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拆禮物
g,更新快,無彈窗,!

鞠學正長長的籲了一口氣……

臉卻像是死了老娘一樣難看.

整齊的胡須,亂糟糟的夾在了耳後.

整個人撲倒在茶桌上.

沒有平日半點風度.

而泡茶的人,不是不別人,而是申學宮的校長,游祭酒.

游姓算是比較少見的,游祭酒輕易不說自己的名字.

因為他姓游,名勿,全名兩個字,游勿.

聽起來就像是尤物一般,不過游祭酒長的一點不尤物,一張臉像是一跟酸蘿蔔一樣,上尖下尖.

為了擺脫自己那奇葩的名字,游祭酒一出生,就努力學習了.

就想混個一官半職,讓大家以後稱呼他的時候,喊他官職.

大半輩子過去,他也的確做到了.

現在大家都喊他祭酒,也有喊他校長,院長的.

號稱重規矩的鞠學正顯然和游祭酒私交很好,兩人相處模式就知道,是屬于可以脫鞋上炕聊天的那種.

鞠學正的泡茶技能是學自于游祭酒.

"你這歎息都歎了一個時辰了,不就是預備班,當初可是你自己說你行你上的."

"你是不知道,預備班那些孩子的怪異,讀書成不成我不知道,鑽營卻一個比一個厲害,從開學到現在,到我屋子給我送禮物的學生,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了."

"唉喲,那不是挺好,看來你今年能過一個肥年了."游祭酒笑嘻嘻的道.

他臉細長又尖,笑起來的時候,更是奸詐的模樣.

"送禮也就算了,有個奇葩,居然說給我定了風月樓的娘子,我隨時可以過去……風月樓啊."

鞠學正臉變來變去,咬牙切齒.

他作為申學宮的學正,每個月的俸祿不算少,可是也定不起風月樓的娘子.

連去那里消費,都是朋友相請,偶爾去一兩次.

游祭酒聽到這話,反而哈哈大笑:"哪家的小孩,這麼大手筆?"

"禮部林侍郎的庶子林分."

"林侍郎?"游祭不用想就知道是誰,禮部嚴格意義上就是他們申學宮的頂頭上司.

六部九卿中,禮部是實權居首位,整個申國的文化教育衛生全都是禮部在管.

不僅僅是是他們申學宮是禮部管的,那些風月場所也都是歸禮部管的,難怪那小屁孩,開口就是包了風月樓的娘子,送給先生,嘖嘖.

林侍郎做官很厲害,在禮部屬于實權人物,但是林侍郎治家據說就很一般.

嫡妻有一兒一女,小妾還有三個子女.

林分是庶子,年紀最小.

林侍郎寵愛的不成,也是京城有名的紈绔了.

小小年紀,就是風月場所的老手.

"定的是哪位姑娘?"游校長眯著眼壞笑道.

要是其他人見了,一定會跌破頭皮,沒有想到祭酒大人還有這樣一面.

"額,是擅長詩詞的徐姑娘."鞠學正尷尬的道."可是你知道的,我家娘子可是極樂縣的."

游祭酒一聽到極樂縣,那極樂縣典型的出母老虎的地方,再想想小鞠的娘子,那是母老虎中的母老虎,不由得同情的拍了拍鞠學正的肩膀.

"那徐姑娘就算了,還有其他禮物呢?讓我看看,你這個學正還收到了什麼寶貝?"

鞠學正伸手指了指屋子里的角落,"都在那堆著呢,要是其他先生知道我收了這麼多禮物,我估計我這個學正也做到頭了,我可是向來以規矩出名了,這是陷我于不義啊."

"哈哈哈,你也有今天,走,正好無聊,幫你拆拆禮物,看看我們申學宮這預備班學生們會送些什麼好東西!"游祭酒還挺興奮的.

鞠學正其實也就這個意思,以證清白.

原本就應該把那些學生轟出去的,也不知道誰帶的頭.

好像就是那個叫阿鹿的少年,笑眯眯的給自己遞了個東西,自己隨手接了.

沒有想到,接下來就成這樣了.

表面威嚴的游祭酒,撅著屁股,長衫滑落到一邊,在那里拆禮物.

"哎呀,這個硯台不錯,看起來就是用料極好,柳上車送的,大手筆啊."

"這個金葫蘆好實惠啊,平日可以當擺設,缺錢還可以直接當錢花,唐希,這個孩子不錯."

鞠學正看到翹著屁股在那里翻禮物的祭酒大人,一陣無語.

為了避免累到他老人家,他干脆幫忙把一堆東西放到桌子上,一起坐著拆.

"早知道去預備班這麼有油水,老夫就親自下場了,這是肥差啊."祭酒大人笑嘻嘻的道.

"肥差什麼啊,我覺得我接的是燙手山芋,申學宮百年基業,恐怕都要被這群家伙毀了,讀書上課的時候,一個比一個不認真,但是鑽營討好,旁門左道,卻是一個都不落後,不僅僅是京城那些子弟,連蠻荒來的,還有他國的少年,也都迅速的被教壞了."鞠學正看祭酒拆禮物拆的興高采烈,他干脆在一旁拿出筆來登記,就用學生名冊.

"說明這群孩子學習能力強啊,哎喲,這個玉佩不錯,還帶著沁色,皇家出品啊……落款是徐家寶."

鞠學正沒有看那玉,埋頭找到徐家寶的名字,在後頭記錄道:皇家老玉一塊.

又把前幾樣都給記錄上了.

聽到祭酒繼續道:"這個杯子不錯,青花瓷,月牙白啊,小鞠你要不要留下來,你要留下來,這個給老夫好了."

鞠學正眉頭抽抽,"老游別鬧,誰送的?"

"額,吳大浩."

鞠學正找到了吳大浩的名字,上面還備注了乃大伯兵部侍郎……那些兵油子就是有錢.

"下一個!"鞠學正問道.

卻聽到游祭酒驚訝的聲音道:"一包肉干,鹿五,這個也要登記退還嗎?"

鞠學正看到推過來的肉干,聞著還挺香的,作為學院的先生,收一點學生的伴手禮,還是正常的.

鞠學正雖然重規矩,倒是沒有到不近人情的地步.

"這個留下了,這個學生很實誠,是陳學監推薦的蠻荒的孩子,洛夫人的養子,身強體壯."他一邊說,還是一邊備注了一下,那塊肉干也放到另外一堆了.

"這個好,這只筆,好像是自己做的,上面有學生名字落款,毛也很柔韌,摸上去就好用,學生鹿尋敬上,字也寫的不錯,這個可以留,可以……"

鞠學正看到祭酒興高采烈的把那筆放到了肉干旁邊,他也搖了搖頭,沒有反對.

在鹿尋名字後頭又記錄上了,擅長手工.

祭酒和學正兩人,一個拆禮物,一個登記,很是和諧,兩人笑吟吟的.

窗外夕陽斜照,清茶已冷.

忽然聽到一聲尖叫:"啊,啊,啊……"

卻是祭酒大人發出來了.

緊接著又是一陣尖叫:"呀,呀,呀……"

鞠學正發出來了.

屋外路過的老先生,驚恐的看著那屋子,好像是鞠學正的屋子,早就聽說鞠學正和祭酒大人關系不一般……這大白天的,兩人在屋子里,還有那叫聲……老先生捂著嘴,驚恐的離開了.

"嚇死老夫了,還有學生送一條蛇的,這個算是零食還是寵物?"游祭酒驚叫道.

鞠學正看到那被綁成蝴蝶結的還在動的蛇,嚇的跳到了游祭酒身後,拿著點名冊問道:"那個兔崽子送的?"

"鹿神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