昂貴的香.

當然不管如何掩蓋,那里面裝的都是排泄物.

還是得仆人拿去倒了才是.

收屎尿的老漢,戴著面罩,推著板車,趁著天還沒亮,一家一家的路過.

等到他全部收完,天邊已經蒙蒙亮了.

並不安靜.

街上行人漸多.

當然多是干活的苦命人,那些有錢人家,有權人家,一般不這麼早起.

推著板車的老漢,雖然戴著面罩,但是每天都出現,也算是熟人了,跟路過的人偶爾會點個頭,打個招呼.

看到幾個穿的很華麗的男子,在皇榜跟前張貼東西.

老漢不識字,可是看著那張貼一張紙,居然要三個男子,兩個扶著,一個糊黏膠,老漢老遠的吐了口唾沫,沒卵的男人,就是沒用.

看著那三個男子扭著身子,消失在晨光中,老漢又一陣羨慕.

繼續推車走.

老漢推車往城外走,再晚,那味道重的別人受不了,肯定會挨罵的.

老漢離開了城,城里熱鬧了起來.

天也亮了.

皇榜跟前,慢慢的站滿了人.

有申國人,也有他國的人.

申國如今國力最強,國富民強,天下來朝,申城則是申國最繁華的城市了,城里出現異族人,大家也見怪不怪.

"開恩科?胡兄,申國有什麼大事要慶祝嗎?難道是你們的太後娘娘生辰?"

皇榜下,一個穿著申國長袍,五官卻明顯是異族人的商人開口問道.

申國重農抑商,商人的地位並不是很高,此人還五官深刻,鼻子挺翹,並不是申國人,他一開口,周圍的人都是先露出了嘲諷之色,然後才開始解釋.

"先太後早就薨了,這里說的開恩科是為公主祈福."旁人幫忙解釋道.

"你們申國一個公主居然如此受重視,為了公主,皇上居然開恩科?"這個外來的商人一臉震驚.

不僅僅是他,與此同時,整個申城里的他國人,幾乎都是這樣的感受.

申國不是向來以孝道著稱嗎?

據說申國爹媽生來就是老大,被子女拱著當老大.

不當老大不成,爹媽隨便哪個眼睛一閉,腿一蹬,當再大官的兒子都要回家丁憂,多則三年,少則一年,這麼長的假期,休完後再回來,誰給記得你.

這樣一來,爹媽地位極高,子女地位就極低了.

可是這申皇居然因為公主生病開恩科,這得對公主有多喜歡多看重.

這公主跟其他人不一樣.

絕對不一樣.

原本以為申皇瑥因為公主伊仁昏迷的事情開恩科,會遭到極大的反對,卻沒有想到,申國臣子們,這一次一致的順溜,居然都同意了.

皇榜都張貼出來了,這事情就是定了.

申皇瑥向來是沒有大局觀的人,比較糊塗.

國師說開了恩科,公主伊仁就會醒來,他就默默的等公主醒來,醒不來再找國師算賬.

皇榜下擁擠著各種各樣的人,其中有一個一頭長發的中年男子.

男子頭發散落下來,筆直的披在肩頭,穿的一身長衫,也非常的隨意.

天才亮,他卻是一身的酒味,打了個大大的酒嗝.

他跟前的人,捂著鼻子後退了幾步.

他好不容易擠進去,又好不容易擠出來,跌跌撞撞的回到了不遠處的一家酒家.

酒家小二看到他來了,一臉激動的道:"王大官人,您今個兒起的早,小的去給您溫一壺好酒?"

小二看到此人,可謂是兩眼放光,此人出手豪爽,是個豪客,住在他們酒家,看的順眼的客人,都隨意結交,經常幫其他客人付賬,酒家里幾乎人人都認識他.

"不用了,給我弄一桶熱水,我要洗澡."他隨手給了一粒小銀子,開口道.

小二拿著銀子,點頭哈腰,笑的合不攏腿.

急忙的跑去安排了.

