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國師殿的兩個國師
g,更新快,無彈窗,!

拆禮物拆到了夜幕.

夜幕降臨.

月亮很大,很圓.

天空中,星辰也很明亮,就是不多.

大概是月亮太亮了,暗淡星辰的光直接被月光給蓋過了.

皇上和國師也密談了一下午.

實際就是閑聊了一下午.

公主伊仁還沒有醒來,也沒有惡化,就像是睡著了一般.

不過因為宮里有老國師坐鎮,皇上也不再焦慮,皇宮好像又恢複了往常的樣子.

小國師有點擔憂,又有點高興.

師父終于回來了.

以前師父在皇宮的時候,他也沒有特別的感覺.

可是到師父離開這幾年,他一個人在皇宮,卻十分懷念師父還在的時候.

那時候,自己只是個懵懂的小孩.

師父走了,自己一夜之間,就要長大了.

重回到國師宮殿,夜已經黑了.

白玉床是國師以前的床榻,也是國師的專業待遇了,據說在白玉床上修煉冥想會事半功倍.

可是國師重芳是在一片有羊糞的草地上就頓悟了.

說明修煉和床沒有太大關系.

倒是冬日寒冷,這白玉床也不暖和.

國師讓人給墊上了厚厚的褥子,然後在徒弟驚愕的眼神下躺下.

展展的伸了個懶腰,很是舒服.

小重煙很是驚愕,他心目中老神仙一樣的師父,師父出宮以後回來,就變成了煙火氣很重的人了.

他平日也是在白玉床上睡覺的.

小重煙跟著有些不好意思的躺下了.

哇……原來加上軟褥子的床,真的比硬邦邦的白玉床舒服,他的小腰都聽到吧嗒吧嗒的響聲了.

宮殿里沒有熄燈,燭火還亮著.

因為平日就小重煙一個人睡,偌大的宮殿,他還是有點害怕的,所以一直是點著燭火睡覺的.

今天師父在,重煙想起來,師父好像睡覺的時候不喜歡亮光.

他又起身去把身邊的燭火給吹滅了.

一下子,屋子里就黑了.

可是窗戶是透亮的.

透過紗簾,可以看到窗外,有月亮,有少許星辰.

小重煙覺得很滿足,師父就在旁邊,不過床上,還有一個小家伙.

剛剛才哄睡著的小家伙.

就躺在他和師父中間.

總覺得師父出宮後回來,不僅僅身上的老神仙氣質沒有了,還多了很多母性的味道,莫名的感覺像是娘親一樣,像個老母親,抱娃的姿勢都很專業.

小皇子睡著了,呼吸很輕.

月光下,小重煙看到師父的大手一下一下的撫摸在小皇子的肚子上.

小小的,特別軟,特別弱的感覺.

"師父,你也陪著小師弟睡覺的嗎?"重煙好奇的問道.

"咳咳咳……"國師聽到這個問題,忍不住咳嗽起來.

又怕驚動小皇子,很是辛苦.

他怎麼可能陪大公主睡覺,就算讓他陪他都不想陪,大公主就是個大混蛋,天天捉弄自己,生活的那是水深火熱.

"沒有."國師否認道,雖然此時他腦海里浮現了,荊軍入侵大戰的那晚,他抱著渾身都沾著血跡的大公主,在草地上,吹一夜寒風,看一夜星辰.

聽到這個答案,小重煙內心有一絲竊喜,好像覺得公平了一些.

"師父,為什麼開了恩科,公主才能醒來?"小重煙還是惦記著公主,忍不住問道.

問到這個,國師老臉一紅.

實際上他也看不出來小公主是生什麼病,小公主這樣,有可能是因為大公主神佑回來的緣故.

當初他決心帶神佑回京,也就是想過有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國師也不確定.

就是有一點他判斷,小公主和大公主的命運應該是相互纏繞互相掠奪的,而前皇後肯定還有作用,否則以小昭後的小性子,肯定不會還留著前皇後的性命,具體是什麼情況,他也還要進一步探索,總覺得小昭後並不是表面上那般簡單.

開恩科,也就是他隨口提的意見.

反正等個三五日,小公主就會醒了.

他說開恩科,只是想到了那個還在外頭的三當家.

"天機不可泄露."國師沉默了半響,開口道.

黑暗中,重煙撇了撇嘴,小師弟都說了,師父不想回答,糊弄人的時候,就會說這句話,明顯現在師父在糊弄自己.

"師父,小師弟喜歡我給他的肉干嗎?小師弟什麼時候進宮?師父你還會走嗎?"重煙一股腦兒的問道.

"應該會喜歡吧,那家伙就好吃,只要是好吃的,灑了毒藥也會忍不住想吃的."國師道.

"進宮,以後會有機會吧,至于為師會不會離開,夜已經深了,先睡吧,明日還要早起呢."

國師以這句話為結束,不想再說了.

重煙看著師父拍打著小皇子的手,他把腦袋斜著,也湊了過去.

國師愣了愣,輕輕的也拍了拍自己這便宜徒弟的腦袋.

月光下,大手輕輕的拍打,不知道什麼時候,呼吸都平穩了.

小重煙也睡著了,均勻的打起了小呼嚕聲.

顯然公主暈了,他也擔憂的夠嗆.

國師現在不太喜歡這宮殿,可是伸手拍打著兩個小孩,又覺得挺溫暖的.

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來了皇宮外的小混蛋,不知道她在申學宮過的好不好.

"哇……"

忽然一聲哭聲.

小皇子居然又醒了.

這麼小的孩子,一兩個時辰就會餓,半夜也要起夜吃東西.

國師也是帶過小孩的,小皇子的奶娘什麼的顯然沒有很盡責,而且國師殿也不允許外人來,國師只能自己打著呵欠,起來喂食.

平日國師宮殿里頭,下人就少.

國師點了蠟燭.

喂了一點奶,給小皇子一勺子一勺子灌進去.

他靠在床上,抱著小皇子,一邊喂食一邊搖晃.

小重煙睡的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到師父的動作,一時間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還以為師父抱著的小家伙是自己.

他靠在枕頭上,癡癡的看著這個場景,又睡了過去,睡夢中,嘴角都是揚起的,帶著笑容.

國師搖晃著小皇子,直到他睡著.

老年人醒了,反而不容易睡著了.

看著自己的便宜徒弟和小皇子都睡了,而且不自覺的拱到了一起,國師輕輕的起來,爬到了宮殿的二層樓上,國師的宮殿本來就在高處,二層樓更是專門用來觀星的.

此時已經是後半夜了.

月亮星辰各一半.

滿天星辰極美.

尤其是二樓觀星台這里.

國師披著一件厚厚的袍子,坐在觀星台中間,仰望著天空.

他想來這里看看星相的.

可是抬頭,看到星辰閃爍.

皇宮的星辰,還是不如蠻荒草原的清晰啊,不過似乎明亮了許多,恩,等下次,帶那小混蛋,進來看看,畢竟,這里才是她的家.

風吹的國師的發白的發梢,亂糟糟的飄.

星相丟了,只有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