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自我介紹
g,更新快,無彈窗,!

真絲的床單上,秀滿了鳳鳥.

很是華麗.

此刻床上躺著一個少女.

正是公主伊仁.

公主頭上珍貴的發飾都沒有摘下來,可是就是閉著雙眼,直挺挺的,一動不動.

旁邊還有一個啼哭的嬰孩.

嬰孩哭的聲音很弱.

像是嚎的沒力氣了.

小昭後嚇一跳,已經派宮女去請太醫喊皇上了.

看著像是睡著的女兒,小昭後面色複雜.

床上躺著的少女,和自己以前很像,容貌非常相似,見過她年幼的時候的人,一定能認出來是她的女兒.

性格,說起來大概也有點像.

很不饒人.

可是小昭後,越發覺得女兒陌生.

雖然是一點一點的看著長大,可是就是覺得陌生.

嬰孩的哭聲漸漸小了.

申皇瑥過來的時候,小皇子李平安已經被抱開了.

小昭後坐在床邊,哭的無聲無息.

淚水像是雨水一般,一顆接著一顆從眼里滾落出來.

申皇瑥還從來沒有發現小昭後居然哭的這麼厲害.

他皺著眉頭問太醫.

"伊仁這是怎麼了?"

四五個太監戰戰兢兢的跪一排,就是不知道如何說.

他們也診斷不出來什麼毛病,伊仁公主基本隔幾天就要請一次平安脈,公主身體向來不錯,很健康.

倒是小皇子身子骨有點弱.

可是眼下小公主不明不白就這樣昏迷過去了,怎麼叫都叫不醒.

倒像是三魂七魄丟了一魂一樣.

不過這是皇宮,他們作為太醫,看不好病還這樣瞎說,簡直就是嫌命長,所有大家只能齊刷刷刷的跪著.

"跪跪跪就知道跪,什麼問題都解決不了,你們這些人比朕還厲害,遇事只要一跪就解決了."

申皇瑥看著面前一排磕頭蟲大怒,很是發了一通脾氣.

可是就這樣,公主還是昏迷不醒,一點好轉都沒有.

小國師重煙也被喊了過來.

不過國師嚴格意義來說,主要是有數的能力,計算的能力,卻不會治病.

況且小國師本來就是學個皮毛,半懂不懂的,壓根無能為力.

不過看著往日活潑的公主,這會子面色蒼白的躺在床上,重煙十分難受,雖然兩人上次吵架之後,基本就一直沒有和好,公主也沒有再去找他,卻不想變成這樣.

重煙面色蒼白,鼓起勇氣道:"皇上,不如去請我師父回來看看吧,或許他有辦法."

小昭後眼神卻是一僵,抓著女兒的手,都不自覺的用力了.

……

經曆過晨練,吃飯,洗漱的預備班學生,終于開始了他們在申學宮的第一堂課.

與此同時,還有一個眼睛都哭腫的徐家寶同學,也被送來了.

第一堂課,走進來的先生,還是鞠學正和兩個教習.

"你們在預備班,只有一年的時間,一年後考試,考過了就可以成為申學宮的正式學生,考不過,就哪里來的回哪里去,雖然可能你們大多數人,只有一年的相處時間,還是每個人都介紹一下自己."

鞠學正說完話,就指了指第一排的一個人,從他開始.

他是真的不想接這個班,奈何平日他為人太方正了,得罪人太多了,被推過來接這個預備班.

預備班的學生算是比較多的了,大大小小都有,年紀差別比較大.

鞠學正隨手指的人,坐在第一排最左邊,一樣穿著申學宮的宮服,但是腰上卻掛著一塊很好的玉牌,一看就是家庭條件還不錯的.

許是第一個,他走了上前,他似乎很緊張,實在不知道說什麼:

"我叫柳上車,我,我爹是吏部堂官."

說完就臉色微紅的下來了,坐回原位.

神佑有點搞不懂吏部堂官是什麼,看著身邊的哥哥.

阿鹿給解釋道:"吏部堂官權力極大,就像我們山上管人事的,能夠決定中層文官的去留任免."

接著第二個人上前介紹:"同窗們好,在下隆生火,我爺爺是宗正寺卿……"

底下一陣嘩然聲.