"王大官人熱水一桶,上房哎……"小二有腔有調的喊了起來.

王大官人不是別人,正是三當家王如意.

那日告別了陳結余之後,他就選了這家酒家,住了下來.

每日也沒有做其他事,就是喝酒和別人閑聊.

這家酒家離皇宮最近,來往最多的就是一些底層的官員小吏,三當家出手豪爽,又言語風趣,見識廣博,很快就成了這酒家的明星人物.

那些個官員小吏還有巡邏的差役時不時都會來這酒家喝一點酒,閑聊一兩句.

他們地位低微,並不受重視,遇見這樣豪爽的人,又像是讀書人,還沒有看不起他們,很快打成一片.

三當家泡了一個熱水澡,隆重的收拾了一下自己.

對著鏡子梳頭的時候,他原本想留一縷頭發下來,遮擋那半邊眉毛的.

在山上,要見無量的時候,他都會這樣梳頭.

可是此刻,他想了想,還是把頭發全部都梳上去,拿出一支眉筆,自己把那缺少的半邊眉毛,細細的給畫上了.

可是看著還是覺得有點不適應.

看習慣了半邊眉毛,多了半邊反而不適應了.

他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有點可笑的感覺,要是哪天無量可以幫自己畫眉就好了,也不知道無量此刻在做什麼.

明明是自己照鏡子,三當家卻從鏡子里,看到了無量的身影.

他合上了鏡子,露出了一個和煦的微笑.

走出了自己的屋子.

已經是中午了,正是酒家熱鬧的時候.

小吏差役們都來吃飯了.

看到已經出現的王大官人,當然這個稱呼是小二們的稱呼,其他人都知道,這人叫王如意.

還有一個字,叫意平.

來的雖然都是官員底層,但是比白身還是有點優越感的.

一個個紛紛打招呼.

"如意兄,今天沒喝酒啊?"

"意平兄,今天打扮的不錯啊,這是和哪家娘子相約了?"

"王兄,王兄,來喝一杯不?"

酒家很熱鬧,招呼聲此起彼伏.

三當家和里面所有客人都熟悉的樣子.

他笑眯眯的跟誰都能說上兩句話.

"今天所有來店里吃喝的賬都算我頭上,不瞞諸位兄弟,我王如意,一生渾渾噩噩,看到朝廷居然開恩科了,我打算去碰碰運氣,考不考得上再說,總不能給兄弟們丟臉."

大家聽到他說完,一陣歡呼.

主要是歡呼,今天又可以白吃白喝了.

好話不要錢一樣流出來.

"意平兄一定能高中……"

"王兄,你這面相,貴不可言,將來還要你多提攜."

"如意兄,以後我們就是同僚了……"

大家嘻嘻哈哈,都當是開玩笑一樣,主要申國科考真的太難了.

三年一次的恩科,一甲進士,統共就三個,這三個是有機會登閣入相的,二甲進士,一共有十個,有機會進六部成為尚書侍郎,三甲進士則是分配到地方當官,基本很難進入朝堂體系,而三甲都考上不的,就只能是吏員或者從軍.

申國又是以文化教育聞名天下,申國的恩科競爭十分激烈,據說申國,落地的秀才,在他國隨便都能進一甲.

酒家老板坐在案子後頭,拿著算盤,迅速的算著,這王大官人,別的不說,交際是真厲害,以往他酒家,總有多多少少的口角,自從王大官人來了,簡直了,他酒家一片平和,再沒有口角,生意都好了不少.

就沖這,這王大官人就算考不上,也差不了,他讓小二,做一只醉鴨送上去,算是白送的.

……

PS:做個小活動,選出三篇優秀長評,到時候會發表在gongzhonghao上,內容可以是結合小說自己的生活感悟,也可以寫小說里人物的同人番外……恩,好擔心出現太優秀的寶寶搶我飯碗……時間到3月31號截止.選中的送《黑凰後》周邊禮物……算是白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