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國師回宮
g,更新快,無彈窗,!

那日霜凍之後,申城就一直陽光明媚.

像是直接越過了冬季一般.

每日都晴晴朗朗的.

不過天太晴了,禦花園里的梅花遲遲不開.

那冬菊也沒有盛放.

國師重新回到皇宮的時候,路過禦花園,覺得少了些生氣.

禦花園的花,以前都是郁郁蔥蔥,四季都開著的.

現在卻似乎少了一季.

國師以前從來沒有好好看過皇宮,因為皇宮對他來說,就是工作場所,每日都要來,很是厭煩.

可是現在,出去晃蕩了一大圈,再回來,卻是很感慨.

皇宮很華麗,石階都是玉石做的.

五步一崗,十步一亭,威嚴肅穆.

讓在外頭待習慣的國師,都有些不自在.

他被召進宮是來看小公主的,不是皇宮一日游,所以看了幾眼,他就繼續往前走了.

走著走著,就路過了羲和宮.

羲和宮的外圍,收拾的很乾淨,牆角都打掃的仔仔細細的,沒有給人破敗的感覺.

大門緊閉,里面也沒有聲響.

不過那顆枯萎的梧桐沒有倒.

國師慢慢的走著走著,就走到了昭和宮.

昭和宮說不上金碧輝煌,卻也是郁郁蔥蔥,綠樹非常多.

國師以前比較避嫌,一般不會來宮妃的住所.

此刻站在昭和宮門口,卻覺得這昭和宮感官上很是奇怪.

他走進去,先入眼的是小昭後.

幾年不見,似乎沒有什麼變化,只是眼睛有些通紅,還是柔柔弱弱的樣子.

申皇,前幾日才見過,整個人更松散了.

"國師,你快來看看伊仁,她怎麼了."不等國師行禮,申皇瑥就過來拽著國師的手.

國師看到了華麗的床榻上,躺著面色蒼白的小公主.

不知不覺,公主已經這麼大了.

小孩長的真是極快.

申皇瑥對國師還是十分信任.

小昭後看著皇上牽著國師的手,長長的睫毛眨了眨.

眼里瞬間,又彌漫著淚水.

國師看到小昭後那淚眼婆娑的模樣,莫名的抖了抖.

看慣了洛娘子那妖女,再看小昭後,總覺得小昭後眼睛有點小,鼻子有點塌,下巴有點短,額頭有點窄,哪哪哪都不合適了.

國師內心懺悔了一下,自己怎麼能以貌取人,太不專業了.

小昭後哭的也有點僵硬,她居然從國師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嫌棄,不是敵視,而是嫌棄……

小公主暈倒的時候,還是挺可愛的.

畢竟是看著長大的孩子,國師還是有一點感情的.

他左看右看,又問了太醫小公主的情況,沉吟了許久,最後開口道:"皇上,小公主暈倒,恐怕是氣運的變化影響,微臣建議,皇上可以開恩科,選拔賢能,充盈朝堂,到時候,公主自然能醒過來."

自從小公主暈厥了之後,總算有個人提了方案來,不知道能不能解決,至少是有事可做了.

皇上當即就下了聖旨.

小昭後也抹了眼淚,勉強的擺出一副堅強的模樣.

"阿昭,快去把平安抱來,也讓國師看看."申皇瑥總覺得國師一來,好像就沒事了,一下子有主心骨了,這才感覺國師真的很重要.

小昭後對申皇瑥的了解,一直覺得他是個健忘薄情的人,表面猶豫,實際卻剛愎自用,根本不信任他人,連對自己都是一陣一陣的,卻不想他對國師這老頭,居然會這般信任.

皇上親自開口了,小昭後自然不能讓宮女去抱那孩子.

伊仁突然暈倒,小昭後更是把原本就不在意的李平安給丟到了腦後.

都忘記了有這樣一個孩子.

她對伊仁雖然心中有莫名的芥蒂,可是這皇宮里,真正與她厮守下來的人,還是自己的女兒,自己的骨肉.

尤其是這次伊仁暈倒,那點芥蒂都消失了無影無蹤,剩下的只剩下擔憂了.

不論伊仁是誰,都是她的親生女兒.

小昭後抱著皇子李平安出來,她的手很生,她基本沒有親自抱過孩子.

宮里的人,都是人精,主子什麼心思,不用說,下人都能揣摩出來.

所以這李平安抱出來的時候,就跟一個剛剛出生的貓崽子一般,連頭發都是稀疏的.

而且小昭後抱的姿勢僵硬,盡管她面上滿是柔情.

李平安還是很不舒服,也不懂眼色的大哭起來.

申皇眉頭又皺起來了.

原本伊仁有事,他就夠煩躁了,可是現在又多了一個哭嚎的小孩,他更加的不耐煩.

國師看了看那小家伙,兩腿都別住了,嚎的嗓子都要啞了.

他本應該低頭裝作看不見的,可是腦海里卻浮現自己在白骨山上幫忙帶娃的場景.

作死的忍不住開口道:"皇上,小公主昏迷,皇後心焦,這幾日,讓微臣照顧這個孩子吧,正好推算一下小皇子的運程."

申皇瑥聽了大喜.

國師不愧是自己的好國師.

壓根不避嫌.

有國師在,他就不用擔心了.

小昭後愣住了.

國師這話是在暗示自己照顧不好皇子嗎,國師什麼時候都學會上眼藥了.

小昭後凌亂了,卻是眼睜睜的看著國師抱著皇子李平安,領著他的小徒弟走了,走了……

小重煙很是好奇,看著師父居然真的能抱著這個貓崽子大的小皇子,兩只手抱的極其的穩重,一點違和感都沒有,小皇子一到師父手中居然不哭了,雖然眼角還掛著淚珠.

"師父,你在白骨山上到底是做什麼的?"重煙實在忍不住問道.

"哎喲,尿了,快點,快點回去."

國師顧不上跟徒弟閑聊.

抱著小皇子,急匆匆的回了國師宮.

重煙就看著師父,利索的拿過來一條毯子,然後把小皇子放上頭,然後掰開小皇子的腿,開始換尿布,中途還讓自己去打水,師父擰了一塊布,清洗了小皇子的屁股,然後重新包上了尿布.

小皇子換好了尿布,就開始傻樂呵.

躺著床上,手用力的抓自己的腳,往嘴里送.

嘴跟白癡一樣,一直流口水.

里面還沒有牙,但是很開心,一直在笑.

小國師在皇宮里是有點害怕這小東西的,因為小公主的緣故吧,他進宮後,認識了小公主,在小公主嘴里,皇宮反正不是一個很美好的地方,各種小心翼翼,暗藏殺機.

在師父走後,他經曆的皇宮就是如此.

連死了兩人.

活生生的人.

就像是小皇子,他都有聽傳聞說皇後不喜歡小皇子,小皇子很可憐,之類的.

可是他也沒有想過要出手.

這麼小,碰都碰不得,一碰就壞了.

可是以前從不管閑事的師父,卻光明正大的把皇子抱回來了.

國師收拾完小家伙,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才道:"這算是比較乖的,我在山上的時候,有時候要給六七給小孩鏟屎,那才慘."

國師長長的籲了一口氣……

……

PS:想做個小活動,選出三篇優秀長評,到時候會發公眾號,時間就三月為期限吧,然後選中的送禮物,黑凰後的周邊小禮物.具體細則,我再想想,有沒有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