阿鹿繼續給妹妹小聲解釋:"宗正寺卿是管皇家祭師的,地位十分崇高,深受皇家信任."

"鄙人吳大浩,我大伯是兵部侍郎……"

"我叫高程仕,我祖父是刑部尚書,我外祖父是鴻臚寺卿……"

一個個介紹下來,簡直就是申國官場介紹.

鞠學正臉越發嚴肅,兩個教習的臉卻是一陣紅一陣白,這樣的學生群體怎麼管?真是夭壽啊,為毛把他們分來預備班.

神佑聽的稀里糊塗的.

好在有全能哥哥阿鹿,在一旁不停的給解釋.

終于有神佑聽得懂的了.

"我叫重如,我爹是冥河知府."

這個冥河知府,神佑還見過,就是給他送信的老頭.

"我叫殷雄,雄偉的雄,我是熙國人,來自熙國殷家."

殷雄說完也是臉色微紅,長長的眼尾瞥了一眼神佑.

神佑不知道殷家是干嘛的,不過聽到周圍有嘩然聲,顯然熙國殷家也十分有名.

輪到胖噠.

胖噠走上前去,倒是沒有緊張,他性子粗的很,一天他就破罐子破摔,不在乎自己的缺門牙了:"大家好,我叫唐希,來自熙國,我爹沒有官職,但是很有錢."

他說完底下一陣歡笑.

"我叫枯木春,來自荊國,我爹是枯木長居."胖噠下來之後,一個高個少年走上前,少年聲音很倨傲,五官深刻.

他說完,底下一陣安靜.

顯然大家很迷茫,不知道枯木長居是誰.

可是被荊軍入侵過的阿鹿他們卻是知道.

枯木長居是荊國的一名大將,荊國和其他國不同,其他國等級森嚴,平民要變成貴族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可是荊國卻是可以以軍功換爵位,這枯木長居就是如此.

他殺人無數,生生憑借自己的戰功,從一個奴隸變成了一個侯爺.

枯木春介紹完,大踏步的下來,顯然也並不在乎大家不知道他父親,以後他會讓所有人都知道他.

枯木春介紹完,下一個輪到了阿鹿.

阿鹿容貌不俗,氣質和那些紈绔很像,一雙桃花眼,薄嘴唇,身上氣勢冷冰冰的感覺.

他和枯木春擦身而過的時候,阿鹿微微的笑了一下.

枯木春因為很異族的臉,一直很獨,看到對方居然跟自己笑了一下,他也回了一個微笑.

阿鹿走上台,大大方方的介紹道:"我叫鹿歌,來自蠻荒草原,是神佑的大哥."

底下一陣噓聲,看這少年的模樣,還以為是哪個貴族王公之後,沒有想到是來自蠻荒,那豈不是就是妖女洛夫人的養子,連爹媽都不知道是誰.

不過等到小五站起來,噓聲瞬間就消失了.

小五的個頭比班上所有人都大,身高也就剛剛的枯木春能夠比肩,他身上背著兩個鐵球,粗狂的鐵鏈纏繞在黑色的宮學服上,居然難得有一種異樣的美,只不過這種美,申國人欣賞不來,但是卻能感覺到對方很厲害,他走路的時候,很自然的會發出"哐當哐當"鐵球撞擊的聲音.

小五更干脆,聲音洪亮的道:"我叫鹿五,是神佑的二哥."

輪到阿尋,阿尋的容貌很標致,周正,一看就很學霸的樣子,舉止動作也十分斯文.

他走上台去,自我介紹道:"我叫鹿尋,我的啟蒙老師是陳結余先生,我平日的授課老師是重芳聖國師,恩,最後,我是神佑的三哥."

阿尋的介紹,又讓底下一陣嘩然,顯然鹿尋的介紹,讓他們感覺到了濃濃的同類的味道,人家就算是洛夫人的養子,蠻荒來的,可是人家的先生背景不俗啊,陳學監可是申學宮的二把手,聖國師更是皇上都要敬著的人.

最後,輪到了神佑.

神佑走上去的時候,全班都很安靜.

鹿歌妖氣,鹿五壯碩,鹿尋標致,而最後這個學生卻是漂亮的找不到形容詞.

連長相女氣的殷雄,都不如眼前這個學生.

他真的很漂亮,很極致的漂亮.

他道:"我,鹿神佑."